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53章 老天

时间:2020-09-12作者:迪巴拉爵士

    一道诏令往往需要中书和门下二位大佬来商议,但商议得有地方吧,这个地方在门下省,叫做政事堂。

    或是三高官官要商议事情,也大多都在门下省这里进行。

    于是政事堂渐渐就演变成了权利的核心地区。

    此刻政事堂里,贾平安神色从容,而褚遂良面色冷峻,淡淡的道:“此事于民生大有裨益,但你却说对天下大有好处,这不是唐是什么危言耸听,这便是少年人的本事老夫在朝中多年,你这等少年见过许多,但凡想一步登天的,就喜欢这般大话,可今日陛下和诸位相公都在,这等伎俩又有何用”

    许敬宗大怒,抓着茶杯就想扔,但被李治一个眼神瞥来,就放心茶杯,起身道:“你又懂的什么除去字写得好之外,你还懂什么难道……”

    “许卿!”李治压压手,他担心许敬宗接下来会说褚遂良抱长孙无忌的大腿,才能官运亨通之类的话,那事情就麻烦了。

    许敬宗悻悻的道:“不是老夫吹嘘,你和小贾一起去地方为官,不出两个月,谁强谁弱一目了然,若是你褚遂良胜了,老夫辞官归家,可敢去”

    老许发飙了。

    这个老东西、老官迷竟然把自己的前程丢出来当赌注。

    这一刻长孙无忌心动了一瞬,但旋即放弃了这个念头。

    许敬宗就是个不要脸的,不值当为他打赌。

    李治干咳一声,许敬宗拱手坐下。

    褚遂良嗤笑道:“老夫岂会与少年打赌!”

    贾平安拿起那几张纸,淡淡的道:“大唐兵戈锋锐,从立国始,不管是吐谷浑还是突厥,或是吐蕃,都在大唐雄师的打击下纷纷溃败,但随着大唐的扩张,军队越走越远,百姓越走越远……怎么控制”

    大唐的疆域在李治武媚之后就算是奠定了基础,随后李隆基四面出击,大唐虎贲战无不胜……

    “那些大军和百姓远离了长安,相隔数千里,来往一次要几个月,甚至是半年以上……敢问褚公,若是有人谋反,长安的大军可能及时赶到到了那时……该如何”

    “谁敢谋反”褚遂良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大唐府兵的精锐就在长安,每年各地的折冲府也会抽调府兵来长安上番,这便是轮换,谁能谋反”

    大唐的上番制度比较有特色,原则上是距离长安越近的折冲府,抽调的人越多。每年各地的折冲府会分批去长安宿卫,一年几批,地方若是有什么问题,那些来上番的将士们就会第一时间反馈。

    所以大多人看向贾平安的目光中多了些莫名的轻视。

    这便是你的本事

    褚遂良的眼中多了讥诮之色,就像是看着黄口小儿般的,说道:“这便是你说的大好处”

    “当然。”贾平安想到了后来的大唐,“大唐人口繁衍生息,随着人口越来越多,关中不堪重负……今年长安的粮草就有些紧张吧”

    李治点头,无奈的抿抿嘴角,说道:“再这般下去,过几年朕就只能去洛阳就食了。”

    随着长安人口膨胀,粮食越发的不够吃了,皇帝只能带着臣子军队去洛阳,叫做就食。

    “府兵制靠的是什么”贾平安目光炯炯的道:“靠的是关中子弟!”

    李勣点头,“关中子弟骁勇善战,闻战则喜,大唐府兵的核心就是他们。”

    老李的捧哏堪称是天衣无缝。

    贾平安暗赞一声,说道:“府兵为何闻战则喜一是军功封赏,二是授田免税。军士被招募,平日在折冲府操练,轮番来长安宿卫。战时被征发出征,战罢归来封赏,随后继续种地操练……这便是府兵。他们还得要自己准备军资,横刀、粮草、弓箭,甚至还得准备衣裳……每一伙还得凑钱准备马或是驴,用于托运物资和伤病……这便是大唐府兵。”

    “那又如何”褚遂良问道,可却发现君臣的神色有些异常。

    贾平安认真的道:“关中土地以后可还够吗”

    众人默然。

    人口膨胀带来的后果就是田地不足,加之权贵贪婪夺取,随后均田制瓦解。

    “当授田不足时,府兵从何而来”

    均田制无法实行下去,府兵制就是一个笑话。

    “当大唐兵锋远离长安,远离中原时,将士们如何轮换最后只能沦为屯兵!”

