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76章 猖狂的笑声

时间:2020-09-17作者:迪巴拉爵士

    辎重营用大车围住了自己,所有人都拿着刀枪在防御。

    前方,双方渐渐远去,十余敌骑大概是被冲散了,竟然往辎重营这边而来。

    “****!”

    看守辎重的将领下令。

    可有人劝道:“就十余骑,咱们若是能俘获几个功劳更大。”

    将领意动了,“出去些人。”

    卫无双不知道这是要干啥,只见数十名步卒冲了出去。步卒出去是正当,可十余民夫为啥也跟去了

    那些民夫的手中同样拿着兵器。

    吐蕃人发现了他们,骂骂咧咧的就冲了过来。

    虽然只有数十人,可却井井有条。率队的副队正喊道:“弓箭手一一射杀敌军!”

    “放箭!”

    敌军中箭倒下了五人。

    “长枪手……”

    十余民夫挺着长枪上前。

    “不用挡,敌军上前往两侧推开,捅刺!”

    太特么阴了!

    箭矢飞舞中,吐蕃人十余民夫用长枪捅刺下来大半,剩下的被那些军士围杀。

    十余敌骑从出现到全军覆没,也不过是几分钟。

    这便是大唐!

    卫无双久在深宫之中,好奇的看着这一切。

    “这都是功劳啊!”

    那些民夫艳羡不已,有人骂道:“先前某想出去的,狗曰的跑慢了一步,否则定然能斩杀敌军!立下大功!”

    三千对五千,可没有人胆怯,有的只是自己无法出战的遗憾和悻悻然。

    卫无双看着这一切,突然觉得格外的安全。

    但贾平安呢

    她站在大车上望去。

    远方,能影影绰绰的看到双方绞杀在一起。

    一骑运来,速度飞快。

    “报信的来了。”

    众人不禁翘首以盼。

    来人靠近,大声喊道:“敌军溃败,我军正在追杀!”

    “万胜!”

    众人不禁欢呼起来。

    卫无双嘴唇蠕动,“那个……贾平安呢”

    来人看了她一眼,说道:“贾参军……此战贾参军带着人打左翼,他竟然率军直插敌军中军,最后斩杀敌将……贾参军果然威武!”

    “万胜!”

    闻听斩杀敌将,辎重队的不禁欢呼了起来。

    “竟然是那个少年贾参军”

    有人诧异。

    但有人却鄙夷的道:“以前十多岁从军的多了去,那些十多岁就杀人如麻的也不少,怎地,看不起少年郎”

    隋末那个混乱的时代,十余岁去厮杀的少年多不胜数。

    大部分少年都成了骸骨,幸存的都成了杀人魔王。

    卫无双呆呆的站在那里,保护她的两个百骑已经按捺不住了。

    “贾参军立功了!”

    “哈哈哈哈!我百骑此次又露脸了,校尉和邵中官不知会有多欢喜!”

    是啊!

    那个嬉皮笑脸的少年立功了,而且还是大功。

    厮杀是什么样的

    卫无双没经历过。

    她在想贾平安是怎么厮杀的。

    “回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唐军回来了。

    “风飞兮旌旗扬,大角吹兮砺刀枪,天苍苍,野茫茫,蓝天穹庐兑猎场,锋镝呼啸虎鹰扬……”

    军歌在野上回荡着,十余骑靠近了辎重营。

    卫无双仰头看着。

    “是贾参军!”

    浑身浴血的贾平安,此刻看着分外的狰狞。

    车队已经散开了,阿宝停在了卫无双的身前,打了个响鼻。

    贾平安的脸上全是血痂,他微微俯身,“觉着如何”

    卫无双脑子里不知道想些什么,脱口而出道:“你果然是天才。”

    贾平安一怔,不禁仰头大笑。

    阿宝摇头晃脑的,用脑袋往卫无双的胸前拱。

    特娘的,色马!

    贾平安拉了一下缰绳,刚想说话,就听后面有人喊道:“都督有令,传信叠州报捷,随即令人快马去长安报捷!”

    “小贾!”

    王德凯来了,招手道:“来议事!”

    卫无双看着贾平安过去,心中觉得不对。贾平安不是来厮杀的,却被王德凯带着来厮杀。战后更是邀请他一起议事,这个好像不对吧?

