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69章 一锅端

时间:2020-09-15作者:迪巴拉爵士

    贾平安带着数十百骑一路出城,在第二天赶到了终南山下。

    “就在前面的山谷里!”包东指着前方,得意的道:“某跟着柴家的人摸到了这里,一路发现了不少牛粪。”

    贾平安眯眼看着,策马冲了出去。

    山谷的外面有一间刚修建的木屋,听到马蹄声,里面出来两个男子。

    “这是……这是百骑!”

    两个男子转身就往山谷里跑。

    “放箭!”

    贾平安一声令下,弓弦声起,两个男子中箭扑倒。

    “冲进去,敢反抗者,杀!”

    柴家不简单,当年隋末混乱,老李家起兵造反。平阳公主独自拉起一支军队,纵横一时,等老李他们赶到时,这位公主已经独立完成了发展壮大,并攻占地盘的任务。

    而柴绍也不简单,这位大佬领军征伐犀利,并非是酒囊饭袋。

    这二位都是狠人,家中的那些仆役自然也不简单。

    山谷里很温暖,全是牛。

    十余人闻讯上马,手中多了横刀。

    “杀!”

    “放箭!”

    百骑有备而来,弓箭齐发,对方落马七人。

    剩下的依旧不肯降。

    双方转瞬就撞上了。

    贾平安挡住了一刀,前方冲来一人,横刀斜劈下来。

    贾平安格挡,对方力气不小,差点把他的宝刀崩飞了。

    他定下心神,一刀刀的和对手周旋。

    包东想去支援,雷洪摇头,“参军在用他做磨刀石呢!别管,弓箭手盯着。”

    百骑迅速绞杀了对手,手段干净利索,不愧是元从禁军的后裔。

    两名弓箭手半拉着弓,随着二人的移动转换着方向。

    转眼间,双方已经你来我往的十余回合。

    贾平安的弱点在于年少力气小,他在琢磨着卸力的手段。

    对方见只剩下了自己,一声大喊后,一刀从腰间横扫过来。

    铛!

    贾平安避无可避,只能格挡。

    挡下了这一刀,他觉得手臂发麻,但预设好的计划毫不犹豫的施展了出去。

    横刀从左边劈斩,对手躲避……

    但贾平安憋了这么久,就盼望着他躲避。

    他先前一刀发力很小,轻松就收了力,闪电般的从右边劈斩。

    这便是控制力量的妙处。

    他如今也算是领悟了些。

    宝刀从对手的腰肋部切入,一拖,贾平安就策马和他错过。

    身后,对手眸色茫然,突然仰头长啸一声。

    鲜血和内脏从肋部涌了出来……

    噗!

    对手落马,贾平安策马掉头。

    数十百骑,除去为伤者包扎的兄弟之外,都肃然拱手,“参军威武!”

    这等少年练刀不过半载,可进步之快,让人震惊。

    这等人大伙儿也听闻过,堪称是天才一流的人物。

    可那些天才大多都陷入得意自满的情绪中,不肯努力。而且不少人也不敢在少年时直面生死……

    但眼前这个少年敢!

    他这般下去……

    包东的眼中多了崇敬之色,“老雷,你说参军以后会成什么样”

    雷洪板着脸道:“某觉着……参军以后少说能做个尚书,或是……做个中郎将”

    苏定方就是中郎将。

    包东点头,“兴许吧,若是能做宰相就好了,或是能和李卫公齐名的名将,那……咱们俩跟着参军,岂不是也能青史留名了”

    雷洪眼中多了光彩,“到时候那些看不起某的女人……某要一一让她们后悔!”

    回到长安后,唐旭得了消息,赶紧禀告了上去。

    “都不肯降”李治点头,表示知道了。

    唐旭说道:“那山谷里全是牛。”

    “交给许敬宗处置,能耕地的耕地,能拉车的拉车,不能的……”

    李治突然有些怀念几年前吃过一次的牛肉。

    那是高阳弄的,据闻是她的食邑摔死了一头牛,高阳令人弄成肉干,送了不少人,他也得了些。

    那味道……

    咳咳!

