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61章 自己的路

时间:2020-09-12作者:迪巴拉爵士

    向长林觉得自己怕是听岔了。

    “去了哪”

    杨德利欢喜的道:“是咱们的人多发了出去。”

    向长林的脑海里转动了一下,就拉出了一条线,“你是说……咱们的人多发了禄米出去”

    “对”

    “为何”向长林觉得室内有些闷,就起身过去打开了窗户。

    新鲜的空气涌了进来,让人精神一振。

    杨德利已经揣测过了动机:“那一年某去城里买东西,路过一家酒肆,眼馋,就蹲在外面吃自己带的干饼。一边吃一边看着里面的人在煮馎饦……”

    “你想说什么”向长林皱眉回身。

    “那家酒肆的馎饦在郑县最有名气,有点钱的都喜欢去吃。”杨德利陷入了回忆之中,“他的馎饦里放羊肉,平常人去,他就放五片,可官吏去,他会多放些,官越大,他放的越多……”

    向长林皱眉,“你是说,咱们仓部发放禄米的人……为了讨好高官,就多发了三百石给他们”

    这个动机是存在的,但也只是推算。

    “对!”杨德利兴奋的道:“定然是如此。”

    向长林吩咐道:“来人。”

    晚些仓部负责发放禄米的几个小吏被弄了来,向长林一番威胁,可他们都大声喊冤。

    这事儿……没法查啊!

    杨德利却坚定的认为有戏,他干脆就跑去求见老许。

    “啥卖禄米”老许一听就炸了,狐疑的道:“可真是其事”

    杨德利说道:“许公,他们就是多领了禄米,随后偷偷弄到东西市的粮铺卖了。你家的说不定,兴许没有。”

    许敬宗皱眉想了想,“那王冲……最近这几年好似花钱不少,难道……等老夫去探探。”

    老许想到自己可能会被挖墙脚,顿时就坐不住了,当即带着人回家,把负责领禄米的家仆王冲抓了起来,还有家里赶车的车夫也别弄到别处去询问。

    只是一刻钟,王冲和车夫就吐实了。

    “……每年领禄米,只要说几句好话,仓部的小吏都会令人多发些……”

    “那些多发的禄米在何处”许敬宗面色铁青。

    “都卖给了东市的粮铺!”

    “贱狗奴!”

    ……

    杨德利回到了仓部。

    严硕寻他,一见面就板着脸道:“有人把此事告诉了发禄米的那几个人,他们说要寻你的晦气,回头你小心些。”

    杨德利一听就炸了。

    “寻某的晦气某当年在杨家坞可是拳脚无敌……”

    严硕见他面色发白,知道这是色厉内荏,就去寻了向长林。

    “那些人怕是会动手。”

    “传某的话,谁敢私下动手……不许下狠手。”

    这等事儿就是内部矛盾,这股子怨气不消散,那几个小吏就会不断在背后弄杨德利。

    到时候仓部乌烟瘴气的,向长林受不了。所以不如打一顿完事,没后患。

    ……

    杨纂不喜欢冬天,每到冬天他就觉得浑身僵硬发冷,就算是烤火,也只是表面温暖,肉和骨头里依旧发寒。

    他就站在炭盆边上转悠,手中拿着一份文书琢磨着。

    “杨尚书,许使君求见。”

    “许敬宗”杨纂不喜欢老许这个人,闻言淡淡的道:“请了来,就说老夫身体不适,就不相迎了。”

    晚些,许敬宗来了。

    二人见礼,杨纂还在猜测着许敬宗的来意,老许就发飙了:“杨尚书,老夫问一句,蛊惑别人的家仆犯事,这算是个什么罪名”

    杨纂一怔,淡淡的道:“一个教唆是逃不过的。”

    许敬宗冷笑道:“若是再加一个假公济私,损公肥私呢”

    杨纂眯眼,眼角那里多了三条深深的皱纹,“你说的是谁”

    “你仓部发禄米的那些小吏,他们为了讨好高官,每次都多发禄米给那些高官的家仆,那些家仆多领了米,就拿到东西市去贩卖,钱就收进了私囊……”

    许敬宗一拍案几,手心痛的不行,“老夫的家仆王冲和车夫勾结,每年都能弄一笔钱……杨尚书,你仓部损公肥私的本事,你可知道幸而杨德利察觉了此事,否则还得延续多少年你亏不亏心”

    杨纂眯眼,心中怒火涌起,“来人。”

    外面进来一个小吏。

    “让仓部郎中向长林来此,罢了,老夫亲自去!”

