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64章 大胜

时间:2020-09-13作者:迪巴拉爵士

    千牛卫,说是卫,实际上主要是由一些权贵子弟组成的一个侍卫小团体。

    千牛这个词来源于庄子庖丁解牛的典故,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

    刀很牛,所以叫做千牛刀,大体意思就是斩杀千头牛后依旧锋锐。

    千牛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就是帝王御刀的代名词。

    而千牛备身,寓意就是为帝王执掌御刀的高阶侍卫。

    千牛卫贴身护卫皇帝,这是极高的荣誉,所以自然要查三代,要根正苗红才行。

    “百骑这些时日一直在操练,听不到什么大动静,去打探也打探不到消息。”

    数十名千牛备身聚在一起,蒋巍在分析,“十日能做什么”

    众人摇头。

    这群出身高贵的武官,此刻佩戴着千牛刀跪坐在那里,昂首挺胸,精神奕奕。

    “百骑涣散,这非一朝一夕之功,想要扭转这个态势,也非一朝一夕……”蒋巍跪坐在上首,左手扶着千牛刀的刀柄,坐的笔直:“千牛卫一直被百骑压在下面,他们自诩出身于元从禁军,但凡和咱们发生冲突,就用这个出身来碰撞,可人要的是本事,没有本事,那就趴着!”

    他看着下面的同袍,眸色中全是自信,“明日陛下亲自校阅两军,我千牛卫……必胜!”

    下面的千牛备身们微微低头,“我千牛卫,必胜!”

    ……

    第二日天气不大好,一大早就在下雨。

    冬日的雨让人格外的难受。

    李治和宰相们短暂议事之后,就各自散去。

    王忠良跟在后面,“陛下,千牛卫和百骑都准备好了。”

    “朕这便去。”

    李治想了想,“薛仁贵可在”

    “在。”王忠良心领神会。

    薛仁贵那可是单枪匹马就敢冲阵的狠人,有他在,皇帝的安全无虞。

    但皇帝防备的是谁

    百骑是元从禁军的后裔,忠心不会有问题。而千牛备身们出身不凡,都是官宦权贵子弟,也不会谋逆……

    王忠良想了半晌想不通,最后归咎于天气不好,皇帝的心情也不好。

    薛仁贵身板宽厚,应当能挡住雨吧。

    薛仁贵站在玄武门的门洞里,腰间一把弓,手中有戟枪,目光炯炯的看着前方。

    前方,百骑和千牛卫散乱等候。

    “如何”

    唐旭在打量着老对头的动静,邵鹏有些不耐烦。

    “还是那模样。”

    这话等于没说,邵鹏恨不能一巴掌拍死唐旭。

    唐旭一边瞄着,一边嘀咕,“老邵,他们带着千牛刀就是不同,娘的!回头你去求求陛下,好歹让咱们把横刀给换了。”

    邵鹏骂道:“贱人,你以为千牛刀谁都能佩戴”

    那是荣誉的象征,百骑虽然忠心有了,但身份够不上。

    mmp!

    唐旭骂骂咧咧的寻看着,“小贾呢”

    贾师傅此刻正在感业寺……

    “小苏!”

    “哎!”

    苏荷小跑着过来,见到他后不禁欢喜的招手。

    “给。”贾平安把油纸包扔过去,然后转身就跑。

    他今日穿着甲胄,跑起来贼难受。

    苏荷接着了油纸包,却不去打开,喊道:“贾参军,你去哪”

    “玄武门!”

    “去干啥”

    “取经!”

    苏荷噘嘴,“玄武门那边都是凶神恶煞的军士,你去那边,多半是要校阅……你看看自己那模样,陛下见到了定然会笑……”

    少年穿戴着甲胄,看着唇红齿白的,没有半点杀气。

    她突然就担心起贾平安来,嘀咕了许久,这才打开油纸包。

    “呀!”她眉开眼笑的看着里面的卤羊肉,嗅了一下,“好香!”

    贾平安一路跑到了玄武门前,幸而皇帝还没到。

    唐旭逮住了他,骂道:“去哪了”

    “先前看到一只肥羊,想着抓了来给校尉……”,贾平安看到了邵鹏,赶紧加一个,“和邵中官吃吃,没想到那肥羊狡猾,竟然跑不见了。”

    禁苑不小,以前曾经放了几十只羊进去,这些年陆陆续续的,也不知道死哪去了,难得见到一只。

    唐旭不禁感动了,拍拍贾平安的肩膀:“小贾是个厚道人。”

    他想到了贾平安操练百骑的辛苦,本以为他会倨傲,谁曾想这个少年竟然为自己去抓羊。

    哎!好些年没见过这等厚道人了,以后可不能忽悠小贾。

    邵鹏也是如此,笑道:“回头咱请客,去吃肥羊。”

    贾平安摇头,“那多不好意思”

    邵鹏嗔道:“你都为了咱去抓肥羊,抓到抓不到不说,可你看看这满头汗,就冲着这个,回头咱专门请你吃……”

    “某呢”唐旭不乐意了,觉得老邵厚此薄彼。

    “你……”邵鹏看着他,“吃屁!”