    包东下马,得意洋洋的道:“王都督说贾参军今日一战成名,此后可领军出战。”

    他竟然得王德凯如此看重卫无双仰头看着天空。

    王德凯也算是一员悍将,他看重贾平安是长安官场都知道的事儿,当初还被人嘲笑来着。

    可今日再来看看。

    谁嘲笑谁

    卫无双捋去眼前的一缕长发,见到一只雄鹰在空中飞翔着……

    ……

    从王德凯走了之后,周果就在紧张中。

    “都督去了正面,吐谷浑那边就得多派斥候,一旦发现吐蕃大军的踪迹,马上来报。”

    “吐谷浑求助多少吐蕃人几百人他求什么救”

    使者苦笑道:“公主也发话了,让陇右和叠州去救援吐谷浑!”

    周果冷冷的道:“大唐军队,从没有听从外人指挥的道理!回绝!告诉公主,若是不满,可上书长安。”

    弘化公主是和亲的牺牲品,但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如今她站在吐谷浑的立场说话,周果不觉得奇怪,但相应的,他站在大唐的立场拒绝,也不会又半分犹豫。

    “都督那边派人去看看。”周果疲惫的坐下,然后开始煮茶。

    煮茶就是个细致的活计,把调料依次放进去,嗅着香味……

    舒坦!

    就像是乡村的农妇在家里煮汤一样,当类似于肉汤的香味散发出来时,周果的心静了下来。

    “别驾!”

    外面传来了喊声。

    安静被打破了。

    周果揉揉眉心,“何事”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

    周果抬头,见是跟着王德凯去的一名将领,心中就是一凛,“都督如何”

    若是发现了吐蕃大军,王德凯那点人不够对方吞。

    可若是没发现,那吐谷浑怕是要危险了。

    所以庙算就是这样,一旦错了一处,处处皆错。

    将领一路疾驰,此刻疲惫不堪,他说道:“两日前,我军遭遇吐蕃五千轻骑……”

    “狗贼!”周果瞬间就知道,吐蕃人果然是存了突袭叠州的心思。

    “两军厮杀,我军大胜。”

    将领在喘息,周果蹦了起来,难掩喜色,“小贾的分析果然没错,那禄东赞竟然要用突袭叠州来让赞普不敢对他下手,哈哈哈哈!”

    有人送了温水来,将领喝了几大口,打个嗝,继续说道:“此战贾参军领军左翼……”

    贾平安没单独领军过,都督……

    周果叹道:“都督冒失了。”

    将领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此战,贾参军领军从侧面杀了进去,敌将被迫逃窜……”

    呃!

    这是杀奔敌军主将,搅乱敌军部署。

    很给力啊!

    周果的脸有些红。

    “后来敌将败逃,贾参军追杀,斩杀敌将!”

    周果呆呆的站在那里。

    那个少年他觉得不错,但王德凯却觉得是个天才。

    此战之前,他觉得天才之说有些过了,可现在……

    “都督令马上把捷报送去长安。”

    周果点头,但脑海里全是贾平安斩杀敌将的震撼……

    ……

    初春的长安城中,一阵春风吹过,满街的槐树竟然多了些嫩叶。

    那些文人骚客在平康坊的青楼里吟诵着春天的诗句,然后干些春意盎然的事儿,觉得自己文采风流,真是大才难得。

    而在宫中,春天的惬意并未波及这里。

    贞观远去,永徽来临。

    这是永徽初年的朝会。

    “陛下,雍州刺史许敬宗劝耕不力,不肯去下面查看,此为懒政!”

    褚遂良微笑着。

    看看,小圈子兵强马壮,在朝堂上占据了绝对优势。

    谁能敌

    许敬宗……

    老许站在边上,此刻脸色涨红。

    “此乃污蔑!”

    许敬宗的眼中多了怒色,恍如利剑,恨不能戳穿褚遂良。

    “陛下,臣这几日身体不适,也请了郎中来诊治。至于劝耕,臣令廖全等人分赴各地去查探,监督当地官吏……谁说没有劝耕”

    “是吗”褚遂良淡淡的道:“可那郎中却说你是装病!”

    胡言乱语!

    咦!

