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85章 打群架

时间:2020-09-20作者:迪巴拉爵士

    “阿姐。”

    贾平安进了感业寺,得了单独和武媚相处的机会。

    “听闻你在叠州阵斩敌将”武媚看着这个少年,心情不禁放松了下来。

    “嗯,杀了吐蕃的将领。”贾平安露出了得意之色,“某还出谋划策,这才让叠州避过了一次危机。”

    少年得意,却纯真。

    武媚莞尔道:“后来为何只封了宁远将军”

    按照贾平安的功劳,这个封赏有些薄了。

    “某回朝时,遇到有人为难许使君,就忍不住动手打了他。”

    少年莽撞!

    武媚又主动为这个弟弟补上了人设。

    但少年不莽撞,那是妖精。

    “宫中最近如何”

    武媚的问题渐渐少了遮掩,可见是已经把贾平安当做是自己人了。

    “宫中王氏封了后,那萧氏只是淑妃,于是就不消停,整日和皇后闹腾,甚至差点大打出手。”

    武媚微微一笑,心想都封后了你还闹什么要动手就动手,想办法把王氏赶下台去。要么就别吭声。

    “阿姐。”贾平安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上次某被招进宫中,为萧氏守门,压制了邪祟,觉得她很厉害。”

    这是个重大消息。

    而所谓的厉害,联想到前面的话,武媚就分析出来了。

    萧氏爱撒泼,而王氏爱端架子,所以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王氏甚至落了下风。

    而萧氏能占据上风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李治在背后支持。

    想到这里,宫中的情况就一目了然了。

    这对她很重要!

    武媚微微一笑,突然伸手摸摸他的头顶。

    摸头杀再现江湖!

    苏荷在后面,无意间回头看了这一幕。

    “真的是姐姐呀!”

    她原先还有些疑虑,此刻看到这个动作后,不禁想到了姨母在前几年经常摸自己头顶的事儿。

    贾参军果然没说谎,是个君子。

    但姨母很喜新厌旧,现在都不喜欢我了,总是说什么烦死了。

    贾平安随后出了感业寺。

    有人在百骑等他。

    “陛下召你进宫。”

    啥意思

    贾平安不解。

    而且……他满十五岁了啊!这时候进宫有些膈应。

    可来的内侍压根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板着脸把他带进了宫中。

    熟悉的寝宫,贾师傅一看就懵逼。

    萧氏那个娘们有想干啥

    一个女官出来,端着脸说道:“淑妃昨夜做了噩梦,梦见有猛虎扑杀,醒来时身体不适,医官说了乃是邪祟,让你再来镇压。”

    这是无妄之灾!

    贾平安看看那几个内侍宫人的神色,就知晓这萧氏又在作了。

    所谓的猛虎扑杀,猛虎的额头上有个王字,这就是暗自王皇后要杀她。

    宫中的女人,连坑人都是这般的细心。

    贾平安知晓这个道理,更知晓萧氏的作。

    可这事儿怎么办

    他见边上的两个宫女眼熟,就凑过去,笑嘻嘻的道:“见过二位小娘子。”

    这两个宫女,年纪大的二十多快三十了,年少的也有十**岁,都比他大,可这厮就能厚颜喊小姐姐。

    两个宫女叹息一声,却不肯说话。

    这就是暗示:小老弟,你遇到难题了。

    猛虎扑杀……

    怎么化解

    什么大威天龙这次也不顶用了。

    萧氏只需来一句没好,贾师傅就得继续在宫中蹲守。

    可他的娃娃脸咋办

    长腿妹子……这个倒是在宫中。

    还有高阳那个爱作死的,若是他不在,弄不好就会被巴陵两口子给带歪了。

    哥很忙啊!

    没工夫在宫中陪这个女人演戏。

    李哥来了。

    对于董事长,贾平安表现的很恭谨。

    “见过陛下。”

    李治威严的嗯了一声,“所谓猛虎扑杀,这是为何”

    贾平安的脑子飞快转动着。

    “陛下,臣以为此事乃是梦魇,有一个法子可以镇压。”

    哦!

    李治觉得贾师傅还真是不错,“是什么法子”

    “臣请拨给擅长针线的宫人数名。”

    李治点头,“给他。”

    他进了寝宫里,躺在床上的萧氏眼含热泪,双手伸出来,楚楚可怜的道:“陛下,臣妾差点就见不到陛下了。”

    你特娘的就是作!

