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52章 对皇帝有大好处

时间:2020-09-09作者:迪巴拉爵士

    贾家的屋子都拆了重建,两兄弟在道德坊里租赁了一个宅子住下。

    “平安,说是要弄半年呢!”杨德利有些不舍,来回多次搬了许多坛坛罐罐回来。

    “半年就半年吧。”贾平安无所谓,就是花钱如流水,让他有些头痛。

    高阳又来了。

    她的小马鞭上镶嵌了几块宝石,暴发户的气息让贾师傅很羡慕。

    “皇帝穷了。”

    皇帝穷了。

    咬牙给了两万五千贯后,据闻皇帝晚饭都没吃。

    宰相们求见。

    一番眼色之后,李勣起身道:“陛下,修建养济院之事……臣以为本该是尚书省之事,臣并未察觉孤老无所养之弊端,有罪。臣恳请陛下收回成命,由朝中出钱。”

    长孙无忌微笑道:“是啊!陛下发了内帑二万五千贯,殊为不易……臣等都感知了陛下悯民之心。但宫中也不易,先帝驾崩,要花费许多,明年改元册封也要花销不少,还是朝中出这笔钱吧。”

    李治鼻子一酸,不禁有些难过。

    先帝驾崩后,他要花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可养济院之事他既然说出了口,怎么反悔

    所谓君无戏言,说的是威信。

    作为皇帝,你的一言一行天下瞩目,说出去的话就要践行。今日反悔,明日改动……大家都会知道,原来皇帝说的话不管用。

    这样的后果远比二万五千贯更严重,所以李治就算是有泪也得自家咽下去。

    “此事朕意已决,各处仔细看好,若是有人借此中饱私囊,严惩不贷!”李治想到昨夜王氏来寻自己,一脸崇敬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

    明明也心痛,却要说什么……陛下仁慈,臣妾心中欢喜……

    而萧氏就明显的直接了许多,愁眉苦脸的说怕是要过一阵子苦日子了。

    苦日子就苦日子吧。

    李治起身道:“并非是朕作态,那一日朕……罢了,诸卿可随朕来,一起去看看。”

    宰相们面面相觑,于志宁说道:“陛下,臣那边政事还有不少……”

    帝王和宰相坐而论道,这是这个时期的特点。臣子有话直接说,没有后世那等拘束谨慎。

    李治认真的道:“朕以为,当去看看,看一看,诸卿方能心中有数。”

    好吧,众人随着皇帝出去。

    “诸卿去更衣吧。”李治自己回了后宫,自然有内侍宫女为他更衣,可群臣……

    “陛下这是准备带咱们去何处”褚遂良觉得皇帝有些怪里古怪的。

    长孙无忌摇头,“看看再说。”

    晚些君臣换了便衣在皇城聚首,随后出去。

    李治在前面带路,径直去了东市。

    褚遂良低声道:“陛下怎地熟门熟路的……看着近期来过东市”

    五品以上官员不许入市场,这是规矩。

    可皇帝却带着宰相们大摇大摆的进来了。

    “东市越发的繁华了。”

    “是啊!看看那些商人,看看那些客人,如过江之鲫,可见如今大唐商业之繁茂。”

    宰相们虽然也看不起商人,但并不妨碍家中经商挣钱,这便是又当又立。

    李治突然止步,众人跟上。

    “看看那里。”

    众人随着他的手臂看去,就看到了几个乞儿。

    “那不是乞儿吗”褚遂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是啊!那便是乞儿。”李治说道:“看看他们,这般冷的天,只能缩在屋檐下躲着,若是有好心人给几文钱,那便是大喜之事……可并非每日都有人给钱,那些日子他们就只能受冻挨饿……朕……”

    长孙无忌觉得皇帝的声音不对,就越前一步。

    “雉奴!”

