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79章 不对劲

时间:2020-09-18作者:迪巴拉爵士

    “那个黄节可拿住了”李治百忙之中,依旧在关注此事。

    “陛下,还未曾抓到。”

    许敬宗焦头烂额。人是在他的手中丢的,廖全还在牢里,若是弄不清此事,廖全绝对会倒霉,他也好不到哪去。

    李治看了一眼心腹,觉得他瘦了许多,“姜盛上书弹劾你和廖全,他家的二娘子被那黄节玷污,数次自尽,幸而被救了回来……此事,你可能查清”

    许敬宗本想说能,可最后却低下了头。

    “罢了。”想到老许如今就是自己最铁杆的心腹,李治心中不忍,“此事朕自有主张,你且回去。”

    回过头,他就把唐旭叫了来。

    “陛下。”唐旭脸上的横肉都仿佛被浆糊凝固住了,看着多了些和善的气息。

    李治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礼部侍郎姜盛女儿被玷污一案,朕让百骑接手已经五日了,为何没有查清”

    这事儿没法查清啊!

    唐旭暗自叫苦,硬着头皮道:“陛下,百骑上下这五日都在追索那黄节,可此人出了牢中之后就踪迹全无……”

    这年头又没有大数据,所以一旦丢失个人,那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唐旭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条狗,在追赶着一只不见踪迹的野兔。

    李治看了他一眼,“无能!”

    只是两个字,压力却如同是大山般的罩了过来。

    “青天白日,竟然有贼子潜入到官员家中,从容行事……性质恶劣,朕再给你五日!”

    回到百骑,唐旭召集了众人,阴着脸道:“五日之内,此事若是查不清,痛责!”

    老子要挨打之前,先把你等打个半死!

    值房里,邵鹏听了皇帝的吩咐,沉着脸道:“此事确实恶劣,长安城中议论纷纷,有人说官员的家眷都保不住,那百姓呢”

    唐旭冷笑道:“可此事和咱们有何关系”

    这个老唐,蠢!

    邵鹏说道:“许敬宗的心腹廖全因此事被抓,长安县和万年县的不良人因为此案被许敬宗责打,可依旧无用。陛下能用谁刑部还是大理寺。”

    “为何不能用刑部和大理寺”唐旭觉得不解。

    “蠢!”邵鹏见贾平安在发呆,就点头,“小贾可知道这个”

    贾平安点头,“这个案子很难,刑部或是大理寺若是接手过去,破不了的可能更大。如此,找个由头,就能弹劾某些官员下台……”

    唐旭悚然而惊,“小圈子他们趁机而动,到时候拿下一些官员,把自己人送上去。”

    “哎!小贾果然是人才,你……”邵鹏看着唐旭,嫌弃的道:“也就是咱不嫌弃你,否则早就坐视你倒霉了。”

    “此事却是麻烦了。”唐旭拍了一下大腿,长吁短叹的,那眉头皱起,脸上的横肉都挤作一团,看着就是一个字:愁。

    邵鹏摩挲着茶杯,手指骨节处都泛白了。

    五天的期限过得很快,若是逾期,好基友怕是要屁股遭殃了。

    连程蒙娜丽莎达都在唏嘘着,“这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呢”

    他一抬头,见贾平安若有所思的模样,就说道:“小贾莫不是有法子”

    唐旭摇头,“小贾殴打苗鑫之事尚未了结,最近弹劾他的越发的多了,此事却不能拉他进来,否则弄不好就是罪上加罪。”

    老唐还算是厚道。

    程达……

    贾平安看着这位经常流露出神秘微笑的中年男子,心想这厮不会是希望唐旭因此滚蛋,他好接替吧

    人心隔肚皮,这等事儿不可轻忽。

    别看程达老好人的形象深入人心,真等他成了百骑的一把手,保证比唐旭还难处。

    所以,若是程达做了百骑的一把手,贾平安要么和他闹翻,要么就自寻出路。

    可在小圈子威风八面的时候,哪里是好地方

    哪里都不好,百骑是皇帝的自留地,反而最安全,小圈子不好插手进来。

    想到这里,贾平安说道:“某想试试。”

    “小贾!”唐旭感动了,“此事你不好插手。”

    “校尉对某恩重如山,某若是坐视,那便是猪狗不如。”贾平安很诚恳。

    唐旭的眼眶红了,“哎!某却带累了大家。”

    邵鹏怒道:“这是有人要弄许敬宗,关你屁事!”