    两个老对头开始了争吵,贾平安没想到自己忽悠了一下,竟然让邵鹏慷慨解囊……

    哎!

    这冬天吃一顿肥羊,浑身暖洋洋啊!

    而且在外面吃,家里又省了一顿,表兄定然会欢喜,晚上睡觉都会笑出声来。

    “陛下驾到……”

    众人赶紧站好了。

    “列阵!”

    蒋巍高喊一声,数十名千牛备身整齐站好。

    “列阵!”

    唐旭高喊一声,百骑列阵。

    蒋巍瞥了一眼百骑的阵列,觉得有些奇怪。

    怎么和往日不同了

    但哪里不同,仓促之间他没看出来。

    雨淅淅沥沥的下,渐渐大了。

    李治被人簇拥着过来,唐旭和蒋巍上前行礼。

    李治眯眼看着雨中的两个阵列,说道:“下雨了,却不好操练。”

    蒋巍抬头,“陛下,刀林剑雨,千牛卫义无反顾!”

    他看了唐旭一眼,想起了上次在五香楼争女人失败的场景。

    情场失败,沙场致胜,今日某定然要让你低头!

    唐旭大声道:“百骑愿为陛下赴汤蹈火,这点风雨算什么请陛下校阅百骑!”

    他看着蒋巍,眼神中流露出些轻蔑之色,也想到了上次争夺女人胜利的场景。

    情场得意,沙场老子还得意,你能如何

    看着两个将领针锋相对的模样,李治不禁莞尔,但心中却极为满意。

    这是两支侍卫的将领,他们之间针锋相对,才能确保彼此之间维持着竞争态势,若是一方有大变故,另一方就能警觉……

    这便是相互促进,相互监督。

    作为帝王,他乐于看到这种局面的形成。

    “如此……”

    李治看着雨中的阵列,不知道如何校阅才好。

    “薛卿。”

    “陛下!”

    腰带长弓,手中拿着戟枪,看着威武雄壮。

    这便是薛仁贵

    贾平安想到的是前世的各种传说,什么三箭定天山……

    这位猛将兄竟然在守玄武门,可见深受李治的信任。

    李治说道:“这等天气可能演练”

    薛仁贵点头,“陛下,沙场之上瞬息万变,莫说是下雨,就算是下了冰雹也得冲上去厮杀,你不杀人,人便杀你!”

    “此言甚是。”李治颔首,“如此,开始吧。”

    命令下达。

    两军相对百步开外。

    “列阵!”

    蒋巍在大声嘶吼。

    千牛备身大多出身于勋贵之家,从小耳闻目濡,对军中的操典颇为熟悉。

    队正在最前方指挥作战,身后第一行战锋队七人,第二行战锋队八人,第三行九人……第五行十一人……副队正持陌刀站在最后面,一旦发现麾下有人胆怯脱离阵列,或是后退,当即斩杀之!

    蒋巍本人带着两名麾下在更后方,一旦发现前方有将士脱离阵列,或是后退,而队官未曾斩杀之,他将斩杀队官!

    这便是大唐最小的作战单位的阵列方式。

    而所谓战锋队,就是冲在第一线,和敌军近身搏杀的将士。

    “弩手弓手上前。”

    因为人数太少,所以十余名弓弩手站在整个阵列前方,看着稀稀拉拉的。

    “敌军冲阵……弩……放箭!”

    弩手们模拟放箭。

    数轮后,队正高喊,“敌军二十步……弓手……放箭!”

    弓手放箭,旋即一起回归本阵,换了刀棍加入战锋队的阵列。

    这一整套演练下来,蒋巍很是满意,问道:“百骑如何”

    前方的队正喊道:“百骑……整齐划一!”

    “呜呼!呜呼!”

    对面的百骑突然齐声高喊。

    接着众人聚集。

    这是准备真的冲阵了。

    “雨天无法擂鼓!”李治皱眉。

    百骑中,大旗猛地前压。

    百骑开始奔跑。

    “他们开始冲阵了。”薛仁贵在讲解,突然咦了一声,“好整齐!”

