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68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时间:2020-09-15作者:迪巴拉爵士

    高阳在家。

    不管是钱二还是肖玲,都在忧心忡忡,可高阳却若无其事。

    该吃吃,该喝喝……

    “公主!”

    钱二急匆匆的跑来,大冬天满头大汗,可见事情不小。

    “何事”高阳叹息一声,放下毛笔。

    她正在练字。

    先帝喜爱王右军的书法,她作为先帝宠爱的女儿,也跟着练习了许久,书法……吊打贾师傅毫无悬念。

    钱二的眼中全是急切,“公主,有人去雍州举报,说是公主在塞外私买了许多牛,如今许敬宗已经禀告了陛下。”

    牛!

    这对于大唐而言就是命根子!

    肖玲身体一软,旋即厉喝道:“这些都是奴做的,公主不知情!”

    钱二身体一震,“你……”

    他后悔了,骂道:“你懂个屁!”

    钱二跪下,冲着高阳磕了个头,“公主保重,老奴去了!”

    他起身就往外面跑。

    很快,外面传来了钱二的喊声,“老奴知错了,公主饶命……”

    肖玲跪坐在地上,涕泪横流。

    高阳皱眉,“钱二疯了,拉回来,打晕!”

    身边有侍女疾步出去。

    还没到前院,她就看到了贾平安。

    这人没通禀,是怎么进来的

    “兄长,你先进去,小弟在此活动一番筋骨。”

    呯呯呯!

    侍女看到一个身板异常宽厚的少年在前院横扫了公主府的门子和几个侍卫,轻松的就像是来郊游。

    钱二被贾平安一拳撂倒,旋即拎着他走来。

    侍女浑身发软,“贾……贾参军,你要作甚,奴……不从,誓死不从。”

    她本想说你想干啥都行,但最后却改口了。

    贾平安没搭理她,一巴掌把钱二扇醒,吩咐道:“从此刻起,公主府不许人进出,噤声!”

    钱二摇摇头,清醒了些,说道:“这……这……有祸事,贾参军,有祸事了。”

    “闭嘴,某在。”贾平安松开手,大步进去。

    那侍女起身追赶,“贾参军……”

    这妹纸……

    侍女追上来,却腿软,就拉着贾平安的手臂哀求道:“公主遭难了,贾参军,求你救救公主。”

    “松手。”贾平安觉得整个公主府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在管理,乱七八糟的,一点儿前途都没有。

    他去了后院,站在院子里,皱眉道:“公主!”

    高阳正在里面坐着,手中拿着小皮鞭。

    闻声她闭上眼,喃喃的道:“这是幻听了怎地……我听到了小贾的声音”

    肖玲一怔,“公主,好像就是。”

    她起身出去,回身说道:“公主,就是贾参军来了。”

    高阳心中一松,板着脸道:“他来做什么”

    贾平安大步进来,见她还噘嘴,心中一松,“淡定。”

    高阳点头,“我不慌,也不怕死。”

    若是历史不变,她将会被赐死。

    贾平安跪坐下来,问道:“可有茶水……罢了,温水。”

    高阳含笑,“没有,只有酒。”

    “那就拿酒来!”

    贾平安得了消息就一路赶来,就是担心高阳脑残犯错。

    老子咋和这个疯女人认识的

    也是脑残了吧。

    肖玲亲自去弄了酒水来,贾平安仰头就干。

    高阳双手托腮,微笑道:“当年阿耶饮酒,最喜我去服侍,我给他斟酒,嘀咕着让他少喝些,免得到时候说胡话……”

    太宗皇帝是人,不是神,权利欲他自然不差,但他也渴望有正常的亲情。

    高阳这个棒槌就正适合扮演小棉袄这个角色,所以深得太宗皇帝的宠爱。

    高阳的眼中全是回忆之色,“阿耶喝多了就会自言自语,说什么……当年不得已,许多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然后他就哭,说着阿翁不公这些话。”

    太宗皇帝能力非凡,而李渊却态度暧昧,最终引发了玄武门之变。时隔多年后,当年的意气风发都变成了回忆,然后忏悔。

    “后来阿耶老了,喝多了也不说话,只是看着虚空,喃喃自语,却听不清,仿佛那里全是人。”

    人老了,自然就看穿了许多事儿,但却格外的不舍。

    所谓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指的就是这个。

    不舍到恐惧,最后离去。

    “你说,阿耶若是还在,会不会说我不争气”