    李治眼中多了关切之情,坐在床边问道:“可是又做噩梦了”

    萧氏点头,哽咽道:“那只老虎很是厉害,臣妾在梦中怎么跑都跑不过它,眼看着被它扑倒……”

    嘤嘤嘤!

    李治看着怀里的萧氏,眸色幽深。

    什么猛虎扑人,你真当朕是傻子呢

    不过你要作就作吧,给王氏增加些烦恼,朕喜欢。

    萧氏抬头,“陛下,那贾平安可能作法”

    李治点头,“你安心等着就是了。”

    萧氏实际上就是在暗示:陛下,这是王氏那个女人在作法弄我!

    可这话她不能主动说,否则会丢分。

    李治也知道她的想法,但就是不说。

    朕支持你去作,但你别把朕卷进来!

    萧氏却一直暗示,李治就是无视。

    萧氏气苦,但转念一想,又欢喜了起来。

    “陛下真是实诚人。”

    李治满头雾水,心想朕……确实是实诚人,但你这话怎地那么突兀呢

    萧氏给了许多暗示,就在前日夜里,甚至还准备在侍寝时喊出王氏的名字,然后说臣妾正在那个啥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只猛虎扑过来……

    男人一听到女人夸赞,那种自豪,比什么都提神。在那等时候,枕头风的效率能成倍提高。

    老娘真是太睿智了。

    但当时她却忘记了。

    “陛下一心对臣妾,臣妾……嘤嘤嘤!”

    这个皇帝傻乎乎的,暗示那么多遍都没领悟过来,说明他实诚。

    只要皇帝实诚,那我还怕什么

    萧氏只觉得自己胜券在握,迟早会把王氏给赶下台来,母仪天下。

    哇哈哈哈!

    她笑了起来,皇帝早就走了。

    “那扫把星在做什么”

    萧氏想到了自己上次失眠的事儿,觉得这个扫把星有些意思。

    “此人如何”

    女官回答:“唇红齿白。”

    咦!

    还是个俊俏的

    萧氏笑了笑,“此事他怕是没办法镇压。”

    没办法镇压,那么她就能天天折腾。天长日久,一定要让皇帝下定决心废后。

    宫中的一间屋子里,贾平安带着几个宫人在做东西。

    卫无双悄然而来。

    “咳咳!”

    没回应,贾师傅在全神贯注的看着半成品。

    卫无双再干咳一声。

    “咽喉炎。”贾平安回身见是她,就笑眯眯的过来。

    “你这是……惦记着某呢”

    长腿妹纸总是言不由衷,什么不喜欢男人……你又不是许多多那等混社会的,为啥不喜欢男人

    卫无双皱眉道:“此事你弄不了,还有,苏荷来了,听闻你被弄进了宫中,就去求宫正,被宫正骂了出来。”

    娃娃脸果然是老夫的贴心人呐!

    比长腿妹纸靠谱多了。

    “宫正说了,此事与你无关。”

    这话没错,皇帝后宫的事,和某有屁的关系。可那萧氏作,非得要装神弄鬼,频繁骚扰贾师傅。

    但,这也是个机会。

    正是有了萧氏的作,贾平安才对宫中的事儿知道不少,也能给武妹妹提供些线索。

    他要抱的大腿是武媚,可不是什么萧氏王氏。

    “但此事很麻烦,你不小心就会卷进去。”

    卫无双觉得贾平安会慌,可仔细看去,贾平安却神色平静,甚至还面带微笑。

    这少年果然是将才。

    可贾平安此刻正在分析宫中的形式,觉得武媚定然能扫荡了这两个女人,然后一统后宫。

    现在他要看萧氏的臭脸,可以后呢

    他阿q的安慰了自己,重新振作了精神。

    可一抬头,眼前怎地换成了一个很眼熟的小宫女

    “贾参军!”苏荷换了一身宫女服饰,紧张兮兮的道:“姨母说了,此事有诈,你最好别动,一动就错……”

    这是后宫,我当然不能动。

    一动就会被阉割。

    但苏荷为了自己冒险而来,贾平安心中暗自温暖。

    “还有。”苏荷习惯性的看看他的胸膛,觉得太平了,不禁伤心。

    没有我的肉。

    “还有,皇后昨日和萧淑妃大闹了一场,弄不好今日还会来,你要小心些,她们好凶,打架挠人……”

    擦!