    “屯兵……陛下,那便是募兵的开端!”

    这便是大唐府兵制的演变过程,最后府兵制完蛋,募兵制大行其道。

    “到了那时,将领领军屯守一地,麾下将士远离中原,如何确保他们对大唐忠心耿耿如何去获知当地的情况商人!货物!”

    安禄山要造反前,难道当地无人知晓

    知晓,也有人警告过朝中,可李隆基搂着杨贵妃在泡温泉,乐不思蜀,杨国忠压根就不是一个宰相的材料,对这些警告视而不见,最终轰隆一声,完蛋……

    忽略了情报的获取和分析,这是安史之乱的起因。而府兵制的破坏,也是安禄山造反和大军能长驱直入的根源。

    李治在脑海里推演了一下这个过程,不禁惊讶的道:“府兵为关键。若是府兵败坏,大唐也会败坏……”

    这个问题很犀利,但属于长久谋划,不是此刻能解决的。

    褚遂良见皇帝赞许贾平安,就忍不住反驳道:“大唐将士忠心耿耿!这是臆测!”

    长孙无忌想捂额。

    你这个是狡辩啊!

    李治看着褚遂良,右拳紧握,真想扔个什么东西过去。他本想忍,可最后却忍不住开口,“此一时,彼一时,贾平安说了两处,一是因为关中土地不够,会导致府兵制败坏;二是大唐大军以后会远离中原,轮换不易,会沦为屯兵……

    这两处会导致朝中对大军失去掌控,此刻未雨绸缪,从小处去分析各地的情况,以为朝中谋划咨询之用……可错了”

    皇帝一般都是赧然一笑,此刻竟然亲自下场,一番话近乎于斥责,让褚遂良面红耳赤,起身道:“陛下,此等事做就是了。”

    李治深吸一口气,长孙无忌却沉声道:“此刻便是在做!”

    这个心腹今日被贾平安一番话说的语无伦次,思路凌乱的让长孙无忌想打人,再让他说下去,许敬宗那个老东西绝对会跳出来说这等人怎么能做宰相。

    褚遂良面色涨红看了贾平安一眼,贾平安微微颔首,“褚公有话只管说。”

    你不够班!

    这个颔首激怒了褚遂良,他大怒道:“你一个扫把星克死了父母家人,上天没收了你,陛下没镇压你,你就该本分度日,可你却四处钻营,到处搅乱,是何居心”

    褚遂良失去了分寸,这是贾平安所期待的,他叹息一声,苦笑道:“人云亦云……某也不想辩解。”

    你辩解什么

    辩解你不是扫把星,褚遂良就会举例说明,随后就是一场乱战,没有胜利者。

    但贾平安一个叹息,却让人心酸。

    许敬宗眼睛发红,盯着褚遂良,突然蹦起来骂道:“贱狗奴!你口口声声说小贾是扫把星,他进了长安城之后克了谁你说!说不出来老夫撕烂你的嘴!”

    哦……

    贾平安隐约听到了皇帝的低叹,是一种满足和欣慰的态度。

    老许为贾平安出头,加分了。

    “老匹夫!”褚遂良起身,开始挽袖子!

    许敬宗冷笑,顺带还整理了一下头发,骚的一塌糊涂。

    二人之间剑拔弩张,李治面色铁青,实则心中暗爽。

    长孙无忌知晓褚遂良想干什么,这厮被贾平安一番话说的无言以对,为了面子,只能直面许敬宗的挑衅。

    “咳咳!”关键时刻,贾平安淡淡的道:“有事说事,许公,这样不妥,咱们是读书人,说道理怎么能动手呢君子动口,小人动手啊!”

