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99日契约宠:韩少,请放手 第51章 051.小天使

时间:2018-05-19作者:粉小壮儿

    哎?

    她一低头,这才发现身上的衣服早换了。

    而且,除了这件男式睡衣,里面啥都没穿,隔着薄薄的男衫,都能感觉到手臂上散发的无限热力,正抵着她的……她的……

    “为什么不能说?”

    韩敬庭抵着那绵绵软软,故意忽略她纠结个啥,口气闲闲淡淡。

    若是姑娘此时仔细观察男人表情,就会发现那唇角的一抹淡笑,意谓深长,几分狡诈。

    是啊,让她赖便宜了这么久,又是伺浴,又熬姜汤,哪那么容易让她蒙混过去。更何况还是一段自己完全不知道的,与自己似乎密切有关的“往事”。

    “会……会违反情妇守则的!”

    呵,那个东西啊,还是他定下的,哪有金主被自己制定的规则给拦着的。

    “这个问题,我可以赦免在双杀范围之外。说吧!”他愈发觉得,自己颇有几分做昏君的潜质。

    “不,我怕……”

    她还捂着脸,其实已经不羞了,反正她心都是他的了,人也迟早要被吃掉,随他卡点油兴许更能勾起他的**呢!

    “乖,不怕,快告诉庭哥哥。若是说得好,有赏。”

    这还真是玩上瘾了!

    她慢慢放下了手,转头瞄他一眼,说,“那我说了,你不能笑话我。”

    “好。”左右早就笑了无数次了,不差这一回两回。

    他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她的目光慢慢拉远了些,似乎重新回到十年前的那个假日,翠松环绕,鸟语花香的谷地山涧小溪旁……

    “土包子,别跟着我们,走开!”

    “姐。”

    “我才不是你姐,你又没跟我一样姓罗,滚开啦!”

    “哥。”

    “哎,你别跟着我啊!走走走,土死了,别让我哥们看到笑话死我。”

    外公让她跟着表哥表姐玩,表哥表姐面上乖乖应着外公的话儿,还拉着她的手高高兴兴出了大厅门,可一离开长辈眼就把她甩得远远的,嫌弃她模样土里土气,性子木讷呆滞,将她扔在了山涧里。

    她对这山间别墅环境根本不熟,一下四野无人,山壁高耸,群松遮日,只偶时听见林中传来奇怪的悉簌声,转了半天竟没寻着来时的路,眼见日头渐落,林中昏暗,她吓得哭叫求人,却只听到自己的声音。

    她想爬上大石呼救,无奈身小力弱,生生从石上跌下去,划破了手脚,暗自垂泪。

    这时候,忽然就被一片黑云掩住,吓得她低叫一声就要往石头下躲,然俯身而下的人有着一双温润清朗的眼,还朝她伸出了手,小心唤道,“丫头,你跟朋友走失了?别怕,我是在山上那家绿芸山庄渡假的驴友。诺,这是我的学生证。”

    她是犹豫了又犹豫,直到看到那张不像做假的学生证,才勉强让他给她看了下脚伤,但当他要替她包扎膝盖和手伤时,她就抗拒得很,左右都不让他碰。他见时间也不早了,索性就想先把人带回去。

    可是,她也不让他抱,最后选择了他背她回去。

    说起这段,韩敬庭倒开始有些印象了,因为当时那小丫头确实有些古怪。不过当时本就是到家里的山庄散心的,那时候他刚好因为留学的问题跟蓝玉怡起了些争执,蓝玉怡跟他闹分手,他夹在爱人和爷爷之间,左右为难,十分苦闷,救人的事儿自也没记得多少。不过……

    “你跟罗家什么关系?”韩敬庭也记起,当时自己是把她送到罗家的别墅前,看着她进了门,才离开的。

    童映乔连连摇头,“没关系啊,我就是,临时跟着长辈去那里玩。一时调皮,跟人走丢了。”

    韩敬庭微微皱眉,不想直接戳穿姑娘的假话。他是将人送到了,还是有些担心,便在大门口站了一站,立即就听到屋里有少男少女对她大呼小叫,口气极不善,似乎还骂了“土包子”、“丧门星”这类难听的话。那到底是罗家的事,他想了想,还是没有插手,便走了。

    隔夜,童映桥在自己二楼的房间里,看到坐在隔壁别墅屋顶上,喝闷酒的青年。

    他叫韩敬庭,她牢牢记着那张学生证上的名字。她是从表姐罗佳音那里听说,他是外公的朋友韩爷爷的大孙儿,已经是大学生了。据说还要继续读研考博,未来会继承韩家的制药集团,非常优秀。

    于是,她做了平生第一件超大胆的事儿,顺着两家相连的屋顶,爬到了青年身边,陪他喝酒,听他苦闷,为他排忧。

    若是今夜这小女子不提,韩敬庭怕永远都不会想起那个渡假的夜,自己喝了不少酒,宣泄一腔纠结,依稀似乎身旁有个小丫头,陪着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不知说了什么话,顿解他满腔郁结。

    ——我想,韩爷爷总是希望孙儿能过得开心畅意的。若是他日看到孙儿衣锦还乡,也会很高兴。我妈常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会阻拦也是怕你走错路会过得不幸福。要是你能幸福归来,我想韩爷爷并不会太在意你今日违逆他的意愿。

    原来,那段让他瞬间解开心结的话,竟是这丫头说的?!

    隔日他酒醒,什么都想通了,更觉得通体舒畅无比,又接到了蓝玉怡求原谅的电话,便急急赶回了城去会佳人,便把这凉夏夜里红袖相伴添酒香的小插曲,彻底抛到了脑后。

    韩敬庭愈想,越觉讶异难言,百分滋味。

    相较于那时候的蓝玉怡,丝毫不知他矛盾纠结,惯常懂得撒娇耍赖,向他讨宠。他曾以为那就是一个幸福女人该有的模样,所有的困难和矛盾都该留给他们大男人来承担、解决。女孩子只要无忧无虑地待在身边,做她喜欢做的事情,就够了。

    却不曾想,上天赐予了一只小天使,给他展示了女人的另一种模样。

    “庭哥哥,你……会不会怪我没跟你说……我也想过告诉你的,可是情妇守则说过不能对金主太多情感依赖,有违双杀规则。不过你可以放心,我……我绝对不会喜欢你,爱上你,我只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