    他看了王忠良一眼。

    王忠良楞了一下,说道:“晚些奴婢跟着去看看。”

    这次老王难得聪明,李治很满意。

    晚些,唐旭走了之后,王忠良请示。

    “陛下,此事后续该如何”

    巴陵……

    柴令武……

    李治发现自己对这些人的印象越来越淡。

    帝王都是这般的吗

    他不知道。

    “全数死了,这也算是好事。”

    他摆摆手,脑海里出现的却是自己的那位兄长李泰。

    ……

    发达了!

    唐旭回来后,就发现百骑已经陷入了欢乐的海洋。

    “校尉,参军他们弄了几头牛,就藏在路上的农家,回头一人能分十几斤牛肉呢!”

    唐旭板着脸道:“违律杀牛,重责!”

    众人被吓了一跳,邵鹏骂道:“贱人,回头你别吃。”

    唐旭淡淡的道:“某要有嚼头的地方。”

    他进了值房,端坐着,恍如得道高僧。

    邵鹏后续进来,见状就问道:“可是宫中不对”

    唐旭沉声道:“陛下并不在意某些人,以后百骑……皇室这边别太在意,还有,别和他们走的太近,离远些。”

    邵鹏点头,“知道了。”

    “小贾呢”唐旭发现贾师傅不见了。

    “说是去示威。”

    贾平安一路到了柴家。

    柴家大门紧闭。

    贾平安就在大门前,突然笑道:“终南山里有好些牛,可有人买”

    侧门打开,门子探头出来,骂道:“哪个疯子寻死呢”

    贾平安微笑道:“贾平安。”

    他大笑着打马而去。

    门子一凛,赶紧去禀告。

    “郎君,是贾平安来了,说什么终南山里有好些牛,问咱们家买不买。”

    门子发现柴令武的面色突然变红了。

    他捂额,呻吟着……

    “那个小畜生!那个小畜生!”

    边上的管事面色煞白,“郎君,那些牛……好些钱。”

    巴陵闻讯赶来,得了消息,身体摇晃了一下,咬牙切齿的道:“郎君,杀了那个小畜生!弄死他!”

    柴家从塞外走私了一批牛来,销路都是现成的,那些权贵准备入手。可没想到还没开始售卖,就被贾平安一锅端了。

    这一次柴家损失不小。

    管事在悲鸣,“少说三万贯啊!”

    “滚!”巴陵一脚踹翻管事,然后又问道:“消息从何处来的可是宫中”

    她的眼中多了惊恐之色,仿佛下一刻就有甲士破门而入,带着皇帝的敕令抄家。

    管事爬起来,“那贾平安先前在府外说终南山里有好些牛,问咱们买不买。”

    巴陵银牙一咬,心中一松,但旋即一股羞辱感让她想吐血。

    “他先助高阳逃过一劫,在此之前,他定然就查到了咱们家安置牛群的地方,可他却隐忍不说……只等高阳一脱身,马上就去查封……”

    这手段……

    柴令武猛地拍打了一下胸脯,然后呼出一口气,骂道:“小畜生,他这是昭告众人,那些牛就是咱们家的。”

    这人……真特娘的缺德到家了!

    ……

    “贾参军。”

    贾平安中午出来寻摸吃的,却被高阳的管事给截住了。

    管事很恭谨,“家里的那些牛都卖了,挣了不少……公主说参军这边……”

    那个娘们就是不消停。

    贾平安很头痛,“告诉她,某不差钱。”

    管事钦佩的道:“公主当时就说了,说参军定然不会要。”

    硬汉贾的人设看来已经成功了。

    但贾平安却不快乐。

    管事说道:“公主说参军定然不要钱,如此……想送几个绝色的歌姬,让参军闲暇时也能放松放松。”

    “走了。”贾平安拍拍阿宝的屁股,往东市去了。

    管事也不恼,站在那里赞道:“钱财视为粪土,美人视而不见,这样的贾参军……”

    再过几年……等哥能开斋了再说。

    贾平安就是这种性子,既然现在不是自己的菜,那就视而不见。

    他转悠到了平康坊,想着既然来了,就去看看许多多。

    许多多在练字。

    “贾参军。”大腿来了,许多多微笑道:“去煮茶来。”

    “不喝了。”贾平安宁可喝水都不愿喝茶。

    许多多指着自己的字,有些自得的道:“还请贾参军指点。”

    贾平安看了一眼,依旧丑陋。

    “不错,但还得要继续努力。”

    他拍拍许多多的肩膀,就像是领导般的模样。

    这可是来自于贾大诗人的评价啊!