    贾平安抬头,高阳已然是泪流满面。

    “我这次在劫难逃。”高阳泪眼模糊的道:“你记得……我在城外有个庄子,无人知晓,你记得去……那里有地窖,下面我放了些金银……”

    贾平安含笑听着。

    “你笑什么”高阳怒了。

    贾平安喝了一口酒,“我觉着……你这番话太早了些,定然会后悔。”

    高阳一怔,然后骄傲的道:“我从不后悔!你记得去取了那些钱,还有……以后要记得我。”

    这个娘们,竟然心存死志

    贾平安笑了起来。

    “公主……”

    肖玲来了,惶然道:“外面来了军士和不良人,不许咱们出入。”

    老许还行,在这等时候没有昏头把自己也送进去,贾平安很欣慰。

    “淡定!”

    高阳起身,“把小贾送走。”

    肖玲无奈的道:“却是要被记名字了。”

    高阳沉声道:“无碍,他本是无辜。”

    “等喝完酒再说。”贾平安举杯,高阳一怔,旋即坐下,举杯。

    二人你来我往……

    肖玲在边上焦急。

    “公主,有人想出去,被打了回来。”

    高阳只是不理。

    “公主,有人跪求,说是公主往日说了许多犯忌讳的话……”

    肖玲眼神绝望。

    这便是树倒猢狲散。

    高阳抬头,面颊绯红,笑着问道:“你觉着如何”

    “再等半个时辰就完美了。”贾平安喝了一口酒,“让子弹再飞一会……”

    说完他起身,突然伸手摸摸高阳的头顶,认真的道:“安心!”

    高阳一怔,呆住了。

    肖玲等他去了茅厕,就哽咽道:“公主,这是安慰之言。”

    高阳微笑道:“在这等时候还有人安慰我,不该欢喜吗”

    外面突然嘈杂了起来,钱二的声音渐渐洪亮。

    “曰你娘!”

    他叫骂的格外的酣畅淋漓,“老夫就说公主这等慈善人怎会私买牛,果然是有人诬告,那些畜生,一家子都会下地狱,都会男盗女娼,老夫到时定然会去青楼捧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肖玲愕然,“钱二这是怎么了”

    高阳皱眉,“可怜,他跟着我没享多少福,却是吃了不少苦。”

    “都打起精神来,先前那些软骨头在哪都拉出来,回头老夫禀告公主,都赶出去,谁都别想在公主这里厮混,都滚!”

    接着脚步声急促传来。

    “公主。”

    钱二贸然而来。

    后院按理该是侍女和女官方能进入,但此刻的钱二昂首挺胸,红光满面,“公主,天大的喜事!”

    高阳哦了一声,“什么喜事”

    难道是小老弟赦免了我

    那也不能,这个罪名太深刻了,先帝在世也无法赦免。

    高阳心中叹息,钱二跪下,“就在刚才,有人传来了消息,公主……”

    他嚎哭了起来,高阳满头黑线,“你怎地和杨德利一个德行好好说话!”

    钱二抬头,“公主,那些军士和不良人都走了,有人传信,说是先前朝中议论了此事,就在陛下准备处置的时候,左武卫大将军梁建方说那些牛是清剿车鼻可汗的战利品,卖给了咱们……公主,咱们何时有人跟着高侃大军了”

    高阳懵。

    老娘也不知道啊!

    高侃,老娘压根不熟。

    这咋回事

    “有人驳斥,说梁建方是徇私,可程名振却出来说确有此事,他为人方正,无人敢质疑,陛下说……高阳生活清苦,以至于行商贾之事,令人赏赐……”

    我的小日子过得很潇洒啊!很富裕啊!哪里清苦了小老弟……高阳满脑子懵。

    肖玲喃喃的道:“梁大将军还好说,可程名振却是有名的不好说话,他为公主发声,自然无人质疑,可……公主,为何”

    公主府有个屁的人跟着高侃大军出征,这一点钱二知道,肖玲也知道。

    钱二的脑子里一个激灵,“公主,老奴想到一事。”

    “你说。”高阳看到了贾平安。

    钱二说道:“前阵子贾参军弄了什么宝贝,军中的老帅都去了,说是对他赞不绝口。最近一阵子,他和那些老帅们很是亲密……”

    “是他!”