    杨纂起身,许敬宗说道:“老夫本想走,可想想却担心你等欺负了杨德利那个老实的,可许老夫旁观”

    杨纂看着他,微笑道:“老夫为官半生,所做之事,无可不对人言。”

    二人一路去了仓部。

    向长林闻讯出来迎接,见到许敬宗不禁一怔。

    这个老家伙来干什么

    “去看看。”杨纂指指前方,那里似乎在发生争执。

    许敬宗的眼神好,他冷笑道:“你的人正在围攻杨德利,老夫就看着你怎么办!”

    杨纂微微摇头,走了过去。

    “杨德利,咱们做事从未出错,可你却在郎中那里污蔑挑事,今日你说不出个理由,就别怪咱们手狠!”

    几个小吏围住了杨德利,可杨德利却压根不怕。

    他握紧双拳,“要打架”

    表弟小时候就是个倒霉蛋,他没少跟着被歧视。孩子们最是残忍,就喜欢欺负他们兄弟,而那个时候,出头打架的就是杨德利。

    “你还敢顶嘴”

    一个小吏猛扑过来,众人闪开,准备看他教训杨德利。

    可他才将跑出几步,就看到了杨纂,心中顿时慌得一批……

    于是杨德利从容挥拳。

    呯!

    小吏扑倒。

    杨纂冷眼看着这一幕,有人回身,被吓的叉手行礼,“见过杨尚书!”

    众人凛然,赶紧闪开。

    杨纂指着那几个小吏,吩咐道:“拿下问话。”

    那几个小吏愕然,“杨尚书,我等所犯何事”

    “拿下!”杨纂咳嗽了起来,懵逼的向长林赶紧带着人控制住了几个小吏。

    “尚书坐。”

    有人弄了凳子来,却没有老许的。

    贱狗奴!狗眼看人低!

    许敬宗腹诽着,等开始询问后,他马上就借势发飙,“不认账老夫的家仆王冲已经被送到了长安县,就等着处置。这长安城中不知道多少高官的仆役在领禄米时得了你等的好处,随后卖了那些多发的禄米,又和你等分润……好处好处,可大唐的好处呢都被你等瓜分了!”

    这是事主上门来了。

    几个小吏眼珠子乱转,就是不肯承认。

    “交给大理寺吧。”杨纂起身道:“随后老夫会上书陛下,请陛下告知那些高官,好好自查一番。这等蛀虫,家里也不能留,那是祸害!”

    进了大理寺,想想大理寺卿唐临的铁面无私,再想出来就难了。

    一个小吏看看左右的同伙,心想这事儿怕是熬不住了,若是某先坦白呢

    是了,先坦白,好歹能从宽。

    “某说……”

    随后几个小吏争先恐后的说出了此事的缘由。

    “……早些年就是这样,那些高官的家人来领禄米,随行的家仆进去装米,他们会和我等套近乎,说是多给些,回头请饮酒,以后有事说话……他们卖了多发的禄米,要么请饮酒作乐,要么就给好处。”

    “竟然是这样”

    杨纂叹息一声,问道:“杨德利在哪”

    杨德利站在后面,众人闪开一条道,他缓缓走了出来。

    心跳加快啊!

    他见到皇帝只会高兴,但见到上官却有些那种小激动。

    杨纂仔细看着扫把星的表兄,颔首道:“听闻你较真,老夫不以为然,想着只是个痴人。可谁曾想你竟然发现了这等弊端。三百石……有人说少,可三百石能让多少百姓喜笑颜开做官不为民,那不如回家去做米虫!”

    这不是老夫的话吗

    许敬宗想起了自己的座右铭,不禁脱口而出,“百姓就是我等的父母!”

    咦!

