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80章 老天有眼

时间:2020-09-19作者:迪巴拉爵士

    朱雀大街从朱雀门一直延伸到明德门,把整个长安城隔成了两半,也是长安的主干道。

    这条街太宽了,加之此刻初春,行人不算多,所以当那个女子狂奔起来时,分外的醒目。

    左侧冲出来的男子速度很快,他一边跑一边伸手在怀里摸索,竟然摸出了一把短刀。

    他盯着在奔跑的女子,狞笑的就像是一头狼。

    弄死你!

    那目光就想是利刃,死死的盯住了女子。

    女子看到了他,面色发白,喊道:“贾参军……救命!”

    一张口,就暴露了她的男子口音。

    贾平安在看着那个男子,神色从容。

    边上,刚来的包东就像是个狗腿子般的赞道:“参军算无遗策!”

    雷洪没在。

    右边一个男子几乎是同时冲了出来,他抬头,脸上的胡须茂密的遮挡住了他的容颜。

    “跑!”

    雷洪大吼道,眼中只有那个手持短刀的男子。

    男子没想到竟然有人会从对面出现,他怒吼道:“杀了他!”

    “这是召唤同伙!”包东就像是一个奸臣般的在介绍情况。

    “某就喜欢这样。”贾平安含笑看着。

    开始他还有些自我怀疑,可现在,那些怀疑都消散了。

    左边有人猛地冲了出来,手中拿着短刀。

    守门的军士已经怒了,刚想冲出来,却被百骑拦住了。

    “且看着。”

    这是贾平安的交代。

    “某今日要让背后那人知道,人心不敌神通!”

    贾平安举起了手。

    马蹄声骤然而起。

    十余百骑策马从两边的坊里冲了出来。

    他们张弓搭箭,眼中只有那两个男子。

    马蹄声如雷,女子在疯狂奔跑。

    她侧脸,看到男子正在逼近,手中的短刀高举……

    她绝望的喊了一声,男子怒吼道:“杀!”

    短刀准备劈砍下来。

    男子突然身形一窒,两支箭矢插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女子尖叫一声,就见正在奔向雷洪的男子背后中箭,扑倒在半路上。

    她一路跑到了贾平安的身前五步。

    “止步!”

    包东拔出长刀,眯眼盯着她。

    女子跪地,喊道:“某是黄节,某自首!某来自首!”

    这分明就是男子的声音。

    贾平安坐在那里,看着前方,微笑道:“谁敢来灭口”

    两侧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有几个男子神色悲愤,但旋即就隐住了。

    黄节抬头,泪流满面的道:“多谢贾参军,多谢贾参军!”

    贾平安起身走过去,摸摸他的头顶,心情愉悦的道:“某言出必践。”

    他回到了百骑,“校尉,黄节自首。”

    唐旭眨巴着眼睛,嘴唇哆嗦了一下,“你说什么黄节……自首”

    邵鹏愕然,“他怎会自首”

    “带进来!”贾平安招手,包东和雷洪带着一个男子进来。

    “某冤枉啊!”黄节跪地嚎哭。

    “目下要紧的是把姜家控制住。”贾平安说道:“这不是采花大盗,而是……偷情!”

    唐旭的脑子里嗡的一声,下意识的起身道:“为何”

    贾平安说道“这黄节本是读书人,家贫,但有前途。并且他长相英俊。姜家说他盗窃,可某却觉着不对,盗窃的话,不如去偷商人家,防备还少些。”

    唐旭惊讶的道:“那他这是为何”

    黄节嚎哭道:“某和姜二娘子在去年就认识了,可姜家门第高,某想着不能高攀,可姜二娘子不舍某,某也舍不得她,每月都约定了时日,某翻墙进来,姜二娘子的女婢会接应某……”

    唐旭只觉得听到了最谬的事儿,“那日为何”

    黄节抬头,突然两眼翻白,嗝儿一声就晕了过去。

    他这几日备受煎熬,担心会被灭口。而先前为了活命,他爆发了潜力,现在身心俱疲,人体自我保护启动,竟然就晕了过去。

    贾平安说道:“那日看守的女婢去了别处,有女仆来寻姜二娘子有事,却看到了……”

    唐旭心中一震,“竟然是这样”

    邵鹏却不解的道:“小贾,你如何判别出了此事”

