菠萝网目录

99日契约宠:韩少,请放手 第74章 074.她的心甘情愿

时间:2018-05-19作者:粉小壮儿

    “我自己的女人,我想怎么欺负是我的事,关、你、屁、事!”

    韩敬庭的目光,刮过马东俊一瞬铁青的脸,冷冷地落到童映乔身上。

    童映乔觉得,这样的庭哥哥她从来没见过,又冷,又狠,又强势,又霸道,完全没有了往日两人相处时的闷骚别扭,变得尖锐得像一把利箭,出口都是伤人。

    “韩敬庭,”马东俊觉得像被人打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大吼,“你说,你是不是已经跟什么刘家千金订了婚,明年就要结婚了?”

    “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韩敬庭转过眼,目光上下扫过马东俊,突然薄红的唇角勾起一丝冷笑。

    不知为何,童映乔觉得这笑容寒意森森,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她上前想要阻止,但手就被马东俊死死攥住了,将她扯到了身后。

    这副样子,看在韩敬庭眼里,眼神瞬间黯了七分,他的目光朝后闪了一下,落在马东俊身后那个100斤的举重铁柄上。

    马东俊觉得这回终于是抓着机会了,“韩敬庭,你明明就有了未婚妻,凭什么还来招惹小乔?”

    韩敬庭扯了扯唇角,似笑非笑地盯住童映乔,“哦?我招惹的她?小乔,你说是谁先招惹的谁?”

    “小马哥,我谢谢你了,这事儿真的跟你无关。这是我和韩的问题,拜托你先离开,好不好?回头我再解释。”

    “小乔,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难道还看不清韩敬庭是个什么样的混蛋吗?”

    “不,庭哥哥他不是混蛋,这都是误会。小马哥,拜托你先……”

    马东俊突然双眸一睁,抱住童映乔就朝一旁大退一步。童映乔不明究理,回头想要看情况,却不想迎面就飞来个黑呼呼的东西,她的脸一下被马东俊捂住没看清是什么,就听到脚下发出一声沉闷的震动。

    周围也响起一片低低的惊呼。

    一站稳当,她立即扒下压在脸上的手,看到地上距离他们仅半步远的黑色——哑铃!那模样明显就是被人突然砸过来的,她震惊地看向那个方向。

    韩敬庭的脸色可谓冷到极点,这样的表情很难形容,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的眼神像簇着火的箭,又似含着冰的锋刃,直勾勾地掷向她,又好似没有看着她,而是穿过了她看着其他人。

    那个人……难道是?

    童映乔像是一下子醍醐灌顶,明白了什么,忙上前叫着,“韩,我不是,我不是……”

    可惜她这回话又没说完,被马东俊打断攥了回来。

    马东俊向来的好脾气全没了,“姓韩的,你疯了吗?”

    “如果我疯了,刚才那两公斤锭子就不是砸到你脚边,而是落你大脸上。”

    马东俊抽了口冷气,他看着韩敬庭的表情完全不像在说笑,“你,你其实根本就不在意小乔会不会受伤,对不对?你这种纨绔,眼里除了你自己还有谁。小乔,你看清楚了,这就是你口口声声的庭哥哥,他根本就是个……”

    “马东俊,你别说了!”童映乔也急了,脱口而出,“我知道他有未婚妻,我就是因为知道他要结婚了,我才主动勾引他,决定做他的情人。这都是我自己选择的,与你无关,与他无关,只与我自己有关。行了吗?”

    “小乔,你……”马东俊不敢置信,紧抓的手松了开,看着童映乔哀期地转过脸时,他又抬手扣住了她的肩头,将她转向自己,大吼,“别傻了,小乔,他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你这样牺牲。小乔,你醒醒,我才是真心喜欢你,想要认真跟你交往的人啊!”

    “可是我……”童映乔的话,突然被“啪啪啪”的三道突兀的掌声打断了。

    两人回头,看到鼓掌的人就是韩敬庭。

    韩敬庭几无情绪的俊容上,唇角那抹淡淡的弧度,使他看起来就像走在刀锋的恶魔,冷戾,阴沉,危险至极,“很精彩,很感人!我该称你们这出戏是郎才女貌,真情流露;还是奸夫**,虚情假意?”

    “韩敬庭——”马东俊气得大叫就要冲上前,却被童映乔拽住。

    她看着这个单纯的好男人,咬牙喝出,“马东俊,不管怎么样,我喜欢的都是韩敬庭,我不会离开的。”

    明知道这样说很糟糕,对一直维护自己的这个男子很不公平,可是她觉得不管未来会如何后悔,此时此地她还是会这样说。

    马东俊脸上的表情一刹间变幻太多,不敢置信,极度受伤,不甘心,被侮辱,愤怒至极!

    他终于放开童映乔,一个急速转身大吼着,“韩敬庭,你这个混蛋!”直直冲了上去,扬手挥出一拳。

    ……

    言帝昀把那颗差点儿肇事的哑铃,好不容易滴,在没有影响“三人组”角色发挥滴,偷偷挪回了安全位置。

    刚松口气儿吧,这就开打了。

    他立马蹭到权御北身边,权御北正一条大长腿放在马扎上做最后拉伸。

    “老大,完了完了,庭哥今儿酒喝多了,拳头下去可没个轻重的。那匹小白马肯定会变成一匹残马。咱不去拉劝拉劝嘛?”

    权御北面无表情地扫了故做一副大惊小怪状的言帝昀,分明从这厮眼里看到十成十的兴灾乐祸,淡淡道,“就一打啤酒。敬庭他以前喝一斤老白干儿都比你站得稳,他会醉?!”

    言帝昀噎了一下,立马口道,“那个,我就是瞧着庭哥这样子老么吓人了。我听说,当年蓝玉怡当着他面儿跟那个姓刘的劈腿,在老外面前戴了绿帽儿,他也没揍人。今儿这是……”

    想说这是事无定数,还是长年压抑后的变态爆发,没想到权老大就有了更精僻的解释出炉。

    “所以,今儿就让敬庭好好发泄一下憋曲,毕竟,这种情绪闷了五年,该收拾收拾了。”

    “啊?还真是,憋了五年?”

    “我的彩灯都被他砸了,你要担心就把战场上的危险物品收拾收拾,免得再把敬庭的女人伤着,回头心疼的……”

    突然,权御北的唇角似乎勾了一下,言帝昀忙揉眼睛想要看清楚那是不是真的是一个“笑”?!哎玛,居然连从来都是一零一号表情的权老大都会“笑”了,今天这出戏可真不得了。

    “算了,不挪也好。”到时候看看韩敬庭的样子,应该会更有意思。

    哎玛,不仅会笑了,这黑起兄弟来还是那么深不见底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