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99章 群情激昂

时间:2020-09-25作者:迪巴拉爵士

    王琦一直在等消息。

    作为小圈子干脏活的头领,王琦知晓山东世家门阀对自己的恨意,所以尽量深居简出。

    这样的日子看似很惬意。

    每日起床后,他就开始理事。

    各处的消息汇总,把其中有价值的送上去。

    若是上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计划,也会由他来接手,并筹谋行动。

    随后就是无聊的时光。

    而喝茶就是他唯一的消遣。

    他一直觉得喝茶是个高雅的事儿,直至在见到郑远东把玩手串后,才发现了这个更有趣的爱好。

    所谓茶水实则就是汤,茶汤茶汤,各种香料熬煮出来,借着茶叶的味道涤去浮躁,随后成为一杯浮华和宁静的杂交产物。

    而把玩手串则不同,能让你心神宁静。

    他把玩着手串,直至外面来人,“郑先生那边来人,说是要见你。”

    晚些王琦到了郑远东那里。

    郑远东的案几上永远都有茶杯,以及手串。

    此刻他把玩着手串,眸色平静的看着王琦,“高阳公主此事你可知晓”

    郑远东是长孙无忌的幕僚,偶尔会插手管管脏事情,给王琦一些压力。

    你也有不知道的事儿

    王琦心中冷笑,微笑道:“上次聚会,有人说高阳公主如今太过安静了些,长安城为此少了许多乐子,王颂就自告奋勇弄了个圈套,高阳公主怕是要栽进去了。七千贯,某就等着看高阳公主发怒的模样,想来会很有趣。”

    郑远东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左手把玩着手串,眉间多了讥诮之色,“刚来的消息,那个骗局骗到了公主府的管事钱二……”

    王琦笑道:“他们竟然能谋划成此事倒也不错。”

    “可贾平安掺和进来了。”

    郑远东不经意见看了王琦一眼,见他神色木然,心中了然。

    这人以前堪称是顺风顺水,可自从遇到了贾平安之后,在他的手中连续吃了几次亏,气得所谓的王尚书气度都荡然无存。

    王琦的脸颊僵硬的动了动,像是在笑,但更像是在哭。

    “他竟然来了……”

    “是啊!”郑远东放下茶杯,把手串放在案几上,身体前俯,说道:“贾平安一眼就看穿了这个骗局,让某想到了当初你设局崔建失败之事,记得……也是贾平安揭穿的吧”

    你这是在往某的心口插刀啊!

    插刀教教主郑远东见他的神色竟然有些扭曲,不禁暗自冷笑,“那两个骗子当即被拿下。随后高阳公主进宫求见陛下。”

    王琦深吸一口气,把屈辱感压了下去,抬头道:“相公们会护着王颂,否则以后再无人为咱们出手。”

    郑远东点头,玩味的笑笑,“后来王颂也去了宫中,陛下令人传话,深厌之……”

    王琦冷笑道:“那又如何相公们自然会为王颂出手。”

    这些人的眼中只有世家门阀,皇帝不过是个傀儡罢了。

    郑远东把手串拿起来,淡淡的道:“陛下罚了王颂五千贯。”

    王琦木然。

    王颂的日子不好过,这和他没啥关系。

    郑远东问道:“你可知晓某是如何猜出贾平安在其间的作用”

    王琦摇头,脑海里全是这一年来的挫折。

    那些挫折大多是贾平安带给他的。

    郑远东缓缓说道:“后来钱二去了王颂家,出三千贯要买那个店铺。”

    “那店铺少说能值八千贯,王颂不会搭理他。”王琦觉得高阳有些癫狂的模样了,智商在远离。

    “是啊!”郑远东叹道:“可王颂卖了。”

    “为何”王琦不敢相信的道:“被罚了五千贯给陛下,还白送了五千贯给高阳公主,王颂疯了”

    “他没疯。”郑远东想到了这个手段,也为之苦笑,“钱二说公主还扣着一件事没说,就是那骗子假冒王家管事之事,此事有人遮掩,若是说出来,王颂还得被罚。”

    王琦倒吸一口凉气,举手道:“等等。”

    郑远东的身体微微后仰,眯眼看着他。

    王琦喃喃的道:“这手段……某熟悉。就在你以为自家能脱身时,他会用手段让你继续付出代价,这个手段……让你想吐血,这手段某熟,是……是那扫把星的手段。”

    他抬头看着郑远东,想寻求答案。

    哎!