    杨纂没想到老许竟然有这等认知,不禁诧异。

    他扶着人起身,微笑道:“户部掌管钱粮出入,要的是什么要的就是杨德利这等较真的,向长林。”

    “下官在。”向长林此刻已经懵了。

    在审查过后,他觉得这事儿压根就不靠谱,可谁曾想杨德利竟然请了老许出手,一下就查出了自家的蛀虫。

    杨纂淡淡的道:“杨德利……老夫知晓有人在背后嘀咕,说他是扫把星的表兄,就是靠着贾平安在宫中蛊惑君王,这才能到户部任职。这等话……此后老夫不想再听到。”

    向长林心中一凛,“是。下官定然会管着他们。”

    “不只是管着。”杨纂咳嗽了几下,喘息道:“人人都说他太过较真,吃力不讨好,可这等较真的人何其难得不能让这等人吃亏,否则人人奸猾,那还有什么吏治”

    这是在明确表示:仓部该嘉奖杨德利。

    向长林应了,一时间那些小吏看向杨德利的目光骤然一变。

    才进了仓部没多久,竟然就得了嘉奖,再来几次,怕是要越级升官了。

    众人艳羡不已,严硕走了过去,拱手道;“某先前却是误解了你,对不住了。”

    杨德利有些手足无措的道:“无事,无事,某不记仇……”

    众人一听这话,不禁莞尔,都觉得这是个铁憨憨。

    杨德利心想,某不记仇,但某的表弟不同啊!他记仇!

    随后杨纂就上书朝中。

    政事堂里,这份奏疏被特地送了过来。

    长孙无忌看了,神色古怪。

    “辅机,是何事”褚遂良好奇,就凑过来看了一眼,不禁惊讶。

    “竟然这样那老夫的家仆可有如此”

    “这也是老夫所想的。”长孙无忌家大业大,禄米自然不放在眼里,但没有人喜欢被骗。

    “交上去。”

    李治也得到了这份奏疏。

    “刁奴和胥吏联手,损公肥私,令人恼怒!”

    三百石数量不多,可哪个帝王能忍这等事

    “竟然是小吏查出来的”李治皱眉,“杨德利……怎地有些耳熟”

    他每日要看到不少人名,能记住的也就是那些大佬和紧要的人。

    这个时候,王忠良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他上前一步,谄笑道:“陛下,就是贾平安的表兄。”

    李治恍然大悟,“是了,朕才说贾平安有功,就赏他的表兄,记得是去了户部吧,可他才去了没多久……竟然就查出了二十多年来的弊端,这……他表兄聪慧”

    “杨德利说是蠢笨。”那等铁憨憨,王忠良觉得自己能轻易的把他卖了。

    “此事问清楚。”

    李治有些好奇,晚些王忠良打探了消息回来,“说是杨德利较真,见不得浪费钱粮,见了就心疼。于是发现损耗不对,就锲而不舍的去查,没人搭理他,他就一人搬运那些粮食,大冬天的,汗流浃背也心甘情愿……”

    “执拗……还勤俭,见不得人浪费……”李治点头,“这样的人,适合在户部,为大唐看守钱粮。”

    ……

    嘉奖很实在,竟然是发了两头肥羊,外加一头不能耕地的牛。

    当杨德利牵着一头牛,带着两只羊回到了道德坊时,大伙儿都轰动了。

    “这是买牛来种地贾家这是钱不够花了还是怎地”

    “那不是耕地的牛,是草原上来的,只能吃肉。”

    面对众人的询问,杨德利得意的道:“这是户部给某的嘉奖。”

    道德坊著名的铁憨憨,外加抠神杨德利被嘉奖了。

    杨德利一进家,就大声的道:“去请了屠夫来,杀牛宰羊,算了,牛杀了,羊养几日,等牛肉吃完了再说。”

    牛是重要的生产资料,宰杀有罪。

    所以一般人终生都不知道牛肉啥味道。

    有户部的证明,又请了官府来验证,屠夫才敢下手。一头牛放倒了,屠夫想带走牛杂,贾平安哪里回许。

    牛杂火锅多好的味道。

    牛肚火锅啊!

    杨德利吸吸鼻子,别的不管,就盯着那个东西,“平安也渐渐大了,那东西回头炖给他吃,好歹以后多寻几个女人,多生几个娃。”

    贾平安看着那条东西无语,“某不能吃这个。”

    杨德利振振有词的道:“以前在杨家坞时,就有人专门吃这个,吃的满面红光,大冬天敞胸露怀的。”

    “那是烧的!”贾平安坚决不吃那个东西。

    他开始吩咐曹二,“这天冷,说是能放东西,可也扛不住几日,这样,去弄了些香料来,卤!”

    唯有卤制的牛肉才能多保存些时日。

    他交代了些材料,让宋不出去采买。

    “最嫩的地方切片火锅。”

    “火锅是什么”曹二一脸懵。

    “火锅……”贾平安一番指点,曹二成功的弄了一个火锅出来。

    浓郁的牛肉香味在弥漫着,杨德利站在院子里,仰头吸气,“真香啊!”

