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82章 春风得意马蹄疾

时间:2020-09-19作者:迪巴拉爵士

    宰相们就李勣在,他闻讯出来,询问道:“吐蕃可是有变故”

    信使喘息道:“英国公,赞普病逝,禄东赞如今大开杀戒,吐蕃……乱了!”

    李勣呆立原地,喃喃的道:“那小子……一个离间之计竟然把吐蕃弄成了这样”

    “快!随老夫入宫。”

    一向温润如水的李勣不等禀告,就带着信使进宫。

    宫中,李治和长孙无忌等人在商议诸皇子封赏之事。

    这等事儿,长孙无忌一言就把李勣给屏蔽在外,随后君臣商议了一番,给各位皇子定下了封号。

    事情结束,众人笑吟吟的,甚至褚遂良还恭喜李治,“陛下子嗣不少,这便是大唐的福气。”

    儿子就是国本,你若是去了,好歹有人能继承这个国家,大伙儿也能寻一个带头大哥,不然谁都不服谁,最终把国家弄的四分五裂的。

    这便是国本的含义。

    李治只能微笑。

    褚遂良转了个话题,“陛下,那苗鑫臣去见过,可怜,看着木呆呆的。”

    长孙无忌干咳了一声,却不发话。

    李治淡淡的道:“朕为何没听闻过一拳把人打痴傻的”

    褚遂良叹道:“臣当年见人一拳就打死了一人,那贾平安能冲阵,能阵斩敌将,可见武勇过人,一拳打痴傻了苗鑫也不足为奇。”

    这是在忽悠朕呢!

    小圈子的手段,说句实话,真心不够高明。

    后来长孙无忌诬陷李恪等人,那简直就是直接把黑锅往他们的头上扣。你说这样的操作太简单,太不符合长孙无忌这等人的身份,可事实就是如此。

    以至于李恪临死前大骂长孙无忌,说他迟早会有报应。

    当时许多人都看出来这是栽赃诬陷,但长孙无忌和小圈子就是这么豪横,想弄谁也无需什么精心谋划,就用高阳作为引子,直接把罪名和黑锅空投在自己的对头身上就好了。

    这便是小圈子在掌控大局之后的权谋手段,不屑于用什么计谋。哥实力那么强大,横推过去不爽吗

    这一横推就推到了武妹妹,结果悲剧了。

    苗鑫说自己被贾师傅一拳打傻了,这话哄鬼都不信,更别说哄人。

    李治记得昨日听到消息,说还有人请苗鑫去了青楼,他席间作诗五首,堪称是高产如母猪。

    这个是傻子

    是你把朕当成傻子了吧

    李治觉得褚遂良就是小圈子的前锋大将,专门出来和自己打擂台的。

    这个仇……朕记下了!

    他微微一笑,“此事且等朕令人去核查一番。”

    褚遂良还想说话,长孙无忌皱眉道:“陛下所言甚是。”

    他看了褚遂良了一眼,眼中有警告之意。

    这是皇帝,不是你儿子,你这般咄咄逼人,小心激怒了皇帝。

    再说核查就核查,这苗鑫傻不傻,那不是他自己说了算装傻而已,谁不会

    “陛下!”

    外面来了内侍,禀告道:“英国公带着信使来了。”

    褚遂良心中一喜,“为何没禀告”

    就算是长孙无忌要见皇帝,也得先等人禀告了。

    这是程序。

    长孙无忌却皱眉,“怕是有事。”

    “让他来。”李治也是这个想法。

    晚些李治和信使被带了进来。

    李勣觉得殿内的气氛不大对,见褚遂良强颜欢笑,就知道这厮又怼了皇帝。

    他心念一动,躬身道:“恭喜陛下!”

    你给皇帝添堵,老夫就给皇帝送喜,咱们慢慢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李治微笑道:“是何喜事”

    这等报喜的事儿按理该抢着做,可李勣却闪开,让信使来禀告。

    这便是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李勣能得了寿终正寝不是浪得虚名,历史上若非是李敬业这个孙子扯旗造反,他也不会被鞭尸。

    长孙无忌的眼中多了忌惮之色。

    李勣一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山东门阀和他隐隐一体,这样的势力让他有些头痛。想除掉,却忌惮李勣和山东士族的手段,只能缓行。

    李勣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就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很是温润。

    大佬,老夫是老实人呐!