    郑远东点点头。

    先坑你五千贯,你以为完结了。不好意思,某还有手段没用,你从不从不从就等着倒霉吧。

    王琦起身,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某要回去歇息一番。”

    他仿佛是经历了一场大战般的疲惫不堪。

    “那个扫把星竟然让你如此不安”

    郑远东探究的问道。

    王琦淡淡的道:“某昨夜睡晚了。”

    郑远东点头,也不去戳破他的真实想法。

    “郑先生。”

    外面来了个仆役,进来先看了王琦一眼,郑远东点头道:“说吧。”

    仆役说道:“刚来的消息,宫中赏赐高阳公主三千贯,是用皇后的名义。”

    王琦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用力拍打了一下墙壁,咬牙切齿的道:“这便是那扫把星的手段,宫中出了三千贯,也就是说,高阳公主一文钱都不用出,就拿到了那个店铺!”

    这特娘的把什么都算进去了,王颂出手表功,最后被一巴掌重重的打了回来,顺带还被抢走了一万贯钱财。

    王颂听到这个消息,怕是要吐血。

    王琦觉得胸口有些发闷,回身看了郑远东一眼,见他在苦笑,就自嘲道:“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郑远东等他走后,久久站在门内。

    “这手段,真是……”

    ……

    店铺之事算是解决了,但其中暴露出来的倾向却让贾平安琢磨了许久。

    他知晓王颂就是个抱大腿的勋贵,这样的勋贵一般不会得罪人。王家第一次出手是坑李敬业,第二次是坑高阳。

    这两次出手都带着浓浓的小圈子气息。

    坑李敬业是隔山打牛,想打的是李勣。

    坑高阳呢

    贾平安一直在琢磨历史上高阳为何这般作死。

    后世关于高阳的记载不多,而且自相矛盾的地方也不少。

    比如说旧唐书里关于高阳的记载就没有什么黑材料,而等老欧阳开始编撰新唐书后,高阳的形象就大变样了,堪称是大变活人。

    历史的迷雾在于各种史料的缺失,以及面对繁多的史料如何去判断。

    但更多的是史家带着个人情绪去描述历史。

    贾平安没法分辨,只能一步步的去看,去琢磨。

    王颂此次出手设局,看似为了几千贯钱,可所冒的风险极大。若是成功,那么事后追查房源到了他这里,他就算是用契约被盗作为开脱的借口,也不能消除皇帝的怒气。

    也就是说,王颂其实是铁杆的小圈子成员,只要长孙无忌等人在,他就甘愿冒着炮火冲锋陷阵。

    胆儿真的很肥啊!

    贾平安真想把王颂的胆弄出来,看看里面有多少结石,以至于他的胆子那么大。

    激怒高阳。

    把高阳往历史上那条路上带,最后带出一长串对手,全数干掉。

    为啥非得要高阳呢

    难道是那娘们长得美

    还是为了什么

    贾平安思索许久,快到家时,想到的还是房家。

    “你家的鸡好好的,凭什么要我家赔”

    “死了。”

    贾家前面一点,阿福被宋不出紧紧地抱着,可它依旧在咆哮。

    前方,鸿雁挽着袖子,和街坊毛氏在争执。

    毛氏的手中提溜着一只鸡,怒道:“大伙儿看看,看看,我家这鸡被阿福一巴掌拍的半死不活的,看看!”

    那只鸡偏生不给她面子,咯咯咯叫唤着,还扑腾着想下来。

    “你把鸡放下来!”鸿雁平日里各种呆傻,比如说经常撞东西,或是被绊倒,可此刻却泼辣的指着毛氏喝道:“你放下来,若是到死不活的,贾家赔了就是,若是好好的,你赔贾家一只鸡!”