    果然,最维护唐旭的就是邵鹏。这一对好基友平日里各种嫌弃,但在最后关头,却是携手一起扛。

    一起扛!

    贾平安看看唐旭的腿,记得是大毛腿吧。

    随后他就带着自己的麾下出去。

    礼部侍郎姜盛家,管事迎接了他们,但看着很不满。

    “不良人来了许多次,百骑的也来了数次,可什么都没发现,二娘子如今整日以泪洗面,某是看着她长大的,心疼的不行……”

    这话隐隐带着责怪之意。

    晚些到了后面。

    后面主卧是姜盛夫妇的,姜二娘子在外面一些有两间房,一间是卧室,一间是女仆睡的地方。

    “这里不能进!”女仆挡住了贾平安,一脸的慷慨激昂。

    “某是贾平安。”

    贾平安……真平安都不行!仆妇摇头,“男女有别。”

    “那让她带着羃?出来。”

    不是贾平安残忍,而是要查清此事,就必须得弄清楚所有的环节。

    晚些,一个年轻女子出来了。

    羃?罩住了她的身体,但因为距离近,贾平安能看到些面容神色。

    姜二娘子神色惶然,还有些悲伤。

    “是什么时辰发现的”

    这些都是老问题,贾平安早就得了资料,但依旧盘问。

    那仆妇一一答了。

    贾平安突然问道:“二娘子平日里可经常出门”

    仆妇摇头,“我家二娘子除去走亲戚,平日里压根就不出门。”

    这年头贵女出门麻烦,所谓满街都是权贵女子的话都是哄鬼的,那些都是平民女子。至于贵女,得等到李隆基时才得了解放,大胆,而且肆无忌惮。

    贾平安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那黄节是翻墙跑的”

    姜二娘子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是。”

    仆妇皱眉,然后说道:“二娘子被吓到了,当时都傻了。”

    姜家的供述是午时刚过,有仆妇就发现了不对劲,于是闯进去,看到姜二娘子躺在床上,一个衣衫不整的男子仓皇冲了出去……

    “当时怎么喊的”

    仆妇摇头,“发现此事的不是奴,那人因为做事不利,被阿郎令人痛责,如今在床上躺着呢,说是弄不好就过不去了。”

    大唐的奴婢就是牛马,家里打死几个,只要不闹大,屁事没有。

    贾平安点头,起身道:“打扰了,咱们回去。”

    姜二娘子的身体一下就放松了下来。

    贾平安走到门边,突然回身问道:“那黄节往日可认识二娘子”

    仆妇摇头,“哪里认识,从未见过。”

    “知道了。”

    贾平安随即去了铁头酒肆。

    许多多金鸡独立站在那里练字,身体摇摇晃晃的。

    老子作孽作大发了啊!

    贾平安没想到自己的随口一句话,许多多竟然照着做了。

    “贾参军!”许多多见他来了,放下笔,“你的法子真有用。”

    贾平安凑过去看了一眼,那字真的又进步。

    难道某还隐藏着老师傅的属性

    他坐下后,有恶少送来酒水。

    许多多笑道:“煮茶的人没在,就委屈贾参军了。”

    初冬依旧冷,不过许多多的衣领矮了些,能看到整个蛇头。

    “你……”许多多见他目光不对,就说道:“我不喜欢男人。”

    可惜了。

    贾平安说道:“黄节,长安县人,今年科举失败,寻一下。”

    许多多皱眉,“那个采花大盗”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不好查。”许多多很坦率的道:“那黄节从牢里逃了出来之后,就再没人见过他,我觉着应当是有人接应。”

    这妹纸聪明。

    “悬赏五百贯。”贾平安起身道:“就用某的名义。”