    贾平安想象了一下两个妇人互相抓挠的画面,觉得真精彩,能看到也算是有福气。

    “姨母不许我多待,姨母好凶,我回去!”苏荷瘪瘪嘴,“那个内侍是姨母的人,可信,晚些皇后要来了会让他给你报信,你记得躲起来。我走了。”

    这妹纸……

    贾平安微笑着回去。

    这个消息很重要。

    他已经有了谋划,这个消息让他把谋划的时间改动了一下。

    萧氏折腾他,那他小小的反击一下也成。

    几个宫女还在绣,但已经完成了大半。

    “这额头要有王字。”

    “放心,都绣两横了。”

    晚些一只大型布偶老虎就做好了。

    “诸位辛苦了,在此歇息一会儿,晚些再回去。”贾平安也不忙,甚至还主动为几个宫女打掩护偷懒。

    几个宫女眼花手酸,见他这般知情知趣,不禁都笑了起来。

    边上监控的内侍压根没管这个,而且他是宫正蒋涵的人。没见先前宫正的心头肉都来和这位少年说话,所以只要不过分,他压根就不管。

    几个宫女见他不管,于是胆大了些。

    “少年郎在何处做事”

    贾平安笑的腼腆,“阿姐,某在宫外做个小官。”

    这声阿姐叫的甜,几个宫女渐渐就放开了,不时说些调笑的话。

    可贾平安只是左耳进,右耳出。

    他在等消息。

    晚些,有人来给内侍传递了消息,内侍对贾平安点点头,示意那话儿要来了。

    贾平安叫人拎着布老虎去了萧氏那边。

    “淑妃,扫把星弄了一只布做的老虎。”

    萧氏漫不经心的问道:“弄了何用难道还能镇压了那个蠢货”

    女官摇头,突然想起了什么,“淑妃,那只老虎真大,额头上一个大大的王字,看着可威风了。”

    王字

    好!

    好!

    好!

    萧氏一拍被褥,然后拍拍粗壮的胸脯,“我竟然觉着好了,胸口也不闷了,扶我出去看看。”

    两个宫女把她扶了出去。

    贾平安赶紧回避。

    可依旧看到了萧淑妃的一些模样。

    一看就是个作的。

    萧氏看了一眼老虎的额头,心想皇帝来了,看到这个王字,也该知道我的意思了吧

    就是王氏作法害我!

    而且宫中人看到了,自然会联想揣测,到时候再让人散播些谣言,王氏的名声可就臭l

    萧氏暗爽不已,心想老娘真是睿智,那王氏被这么一记重击,怕不是会气晕去。嗯……最好气死,如此老娘就能不动刀兵就解决了最大的对头……

    想到这里,她吩咐道:“去,就说我这里有事,请陛下来一趟。”

    她心满意足的准备回去,突然想到了什么,“那扫把星不错,让他回去。”

    大佬,别人帮你的忙,你好歹说句好话呀!

    女官头痛,随后出去寻到了贾平安,“淑妃说你不错,回去吧。”

    贾平安一脸平静的拱手:“多谢了。”

    呀!唇红齿白的一个少年郎!

    女官这才仔细打量了他的相貌,等回到了寝宫时,说道:“那扫把星说是能为淑妃效力,倍感荣幸。”

    萧氏漫不经心的道:“知道了。”

    在这等人的眼中,除去自己再无他人。

    “皇后来了。”

    萧氏一怔,“她怎地来了”

    外面,王皇后站在布老虎之前,看着那大大的王字,皇后的架子也端不住了,喝道:“贱人,竟敢这般折辱我吗”

    身边的女官咬牙切齿的道:“这萧氏说梦到老虎扑击,可却在寝宫外摆着一个王字老虎,这是暗指皇后出手害她,这不能忍!”

    王皇后眯眼看着寝宫,只觉得一股怒火冲上了头顶,就指着寝宫厉喝道:“贱人作死,打进去!”

    皇后带来了不少人,可萧氏这里的人也不少。

    正在赶来的李治远远就听到了喊打喊杀声,不禁一惊。

    “这是为何”

    王忠良心想这就是咱表现忠心的时刻到来了,此刻不上,更待何时

    他说道:“陛下,奴婢去查探一番。”

    “好!”