    许敬宗闻言不禁大笑,随后坐下。

    褚遂良站在那里进退两难,坐下吧,贾平安在盯着他,发誓要让他今天灰头土脸。

    不坐下吧,难道真的和许敬宗来一场

    那个他也不虚,可贾平安那个小畜生刚才一番话让他没法动手:君子动口,小人动手。

    他可是纯正君子,岂能掉人设

    李治看了他一眼,拿起那几张纸,“此事交给百骑去做。”

    啪!

    这话恍如一巴掌,打的站着的褚遂良脸上生痛。

    皇帝把事情交给百骑,其一是赞许贾平安的分析,其二就是觉得这事儿交给贾平安办他放心。

    “臣定然不负陛下重托!”贾平安拱手领命。

    他看了褚遂良一眼,欲言又止,然后一脸同情的模样。

    小畜生!

    褚遂良此刻被架着格外的难受。

    李治起身,“如此就……时辰不早了,朕令人安排诸卿用饭。”

    “好啊!”

    “好啊!”

    宰相们自然要婉拒的,可两个声音迫不及待的答应了。

    一个贾平安,一个许敬宗。

    李勣满头黑线,真心想说不认识那个少年。

    贾平安欢喜的道:“臣从未吃过宫中的御膳,盼望已久,就如同久旱逢甘露啊!”

    李治颔首,随后,贾平安和老许就在政事堂里等御膳。

    宰相们各自散去,把偌大的地方留给他们二人吃喝,心态大概也不好。

    褚遂良心神不定的第一个往外走,这个有些犯忌讳。

    老大走前面,这个是万万不能错的。

    可褚遂良此刻的脑海中全是先前的辩论,怒不可遏,皇帝也不在,他终于可以奔放一把了。

    站在门内,他回身,嗤笑道:“扫把星,你若是有本事就克了老夫,哈哈哈哈!”

    这种阿q精神让贾平安也是醉了。

    他摆摆手,老许摇摇头,都觉得现在的褚遂良已经失去了理智,和他吵架划不来。

    褚遂良见他们不敢说话,心中的羞辱感消散了些,就回头出去。

    正好有人端着一壶茶准备进来服侍大佬们,就这么一撞……

    呯!

    茶壶飞了起来,那小吏惊恐的神色,飞舞的茶水,褚遂良的愕然……贾平安甚至看到了一瓣大蒜。

    卧槽!

    谁喝茶那么清新脱俗,竟然还放大蒜。

    茶水没有悬念的泼在了褚遂良的身上。

    天气冷,他穿的厚实,但脸上被泼溅了不少。想他近些年养尊处优,哪里吃过这等苦头,不禁就惨叫起来。

    这是个大茶壶,水量很大,那些滚烫的茶水一小半都泼在了褚遂良的身上。冬季穿得多,茶水被吸收后,迅速降温,但依旧难受。

    这样也就罢了,最多回去把脸上被溅到的地方保养一番完事。

    可褚遂良心中本就恼火,此刻被泼了一身茶水,不禁怒了,一脚就踹去。

    他站立的地方被茶水打湿了,下盘本就不稳,此刻单腿站着,另一条腿发力去踹人……

    毫无悬念的,褚遂良一头栽倒。

    这个过程持续时间不超过五秒。

    众人瞠目结舌,都没管摔晕过去的倒霉蛋褚遂良,而是齐齐看着同样瞠目结舌的贾平安。

    于志宁喃喃的道:“先前褚公说了什么老夫晕乎了,想不起来了。”

    长孙无忌深吸一口气,“他说……扫把星,你若是有本事就克了老夫。”

    然后……

    他求仁得仁。

    求锤得锤!

    晚些消息传到了李治那里,他愕然道:“朕怎么想到了一件事……当初有人说贾平安专门克自己的对头”

    王忠良也想起了此事,“是啊!”