    “什么”李治透过雨雾看去,就看到百骑以唐旭为箭头,排着整齐的阵列冲杀了过去。

    “陛下,阵列整齐,就能震慑敌军,并能冲杀有力。”

    李治点头,“骑兵也是如此,这个朕知晓,可百骑为何这般齐整”

    “千牛卫出动了!”

    千牛卫也开始了出击,但……

    “陛下,千牛卫……”

    李治点头,“不用说,朕看到了,千牛卫的阵型不如百骑紧密整齐,气势也差了不少。”

    “止住!”李治点头,薛仁贵在城门洞中张弓搭箭,朝着前方虚空放箭。

    咻……

    这是鸣镝!

    双方开始减速。

    “鸣金!”薛仁贵点头,后方有人在敲击。

    铛铛铛!

    百骑止步,千牛卫止步。

    双方距离不到五步,唐旭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狞笑道:“蒋巍,今日如何”

    蒋巍任由雨水在脸上滑落,眯眼道:“你没这个本事!是谁是谁在十日里让百骑脱胎换骨了”

    唐旭仰天大笑,“哈哈哈哈!”

    耶耶就是不说,气死你!

    双方整队。

    贾平安突然喊道:“唱起来。”

    既然得胜,那就该高唱军歌,让兄弟们振奋精神。

    前方的包东带头,“青海长云暗雪山……唱!”

    百余人齐声高唱,“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歌声高亢,正在整队的蒋巍回身,嘶声道:“这是谁的诗”

    这般豪迈……

    薛仁贵也愣住了。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陛下,臣想到了跟随先帝征伐高丽的岁月,臣……”

    李治同样是讶然听着。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豪迈之气在雨中冲了出来。

    “好诗!”蒋巍不禁击节叫好,“这简直就是为了我辈武人作的诗,谁作的”

    薛仁贵一拍手中的戟枪,赞道:“这诗听了就觉得热血沸腾,想着持枪冲杀敌阵,可敌军何在何在”

    李治不经意见就看到了面色涨红的王忠良,这位内侍此刻双拳紧握,看模样恨不能马上就去从军。

    “确实是好诗。”

    “列阵!”

    前方,百骑列阵完毕。

    纹丝不动。

    那边已经走来的千牛卫一怔,蒋巍骂道:“这是还想给咱们来一次兄弟们,可怕了吗”

    “不怕!”这些都是心高气傲的家伙,哪里会怕。

    “列阵。”

    双方就平行着列阵。

    死一般的寂静。

    左边是百骑,纹丝不动。

    “太整齐了。”薛仁贵赞道:“这等阵列臣一看就觉得赏心悦目,麾下若是如此,当是精锐。”

    李治点点头,“唐旭操练有功。”

    而千牛卫那边的阵型却有些散乱,不够整齐。

    如果如此也就罢了,可他们没法做到静止,于是你动动,我动动……看着……

    若是以往也还行,可在边上整齐的不像话的百骑映衬下,千牛卫真的……不堪入目。

    蒋巍的脸在发红,低声道:“站稳了,特娘的都站稳了!”

    可说来简单,做起来却难。

    一刻钟后,百骑依旧纹丝不动,千牛卫的开始大动……

    前仰后合,摸摸脸,揉揉眼……

    乱了!

    蒋巍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站稳了!别动!”

    可在没有适应性的操练之前,这种告诫毛用都没有。

    他看了一眼边上,百骑的阵列依旧稳定。

    千牛卫输了!

    老子输了!

    蒋巍咬牙,“输了!”

    贾平安早就忍不住了,听到蒋巍认输,就晃荡着出来。

    “谁让百骑十日脱胎换骨”蒋巍喃喃问道。

    “若说是某,你觉着如何”

    蒋巍抬头,见是贾平安,就皱眉:“且去。”

    这话就像是大人哄孩子,“一边去。”

    贾平安呵呵一笑,“要不……打个赌”

    最近家里修建新宅子花销不小,表兄每日精打细算,恨不能一把米吃五日。所以贾平安也要节约些,比如说去五香楼,就得想办法弄钱了。

    蒋巍随口道:“随便你。”

    棒槌,上钩了。

    贾平安提高嗓门,“如此五十贯,如何”

    蒋巍点头,“若是你,某不但给你五十贯,再请你去三次五香楼。”

    奢侈!

    大气!

    敞亮!