    长孙无忌心中冷笑,你老实,那老夫就是傻子!

    “陛下,吐蕃赞普去了!”

    信使一番话,让长孙无忌猛地一惊,“什么赞普去了”

    信使点头,“赞普病逝,临去前想除掉禄东赞,可禄东赞早有准备,说是已经派出大军攻伐叠州。赞普一听就吐了血,禄东赞纠集了一批心腹在外等候,当夜赞普病逝,留下遗言,让禄东赞辅佐孙儿……”

    李治只觉得一股子凉意从腰侧冲了上来,爽的一塌糊涂。

    那位姐夫去了

    去了就去了,可现在的吐蕃局面却对大唐极为有利。

    长孙无忌问道:“后续如何”

    信使说道:“当夜就有人说赞普的病逝和禄东赞脱不开关系,有人趁机起兵,可禄东赞早有防备,厮杀了许久,最终平定了下来。后续说是禄东赞还除去了一批赞普的心腹。”

    褚遂良的脑海里出现了贾平安的身影。

    离间计是贾平安的谋划,此刻这个谋划大放异彩,吐蕃内部因此而矛盾重重,这是大功!

    长孙无忌抚掌笑道:“禄东赞带着逆贼的名头统御吐蕃,可谓是名不正而言不顺,此后吐蕃要多事了。陛下,此事于大唐大有裨益,老臣为陛下贺!”

    “臣等为陛下贺!”

    李治的心情也极为愉悦,“禄东赞除非篡位,否则一生都将会背负着逆贼的名头。吐蕃乱了,对大唐就是一件大好事,先帝得知,怕是也会对这个谋划赞不绝口。”

    叮!

    所有人都觉得脑海里传来了一个声音。

    什么古怪的东西进来了

    褚遂良木然。

    长孙无忌神色平静。

    李治含笑道:“当初叠州王德凯说贾平安有将才,朕半信半疑,可此次叠州之行,他冷静盘算,抽丝剥茧般的找到了吐蕃人突袭的蛛丝马迹,随后大败吐蕃轻骑。”

    褚遂良深吸一口气,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

    “大唐如今将星闪烁,可能谋划全局的,也只是寥寥数人,英国公算是其中翘楚……”

    小贾这是要上皇帝的名册了吗李勣心中一喜,说道:“臣万万不及。”

    李治含笑道:“这个离间计,看似平常,可却因势利导,贾平安功劳不小,诸卿以为如何”

    所谓因势利导,最大的帮助就是赞普的病。

    若非赞普病了,这个离间计就是个笑话。

    但贾平安命好啊!

    他出了个离间计,赞普就配合的病倒,最终病逝了。

    这特娘的!

    他莫不是乌鸦嘴

    不,扫把星!

    这个念头在君臣的脑海里转悠着,但没人说出来。

    谁在此刻说贾平安是扫把星,李勣就敢出来驳斥。

    贾平安为了大唐而呕心沥血的谋划,可在你等的口中却变成了扫把星的功劳,这以后大唐遇到事情啥都别干了,只管把神灵供奉起来,然后自然无往而不利。

    此事之后,大唐在和吐蕃的争斗中就多了胜算。

    李治不禁心潮澎拜,刚想封赏,却想到了苗鑫。

    “贾平安此事有功,可为宁远将军!”

    长孙无忌心中一松,“陛下英明。”

    贾平安原先是县男,属于从五品上,而宁远将军是武散官,正五品下,贾平安算是中规中矩的升了半级,而不是因此越级。

    这便是惩罚之后的封赏结果。

    皇帝的手段不错。

    长孙无忌看了一眼外甥,眼中有欣慰之色闪过。

    众人随即散去。

    走出大殿后,褚遂良突然问道:“那苗鑫如何处置”

    众人都愣住了。

    是啊!