    啧啧!

    贾平安觉得这样的鸿雁才真实。

    他在看热闹,杨德利却回来了。

    “啥”

    杨德利听到消息就怒了。

    按照贾平安当初给的例子,但凡被阿福弄死的鸡鸭等物,贾家一律按照市价的一点五倍赔偿。

    所以阿福出门堪称是众星捧月,那些鸡鸭都被散放在四周,就等着它去宠幸。

    可今日毛氏这个却是来碰瓷的。

    每次赔钱时,杨德利都是心如刀绞,若非阿福可爱,早就被他一刀剁了熬汤喝。

    毛氏见到是他,就斜睨着说道:“怎地,贾参军的规矩不算数了”

    这个娘们还挑拨老贾家两兄弟之间的关系。

    其心可诛!

    贾平安觉得该给她一个狗啃泥。

    杨德利心痛万分,但想到为此损害老贾家的名声却不好,就一把夺过这只鸡,说道:“赔!”

    鸿雁气红了眼睛,接过鸡,随手就丢在地上。

    咯咯咯!

    这只鸡活灵活现的踱步,突然撒腿就跑。

    “这是要死不活的鸡”鸿雁喊道:“大家来评评理,这鸡可是到死不活的。”

    众人都议论纷纷,觉得毛氏做得太过了。

    可毛氏却怒了,骂道:“钱没到手,凭什么夺了我家的鸡坊正,求姜坊正为我家做主。”

    说着她劈手就抓向鸿雁。

    这是泼妇的手法,要的是先声夺人。

    可杨德利却走了过来,挡在了前方。

    我去!

    贾平安觉得有事情要发生。

    这一爪子抓在了杨德利的胸上,可杨德利经常干活,胸肌结实的就像是铁矿一样,这一抓就没抓牢。

    毛氏的手一滑,人就扑倒在杨德利的身前。

    杨德利叹息一声,那种落寞寂寥的气息让贾平安想到了独孤求败,就出来驱散了众人。

    鸿雁哭诉道:“郎君,先前她把鸡往阿福的嘴边送,阿福恼了,咆哮了几声,她就说阿福弄死了她的鸡。”

    “没事。”贾平安觉得这都不是事。

    一个坊内的人有好有坏,大部分都不错,毛氏这等属于极少数。

    你不能因为极少数的人而埋怨生活,不搭理就是了。

    鸿雁抬头,“鸡呢”

    她飞奔而去,没多久竟然真把鸡抓回来了。

    于是晚饭就多了一道菜,红烧鸡肉。

    出去办事的杜贺回来了,听闻此事就建议道:“郎君,要不还是把赔钱的规矩给废除了吧,免得那些人每日都把鸡鸭送出来。”

    贾平安摇头,“不必了。”

    杜贺不解。

    贾平安说道:“咱们是外来户,和道德坊的这些人没啥交情。交情如何来的就是这么来的。”

    杜贺恍然大悟,“郎君高见。”

    这位郎君文武全才,对于这等邻里之间的事儿竟然也门清,让杜贺钦佩不已。

    这便是能者无所不能。

    晚饭后,两兄弟在院子里溜达。

    “户部最近的日子还行,就是杨尚书的身子看着不大妥当。”

    杨德利有些忧愁。

    杨纂虽然身子不好,可却对他这等鸡蛋里挑骨头的行径颇为支持,若是换一个新尚书来,天知道会是什么样的。

    “安心。”

    贾平安只是说了两个字,杨德利就真的安心了,晚些睡的格外的香甜。

    表兄想的不多,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表弟娶几个大屁股的女人,生三个以上的孩子。

    第二天起床,贾平安在练刀,杨德利已经放弃从军的打算,只是在苦大仇深的想着户部还有哪些值得节省的地方。

    一个小吏却操着尚书的心,若是他成了尚书……

    贾平安不敢想。

    “吃早饭了。”

    随着老贾家人口的增多,吃饭得喊才行。

    呯!