    不对啊!

    许敬宗觉得不对劲。

    褚遂良这个老东西若是没有把握,怎敢这般说

    那个郎中……

    “你竟然收买了郎中”许敬宗忍不住就扑了过去。

    几个官员你拉我抱,把他困住了。

    就像是李治现在的心态。

    朕被困住了。

    许敬宗在那里暴跳如雷。按照他目前的功劳积累,眼下就该是捞政绩的时候。而劝耕就是最大的政绩。

    老许是个官迷,堪称是被权力迷住了双眼。

    他会装病不去下面巡查

    不可能!

    那么这便是构陷,污蔑!

    这是想狙击许敬宗,拦截他升官。

    “许卿朕知……”

    李治为了心腹说了一番好话,可褚遂良却毫不客气的道:“陛下,帝王不可有私,一旦心中存私,看什么都是利益,那如何能掌控天下”

    这话旁人说了有拿大的嫌疑,可长孙无忌和褚遂良是先帝指定的辅政重臣,就带着些长辈的味道,自然说得。

    而且说了李治还得谦虚的听。

    阿耶,你指定的辅政重臣,此刻让我无法动弹……李治赧然一笑,“朕知,不过……”

    褚遂良昂首道:“那个郎中随时可召唤来此作证。”

    这手段,阴啊!

    许敬宗觉得还有些骚。

    一想到这个,他就联想到了贾平安。

    若是小贾在,凭他的骚主意,定然能让褚遂良无功而返。

    可现在他却只能憋着。

    褚遂良这个老东西污蔑他,这事儿没完,等有机会,他一定会报复回来。

    李治眸色平静。

    前几日他才将说许敬宗不错,转眼老许就被狙击了。

    这是在告诉他:陛下,许敬宗这个狗贼别想升官。

    过分了啊!

    朕就一个心腹,你们这般把他搓扁揉圆的,有意思吗

    他看了李勣一眼。

    李勣最近也被弄的焦头烂额,尚书省有人在给他挖坑,背后捅刀子也是常事。

    一时间,改元永徽后,他的日子竟然空前的艰难起来。

    “陛下!”

    长孙无忌看了许敬宗一眼,说道:“先前有弹劾老臣的奏疏,老臣并未看,如今……可送来了吗”

    奏疏要送在门下省审核,没问题后就交给中书呈献给皇帝。

    “朕还未看。”李治已经得了那份奏疏,但却压下了。

    长孙无忌微笑道:“弹劾老臣的奏疏,不看……不能服众啊!老臣问心无愧,恳请陛下把奏疏告知群臣。”

    这是要当众评判的意思。

    李治微笑道:“王忠良去拿了来。”

    咱的娘啊!

    王忠良觉得这气氛像是要炸了一般,腿有些发软。

    他刚拿到奏疏,长孙无忌招手,王忠良只能把奏疏送去。

    “英国公看看。”可没想到的是,长孙无忌竟然是让李勣来看这份奏疏。

    李勣目光温润,看了看,说道:“这是洛阳那边送来的消息,不是弹劾……”

    长孙无忌微笑着,眼中多了厉色,“不是弹劾吗”

    李勣看着他,缓慢的道:“不是。”

    长孙无忌笑了笑,“那就好,可说了什么”

    这份奏疏先经过了门下省的审核,长孙无忌不知道才见鬼了。

    可他依旧询问。

    这是蓄意。

    李治微笑着,看着有些年轻人的那种赧然。

    这个皇帝果真是软弱。

    李勣说道:“洛阳人李弘泰上告,说……长孙相公谋反。”

    长孙无忌惊愕道:“这……这……”

    他起身出来,跪地道:“陛下,老臣万死!”

    他没申辩,也没否认。

    李治的眼中多了怒色,“这是诬告!”

    长孙无忌抬头,“老臣应当回避,还请陛下令人查清此事。”

    “舅舅这般说,岂不是让那些人暗中得意”李治微笑道:“这等事……不过是呓语罢了,来人。”

    有人上前,李治淡淡的道:“李弘泰诬告宰相,立刻杀之!”

