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77章 某从未听过这等清新脱俗的要求

时间:2020-09-17作者:迪巴拉爵士

    李治径直去了后宫。

    王忠良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紧紧地跟着。

    皇帝看着在微笑,可他知道,这个微笑下面全是滔天怒火。

    “陛下!”

    萧氏有一个本事,总是能抢在王氏的前面截住皇帝。

    “陛下,昨夜臣妾睡的不好。”萧氏挽着李治的手臂,轻声细语的撒娇。

    哎!

    都三个孩子的娘了,做这个样子给谁看

    少了蛋的王忠良觉得不堪入目。

    “朕乏了。”

    男人怒了,此刻最有效的缓解方式就是轻松一下。

    这大早上的陛下就想寻我……

    难道我最近又美了许多

    萧氏……刚封的萧淑妃欢喜不已。

    她喜滋滋的陪着皇帝到了自己的寝宫,刚开始宽衣解带……

    “陛下……”

    外面传来了一声惊呼。

    这声惊呼是王忠良发出了,听着格外的尖利,就像是刚被人套麻袋暴打了一顿,结果发现暴打自己的是亲爹一样……

    正兴致勃勃的萧氏愕然。

    “朕去看看。”正在上弦的李治也很不满,出去后,王忠良飞扑过来,欢喜的道:“陛下,捷报啊!”

    “哪里的”李治一怔,觉得最近没地方有战事啊!难道是哪位杀神又擅自发动了战争

    那些老帅最喜欢干这等事,见到战机就上,等捷报到了长安时,君臣一脸懵逼。

    “陛下,是叠州的捷报,说是吐蕃突袭叠州,被王德凯击败了,敌将都被杀了……好像是……扫把星杀的。”

    王忠良一脸等待主人夸赞的模样,格外讨喜。

    “叠州”

    李治整理了一下衣冠,“去前面。”

    “陛下。”萧氏觉得自己就是个倒霉催的。

    可李治压根就不停步。

    萧氏赌气回身,“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

    李治一路到了前面,宰相们和在京的将领都来了。

    “恭喜陛下。”

    李治刚落座,众人就恭喜。

    “说说。”

    他笑道,接着又有些急切的道:“捷报给朕看看。”

    这符合一个年轻人的性子,长孙无忌笑着把捷报递过去。

    李治接过,仔细看着。

    看完后,他扬扬手中的捷报,目光锐利,“贾平安在叠州得了赞普病重的消息,加之吐蕃莫名其妙的袭扰吐谷浑,他判定吐蕃有突袭叠州的可能,于是建言防备。王德凯率军遭遇了吐蕃五千轻骑,一战大胜……”

    这是一次完美的行动。

    “这个判断很准,起源于当初给吐蕃用的离间计,恰好赞普病重,这便是天赐良机。”李治眨眨眼睛,喜悦怎么都压不住,“吐蕃人若是要大举入侵,就不会是五千轻骑,所以这是想让赞普不敢动手……必然是禄东赞那个奸贼,干得好!哈哈哈哈!”

    李治放声大笑。

    那个小子……果真是老夫的好孙婿呐!

    梁建方此刻只恨儿子生的闺女太小了些,他看了长孙无忌一眼,说道:“陛下,此战一胜,禄东赞怕是要焦头烂额了,若是赞普不死,此后吐蕃就会内乱不休,大唐可趁势清剿突厥人,一旦腾出手来,再收拾吐蕃。”

    李治点点头,眼眸含笑,那股子喜意散发出来,竟然看着神采飞扬,不复前面的稳重模样,“此次挫败了吐蕃的突袭,不管赞普在或是不在,吐蕃都要沉寂些时日,如此,对大唐便是难得的时机……”

    他眸色坚定,“突厥依旧不稳,还有高丽……”

    这些都是大唐的心腹之患,加上吐蕃就是三个。

    “朕会一一击破这些心腹之患!”

    李治的态度很坚定,群臣纷纷赞美。

    “此战,贾平安立功。”李治突然笑了笑,很是古怪。

    要赏赐那个扫把星

    褚遂良说道:“陛下可还记得当初的谋划”

    李治点头,“朕怎么会不记得当初贾平安说利用赞普孙儿年幼之事,令人离间禄东赞和赞普,当时朕还以为这只是聊胜于无的举动,谁知道那赞普竟然重病……”

    一种古怪的情绪笼罩着大殿。

    褚遂良叹道:“陛下,那贾平安谋划赞普,赞普随即病重,这……活脱脱就是一个扫把星啊!”