    端菜出来的鸿雁眼泪汪汪的把菜放在案几上,然后捂着被撞的额头倒吸凉气。

    哎!

    众人都摇头叹息。

    吃了早饭,杨德利一路到了仓部。

    “杨德利来了。”

    大伙儿对他都是敬而远之。

    但杨德利却压根不在意。

    “咱们疏远了他许久,也无人寻他说话,他竟然不寂寞”

    “是啊!”

    “这事儿可真是奇怪了,换做是某,若是被疏远了几个月,怕是就得主动低头了。”

    他们哪里知道,原先老贾家两兄弟在杨家坞时,堪称是人嫌狗憎,早就习惯了寂寞。

    “某去仓库看看。”今日无事,杨德利就准备去刷刷仓库。

    那些小吏面面相觑,有人说道:“仓库那边怕是会想杀人。”

    到了下午,有几个小吏来了仓部,一进来就喊道:“这日子没法过了,没法过了!”

    众人面面相觑,一人上前问道:“这是为何”

    小吏骂道:“那杨德利一去就四处寻摸,寻到了个老鼠洞,随后就说我等渎职。哪家的仓库没有老鼠洞他这不是鸡蛋里挑骨头吗”

    这事儿真的是……

    仓部的官吏们都在苦笑,但一种幸灾乐祸的情绪却油然而生。

    咳咳!

    干咳声中,仓部郎中向长林出来了。

    他背着手,皱眉问道:“何事闹哄哄的”

    仓库的小吏行礼,然后诉苦道:“向郎中,我等在仓库堪称是兢兢业业,尽忠职守,可那杨德利隔三差五就去找茬,让我等苦不堪言……”

    另一个小吏说道:“向郎中,那杨德利又不是巡查的官员,却四处转悠,某以为这是越权了。”

    官场最忌讳的就是越权,越权就是打别人的脸,所以这些小吏才敢来本部告状。

    向长林问道:“那老鼠洞为何没能及时发现”

    小吏说道:“那老鼠洞却是隐秘,我等都没发现。”

    懒政!

    向长林心中的火气起来了,“那为何杨德利发现了”

    小吏……

    另一个小吏说道:“杨德利一去,就寻了靠墙的地方,把粮食给弄开,人钻下去查看,这才发现……发现……”

    杨德利能钻下去查探,你等为何不能

    “说话!”向长林本来被杨德利弄的也有些焦头烂额,可此刻却生出了火气。

    小吏低头,“我等……”

    他们今日告状的主题是杨德利越权,可没想到说一说的,自家都没了底气。

    “懒!奸!”向长林指指几个小吏,“做事懒,遇事奸猾,胥吏奸猾,说的就是你等!”

    几个小吏束手而立,把肠子都悔青了。

    但……

    “向郎中,可那杨德利是越权啊!”

    这是杨德利的错处,洗都洗不清。

    揪住这一点,他们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想到这里,他们不禁面露微笑。

    本部的官吏也面带微笑,一个官员低声道:“那杨德利四处寻摸错处,也不知哪来的精神。本部的看不惯,可尚书却说他做得好……如今尚书十日来三五日,怕是也管不着仓部了。也好,咱们出把力,把杨德利给送走。”

    众人都纷纷点头。

    自从杨德利来到了仓部后,大家的日子都难过了不少。

    一个官员上前,“向郎中,那杨德利确实是过火了,弄的仓部上下不安,连户部的其他同僚都被他骚扰过,这等人再留着,就是给我仓部寻麻烦呀!”

    向长林心中一怔,最近因为杨纂的身体不好,户部内部有些暗流涌动。有人在觊觎户部尚书之职,有人在琢磨谁有可能来接班,好提前去投靠……

    所以他对仓部也有些疏于管理,没想到杨德利竟然捅了马蜂窝。

    “向郎中,那杨德利横行于仓部,无人能管呀!”

    “某觉得……莫不是都忌惮那个扫把星”

    这话有刺激向长林的嫌疑,他看了一眼说话的官员,心中冷笑,但此事却有些麻烦。

    ……

    求票,啥票都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