    高阳心中一震。

    “喝多了。”

    贾平安真心不想喝了,可先前高阳这个娘们却举杯就干,让他很是纠结。

    喝多了就撒尿,这是肾功能强大还是弱小

    贾平安忘记了此事。

    但……

    “你们怎么这模样”

    肖玲跪坐在那里,一脸劫后余生的崇拜之色……

    贾平安敢打赌,此刻他要是出手,肖玲这个大眼睛美女绝对会投怀送抱。

    可……为啥

    钱二跪下,郑重叩首,“多谢贾参军。”

    “你……”

    难道是消息传来了

    可他们怎么知道是我的功劳

    贾平安看向了高阳。

    高阳起身,昂首,傲娇的说道:“你什么都不肯说。”

    哥说啥

    贾平安微笑。

    你果然是为我筹谋而不肯居功,哪怕是到了现在,你依旧不肯承认自己的功劳……果然是硬汉男儿,和那些妖艳贱货不同。

    可我怎么会忘记高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随后福身。

    外面进来几个侍女,见到这个场景,不禁惊呼。

    公主多久没行礼了

    长安城中谁能让傲娇的高阳行礼

    就算是见到皇帝,她也只是敷衍了事的福身。

    可此刻,高阳却笑吟吟的,郑重福身,动作无可挑剔。

    ……

    马车缓缓而来。

    “宫中不肯拿了高阳,唯一处置法子定然是呵斥,随后禁足……”

    王琦靠在马车里,陈二娘跪坐在他的身边,只觉得世间如此,心满意足了。

    王琦摩挲着手串,淡淡的道:“高阳一倒,房家就危险了,那房遗爱整日玩乐,哪里能担大任”

    “是呢!”陈二娘含笑侧脸看着他,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她觉得就是洞天福地。

    马车朝着高阳公主府去了。

    一人疾步走来,车夫认得,就回身敲击了一下车厢。

    王琦垂眸,“说。”

    外面来人低声道:“王尚书,先前有宫中人去了高阳公主府……”

    “禁足还是斥责”

    王琦微笑。

    “说是公主日子清苦,陛下赏赐了不少钱财,还送了数十头羊……”

    王琦的微笑凝固在脸上。

    陈二娘愕然,看了王琦一眼后,问道:“就没有呵斥那私买牛的案子如何了”

    “没有呵斥,那私买牛的案子……先前在朝中时,左武卫梁大将军说那是军中的缴获,贩卖给了高阳公主的人……”

    “梁建方!”王琦眯眼,突然手一紧,却是抓住了陈二娘的手臂。他双目几欲喷出火来,“梁建方为何为她说话”

    “有人驳斥,说梁大将军说谎。可程名振却出来说确有其事……”

    王琦闭上眼睛,“梁建方说谎可能,但程名振历来稳重,他说话……除非有证据,否则无人能驳斥。为何那些牛本就是私买而来,为何梁建方和程名振要出头”

    他心中焦躁,右手就用力大了些,陈二娘不禁惊呼。

    “闭嘴!”王琦看了她一眼,眼中竟然多了血丝。

    陈二娘忍着手臂的痛楚,“高阳的好坏和咱们没关系……”

    “是没关系。”王琦觉得脑袋有些晕沉,“可她是如何翻的盘不弄清这个,某寝食难安!”

    陈二娘低头,“再查吧。”

    车厢再度被敲击,王琦抬头,外面有人禀告道:“王尚书,贾平安才将从公主府出来。”

    王琦恍然大悟,“那贾平安和老帅们最近很是亲近,他寻了老帅出头,于是高阳才逃过一劫!那个贱人!”

    他用力挥拳砸去!

    呯!

    车厢侧面用的是好木料,坚硬如铁。

    “小畜生!”王琦收回拳头,疼痛难忍。

    陈二娘却第一次忘记了他,眼中多了震惊,恍如是见鬼了一般,“他竟然能请动老帅们为高阳出头,那少年……”

    “贾平安来了。”

    王琦面色铁青。

    陈二娘掀开了车帘一角。

    斜对面来了两骑,一人是李敬业,一人就是陈二娘熟悉的少年。

    贾平安一巴掌拍在李敬业的肩膀上,痛的自己揉搓,然后笑骂着。

    少年的眉间全是轻松之色,仿佛刚才只是去狩猎。

    唇红齿白的少年啊!