    “一个读书人,他哪来的胆子去礼部侍郎家中行窃就算他敢,又怎敢去了后宅就算是他去了后宅,怎敢见色起意”

    唐旭和邵鹏点头。

    贾平安最后说道:“最要紧的是,那些人为何要把黄节弄出牢狱既然是贼子,那为何要弄他出来”

    邵鹏一拍脑门,“廖全乃是许敬宗的人,姜盛却是小圈子的人,就算是要弄廖全,也不该把黄节弄出去,但……这要断定廖全是被污蔑的。”

    “某肯定。”贾平安知道廖全的性子,关键是廖全没有动机。

    但小圈子做事不讲动机,所以廖全只能憋屈的被关了进去。

    邵鹏起身道:“某这便进宫。”

    他走过来,拍拍贾平安的肩膀,“回头让老唐请你去五香楼,把老鸨睡了。”

    唐旭骂道:“那老鸨当年可是艳冠群芳,你以为是谁都能睡的”

    “小贾能!”邵鹏笑了笑,随后就进了宫中。而贾平安担心夜长梦多,马上就带着人去了姜家。

    “陛下,邵鹏求见。”

    “让他来。”

    李治想到了姜盛的事儿,皱眉抬头。

    邵鹏进来,行礼,李治问道:“姜盛的案子如何了”

    邵鹏说道:“陛下,先前那贼子已经自首……”

    “等等!”李治觉得自己怕是听错了,“为何自首”

    老唐,你的屁股保住了。

    邵鹏心中欢喜,“陛下,那黄节和姜二娘子乃是私通!”

    李治心中一惊,旋即说道:“若是私通……那姜盛就是欲盖弥彰,那一日应当是黄节和姜二娘子约好私会,却被人发现,叫嚷了起来,由此可知,黄节和姜二娘子私会之事,姜家知道的人极少……”

    “陛下英明。”

    李治真的不傻,唯一装傻就是在面对压制时。

    他的眼中全是释然,“事情败露,姜盛担心名声败坏,于是就说是贼人进了家中,见色起意……有趣!可寻到证据了吗”

    邵鹏一怔,说道:“奴婢还未去。”

    但唐旭知道规矩,应当会立即派人去姜家。

    李治突然嗤笑一声,“有人说廖全私放了黄节,可廖全为何放了他这没道理。但群情涛涛,更有人指证。若此事为假……”

    “来人!”李治嘴角紧抿。

    王忠良上前。

    “请了相公们来。”

    王忠良身体一震,“陛下,如今只是黄节一家之言!”

    皇帝召集宰相,定然就是要出气。

    可若黄节的话为假,这出气就变成了丢人。

    “让他们来。”李治微笑道:“春暖花却未开,朕与诸位相公去禁苑走走。对了,让许敬宗也来。”

    瞬间,邵鹏就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恶意。

    ……

    此刻的贾平安已经带着人到了姜盛家。

    管事不满的道:“怎地还来”

    贾平安看了里面一眼,“明日就是期限,你说呢”

    明日查不出来,唐旭和百骑就要倒霉了。

    管事的眼中多了幸灾乐祸之色,然后带着他们进去。

    “请二娘子出来说话。”

    这次贾平安没进后院,这让管事倍感满意。

    可就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包东和雷洪悄然摸了进去。

    二娘子带着羃?,在女仆的陪同下出来了。

    “二娘子,此案涉及到雍州长史廖全,若是不能查出真相,廖全怕是会被流放,于心何忍”

    他盯住了二娘子。

    二娘子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管事皱眉道:“贾参军此话何意想哄骗二娘子”

    贾平安笑了笑,心想别人的死活你漠不关心,那就别怪我了。

    “另外,有人说要杀了黄节灭口。”

    二娘子的身体巨震,抬头,欲言又止。

    “二娘子,你难道就能眼睁睁的看着廖全因此被诬陷,黄节因此被灭口吗”

    “放肆!”管事大怒,“这是姜家,贾参军,我家二娘子涉世不深,你这般哄骗诱惑是何意是想栽赃吗”

    贾平安压根没搭理他,只是叮着姜二娘子。

    姜二娘子颤抖了一下,然后平静了下来,“你……我不知道。”

    贾平安心中叹息,眸色冰冷。

    “阿郎回来了!”