    李治先前就想到了这个,但此刻却正色道:“此事不可妄言。”

    褚遂良还想说话,梁建方却插嘴道,“小贾克了谁”

    “父母亲人。”褚遂良早就整理过贾平安的消息,“包括乡学的先生,连邻居都跑了。”

    “那只是一面之词!”梁建方把老流氓的嘴脸亮了出来,“你可看到他克死那些人了”

    这个老家伙,不要脸!

    褚遂良淡淡的道:“扫把星克人,无形无色,不可察觉。”

    他觉得这个驳斥的力度很大。

    可……作为军方著名的老流氓,梁建方在独当一面上差点意思,但在耍流氓上……堪称是无敌手。

    他斜睨着褚遂良,那胡须还一颤一颤的,浑身上下都写满了两个字:不屑!

    “既然无形无色,你从何而知”梁建方真心看不起老褚,觉得这个老货只知道捧国舅的臭脚,自己没啥建树,纯属混饭吃。

    褚遂良觉得这是胡搅蛮缠,“他的亲人都被克死了,此次赞普病重,更是明证。”

    梁建方死死的盯着他,突然叹息一声,“某怎么觉着你在为赞普鸣不平呢顺带觉着赞普重病是大唐亏欠了他……”

    “老夫未曾这般说过,你这是胡搅蛮缠。”

    呵呵!

    梁建方淡淡的道:“那你来说说……吐蕃突袭失败,贾平安的离间谋划成功,这些都削弱了吐蕃,有利于大唐,可你为何对贾平安耿耿于怀莫不是你觉着他让吐蕃损失惨重不妥你心疼了若是心疼……陛下!”

    梁建方拱手,“赞普病重,禄东赞狼子野心,有人忧心忡忡,臣以为,当让这等人出使吐蕃,带去陛下对赞普的深情厚谊,让他和赞普共同对付禄东赞……”

    “老贼!”褚遂良遇到这等老流氓,完全不是对手。

    李治心中舒坦,越发的觉得梁建方眉清目秀……不,是战斗力超强。

    而程知节……

    老程在边上装菩萨。

    从李治登基以来,他就是这个状态。

    从元日开始,李治就处于一种被压制的状态,此刻见褚遂良面色涨红,却一言不发,心中不禁大快。

    老东西,你也有今日!

    他微笑道:“贾平安有功,等他回来之后,朕自会嘉奖。诸卿也辛苦了,回头每人带十头肥羊回去。”

    宰相们不差这个,但架不住是皇帝赏赐的。

    可……

    “多谢陛下!”梁建方等人一脸欢喜的谢恩。

    “多谢陛下!”褚遂良等人神色郁郁。

    这肥羊多半是吃了不香。

    李治见了心情更是大好。

    ……

    大捷的消息传的很快。

    户部仓部。

    杨德利拿着账册在核对……

    那些小吏看了不禁头痛不已,觉得这样的杨德利就和御史一样,让大伙儿的日子格外的艰难。

    不,御史都没他这么细致。

    “这里少了五斤麦粉!”杨德利回身,愤怒的道:“这不是损耗!”

    小吏们满头黑线,有人绝望的道:“这日子……耶耶一天也过不下去了。”

    “弄他!”大唐人能动手就不哔哔。

    众人点点头,觉得给杨德利一个教训也好。

    “杨德利!”

    杨德利正在生气,闻言喊道:“某在这!”

    门子飞也似的跑来了,伸手。

    “干啥”杨德利上下打量着他,觉得这厮莫不是疯了

    想从杨大爷这里弄钱,你怕不是喝多了。

    门子得意的道:“有你表弟的消息,好消息!”

    杨德利眨巴了一下眼睛,“好消息……某去问问也行。”

    这狗曰的……真是抠门到家了。

    众人绝倒。

    门子绝望的摇头,刚转身,杨德利叹道:“罢了,平安去了许久,某也担心,给。”

    十文钱。

    众人惊呼,“他竟然这般大方”

    大伙儿相处久了之后,都知道杨德利有多抠门,一文钱恨不能掰成两半用的那种。

    一次给十文钱的跑路费,这简直就是豪奢!

    奢侈!

