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84章 贾参军是个有福之人

时间:2020-09-20作者:迪巴拉爵士

    王辅回来了,见到贾平安时,明显的多了崇敬。

    “见过贾参军。”

    而曹英雄却不同,他毫不犹豫的跪下,“见过兄长。”

    给兄长下跪没啥可丢人的,可……

    王辅的脸颊在颤抖。

    曹英雄比贾平安大了好几岁,称呼他为兄长,还要不要脸

    但贾平安少年大才,如今已经是录事参军,外加武阳男,宁远将军……

    这一连串头衔放在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身上,依旧会被赞一句了得。

    可贾平安才十多岁,未来会如何

    肯定会飞黄腾达,弄不好以后三省大佬也能去做一做。

    这样的少年,就算某比他大一些,但称呼一声兄长很丢人吗

    王辅的眼皮子在跳,眼神挣扎……

    要不要称呼他为兄长呢

    贾平安微微一笑,“这如何使得。”

    曹英雄双目含泪,“兄长这是瞧不起某吗那某……”

    他四处寻摸东西,贾平安叹道:“罢了。”

    这个曹英雄虽然有些贱,但好歹为人还算是义气,就当是收一个小弟吧。

    但收了小弟,自然就不能不管。

    “最近五年你别想科举。”

    在长孙无忌倒台之前,曹英雄和王辅这两个上了黑名单的,不可能通过科举。

    曹英雄骂道:“那乔东兴就是个贱人,幸而兄长出手,否则小弟气也气死了。”

    “你二人未来想如何”五年后再来科举……这年月的人均寿命真的堪忧,弄不好这一去就是永别。

    曹英雄拍着胸脯道:“小弟家中颇有些钱财,兄长放心,小弟回家去谋个小吏做做,不然在家里闷也闷死了。”

    说着他贼笑了一下,“兄长,长安的女妓,真是美啊!若是能长久居于此,小弟此生就满足了。”

    这年头最繁华的地方就是长安城,不只是曹英雄这等大唐人,那些外藩人来到了长安,也不舍离去。

    “某这里有个去处。”贾平安觉得曹英雄迟早有一日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去长安县做个小吏。”

    “进不去吧”王辅一怔,“长安的小吏都能让人抢破头,咱们如何能进去”

    宁做京城一小吏,不做乡下一县令。

    “此事某去想办法。”

    晚些贾平安就去了长安县县廨。

    “崔公!”

    崔义玄笑眯眯的道:“小贾难得来此,可是有事”

    “某这里遇到了两个年轻俊彦。”贾平安一本正经的说道:“此二人才学不凡,今年的礼部试把握很大,可却得罪了关陇门阀,被刷了下来……某在想,要不为他们在各自的家乡谋个小吏之职可某却没这个人脉,这不就来求崔公出手。”

    “得罪了关陇门阀”山东门阀最近被打压的厉害,火气不小。

    贾平安知道这些,所以一上来就降低了要求,只求为曹英雄二人谋求家乡的小吏职位。

    老崔最近火气不小,会发飙吧

    某很期待啊!

    他一脸诚恳的模样,让崔义玄越发的火大了。

    “你害怕了”

    啥

    立场可不能被误解啊!

    贾平安坚毅的道:“某和关陇门阀势不两立!”

    崔义玄一拍案几,“那你为何这般”

    贾平安满头雾水,“还请崔公明示。”

    崔义玄叹道:“年轻人做事就是不稳靠!那二人既然敢得罪关陇门阀,那便是义士,怎能让义士寒心至于什么家乡谋一小吏之职,寒碜!”

    贾平安愕然,然后赧然道:“是有些寒碜。”

    “孺子可教也!”崔义玄淡淡的道:“你只管留住他们,明日让他们来此……就算是做小吏,做长安的小吏也比州县的官员强!”

    “崔公高见。”

    贾平安轻松就解决了曹英雄二人的事,随后回去销假。

    “小贾回来了”程达笑的依旧神秘,但贾平安却察觉到了些纠结的情绪。

    原先程达是百骑的二把手,现在贾平安摇身一变,直接碾压了他,这份难受啊!