    姜盛急匆匆的来了,见到贾平安的时候,身体软了一下。

    他和管事交换了个眼色,得了消息,心中一松,然后说道:“贾参军来此为何”

    贾平安反问道:“从事情发生开始,姜家就被盯住了,姜侍郎,家里少的那几个仆役呢被埋在了何处”

    姜盛冷冷的道:“老夫家事,与你何干,速速去了。”

    他先前得了黄节自首的消息,所以急匆匆的回家,就是要叮嘱家人,咬死姜二娘子就是被用强。

    顺带,他想再捡搜一遍,看看可还有什么遗留的痕迹。

    “参军!”

    后院那边传来了欢呼声,接着有人阻拦,双方打了起来。

    “贾平安,你要作甚”姜盛面色涨红,右手在轻轻颤抖。

    贾平安起身,“动手!”

    数名百骑冲了进去,少顷带了包东和雷洪出来。

    包东的手中有一个油纸包,他欢喜的道:“参军,这是黄节写给姜二娘子的书信……”

    姜二娘子嗝儿一声,竟然就晕了过去。

    这女人也是可怜,喜欢上了一个穷的,家里不同意,只能私会。

    他看着姜盛,微笑道:“姜侍郎,且随某进宫一趟”

    这个女儿,她竟然还藏着黄节的书信!姜盛身体一软,颤声道:“你……某本意不是如此。”

    “某知道。”姜盛的本意是掩盖,不知道是哪位大佬灵机一动,觉得这件事儿可以利用一下,于是就用来诬陷廖全。

    ……

    晚些,君臣在禁苑里漫步。

    “禄东赞此次算是焦头烂额,朕在想,若是赞普的病好了,他会如何做”

    李治笑吟吟的。

    褚遂良说道:“陛下,赞普原先信任禄东赞,以至于禄东赞手握实权,就算是知晓了他的狼子野心,赞普也会暂缓动手,如此,便是君臣对峙。”

    这话怎么那么耳熟呢

    许敬宗仔细一想,这不就是目前大唐朝中的模样吗

    以长孙无忌为首的小圈子权势滔天,连皇帝都得谨慎行事,比赞普惨多了。

    想到这里,许敬宗不禁悲呼道:“吐蕃有奸贼……”

    褚遂良瞬间想把奸臣许给活剥了。

    褚遂良这个蠢货!

    长孙无忌觉得自己就是背锅的。

    他微笑道:“陛下,禄东赞定然不得好死。”

    李治微微一笑,“朕也以为如此。不过姜二娘子一案,诸卿如何看”

    “廖全收受好处,私放人犯,臣以为当严惩。”褚遂良正色道:“不严惩,如何能彰显律法不严惩,如何能彰显陛下整顿吏治之心”

    许敬宗越听越火,他知道这事儿廖全是为自己背锅,可廖全至今都没认罪,就是不想连累他。

    先前小贾使人来传消息,让他硬扎一些,也就是硬气一些。

    硬气不就是老夫的本能吗

    老夫忍不住了啊!

    “贱狗奴!”

    许敬宗跳出来,戟指褚遂良骂道:“你栽赃陷害忠良,也不怕先帝在天有灵,弄死你吗”

    瞬间,大部分人都觉得阴风惨惨的。

    褚遂良淡淡的道:“陛下,许敬宗出言不逊……”

    此事他占据上风,自然乐于看许敬宗的热闹。

    人生在世最大的快意,不就是看着对手无助的哀嚎吗

    哈哈哈!

    他忍不住想大笑。

    许敬宗在想什么叫做硬气。

    硬者,坚硬也!

    气者,充斥天地!

    硬气,这话没听过,但一想就知道,不就是把坚硬放出来吗

    何为坚硬

    胸膛!

    许敬宗双手猛地撕扯。

    嗤拉!

    衣裳开扯破,中衣被拉了下来。

    瘦削的胸膛暴露在了春风之中,能看到胸骨和肋骨,皮肤还挺白嫩的。

    许敬宗说道:“若是廖全私放人犯,老夫愿意死无葬身之地。若是无,谁污蔑了他,老夫诅咒他死于烟瘴之地!”