    门子也没想到这样,他接过铜钱,深情的道:“以前他们说你抠,某从未相信。”

    杨德利心痛不已,可心中更担心表弟,就催促道:“赶紧说,平安怎地了”

    门子收了铜钱,欢喜的道:“你表弟到了叠州,得知了什么赞普病重的消息,就断言吐蕃人要突袭叠州,后来果然……叠州大军迎战吐蕃人,三千对五千,你表弟阵斩敌将……杨德利,阵斩敌将啊!你这表弟不但谋划了得,更是武勇过人……”

    门子拱手,“恭喜了。”

    杨德利拿着账簿,脸色红彤彤的,“这……这般好。某欢喜的很!某好生欢喜!”

    那些小吏都纷纷拱手,“恭喜恭喜。”

    杨德利还礼,喜悦之情在胸中喷涌着,脸色涨红,看着就像是喝醉了一般。

    ……

    初春的禁苑里,偶尔有地方能看到嫩绿。

    苏荷背着小背篓,在大树间轻盈的蹦跳着。

    “没有。”

    “这里也没有。”

    禁苑很大,有许多东西。苏荷最喜欢背着背篓四处寻摸,若是寻到了好东西,那种欢喜哟,好几日都忍不住想笑。

    前方有人声,还有马车的声音。

    苏荷抬头,就见几辆马车缓缓而来。

    这是宫中给感业寺送物资的车队。

    那些内侍见到苏荷都拱手行礼,然后笑眯眯的说些客气话。

    谁敢不客气……可以先想想宫正蒋涵。

    那位宫正没孩子,苏荷就和她的女儿没什么区别。谁得罪了苏荷……

    想想都可怕。

    “苏荷,先前有捷报进宫,说是叠州那边击败了吐蕃人的偷袭呢!”

    呀!

    那个贱贱的贾参军就是去了叠州啊!

    苏荷心中一喜,“可打赢了吗”

    “赢了,三千对五千都打赢了。”内侍眉飞色舞的道:“说是贾参军妙计无双,算到了吐蕃人会来偷袭,于是劝了叠州的王都督去巡查,就遇到了偷袭的吐蕃人,一战击败敌军。

    对了,那贾参军还阵斩了敌将,苏荷,你说那人你也经常见着,就是一个少年……”

    后面的话苏荷就自动屏蔽了。

    贾参军竟然阵斩了敌将吗

    好生欢喜呀!

    进了感业寺,苏荷带着人去后面巡查。

    春天来了,那些女人的脸上带着落寞,和身边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可看着就像是冬季的枯枝沐浴在春光里。

    苏荷往日都是看着很威严的模样,板着脸,可今日却笑得眉眼弯弯的。

    “这是遇到喜事了”

    一个女人问道:“苏荷,可是有喜事”

    苏荷一看,却是认识姨母的一个女人,就说道:“说是叠州大捷呢!”

    嗯

    众人一怔,旋即有人就去问了别人。

    再回来时,消息就散开了。

    “……那贾平安看着普普通通的,唇红齿白,怎地竟然能谋划战事,还能斩杀了敌将……”

    武媚站在一墙之隔的后面,默然听着。

    “说是文武双全呢!”

    “那少年往日经常来咱们这边巡查,目不斜视,逗弄他也不搭理,我就说哪家少年这般稳沉,原来竟然是这般有才。”

    “……”

    武媚缓缓离去,脑海里浮现了少年的声音。

    ——阿姐,某要去叠州了。

    那个看着就和邻家小弟般的少年,竟然也能斩杀敌将了。

    武媚不禁露出了微笑,一闪而逝。

    宫中王氏封后,萧氏封淑妃,二人的大战已经开始了,每日后宫之中硝烟弥漫,李治来感业寺的时候,看着都是冷漠的模样。

    前朝是国舅一伙儿把控,压的他没法翻身,可后宫之中也不省心,王氏和萧氏都背后有人,他这个皇帝也不能乱动。

    臣子不能乱动,连自己的女人都只能看着她们嚣张跋扈……

    这皇帝的日子,果然是热闹的很啊!

    想到皇帝看向自己那探究的目光,武媚的嘴角就微微勾起。

    ……

    “走了人犯了。”

    雍州大牢里乱糟糟的,恰好来这里视察的廖全很是纳闷。

    随后的变化让他压根看不懂,随即有人说他收受了好处。

    弹劾!

    弹劾!

    廖全收了好处,私下放了重犯。

    皇帝派人去了廖家搜查,在卧室外面挖坑,寻到了一个箱子,里面有上等的绸缎……随后廖全就进了大牢。

    这是为啥

    廖全满头雾水。他来长安不久,所以压根不知道这个圈子手段的阴狠。

    污蔑、陷害……这些都是小儿科。只是后来老许也学会了这些招数,一一还了回去,把长孙无忌一伙给干掉了。

    “使君!”