    许多多讶然,心想贾参军竟然舍得给五百贯,这是为何

    这个案子和他没关系,那么就是为了那位姜二娘子打抱不平。

    贾参军果然是君子。

    君子贾觉得许多多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对劲,就说道:“若是哪日重新喜欢了男人,就嫁了吧。”

    许多多愕然,“不喜欢。”

    一个黑社会头目的女儿,自家老爹被人砍死后,就被簇拥着接班,手下一帮子恶少,在这样的环境下,不喜欢男人……也不奇怪。

    但卫无双呢

    那妹纸命硬,可命硬不是不喜欢男人的理由吧。

    他随后去寻了许敬宗。

    “许公,那五百贯到时候你付一下。”

    老许:“……”

    老夫家中也没有余粮啊!

    不是他没想到悬赏,而是悬赏这等事儿,最有效的就是利用恶少和游侠儿。

    官方的悬赏对于那些混迹在灰黑地带的人来说不靠谱,但贾师傅这个人的名号却很响亮,百骑之虎,还有君子的美誉。

    五百贯也不是个小数目,所以晚些长安城那些恶少游侠儿就开始了。

    “贾平安让恶少放话,悬赏五百贯寻黄节的踪迹。”

    王琦淡淡的道:“黄节……连咱们都找不到他,一个五百贯的悬赏,他哪里敢出来。”

    周醒有些忧虑,“就怕姜盛那边露出蛛丝马迹。”

    王琦伸手,跪坐在边上煮茶的陈二娘送上了茶水,他接过轻啜一口,“此乃丑事,一旦被人知晓了实情,姜盛名声扫地,那时候他还有什么脸面为官所以安心。”

    陈二娘抬头,“利用姜盛之事来弄廖全,顺带为姜盛解除了大危机,这便是一箭双雕,果然是好手段。”

    王琦眸色中多了些阴影,“是上面的的谋划。”

    周醒苦笑道:“此事倒也妥当,唯一的错处就是让没能灭口黄节。”

    王琦冷笑道,“那黄节自然知晓自己危险了,不逃跑就是等死。”

    “那此事的后续……”周醒皱眉,“黄节必须要寻到。”

    王琦点头,“放话出去,悬赏一千贯,比钱多吗他贾平安那点家产,也配某出手”

    陈二娘的眼中多了迷醉之色,“他也就是得了几笔赏赐,修建宅子都花销的差不多了。”

    王琦淡淡的道:“一千贯不够,那就两千贯,三千贯。”

    ……

    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没有黄节的消息。

    贾平安很平静。

    唐旭在和邵鹏请教。

    “老邵,上次你说挨打的时候可以挪动屁股,换着地方打”

    邵鹏点头,傲然道:“这要练习。”

    于是唐旭没事就在值房里练习怎么大范围调动屁股上的肉。

    贾平安甚至在打盹。

    他带着人去巡查,归来两手空空。

    老子的命好苦啊!

    唐旭练习挨打神功把屁股都弄抽筋了。

    “老邵,特娘的,某上茅厕拉出血了。”

    呃!

    咱当年好像没有吧

    邵鹏用狐疑的目光看着他,“你昨夜去了何处”

    唐旭愕然,旋即大怒。

    邵鹏叹道:“小贾在打盹。”

    贾平安被吵醒了,但依旧闭着眼睛。

    唐旭苦笑道:“这是某的劫,罢了,与他无关。只是……某若是离开了百骑,继任者怕是对他不会太好,到时老邵你帮衬他一把,好歹别让人给欺负了。”

    邵鹏别过脸去,“你说这些作甚还有时日,去查!咱也去!”

    这二人的基情坚贞如铁,贾平安觉得不该拆散他们。

    该着手了。

    第四天……

    贾平安再度来到了铁头酒肆。

    许多多金鸡独立,看着很稳。

    贾平安学了一下,结果没扛住多久。

    “这是天赋。”许多多淡淡的说道。

    都有腰椎盘,为啥就你那么凸出呢

    贾平安吩咐道:“传话,有人想杀了黄节灭口,唯有百骑能护住他。从今日到明日午时之前,百骑在朱雀门外等候,只要他出现在朱雀门前,贾某担保他活命,只是……过时不候!”