    李治点头,觉得王忠良虽然不会看眼色,但人却忠心。

    王忠良一路飞奔而去,不过几分钟就跑了回来。

    “陛下!”

    他叫的惨烈,还双手捂着脸。

    “这是……”

    王忠良放开手……

    一张被抓花的脸。

    被抓挠过的人都知道那种剧痛,王忠良忍着剧痛说道:“陛下,皇后和萧淑妃带着人在群殴。”

    李治默然片刻,旋即淡淡的道:“谁看到朕来过了”

    王忠良一愣,心想这是什么意思

    身后的两个随行内侍都醒悟过来了,王忠良慢了一拍,赶紧威胁道:“谁敢胡说八道,咱弄死他。”

    李治转身离去。

    前方,王氏和萧氏在寝宫里互扔东西。手下的人在群殴,但没人敢冲着这二位贵人动手。

    萧氏被一个花瓶砸到了额头,青肿了一块,她尖叫一声就扑了过来。

    王皇后手拿另一个花瓶奋力挥击。

    呯!

    萧氏指着她,摇摇晃晃的退后几步,随后倒地。

    事情闹大了,一头雾水的皇帝被请了来。

    ……

    “姨母,要吃肉。”

    苏荷在撒娇,不时又求姨母去帮贾师傅的忙。

    “你就不能安生一会儿”

    蒋涵捂额,觉得这个侄女就是属猴的,坐不住。

    “宫正!”

    一个宫女悄然而来,脸上写满了八卦。

    蒋涵问道:“何事”

    苏荷已经端坐好了,一看就是个淑女。

    宫女说道:“先前皇后去了萧淑妃那里,不知为何,就带着人打了进去,两边大打出手。后来皇后更是一花瓶砸晕了萧淑妃,陛下已经赶去了,听闻很是恼怒,还呵斥了皇后。”

    蒋涵愕然,“竟然这般惨烈”

    以往王皇后和萧淑妃之间经常闹腾,可也就是那么回事,大家互相背后捅刀子,见面就冷嘲热讽,有机会就下绊子……

    但这等打晕了的事儿从未有过。

    她抬头,“皇后真厉害。”

    苏荷乖巧的点点头,表示自己很怕。

    等宫女一走,苏荷欢喜的道:“那萧淑妃被打晕了,定然就没法去纠缠贾参军了。”

    蒋涵想的却是宫中的变化。

    这一下算是把王氏和萧氏之间的一层纸给戳破了,以后两边下手不会容情,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

    等贾平安得了消息时,也不禁愕然。

    他是想借此来让王皇后发怒,随后萧氏就顾着和王皇后纠缠,没工夫装神弄鬼,自己也算是解脱了。

    可没想到王皇后竟然这般猛。

    他骑着阿宝,想着以后的变化,一路回到了家中。

    杨德利今日看着喜滋滋的。

    “表兄这是遇到好事了”

    阿福扒拉着他的腿在往上爬,贾平安一手按着它,一手扶着墙。

    杨德利得意的道:“今日某找到了一处损耗,竟然是尚书的错处,尚书很是欢喜,说某就是户部的好人。”

    “那杨尚书没给你些嘉奖”

    杨纂的身体不好,目前不少人都在虎视眈眈的等他抱病致仕。

    “给了。”杨德利想到当时的场景,不禁很是欢喜,“杨尚书说某这等人堪称是户部利器,连他都想退避三舍……”

    这分明就是说杨德利是鬼见愁啊!

    贾平安觉得杨纂不是这等人,就问道:“是多大的损耗”

    杨德利傲然道:“三十余斤。”

    三十多斤粮食的损耗,你竟然当众说是杨纂的错漏……

    哥!

    大哥!

    杨德利心情愉悦,吩咐道:“晚饭弄些酒水,某和平安喝一杯。”

    杜贺过来,小心翼翼的道:“郎君,表郎君这般……勤勉,以后怕是会人见人怕了。”

    他本想说较真,最后却改成了勤勉。

    贾平安也愁这个。

    要是表兄以后做到了户部尚书,怕是皇帝想花一文钱都得和他打擂台。

    这究竟是好是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