    随后四位大佬议事,程达还习惯性的坐在二把手的位置上。

    唐旭看着他,心想这人怎么这般不知趣呢

    邵鹏干咳一声,“那个老程。”

    程达茫然抬头,邵鹏招手,“你坐咱这便来,说话方便。”

    程达瞬间老脸一红,然后脸上写满了失落。

    但座次是不能让的,你今日让座次,明日他就会进一步试探你,不断挑战你的底线,挑战你二把手的权威。

    贾平安起身走过去,轻松坐下。

    少年坐姿挺拔,唇红齿白,恍如芝兰玉树,让满脸横肉的唐旭、蛋蛋忧伤的邵鹏、程蒙娜丽莎达三人都有一瞬恍惚,生出了一种老了的感觉。

    “小贾以后莫要偷懒,要多管事。”唐旭满脸横肉颤抖着,声如洪钟。

    这听着是上官安排事务,可知道底细的都明白,唐旭对贾平安最为满意,把他视为自己的接班人,恨不能当个甩手掌柜,事情都丢给贾平安去做。

    “是。”贾平安虽然答应了,可事情不能这么做。

    随后他去整理事务,小事自己做主,稍微大些的事拿着去请示唐旭和邵鹏……

    谁愿意权利旁落

    本来是大权在手,一朝就别人拿走了,那会不会失落铁定会。这时候你要懂事,早请示晚汇报,让上官知晓你不是那等忘恩负义之辈,让上官空落落的心得到慰藉。

    所以上官重视你,栽培你,你要领情,要知道好歹,别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展翅就飞,还特么一去不回头了。

    这样的人,会被视为薄恩寡义。

    于是大伙儿都看到唐旭的心情越发的好了,和邵鹏吵架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

    “校尉,玄奘一直在说,想回家乡嵩阳少林寺翻译佛经。”

    今日最大的消息就是这个。

    值房里,唐旭皱眉,邵鹏叹息一声,而程达依旧保持着神秘的微笑……

    “此事不好办。”唐旭摇摇头,“当年先帝在时,对玄奘颇为尊崇……”

    邵鹏嗤笑道:“哪有何用先帝依旧驾崩,佛法并未能挽留一瞬。”

    程达起身道:“某去更衣。”

    这事儿有些忌讳,程达油滑的选择了回避。

    等他走后,气氛反而为之一松。

    唐旭拿着消息,脸颊颤抖着,“这是宫中送来的,也是陛下的意思。陛下大概是想让人去劝劝玄奘。谁能去”

    邵鹏自嘲的道:“咱倒是想去,可……罢了,当初玄奘曾去镇压过小贾,没成功。陛下的意思……多半是让小贾去。”

    这也代表着李治对玄奘的态度。

    唐旭端起茶杯,却没心情喝,“陛下对玄奘的态度不明朗,此事若是办不好,陛下会发火……”

    邵鹏一拍案几,“咱去!”

    “且慢!”贾平安起身道:“某和玄奘有一面之缘,此事某去更好。”。

    他笑了笑,“就算是没办好,某年轻,经打。”

    做事这样靠谱的年轻人,你还能说什么呢

    唐旭指指他,叹息一声。

    邵鹏欣慰的道:“老唐你没看错人。”

    随后贾平安令人去嵩阳寻人。

    半月后,贾平安带着人去了弘福寺。

    玄奘最近就在这里翻译经文,闻听贾平安求见,他茫然想了想,“是那个什么扫把星”

    “让他来。”

    贾平安被带到了静室里,而那人被他放在前面的静室等候。

    门开,玄奘走了进来。

    那双澄明的双眸,此刻却多了焦虑。

    人除非不吃五谷杂粮,否则就脱不开烦恼。

    “见过法师。”

    贾平安郑重行礼。

    玄奘回礼,双方相对坐下。

    “法师想回嵩阳少林寺”

    “是。”玄奘的眼中愁苦之色更浓郁了。

    他当年取经归来后,被太宗皇帝看重,而看重的地方却是他走过的那些路,熟知的那些风土人情……

    太宗皇帝的目光并非只停驻在突厥和高丽,他的目光越过了这些地方,看向了西域。

    而一路跋涉去西域取经的玄奘,自然就成了他的目标。

    “先帝令贫僧还俗,贫僧婉拒。前阵子,陛下令人来劝说贫僧还俗,贫僧再度婉拒……”

    玄奘的神色渐渐平静,“贫僧只想寻个安静的地方,好生翻译经文。”