    许多多欢喜不已,但却谦逊的道:“我也不知道如何练字,还请贾参军指点。”

    呃!

    贾平安知道一些!

    女人何苦为难自己呢但许多多真不是练字的材料,何必再折腾呢

    要不……就来个高难度的,让她知难而退。

    “要不,你悬腿试试”

    许多多闻言一怔,晚些等贾平安走后,就来了个金鸡独立。

    小弟见了不见赞道:“兄长的字看来是大成了,就一条腿也能写。”

    这话……怎么觉着不对呢

    许多多皱眉,但对贾师傅才华的崇拜让她选择了信任。

    一腿站着,一腿悬空……

    身体有些摇晃,但许多多还是开始了。

    一路回到百骑,雷洪来告假。

    “这是去哪”贾平安觉得雷洪这人比包东还靠谱些,做事稳靠。

    雷洪一边捋着脸上的胡须,一边矜持的道:“媒人给某寻了个貌美的小娘子,说是让某去看看。”

    这……

    贾平安看看他的雷公脸,脑海里已经脑补出了事实的真相。

    ——按照规矩,媒人要代替男女双方查探对方的情况,容貌也是必须要查验的,随后把实际情况给双方交代清楚。

    可雷洪这个相貌,媒人大概也只能喊一声妾身好难,没法说啊!

    最后干脆些,把雷洪拉去和对方家人见面,若是对方家人能接受再往下谈。

    “去吧去吧。”贾平安觉得一出悲剧在上演。

    包东笑嘻嘻的道:“老雷,回头娶了美娇娘,记得请客啊!”

    雷洪鄙夷的看着他,摇头,“娶了娘子,某就不嫖了,老老实实地,把钱给娘子管着……”

    贾平安打盹。

    不过是一个多时辰,雷洪回来了。

    他神色淡然,竟然有些程蒙娜丽莎达的那种神秘。

    包东问道:“如何”

    雷洪淡淡的道:“那小娘子生的极好,可某这人却不看重长相,觉着她……和某无缘。”

    包东:“……”

    贾平安:“……”

    揭穿别人的伪装很缺德。

    贾平安觉得自己不能干缺德事。

    可包东不同。

    他指着雷洪捧腹大笑,“老雷,你……你不看重长相,是人家小娘子看不上你吧,哈哈哈哈!笑死耶耶了!”

    雷洪静静的看着他。

    包东的笑声渐渐消失了,最后还打了个嗝。

    某的心情不好,别惹!雷洪淡淡的道:“是她和某无缘。”

    包东点头,“是,是她和你无缘。”

    雷洪转身出去。

    出去的一瞬,贾平安看到他的肩膀一下就垮了。

    他站在外面,突然说道:“参军说的对,世间女子万千,这个和某无缘,那就下一个,总是有个女人在等着某,对,总是有个在等着某,等着某去寻她!”

    他又站直了身体。

    小伙……你给自己打气的模样真帅。

    下衙了,贾平安牵着阿宝出去,在皇城外时,见到了一辆马车。

    马车是宫中的,这个常见,可贾平安靠近后,竟然嗅到了些味道。

    怎么像是牛肉的味道呢

    他回身,看着马车一路进宫。

    上了阿宝,贾平安一路回家。

    而在宫中,李治也得到了此次事件的全部过程。

    “……那些牛都是柴令武和巴陵公主从北疆私下收来的,分了一些给高阳公主……高阳公主给了钱,却不知后续该如何……”

    那个没脑子的高阳啊!