    许多多一怔,贾平安已经出去了。

    有恶少在边上嘀咕道:“兄长,他怎么知道有人要杀黄节灭口”

    许多多摇头,“传话出去。”

    晚些,贾平安就蹲在朱雀门外,身边是十余百骑。

    王琦得了消息,面色大变,“去,盯着贾平安!”

    陈二娘愕然,“这是何意”

    王琦的眼角颤了一下,“那黄节压根就不是什么大盗,可那些人却利用此事来谋划许敬宗的心腹廖全,岂能让黄节反口所以……”

    陈二娘双手紧握,“黄节必须死!”

    ……

    唐旭拖着疲惫的脚步和邵鹏回到了百骑。

    每一个人都在努力,可此案的关键人物黄节却不见踪迹。

    留守的程达引出来,急切的道:“小贾让人放话,说是有人要灭口黄节,唯有百骑才能让他平安……”

    呃!

    唐旭迷惑的道:“先前在朱雀门外,某看到十余人蹲在那里,怎地有些眼熟,却以为自己是眼花了,是小贾”

    他揉揉眼睛,邵鹏皱眉道:“你去青楼太多,腰子怕是出了问题。”

    “某的腰子没问题。”但凡是男人,就不可能承认这个问题。

    邵鹏看了程达一眼,刚才他是有意岔开话题,此刻才问道:“小贾是如何说的”

    程达摇头,“小贾什么都没说。”

    邵鹏点头,程达出去。

    唐旭叹息一声,“小贾不信任程达。”

    “谨慎些更好。”邵鹏指指外面,可才将出去,包东就来了。

    “贾参军令某来禀告二位。”

    包东看到了茶具,觉得手有些痒,脚也有些痒。

    “贾参军觉着此事怕是不对劲。”

    “为何”唐旭和邵鹏相对一视。

    “说是姜盛家少了数名仆役,另外,那黄节乃是读书人,能过了州试的,就算是去做个小吏也使得。”

    “那黄盛家中贫寒。”邵鹏觉得贾平安的分析有些乱,却不知道是包东转述的问题,“家境贫寒,就去偷盗,随后见到那姜二娘子貌美就动了邪念……”

    这是外界的反馈。

    包东说道:“贾参军说,那黄节长得英俊,就算是要和女人……那也有女人会主动,何必去用强。”

    “这就是他的推断”邵鹏点头,“知道了。”

    等包东出去,他对唐旭说道:“明日某进宫!”

    唐旭骂道:“某不用你来求情!”

    “陛下最近被压制的很厉害,一旦发怒,弄不好能打你个半死。”邵鹏深吸一口气,“当年某在宫中并无根基,被人抓住了错处责打,奄奄一息。你当时是千牛备身,护卫先帝,见到某躺在那里,不但禀告了先帝,还私下给了金疮药……否则某活不过那个冬天。”

    “你说这些作甚”唐旭的脸有些红,“这几年某犯错不少,没有你的遮掩,哪轮到某来执掌百骑早就被赶到地方去了。”

    二人相对一视,莫逆于心。

    而此刻的朱雀门外,贾平安被冷的在跺脚。

    “参军,喝口酒。”

    雷洪弄了个小水囊过来。

    贾平安喝了一口,没感觉暖和,刚想喝第二口,就觉得不对劲。

    有人在盯着我!

    他抬头就看到了前方数十步开外的一个高大女子。

    朱雀门外就是朱雀大街,百来米的宽度。

    从一个时辰前开始,这里的行人就多了不少,一直延伸到远方。

    这个女子……

    开始走路看着正常,可此刻步伐却大了起来。

    女子走路一快,身体的某些地方就会摇摆。

    可这个女子大步流星,胸口的两坨竟然在往下滑。

    左边有人尖声喊道:“动手!”

    一个男子冲向了女子,那女子毫不犹豫的开始了狂奔。

    方向就是贾平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