    可贾平安却知道他已经身处漩涡之中。

    当初为了迎合先帝,长孙无忌和褚遂良等人大肆推崇玄奘。此刻李治继位,玄奘这位打上了长孙无忌标签的高僧,自然就成了他忌惮的对象。

    要知道玄奘的号召力有多恐怖,你只管看他归去时送行的规模,号称上百万人。

    这等高僧,身上还带着关陇一系的标签,你让李治怎么放心

    可玄奘一旦还俗,影响力自然就降低了。

    这是先帝和李治的算盘。

    但在看到玄奘眼中的坚定后,贾平安就知晓,此人从身体到灵魂都许给了佛,李治的想法行不通。

    但要如何才能达成平衡,这个才是李治把事情丢到百骑的起因。

    贾平安知道和这等高僧磨嘴皮子无用,也无耻。

    他诚恳的道:“此刻陛下登基改元,法师威望太高,若是去了嵩阳,长安这边鞭长莫及……”

    玄奘面色剧变,深吸一口气后,“竟然是这般吗”

    贾平安点头。

    李治担心他去了少林寺后被人利用,特别是关陇的那些世家门阀。一旦玄奘站在了他的对立面,那个恐怖的号召力……

    所以玄奘必须被掌控!

    玄奘念诵了一声佛号,“多谢贾参军相告。”

    若非贾平安点出了这件事的起因,玄奘还会不断的请求回嵩阳老家。

    然后他就会不断的触怒皇帝。

    这份人情……很大!

    玄奘抬头,眼神渐渐深邃。

    他凝视着贾平安,良久,微笑道:“贾参军是个有福之人。”

    贾平安低头,“多谢法师。”

    这可是来自于玄奘的指点,比李半仙的评价高多了。

    “这并非是神通。”见贾平安神色恭谨,玄奘笑道:“贫僧从小和兄长一起走过许多地方,后来自己更是行万里路,一路到了天竺。这些年来,贫僧见过无数人,有好人,有坏人……见多了人,你只需看他一眼,就知晓此人秉性如何,未来如何……”

    这事儿玄奘说的简单,但贾平安知道不简单,真的近乎于神通。

    事儿解决了,玄奘准备回去。

    “法师且慢。”

    贾平安微笑道:“还请法师稍待。”

    玄奘莞尔,“可是还有事”

    贾平安拍拍手,“请了来。”

    晚些,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是三人。

    “参军。”

    “进来。”

    贾平安起身避到了边上。

    雷洪先进来,侧身,伸手去托着谁的模样。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茫然被带了进来。

    包东扶着她,嘴里絮叨着:“慢些慢些……”

    玄奘的微笑渐渐凝固。

    老妇人茫然看着室内,当看到玄奘时,她呆住了,然后缓缓走来,定定的看着他。

    “你……”

    玄奘缓缓起身,仔细看着老妇人,不敢相信的道:“阿……阿姐”

    老妇人突然崩溃,泪水滑落下来,颤声道:“你是四郎!你是四郎!”

    玄奘疾行过来,扶住了老妇人的手臂,突然跪下,抱住她的双腿哽咽道:“是我,阿姐,是我!”

    老妇人嚎哭道:“你和二郎出家多年,后来为何不肯去看我我担心你们,眼睛都哭坏了……”

    贾平安悄然出去。

    包东和雷洪跟在后面,雷洪不解的道:“不是说玄奘法师是高僧吗高僧不该是断绝了俗世的一切,为何还这般”

    “世上没有不孝的神灵。”贾平安觉得这样的玄奘才是真正的高僧,“所谓出家,只是为了减少俗世纷扰,当你能无视那些纷扰时,闹市也是深山庙宇,嘈杂也是梵音。”

    路边的一个僧人突然口宣佛号,“檀越身具佛性,为何不入了空门”

    贾平安摇头,“某的事还很多。”

    出了弘福寺,包东好奇的问道:“许多人想出家都不得,参军为何不肯”

    “某还有许多事没做。”

    贾平安看着外面的天空,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俗人。

    随后事情就被禀告了上去。

    “玄奘说了,此后就在长安,但若是有机缘,也想回老家去看一眼。”

    这是极为诚恳的表态。

    李治满意的道:“此事贾平安做的不错。”

    回过头,宫中就赏赐了贾师傅一套佛经。

    唐旭羡慕的眼睛都红了,“这可是外面都没有的,拿着一套回家,保证百邪不侵。”