    李治不禁失笑。

    王忠良继续说道:“后来贾平安请了老帅们饮酒……”

    后续不用说,李治知道了。

    “梁建方为他出头,这朕不意外,程名振不喜这等事,为何也为他说话”

    王忠良摇头,“奴婢不知。”

    “后来呢”

    “后来贾平安带着人把柴家的牛全给端了,先前奴婢让人去弄些好的来,晚些就能吃了。”

    李治起身走了出去。

    “此刻最冷,但冷了之后就是春天。这人也是如此,此刻倍感煎熬,但只要你能熬过去,好日子就不远了。”

    李治想到了贾平安,“此事他在中间周旋,为高阳脱罪,他对高阳何意”

    王忠良打个寒颤,觉得能和高阳亲近的都是好汉,“公主遇事喜欢寻他商议。”

    那个没脑子的姐姐也算是为自己寻了个智囊

    李治笑了笑,“他是朕的臣子,却为高阳效力,如此……朕记得养济院那边差些意思”

    王忠良心中一个哆嗦,觉得贾平安要倒霉了,“是,养济院那边数万贯都投了进去,从长安一直往外面建造……如今钱有些不趁手……”

    李治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快年底了,这天冷,那些孤老难熬。”

    王忠良心领神会的道:“贾平安坑了柴家一把,咱们不说,但他得付出代价才是。”

    “粗俗!”李治皱眉道:“去吧。”

    王忠良一路急匆匆的去了道德坊。

    “啊……”

    刚开门,一个黑白相间的东西滚了出来,吓得随行的一个内侍尖叫了起来。

    “大惊小怪的作甚”

    王忠良早就知道了阿福的存在,淡淡的道:“一只食铁兽罢了,看看……有些意思,可爱极了。”

    任何人都无法拒绝卖萌的阿福,王忠良伸手揉揉它的头顶,顺口道:“谁带了吃的”

    一句话让众人无语。

    杜贺站在那里,拱手道:“诸位中贵人,郎君出来了。”

    贾平安出来,把王忠良迎了进去。

    这位李治的身边人来贾家,贾平安心中没底,不知道那位看似软弱,实则厉害的皇帝是想干啥。

    但他记住了一条:任何轻视李治的,最后都会倒霉!

    王忠良很满意他的态度,阿福觉得这人慈善,就靠过来,在他的脚边磨蹭。

    这是它的新技能,就是要吃的。

    随行的千牛卫喝道:“还不赶紧拉走”

    那么可爱的小东西,你凶什么凶

    王忠良不满的道:“咱让你说话了吗”

    阿福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个人形生物对自己的喜爱,就在地上打个滚,嘤嘤嘤叫唤几声,把王忠良萌了一脸血。

    于是他的态度也好了许多,“养济院是你的主意,如今快年底了,可长安城中的几家养济院却迟迟不能完工。这新年新气象……陛下让你去想个办法。”

    新年新气象,明年就是李治的时代来临,在这个时候把养济院建成,绝对是个加分项。

    但……迟迟不能完工多半是差钱,这皇帝也让我去……

    老贾家在建造新房子,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王忠良见他不说话,就皱眉道:“陛下的吩咐,你好生做了。”

    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mmp!

    李总这事儿做的不地道啊!

    而且有些莫名其妙。

    贾平安想了想,就知道事情出在哪了。

    高阳私买牛犯错,但贾平安帮她逃脱了罪责,皇帝觉得不爽,就借此来敲打他。

    但……作为一个稳重的人,贾师傅很坚定的道:“请陛下放心,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前方就算是刀山火海,臣也不会退避半步,臣……”

    “哎!王中官你别走啊!”

    王忠良被他一连串表忠心的话给梗的心情大坏。

    咱若是能这样会说话,哪里会被陛下嫌弃

    别说是贾平安,咱就算是能学了奸臣许的一招半式,也不至于如此啊!

    回到宫中交差后,李治突然问道:“那贾家可还有钱”

    “贾家建宅子都花销的差不多了,好像……没多少了吧”

    王忠良心中一喜,觉得贾师傅这下算是要撞墙了。

    没钱,看你怎么折腾。

    ……

    求月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