    那边的李治摇摇头,“前阵子有人说百骑散乱,千牛卫更厉害些,可今日朕看了看,却是百骑更厉害……朕不通战阵之道,说的可对”

    这里唯一有资格做裁判的就是薛仁贵,他说道:“陛下法眼无差,百骑更厉害。”

    千牛卫是臣子的子弟组成的侍卫,算是半个外人,而百骑却是老李家的自己人。

    自己人这些年很丢人,被千牛卫压制的没有半点脾气。

    从李世民到李治都觉得丢人。

    可今日一看,却不是那么回事。

    而且李治还在怀疑以往的判断……

    难道以往那些人是在哄骗朕

    什么百骑不如千牛卫,不如扩编成一卫,把侍卫的事儿交给千牛卫。

    若是如此,朕以后的护卫就只能选择千牛卫,但凡有些变故,再无转圜的余地。

    想到这里,他心中已经准备了好几种手段,回头就严查千牛卫。

    “陛下,可令他们散了吗”

    李治点头,“把蒋巍和唐旭叫来。”

    蒋巍和唐旭来了,一个低头,一个昂首。

    李治含笑道:“今日两军相争,都不错。”

    蒋巍抬头,面带羞色。

    “但百骑更好些。”

    唐旭只觉得浑身懒洋洋的,恨不能马上去五香楼寻几个女人快活。

    “蒋巍你有何话说”李治既然怀疑上了千牛卫,那自然要不动声色的观察试探一番。

    蒋巍看了唐旭一眼,这一眼中多是不服气,“陛下,臣不服。”

    “为何”李治淡淡问道,此刻他的心态已经变了,喜怒不形于色。

    蒋巍说道:“百骑臣深知,最为懒散,可这十日下来,竟然变得这般精锐,臣以为……这是有人出手相助。”

    李治想到了唐旭的汇报:“百骑内部已经整治过了。”

    蒋巍说道:“陛下,臣冒昧,这阵子百骑内部换了十余人,这些臣令人已经打探到了消息,可换人也好,整治也罢,十日之内脱胎换骨……不能!”

    薛仁贵低声道:“陛下,确实不能。”

    李治一怔,问了唐旭,“今日的百骑可称为脱胎换骨,你是如何整治的”

    “陛下可还记得臣禀告的那些吗”唐旭心中暗赞着贾师傅的能力,说道:“那都是贾平安的建言,从淘汰庸者开始,都是他一手而为……”

    这样的手下,他指挥起来也有压力啊!

    李治一愣,“竟然是他那这些操练是谁”

    那个扫把星不可能连这个都会吧

    唐旭点头,“就是他。”

    李治心中大震,“他竟然会这些叫来。”

    蒋巍失态的张开嘴,缓缓回身,看着在那里站的僵硬的贾平安,想到了先前的话。

    “若说是某,你觉着如何”

    原来那不是吹嘘,而是真的。

    竟然真的是他

    “小贾!”唐旭招手。

    贾平安浑身湿漉漉的难受,正想赶紧回去换衣裳,然后喝一碗姜汤,闻言就跑了过来。

    唐旭笑道:“小贾,陛下相询,你且好生说了。”

    李治点头,“这些操练都是你弄出来的”

    呃!

    贾平安身上冷的想哆嗦,本想装个比,最后却只是点点头,

    唐旭不禁暗赞,觉得小贾果真是谦逊。

    竟然是他

    李治心中涌起了疑窦,问道:“你是如何想的”

    “臣在想……百骑的弊端就在于怎么做都是这样,好坏都这样,如此无人再有上进心。要想打破这等僵局,唯一的法子就是打破这个规矩,让能者上,庸者下。”

    这个在后世人人皆知的道理,此刻却让人惊讶。

    这个少年果然聪慧。

    李治再问道:“那后续的操练……你是如何想的”

    大佬,你这是偷师了啊!

    贾平安觉得皇帝不地道。

    薛仁贵想走,可却又想听,一时间进退维谷,李治见了就问道:“为何如此”

    薛仁贵苦笑道:“陛下,这等兵法乃是传家的。”

    你要说必须传授给大伙儿,就算是皇帝也会被狂喷。

    这是个家族为先的时代,家国家国,家在国前。

    李治恍然大悟,然后笑道:“如此朕便不问了。”

    他看了唐旭一眼,心想唐旭会了,难道不就是朕会了吗

    皇帝必须厚黑,所以他对这等想法毫无愧疚。

    可贾师傅何等的聪明,心想你现在不问,回头那些百骑难道会不说

    所以……趁着现在说出来,那就是高姿态,大公无私。

    “其实……说来也简单。”

    众人都竖起了耳朵。

    “就一个,令行禁止!”

    贾平安说完了,李治不懂。

    可蒋巍和薛仁贵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

    为盟主‘夜亂天’加更。

    为盟主‘medking’加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