    老许来看他了。

    廖全嚎哭道:“使君,下官绝没有私放人犯呐!”

    许敬宗点头,“老夫知道,你且安心,老夫定然会把你救出来。”

    可怎么救

    他走在皇城之中,遇到了褚遂良和大理寺的一个官员苗鑫。

    “许敬宗!”褚遂良看到此人,不禁心情大快。

    “老贼!”许敬宗双目几欲喷火,“你等构陷廖全,无耻!”

    褚遂良淡淡的道:“你在污蔑老夫!”

    边上的苗鑫帮腔道:“褚相公当面,哪有你说话的余地”

    这等狗许敬宗自然不会忍让,他骂道:“贱狗奴,老夫当年为官时,你还是黄口小儿……”

    双方你来我往,许敬宗的火气渐渐上来了。

    苗鑫的眼中多了喜色,挺着脸上前,“有本事打某啊!打某啊……”

    边上那些看热闹的都在笑,一方面笑苗鑫谄媚褚遂良无耻,一方面看到老许涨红着脸却不敢动手,感到好笑。

    “这要求真特娘的清新脱俗!”

    一个声音从侧面传来,苗鑫骂道:“贱狗奴,有本事你就打啊!”

    他边说边回身。

    风尘仆仆的贾平安就站在那里,已经扬起了拳头。

    呯!

    满眼金星……

    这是苗鑫最后的知觉,随后就重重的倒下。

    褚遂良下意识的一个闪避,才发现贾平安并没有对自己动手的意思。

    “大胆!”他怒了,咆哮道:“来人!来人!拿了这个狂徒!”

    许敬宗在长安城中堪称是孤军奋战,好不容易有个李义府,可那个鸟人奸猾,从不肯出头和那些大佬抗争。

    唯有他,站在了皇帝的身前。

    可孤掌难鸣啊!

    他这阵子被打压的苦不堪言,此刻看到贾平安回来,一种委屈,外加见到战友的欢喜,让他眼眶不禁红了,随即落泪,“小贾……”

    “许公勿忧!”

    几个军士冲了过来,见苗鑫倒在地上人事不省,贾平安和老许就差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褚遂良气得三尸神暴跳。

    “拿下这个狂徒!”褚遂良指着贾平安喝道。

    “谁敢!”许敬宗挡在了前面,眼睛依旧是红红的,喊道:“到陛下那里说理去,谁敢拿人,老夫今日和他拼了。”

    褚遂良冷笑道:“老夫!”

    “老东西!”许敬宗逼近一步,骂道:“你真当老夫不敢对你动手吗贱狗奴!你靠着谄媚国舅得了高官做,下手阴狠,于国事可有一份裨益贱人!今日老夫弄死你!”

    许敬宗整个人看着都发狂了。

    这样的奸臣许挡不得!

    几个军士赶紧护住了褚遂良。

    闹哄哄的,随后宫中来人,全都叫了去。

    “见过陛下。”贾平安行礼,抬头,深情的道:“陛下看着清减了些,可见这阵子辛劳。臣从叠州带来了些当地的特产,对身子大有好处,回头就送进宫来。”

    谁见过给皇帝行贿的

    还是当着大伙儿的面。

    就贾平安。

    本来严肃的气氛,一下就轻松了许多。

    李治的眼皮子跳了一下,但想到自己这阵子的压力,竟然感到有些欣慰。

    咦!

    朕为何感到欣慰

    他觉得这种感觉很奇怪。

    褚遂良冷笑着看了贾平安一眼,说道:“陛下,先前贾平安在皇城中重创了大理寺的苗鑫!苗鑫至今昏迷不醒。”

    哥的拳头越发的重了啊!

    贾平安有些小欢喜。

    李治冷哼一声,“为何”

    褚遂良说道:“臣与许敬宗在交谈,那贾平安一到就挥拳,苗鑫猝不及防,被一拳打倒。”

    这个老东西,简直就是无耻!

    许敬宗说道:“这是颠倒黑白!陛下,先前臣和褚遂良争执,那苗鑫就在边上插嘴,一直说你有本事就打某啊……”

    贾平安举手。

    “陛下,臣为人诚实,乐于助人。可即便如此,臣从未听闻过这等要求,若是不满足了他,臣心中不安……”

    ……

    为盟主‘山寨厨师’加更。

    盟主加更完毕,感谢土豪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