    贾平安大功却只是升了半级,这便是惩罚。

    可苗鑫呢

    他说自己是傻子,现在咋办

    ……

    百骑,唐旭的心情很糟糕,寻了个借口,打了几个平日里最捣蛋的麾下。

    一时间,百骑内人人自危。

    程达觉得这样的气氛不好,就寻了唐旭,微笑道:“校尉,兄弟们最近查姜二娘子的案子辛苦,要不……下衙后某请客,咱们去五香楼。”

    程达就是个老抠,能不请客就不请客,经常玩白嫖。

    今日他竟然主动出钱,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可唐旭现在的心情很糟糕,哪有白嫖的心情,“没空!”

    程达叹道:“怒伤肝,校尉要息怒啊!”

    唐旭摆摆手,“某知晓。”

    “校尉!”

    门子进来,“宫中来人了,说是寻贾参军。”

    小贾……

    唐旭和邵鹏起身,神色严肃的道;“迎进来。”

    程达劝道:“校尉,要镇定。”

    这话怎么让人觉得贾平安要被流放五千里了

    唐旭看了他一眼,随即出去。

    晚些,百骑有头面的都出来了,内侍大声道:“贾参军可在”

    “在!”贾平安走上前,众人的目光都有些悲伤。

    这个去青楼总是不肯嫖的少年,终于要离开我们了吗

    程达叹息一声,神色却很平静。

    内侍看了他一眼,“晚些有封赏到,咱奉王中官之令而来,提前告知你,吐蕃赞普病逝,陛下说你有功,封赏……宁远将军!”

    内侍说完,发现很安静,就笑道:“这是不欢喜”

    “哈哈哈哈!”

    唐旭第一个大笑了起来,“这便是老天有眼呐!天不灭贾!”

    众人满头黑线,邵鹏低声道:“贱人,有宫中人在。”

    邵鹏上去,和内侍笑谈几句,随后给了辛苦费,最后问道:“为何提前通告”

    要封赏就封赏,哪有提前通知的

    内侍低声道:“先前有些不渝。”

    邵鹏明白了,拍拍内侍的手,把他送了出去。

    多半是君臣之间有些不愉快,皇帝被压制了,这不,王忠良就用这种方式来为皇帝出气。

    这很幼稚,但却很有用。

    “小贾!”

    唐旭欢喜不已,“那谁那谁说下衙请客去五香楼的老程”

    某的钱啊!程达干笑着,“是啊!是某。可校尉你先前说没空。”

    “如今某有空了,哈哈哈哈!”

    程达苦着脸,唐旭赶紧叫人去打探消息。

    “说是吐蕃赞普病逝,临去前和禄东赞相互猜疑,最后还兵戈相见。”

    邵鹏知道这事,赞道:“这是小贾当时提的离间计,难怪会被封赏。”

    “啧啧!”唐旭围着贾平安转了几圈,“小贾这般下去,百骑迟早是你来执掌。”

    贾平安被众人围着恭贺了一番,随后就是封赏。

    宁远将军只是个散官,就是定级用的。

    但架不住贾师傅年少啊!

    来宣读皇帝诏书的人最后羡慕的道:“陛下先前交代了,唐旭掌管百骑不错。”

    这是来自于皇帝的夸赞,唐旭满脸横肉都涨红了,兴奋不已。

    这是皇帝的原话,众人赶紧站好,束手而立。

    有人专门盯着众人的神色反应看,看到这里时,就微微点头。

    内侍继续说道:“贾平安虽然年少,可少年有才。朕重才,这等人才自然不吝封赏。百骑之内,从此唐旭之后便是贾平安。”

    程达面如死灰。

    贾平安看似呆滞,实则心中喜翻了。

    外面有小圈子在,他留在百骑最安全。长孙无忌再跋扈,可对百骑也得谨慎些,否则就是逼宫。

    可李治竟然让他做百骑的二把手

    从此之后,唐旭不在,他就是百骑的话事人。就算是唐旭在,他的话分量也重了许多。

    发达了!