    邵鹏很淡定的道:“这东西也就这样了。”

    可没了后代的内侍最怕的就是死后无人祭祀,所以条件一成熟,这些人对宗教的虔诚,外人难以想象。

    他过来摸了一下佛经,终究经不住诱惑,“借咱看半日。”

    连程达都用五香楼请客作为条件,要翻阅一下佛经。

    ……

    春天的禁苑渐渐多了嫩绿,枝头鸟儿鸣叫,松鼠也跑了出来,在树干上爬的飞快。

    “都长出来了。”

    苏荷蹲下去,看着去年刚长出来的树苗,欢喜的摸摸嫩叶,又把压到树根的小石头移开,这才拍拍手,心满意足的起身。

    “住持!”

    一个女尼飞也似的跑来,“明空和人吵架了。”

    那些女人吵架没人管,只要别弄出大事来就行。但苏荷得了贾师傅的交代,对明空格外的关照,所以才有人来通报。

    “怎么就不省心呢!”

    娃娃脸生气了,回到感业寺,当即召集人处置。

    “我与她说话,她却置之不理!欺人太甚!”

    气咻咻的女尼原先在宫中的份位比武媚高,到了感业寺依旧觉得武媚该对自己低头。

    武媚站在那里,神色漠然。

    这些女人于她而言只是过客,过客的看法,她需要在意吗

    众人都看着娃娃脸住持。

    苏荷板着脸道:“说话就说话,你寻人说话,别人在想事也得搭理你再说了,明空一直一个人,你寻她作甚”

    呀!

    娃娃脸竟然偏帮明空

    那些女人不禁愕然。

    以往苏荷只是不时关照一下武媚,可今日她却是明晃晃的偏帮。

    那女人怒道:“她当年只是个才人罢了,也敢对我使脸色”

    武媚挑眉,被贾平安称之为攻气十足的气息就散发了出来。

    “你太吵。”

    呃!

    这就是来自于武媚的回答。

    这些女人太无聊了,有时候她们想说话,就会寻个人不停的絮叨,说些自己当年的得意事,翻来覆去的说,不停的说……

    别人又不是你的树洞,凭什么要承受你的吐槽

    那女人喲了声,然后斜睨着武媚道;“你这是仗着住持照看,经常还能去禁苑里溜达许久,这就看不起咱们了”

    这话是在质疑苏荷徇私。

    李治每次来,苏荷对外的说法是自己带着明空去禁苑转转。

    但这件事不能提。

    苏荷板着脸,“真当我这个住持不能惩治人吗”

    她走了过来,微微昂首,“你再说一句试试”

    女子张开嘴,可最终却怯了。

    苏荷看着众人,严肃的道:“都老实些,我自然会给你等方便。若是不知足,非得要闹腾,那就别怪我下手不留情!”

    众人噤声。

    她们早就不是贵人了,在这里也就是养老而已。因为身份的缘故,连感业寺的大门都不能出。

    而苏荷心善,只要她们不过分,就睁只眼闭只眼,所以大家都觉得娃娃脸好说话。今日这女人挑衅苏荷,也是这种想法的产物,也就是人善人欺。

    苏荷冷着脸道:“可知道了”

    原来娃娃脸住持竟然还有这一面惹不起,惹不起!众人心中一凛,“知道了。”

    苏荷摆摆手,“都散了吧。”

    众人各自散去,苏荷却牢记贾师傅的话,走向了武媚。

    武媚也没想到苏荷竟然还有雷厉风行的一面,不禁微微一笑。

    苏荷板着脸道:“下次有人挑衅,你只管告诉我,我来处置。”

    这一番话说出来,就像是在昭告:明空是我罩着的,你们别找茬!

    她不知道贾参军为啥让自己对明空好,大概是因为贾参军觉得明空是自己梦中姐姐的缘故。既然她是贾参军梦中的姐姐,那我就对她好些。

    武媚看着她的娃娃脸,莞尔一笑,“好。”

    苏荷觉得自己完成了一件事,心情大好。

    随后她背起小背篓,又去了禁苑里。

    春天的禁苑就像是个大宝藏,许多新东西让她不时驻足。

    “小苏!”

    “贾参军!”

    二人再度见面,苏荷就说了今日之事。

    “做得好!”

    贾平安觉得这妹纸就是个有福气的,比自己还有福气。

    ……

    求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