    所谓烟瘴之地,就是西南那等地方。

    人被流放过去,那和死了没啥区别。

    这个诅咒很恶毒。

    许敬宗嘴角有白沫,冲着褚遂良嘶吼道:“你可敢发誓可敢”

    可怜的老狗,这是走投无路了,才会这般歇斯底里吧。

    褚遂良淡淡的道:“宰相自然不能轻浮。”

    你许敬宗这等模样,堪称是重臣之耻!

    呵!

    许敬宗大怒,刚想说话,长孙无忌喝道:“住口!”

    旁人老许能叫骂,但长孙无忌却不同。

    这人是当今国舅,而且心狠手辣,一旦他触怒了这个老东西,皇帝都护不住他。

    许敬宗只觉得胸中有一团火在蕴集,难受的想哭。

    “陛下!”

    李治知道许敬宗这几日的憋屈和煎熬。护不住自己的心腹,那种感觉让人心态炸裂,许敬宗还没崩就算是不错了。

    但,此刻还得等证据到来。

    众人随后谈论了些诗赋文章,气氛渐渐融洽。

    当远远看到了感业寺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王忠良回头,见竟然是唐旭亲来,心中一个咯噔,“陛下,唐旭来了。”

    李治回身。

    “陛下!”唐旭行礼,看了褚遂良一眼,说道:“先前臣令人去礼部侍郎姜盛家查案,发现了黄节和那位二娘子往来的文书……”

    呯!

    有人一怔,却是撞到了大树,捂额忍痛。

    长孙无忌看了褚遂良一眼,心中恼火。

    褚遂良盯住了唐旭,对于此人他没多少印象,只知道是皇帝的心腹。可没想到此案竟然被查了出来,前面的心思全白费了。

    李治只觉得心情愉悦之极,他故作纳闷的道:“此事竟然如此吗”

    他说话时眉头微微皱起,眼中的疑惑看着货真价实。

    这演技,炸裂了。

    “哈哈哈哈!”

    许敬宗在狂笑。

    “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呐!”许敬宗只觉得胸中的大石头一下就被搬走了,睚眦必报的性子发作,就盯着褚遂良问道:“褚相公,此事如何你信誓旦旦说该重惩廖全,此刻你可还有话可说老夫听着,洗耳恭听……”

    这果真是个小人!

    但李治却觉得这样最为舒畅。

    若是可以,他恨不能亲自呵斥褚遂良,呵斥那些关陇门阀。

    但此刻有人为他说出了这些话,那种愉悦让他不禁微笑了起来,然后赶紧转过脸去。

    “唐卿辛苦了。”

    这个案子李治本没抱什么希望,就是想着给心腹许敬宗一个交代,谁知道竟然破了。

    许敬宗对唐旭微微颔首,以示感谢。

    褚遂良微微眯眼,目光扫过了唐旭,心想此次大好时机,竟然被此人给破坏了,以后得多留心此人才是。

    唐旭说道:“陛下,此事非是臣所为。”

    “哦!”李治笑道:“那是谁”

    唐旭说道:“是百骑参军,贾平安。”

    瞬间褚遂良脸上的微笑都绷不住了,眼中的狠色一闪而过。

    竟然是那个小畜生!

    李治也想到了那个少年,“他才将回长安,竟然就弄清了此事,朕很是欣慰。”

    “果然是小贾,哈哈哈哈!”许敬宗不禁欢喜不已。

    长孙无忌微微皱眉,这等事儿都是下面人掌控,他只管大方向。可雍州长史的位置他已经有了人选,就等着廖全被定罪,随后填补上去。

    这一下落空了,一处落空,处处落空,他又得去重新谋划一番。

    想到这里,他低声对褚遂良说道:“行事谨慎些。”

    褚遂良的脸瞬间就红了。

    这是敲打,让他做事稳重些,谋划更稳妥些。

    可他都大把年纪了,被这般敲打,真的难堪之极。

    李治看着前方的感业寺,嘴角微微勾起。

    在被小圈子压制了许久后,他终于看到了亮光。

    “太阳出来了!”

    前方,一个背着小背篓的女尼仰头看着天空,很是欢喜。

    李治抬头,就见到一缕阳光刺破了乌云,倾撒在了禁苑中。

    那些树木沐浴在阳光之中,看着生机勃勃。

    李治不禁微笑,脚步越发的快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