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99日契约宠:韩少,请放手 第5章 005.不做贫贱妻

时间:2018-05-19作者:粉小壮儿

    “墨城今天的头条新闻,正是本城排名前三的黄金单身汉,韩敬庭先生正式订婚,即将脱离大众情人排行榜,为一个女人所收藏!”网络电视台里的报道用词,真是腻味又恶心得不要不要的。

    “听说了吗?韩总要结婚了。”

    “呜呜呜,我们韩总后援团已经约好今晚不醉不归,大哭一场了。”

    电梯间里,女人们毫不避讳地对即将失去的偶像男神表示无限哀悼。

    “早。”

    “唉……”

    和所有女同事打招呼的结果,都只得一声无力的哀叹。

    重重地跌坐在椅子里,埋入自己的卡座,童映乔已经撑到了极点。灰色的电脑屏幕里,映出的还是那张有些婴儿肥的鹅蛋脸,脸上那副终年不取的大眼镜几乎遮去了半张脸,已经把她的眉骨处压变了形。

    童映乔也无法自欺欺人,跟新闻报道里帖出的那张刘氏千金的照片一比,莫说什么路边不起眼的小石子了,估计连癞蛤蟆都比她有存在感。

    庭哥哥要结婚了!

    每想一遍,心都会丝丝地疼,难过,伤心,沮丧……极度失落。就像是一个满怀希望的人终于奔到尽头,却发现期待了一路的奖品没了。不不不,比那更糟糕,奖品成别人的了,她根本没资格去争。

    童映乔,你算什么呢?

    他根本不记得当年那个被他救的女孩叫什么名字了,也早就忘了墨城大学的凤凰山上那个陪他吹风看星星的小学妹了。

    他今年三十岁,正是男人最黄金的年月,他继承家业已近十年,成绩斐然,现在也到了结婚生子的最佳时期。

    三年了,她还是一尘不变的丑小鸭。

    而他,已经找到了他的白天鹅。

    现在是她必须结束这段,长达十年的单相思,祝福他找到幸福的时候了吗?

    “小乔,怎么我的抽纸没了,快帮我拿一盒过来。”可怜贾处长叫了半晌都没人应。

    卫生间里,童映乔拿着贾部长那盒失踪的抽纸,猛抹眼泪。

    花英秀说准备十盒呢,她觉得一百盒都不够抵她这十年苦恋的滚滚长江泪。呜呜呜!

    一整日,童映乔的情绪都很低落。

    不过整个集团都沉浸在这种古怪的气氛里,众人也没注意一向极有工作热情的童映乔有何异恙。

    “小乔,”难得今天处长大人老招唤她,“把这份资料送到总务处去,另外……”

    记下一堆交待,童映乔下楼去。

    刚进门,就被何晓娟拉进了办公室,“小乔,你哭啦?呀,眼睛都肿成这样儿了,等等我给你拿冰袋敷敷。”

    “晓娟,我没事儿。”

    童映乔的拒绝在老同学兼唯一的闺蜜这里根本没用,手里的资料和活计被迅速处理,何晓娟的这间堆满杂物的小小办公间就成了她们说悄悄话的秘密基地,三年来皆如此。

    “小乔,教我怎么说你好呢!都这么多年了,你好歹也抓个机会表白一次,就算被拒绝,这事儿也算画个句号了。咱不能一直陷在里面出不来啊!你才二十三岁,可你都为你的庭哥哥守洁十年了。要不干脆来个献身,用鲜血终结了处女身。来个死而后矣吧!如果公司辞退你,你也正好回归你的天才本行。反正,你根本就不是做行管的料嘛!”

    童映乔捧着甜甜的巧力牛奶,低着头,许久都不说话。

    何晓娟只能无奈地叹息。

    良久,童映乔才抬起头,咬着唇说,“我……不甘心。”

    十年的爱恋憧憬,教她怎能就此放弃呢?!

    ……

    然而,在童映乔还沉浸在单相思失败的痛苦中无可自拔时,一个意外让她莫名其妙成了公司里的焦点。

    不知是不是因为总裁订婚的诱因,不少男同事采反向思维,借着女同事失意难过时趁虚而入,竟成就了好几段姻缘。童映乔也撞上了这股邪风,至少她觉得那位已经秃顶且离异快奔四的技术科长应该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跑来跟她表白。

    拒绝了一段时间之后,因为工作上的接触又让这科长异想天开突发奇想,非说童映乔脸皮薄不好意思承认喜欢他,展开了一段风风火火的追求,弄得整个秘书处的小妖精们称这起事件为“道姑终于盼来了春天”。

    哼,她梳的明明是小丸子头,哪里像道姑了。

    这日,童映乔在何晓娟那吐完槽回秘书处,就被技术科长给堵在了人极少经过的楼梯角。一说二求不成功,竟然猥琐尽露要来个霸王硬上弓,吓得童映乔刚刚叫出声,科长就摔了个狗吃屎。

    “大眼睛,没事儿吧?”

    救她的英雄竟然是总经理温乐池。

    “好,好哇!童映乔,我以为你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不是那么拜金虚荣只看重外表的浮浅女人,没想到你竟然暗恋温总经理!你也不瞧瞧你是什么货色,我能看上你都是你的福气了,你还痴心妄想……哎哟!”

    温乐池一脚踹过去,可真没给这年长于他一轮的下属半点儿情面。

    “滚!要再让我看到你借职权欺负女职员,就准备卷铺盖回家吃自己吧!”

    “等等。”童映乔不知突然哪来的劲儿,瞪着秃顶科长道,“你说的没错,我拜金虚伪肤浅没内涵,我就喜欢高富帅。我宁愿给人做情妇,也不屑为贫贱妻给人做后妈!”

    不做贫贱妻,宁为豪门妾!

    这是她十三岁,母亲入狱时对她说的话。

    “大眼睛?”温乐池觉得今天走楼梯跷班教训个人渣儿已经很刺激了,没想到还有更精彩的。

    童映乔偿到口中的咸涩,讷讷地问出,“总经理,我这种货色真的很糟糕,不能喜欢像你这样的人吗?”

    呃,这不会是表白吧?!

    温乐池深吸了口气,“那个,当然不能那么说啦!谁都有恋爱的自由,大胆追求所爱,无可厚非。只要别像刚才那人渣一样,输也要输得起。大眼睛,你……”

    一抹笑容在那肉肉的鹅蛋脸上绽出,竟很有些韵味。

    “总经理,谢谢你今天的救命之恩,改日我一定报还。”

    握着那只伸来的柔软小手时,温乐池还有些疑惑,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好心肠给一个四没女做心理辅导了。

    “我叫童映乔,秘书科组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