    他环视一周。

    唐旭在笑,笑的很是畅快。

    邵鹏也在笑,不过却装矜持,背着手,作睿智状。

    程达在笑,却是强笑。

    包东和雷洪站在一起,二人兴奋的在互相捶打对方的肩膀。

    贾平安成了百骑的二把手,他们二人的地位也会随之水涨船高,这便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

    而此刻的苗鑫却在期待着有人来通知自己回家养老。

    养老几年,回来就能升官,这心情是相当的美滋滋啊!

    他甚至还出了值房,看了一眼即将告别的国子监。

    下次再回来,那就不同了。

    他心中得意,却看着有些木讷。

    一个小吏进来,欢喜的道:“吐蕃赞普去了。”

    大理寺卿唐临出了值房,问道:“为何去了”

    小吏说道:“吐蕃那边有传言,说是禄东赞想弄死赞普,吐蕃内部打成一团,乱糟糟的。”

    有人捂额道:“这便是天佑大唐啊!”

    唐临抚须微笑:“永徽初年便有这等好消息,可见我大唐得了天命,当万世永昌,哈哈哈哈!”

    大理寺中都是欢声笑语,那小吏一拍脑门,“差点忘了一事,说是那贾平安献策有功,不知道是什么策,陛下封赏他为宁远将军呢!”

    唐临想起了自己去探过病的少年,那一句做人要有底线,不禁含笑道:“他此次在叠州谋划了一番,王德凯赞不绝口,只说这是将才。他更有诗才,如此,这便是文武全才,难得啊!该赏。再多些年头,我辈就该为此等少年让位了。”

    他倍感欣喜,却看到苗鑫神色悲痛,就皱眉道:“既然脑子不好使了,就回去多歇息。”

    那小吏看了苗鑫一眼,说道:“许使君说了,苗鑫就是在装疯卖傻,若不是,他宁可辞官回家。”

    擦!

    老许为了贾平安发飙了。

    在心腹被污蔑,自己被打压了许久的情况下,硬气的老许发怒了。

    这一招堪称是绝杀。

    苗鑫仰头看着虚空,突然喊道:“某休矣!”

    呯!

    苗鑫倒地。

    众人愕然,随即叹息不已。

    许敬宗此刻挟势而来,苗鑫就算是装几年傻子,可几年后呢他若是复出,众人就会想起今日老许的话。

    ——合着这人当年就是在装疯卖傻,只是为了坑贾平安一把啊!

    这等人品卑劣之人,岂能为官

    那些御史保证会蜂拥而至。

    苗鑫……完了!

    ……

    贾师傅升职了。

    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他骑上阿宝,一路回家。

    “啥宁远将军了”杨德利闻言大喜,给杜贺使个眼色。

    杜贺扭捏了一下,杨德利干咳。

    这是啥意思

    贾平安不解。

    杜贺磨磨蹭蹭的出了家门,就站在外面那里,用类似于吟诵诗词的腔调,饱含深情的道:“我家郎君乃是宁远将军了。”

    路人愕然,旋即恭喜。

    消息很快就传遍了道德坊。

    王学友父子回来了,刚到家,就见赵贤惠坐在台阶上长吁短叹。

    “为何不是我的女婿呢这老天没眼!”

    王学友纳闷,“你说谁呢”

    “贾平安又升官了。”赵贤惠伤感的道:“宁远将军了,还说是百骑的二头领。”

    “厉害!”王学友赞道:“这等少年,你们等着看,弄不好以后就是宰相。”

    “宰相啊!”赵贤惠想到丢失了一个宰相的女婿,更是心痛不已。

    呯!

    墙边一声震动,赵贤惠熟练的抬头,“可是阿福”

    阿福刚翻墙过来,此刻躺在那里嘤嘤嘤。

    赵贤惠的眼中多了笑意,“丑东西,这是饿了”

    王大锤见母亲心情好了,就对妹妹使个眼色,示意她赶紧消失。

    赵贤惠的感慨来得快,去的也快,等阿福享用了一碗稀粥后,她已经是斗志昂扬了,“大锤你以后定然要多生几个儿子,到时候让他们去读书,老娘一定要看到自己的孙儿升官发财!”

    ……

    求票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