    瞬间,陈二娘有一丝恍惚,她把贾平安和王琦做了一个比较。

    手段。

    王琦不如,完败。

    本事。

    王琦……

    不能再想了!

    陈二娘放下车帘,喘息如牛。

    ……

    柴令武夫妇依旧在看歌舞。

    这年月你要说娱乐……皇室喜欢去狩猎,打马球,这大概就是后世的体育运动。而有一些人喜欢歌舞青楼,这大概就是后世的ktv什么的。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歌姬在曼声而歌,两个红衣舞姬在舞蹈。

    乐声悠悠,让人仿佛置身于那姑苏城外的船上。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巴陵叹息一声,“好诗,我许久未曾出去,外面竟然多了这等大才都不知。郎君,下次请了这位大才来家中……”

    大唐的权贵喜欢邀请那些大才来家中做客,整日讨论诗赋歌舞,就像是后世请了偶像来自家做客一样。

    柴家也供奉着几个所谓的大才,实则就是闲时陪柴令武消遣的先生。

    柴令武神色古怪,“你定然不愿请。”

    “为何”巴陵笑道:“郎君莫不是担心我会喜欢那些年轻的小郎君哈哈哈哈!”

    她笑的花枝乱颤,柴令武眸色淡然,“那是贾平安的诗。”

    呃!

    笑声戛然而止。

    巴陵用手捂胸,嗔道:“郎君却也不提醒……那贱人!”

    那贱人骂的是贾师傅。

    “等高阳的消息。”柴令武哪里有心思去管妻子心中那些鸡毛蒜皮的事。

    巴陵皱眉,“该来了吧。”

    话音未落,前面来了个人,和管事说了几句后,被带了过来。

    “郎君!”

    来人面色发白,“高阳公主那边无事了。”

    柴令武拿着酒杯的手颤抖了一下,然后稳定的送到了嘴边,一饮而尽。

    “为何”巴陵坐直了身体,眼中全是不敢置信之色,“那是私买牛,就算是先帝也护不住高阳。”

    来人苦笑道:“左武卫梁大将军说那些牛都是高侃军中的缴获,高阳公主派人随军收购……这是过了官路的东西。”

    巴陵的嘴唇哆嗦着,觉得自己听到了这一生最无耻的谎言。她指着来人,想叫人责打,看看是不是在说谎。

    “后来如何”柴令武淡淡的问道。

    来人说道:“后来程名振也说确有其事,陛下说高阳日子清苦,就赏赐了不少东西。”

    “高阳才将赢了数万贯,她的日子清苦”巴陵的眼中多了疯狂之色,“皇帝难道不知道为何还要为她隐瞒”

    “住口!”柴令武喝住了她,起身道:“是贾平安!”

    巴陵一怔,旋即脑海里就组成了一条线索,“是了,贾平安弄了什么宝贝出来,军中的老帅们都对他青眼有加,连程知节那只老鼠都愿意和他说话……可他为何出手那些老帅们为何出手”

    “此刻说这些何益”柴令武走下去,眸色平静。

    十余歌姬舞姬站在那里,有些无措。

    柴令武却径直走下去,那里有数名乐师。

    这些乐师都是三十多岁的女子,算是人老色衰了,自然不怎么出色。

    柴令武一手揽住一个乐师,长笑道:“今日不许来吵某!”

    三人相互搀扶着远去,巴陵咬着红唇,目光转动……

    此刻,贾平安回到了百骑。

    “校尉,某发现有人私买了许多牛。”

    唐旭一惊,“此事却不是咱们的管辖。”

    贾平安笑道:“算是某的私事,借用百骑。”

    唐旭看着他,“你这是……高阳公主的事刚消停,你……”

    “来而不往非礼也!”

    贾平安是个护短的人,他觉得柴令武两口子这件事办的太恶心人了,不报复回来不舒坦。

    邵鹏来了,闻讯淡淡的道:“只管去。”

    贾平安带着人出发了,唐旭说道:“此事涉及皇室,小贾掺和进去不妥。”

    “你懂个屁!”邵鹏坐下,揉揉眉心,眼中有嘲笑之色,“此事让陛下不高兴了,谁让陛下不高兴,那他就别想高兴。小贾此次出手……正当其时!”

    ……

    求个月票。

    为盟主‘獣戦’加更。

    为白银大盟‘烟灰黯然跌落’加更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