    褚遂良今日和贾平安辩驳,唇枪舌剑,互不相让,更是几度差点要动手,说是对头不为过。

    李治沉默良久,想笑,嘴唇抽搐了几下,觉得不厚道,“让医官去看看。”

    王忠良有些担心,“陛下,那贾平安危险呐!要不……”

    李治摇头,眼中多了笑意,“他自从进了长安城,带给朕的都是好事。另外……那个刘架,自从扑倒了贾平安,也是运气连连。”

    至于褚遂良,李治的心情看不出来,但随即的吩咐却让人浮想联翩。

    “中午多弄些饭菜。”

    心情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

    晚些有人来报,“陛下,那贾平安吃了御膳不说,临走还想打包。”

    李治捂额,回味了一下今日的御膳,觉得也就这样,“朕记得他才发财吧,怎么就穷成这样了”

    王忠良知道这个,“陛下,贾家重建宅子了,说是极好,花钱如流水,杨德利每日盯着,说是那些干活谁敢不好好弄,他就弄死谁。”

    李治一怔,“那杨德利……朕倒是有个想法。贾平安今日这也算是进言有功吧,朕在想……给杨德利寻个事做做。”

    “陛下,那杨德利没资格吧”

    大唐就算是做小吏也是要讲资格的,杨德利就一农户出身,怎么做小吏

    李治淡淡的道:“朕的话,难道当不得一个小吏”

    小吏没问题,官员就担心会被御史进言劝谏。王忠良低头,“当得,想来相公们也不会说话。”

    谁敢说话,王忠良就准备拎着菜刀去砍人。

    皇帝连任命一个小吏的资格都没了,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李治嘴角含笑,任谁都不知道他想给杨德利施恩的目的。

    贾师傅今日收拾了褚遂良一顿,顺带褚遂良倒霉晕倒,这让他如何不喜

    心情一好,连带看着王忠良都是唇红齿白的。

    “去英国公那里问问,最近可有小吏出缺。”

    李勣执掌尚书省,麾下是六部,需要大量的吏员。

    李勣得了消息也不以为意的问了问下属。

    “英国公,户部今日刚出缺一个掌固。”

    李勣点头,再问道:“哪一部”

    户部下面有几个部门,职权不同。

    “是仓部。”

    李勣点头,这个消息就被送进了宫中。

    但他有些奇怪,觉得皇帝这是昏头了,竟然亲自过问一个小吏的事儿。

    李治得了确定消息,就吩咐道:“去告诉贾平安。”

    贾平安此刻拎着食盒一路回家。

    阿宝小跑起来很稳,习惯之后不比骑摩托车差。

    到了租赁的宅子,杨德利刚回来,灰头土脸的模样。阿福在边上躺着,鸡鸭在马杀鸡。

    有个家真是好啊!

    “这是什么”杨德利见到食盒,正好饿了,打开就吃。

    “不怎么好吃,就是食材好。”作为贾师傅培养出来的大厨,杨德利有些嫌弃御膳。

    “武阳男!”

    外面有人在叫门。

    “贾郎君,是公事。”

    现在姜融最喜欢来贾家,每次一来……

    门打开,姜融一口气缓缓吸进去……绵绵不断。

    来的是个小吏,拱手道:“刚得的令,令表兄是叫做杨德利吧”

    “是啊!”贾平安回身看了表兄一眼,心想难道是表兄去摸了女人的屁股

    “英国公说了,宫中的吩咐,让杨德利明日去户部仓部任职。”

    呃!

    贾平安觉得自己的耳朵怕是出问题了。

    “去哪”

    “户部仓部,任职掌固!”

    小李疯了

    贾平安一怔,旋即问道:“为何去户部”

    小吏说道:“就户部有空缺。”

    那个还好,还好……

    但贾平安很担心表兄的未来。

    “啥去户部做官”

    杨德利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然后嚎哭道:“姑母……”

    贾平安觉得原身的母亲若是在天有灵,定然也会被表兄给骚扰的想打人。

    但这个任命是什么意思

    贾平安只是想了想就知道了来由。

    他今日给褚遂良一击,皇帝心情愉悦之下,就觉得该赏赐一番,但不好做的太明显,于是就施恩给杨德利。

    “姑母,某要做官了。”

    里面的杨德利在汇报工作,贾平安却觉得眼皮子在狂跳。

    户部仓部管理的是军粮,以及赋税,官吏的俸禄发放也是仓部的活。

    掌固是小吏,看似不打眼,可架不住他管的是仓库啊!

    杨德利的性格去掌管仓库……

    老天!

    ……

    为盟主‘溃雪o’加更。

    为盟主‘迪巴拉撅屎’加更……就不能取个好点的id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