    随后,他微笑道:“这等狂徒,想离间我君臣,至为可笑,来人,扶了舅舅起来。”

    长孙无忌微胖,两个内侍过去,费了一番力气才把他扶起来。

    晚些朝会散了。

    长孙无忌被人簇拥着出去。

    “这等狂徒竟然敢污蔑长孙相公,该杀,下官以为,不但他该杀,全家都该流放到最北边去。”

    最北边此刻就在突厥人的掌控之中,只是名义上归顺了大唐,一旦被流放到那里,堪称是生不如死。

    “此等话莫要乱说。”

    长孙无忌站在台阶上,看着前方的宫阙,只觉得胸中舒畅之极,仿佛眼前再无一物……

    “陛下勤奋好学,勤政,这便是明君景象,我等当好生辅佐,不可懈怠。”

    众人都应了,但神色轻松。

    “奸贼!”

    众人回身,就见许敬宗昂首走来。

    在朝堂之上,唯有此人对关陇小团体不假以颜色。

    站队就要彻底,这便是老许的座右铭,当然,以后遇到了武妹妹,座右铭全都跑偏了。

    “野狗般的老贼,呸!”

    众人都鄙夷不已。

    有人说道:“这条老狗如今看着形单影只,分外的可怜,哈哈哈哈!”

    众人一阵大笑。

    刚出了皇宫,长孙无忌吩咐道:“诬告老夫之事,不可到处乱传。”

    众人都应了。

    但他们知道,这是反话。

    你们赶紧去宣扬此事,告诉那些人,我长孙无忌为了大唐而呕心沥血,可却有人在背后捅刀子……

    大伙儿都心领神会,只有后面的许敬宗呸了一口。

    他回身看了一眼,李勣就像是个老僧般的默然缓行。

    这个老东西……也扛不住了啊!

    但老夫不怕!

    许敬宗暗自下了决心。

    “许使君,听闻那廖全最近惹了不少事”

    一个官员回头笑道。

    这是挑衅。

    咱们回头就整你的心腹廖全。

    你只能干看着。

    欺人太甚啊!

    许敬宗的眼睛都红了。

    长孙无忌不搭理这些,他的脑海里全是大方向。

    褚遂良微微一笑,觉得许敬宗这条老狗迟早会被弄掉。

    “闪开!”

    前方,几个军士在奔跑。

    “嗯”长孙无忌皱眉,“带过来。”

    有人过去,那几个军士带了过来。

    中间一个看着风尘仆仆的模样,见到宰相们欢喜的道:“诸位相公,捷报!”

    长孙无忌心中先是一紧,担心是突厥那边出了大事,接着又是一喜,“何处的捷报”

    “叠州!”

    褚遂良笑道:“快快说来。”

    有官员赞道:“这才是永徽元年,竟然就送来了捷报,可见大唐国势蒸蒸日上,不可阻挡啊!”

    军士摸出了捷报,褚遂良接过,验证封口后打开。

    他含笑看着,随口说道:“是叠州都督王德凯的捷报,半月前,他领军在叠州遭遇吐蕃五千轻骑,一战击败敌军……”

    “好!”长孙无忌不禁笑道:“吐蕃为何突袭叠州”

    褚遂良在往后看,“有百骑参军贾平安……”

    他沉默了。

    后面的许敬宗和李勣听到这里不禁都有些急切,李勣不动声色的捅捅许敬宗。

    老许心中担忧,就问道:“为何不念”

    长孙无忌也觉得有些奇怪,“登善”

    褚遂良干咳一声,深吸一口气,“有百骑参军贾平安临战不惧,率军突袭敌军中军,斩杀敌将……”

    那个少年竟然斩杀了敌将

    长孙无忌挑眉,一把拿过了捷报。

    看了一遍后,他抬头,“叠州告捷,王德凯三千骑兵击败吐蕃五千轻骑……”

    “那小贾呢”许敬宗跳起来问道。

    他站在外围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可里面全是小圈子的人,没人搭理他。

    沉默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李勣的声音缓缓传来,“小贾……斩将立功!”

    许敬宗的眼中渐渐多了欢喜之色,喊道:“老夫就知道……老夫就知道……哈哈哈哈!”

    前方沉默,许敬宗猖狂的笑声显得格外的刺耳。

    ……

    为白银大盟‘烟灰黯然跌落’加更10.

    为盟主‘吖吖萌萌’加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