    有人敲门,不等杜贺动手,阿福就屁颠屁颠的跑了去。

    啪!

    大门被拍开,老许站在外面,深吸一口气,“这什么香味小贾,你又弄了什么好吃食”

    贾平安笑道:“火锅。”

    老许俯身揉揉阿福的头顶,说道:“今日杨德利之事做的不错,老夫下衙时,见到褚遂良那个老东西急匆匆的往家里去,这多半是要查问了。”

    长安城今日注定不会安稳,那些高官的家人多半都在瑟瑟发抖。

    “多谢许公。”贾平安知道今日若非是老许出手,杨德利要解决此事还真没路子。

    “谢个什么。”许敬宗一脸得意的模样,然后看看天色,“咦!竟然这般时候了老夫得赶紧回家去。”

    杨德利第一次心甘情愿的道;“许公,在家里吃了再回去吧。”

    “这多不好”老许一脸不乐意,直至邀请再三,这才说道:“罢了罢了,下次你等记得去老夫家中吃饭。”

    “兄长!”

    外面来了个狠人,杨德利不禁打个寒颤。

    “好香啊!”

    李敬业今日下水,带来了一大桶鱼。

    “上次兄长说喜欢吃鱼,某今日就下水弄了些。”

    这么冷的天气下水……

    杨德利的心痛都减轻了些。

    “吃饭吃饭!”

    一口锅架在碳炉上,牛肉汤在翻滚,一家人都在吸气。

    “肉来了。”

    曹二的刀法不错,牛肉片切的挺薄的。

    十六岁的鸿雁站在后面伺候,狂吞口水。

    “都有。”一头牛那么多肉,几个人怎么吃都吃不完,“回头曹二也弄个火锅,你等自己吃,这几日牛肉管够。”

    杜贺都馋的不行,闻言赞道:“郎君就是大气,这换了别人家,主家吃好的,就算是吃不完,也不会想着给咱们吃。难怪郎君才十五岁就成了武阳男,这般大气……他不升官就不可能!”

    这话说的极好,连许敬宗在百忙之中都要抬头看杜贺一眼,“你原先是何出身”

    杜贺叹道:“某当年也做过官,后来……不堪回首啊!”

    许敬宗最喜欢戳人的痛处,沉迷于由此获取的优越感中,“贪腐”

    杜贺点头,一脸唏嘘。

    “看好此人,若是不越矩,以后就是个好管事。”许敬宗交代了一番,结果边上的李敬业拿起公筷,一家伙就把锅里刚下没多久的牛肉片卷走大半。他忍不得了,赶紧加入。

    那东西弄出来了,杨德利逼着贾平安吃,贾平安不干,最后杨德利一人吃了。

    一顿牛肉火锅吃的酣畅淋漓,临走前,贾平安给老许带了十多斤牛肉,让他家里人吃。

    老李家他也给了十多斤,“不够再来拿。”

    后世吃牛肉方便,但此刻这东西却是稀罕物。

    李敬业大大咧咧的道:“兄长放心,明日某再来吃。”

    刚才他一顿少说吃了五六斤牛肉,闻言杨德利心如刀绞。

    把两个客人送走,回过身,杨德利就见表弟站在那里,微笑道:“表兄,某觉着,你找到了自己的路。”

    ……

    长孙无忌家中,他铁青着脸,看着跪在身前的管事,“老夫自诩持家有道,可竟然被你这等硕鼠侵吞了许多钱粮都不知道,来人!打死,连夜寻个地方埋了。”

    “阿郎饶命……”

    边上的管家心中一凛,觉得今日真是倒霉催的。

    先前长孙无忌一回家就查了去领禄米的人和车夫,一番追查,不止查出了多领禄米的事儿,更是查出了管事贪腐一千余贯的大案。

    这个气啊!

    想他长孙无忌自诩手段了得,可竟然被家里人给坑了一把。

    按理该把管事送到县里里处置,可长孙无忌何等人,哪里会让家丑外扬。

    “打死!”

    今夜许多豪宅中,惨叫声不绝于耳。

    李治站在殿前,听着百骑的禀告,叹息道:“一个杨德利竟然就引出了这么多的弊端,可见这朝中缺不得憨傻之人。”

    ……

    为盟主‘du书消得泼茶香’加更。

    为盟主‘5lg’加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