    众人觉得不对劲,上前一看,骇然发现皇帝竟然泪流满面。

    “朕想到了自己小时候。”李治抹了一把泪,“那时朕在宫中无人搭理,几个兄长偶尔见一面,就和养小狗般的摸摸朕的头顶……后来成了太子,朕和兕子在先帝的身边养着。先帝忙碌,朕和妹妹每日相依为命……”

    众人看到了前方,一个小女娃缩在一个男孩的怀里瑟瑟发抖。

    “朕登基之后,什么都想到了,却是忘怀了先帝所说的……以民为本。”

    他大步走了过去。

    那个小女娃被风吹的身体发抖,突然觉得没风了,欢喜的抬头,“阿兄,没风了。”

    男孩和她一起抬头,看着挡住了风的李治。

    “父母呢”

    李治年轻,看着和气,男孩说道:“阿耶和阿娘都去了。”

    “那你们为何不去投奔亲戚”身后传来了褚遂良的问话。

    长孙无忌摇头,示意他别说话。

    若是有亲戚能投靠,这两个孩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治伸手摸摸女娃脏脏的脸,回身道:“天气冷了,这几个孩子……给他们寻个去处,回头等养济院建好了再送去。”

    宰相们也算是了解了皇帝心思,竟然是悯民。

    皇帝悯民,这便是明君之相,一时间宰相们都欢喜不胜。

    随后君臣顺便在东市转了一圈。

    褚遂良突然咦的一声,众人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许敬宗!

    老许正一身便衣,正眉飞色舞的和商家说话,褚遂良低声道:“怕不是来买东西的。”

    五品官不许进市场,老许是雍州刺史,级别属于顶格,早就过了这条线。

    李治面色一黑,心想这个心腹今日真是不给自己争脸,竟然被抓了个现场。

    “叫他来。”

    李治背身而立,随行的唐旭悄然过去。

    “许公!”

    “别闹!”许敬宗正在问价钱,听到有人叫唤只是不理。

    唐旭再拍拍他的肩膀,“许公!”

    你没完了是吧

    许敬宗回身,见是唐旭,心中就想到了皇帝。

    他目光扫过前方,看到了一群熟悉的老汉,外加一个熟悉的背影。

    “快走。”老许疾步过来,唐旭紧赶慢赶的竟然差点没追上。

    “陛……见过郎君。”老许改口很快。

    褚遂良冲着他冷笑道:“为何来东市”

    这事儿被他们看到了,不可能善了,若是皇帝不处置老许,回头御史的弹劾是少不得的。

    许敬宗冲着他昂首,这是不屑之意,然后凑到了皇帝身边,微笑道:“郎君,每到冬日,长安城的粮价菜价就会变动上涨,老夫今日特地来此,一家家的询问……”

    他拿出了几张纸,还有一只炭笔。

    李治接过纸张一看,上面全是各种米粮菜价的记录,很是详细。

    “许卿有心了。”

    几个宰相心中膈应,特别是褚遂良,觉得自己被老许削了面子。

    “这等东西记录了有何用”褚遂良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书法,至于政治上的成就……就是抱紧国舅长孙无忌的大腿不放,一路飞升。

    而老许虽然也抱大腿,但却也能办些实事,自然看不起褚遂良。

    老许这人做事直接,看不起你就不给面子,时常挤兑你几句,堪称是拉仇恨的一把好手。

    于是一来二往,他和褚遂良之间的关系自然越来越差。

    所以许敬宗斜睨着他,竟然说道:“老夫凭什么告诉你”

    无敌了啊!

    李治脸颊抽搐,觉得心腹做事当真是粗俗,可朕怎么就心情大快呢!

    褚遂良没想到老许当场翻脸,就淡淡的道:“不通就不通,何必不懂装懂。”

    老许懂个屁的物价,这一点在场的宰相们都知道。

    许敬宗觉得自己被蔑视了,“把每日的价钱记下来,汇聚在一起分析,最终能得出结果,朝中据此可知晓整个大唐的变故……”

    褚遂良一脸赞叹的模样,“如何知晓”

    老夫还不知道你许敬宗

    文采老许确实厉害,但玩民生……

    这就和黄鼠狼关心鸡鸭的生活一般的可笑。

    许敬宗欲言又止,卡壳了。

    长孙无忌嘴角噙笑,觉得这个场景太有喜感了,前几日的郁郁心情都好转了许多。

    李治想着心腹也不易,就说道:“此事回头再说。”

    褚遂良给了许敬宗一个眼神,示意他别嘚瑟。

    来自于老对头的挑衅让许敬宗怒不可遏,“郎君,此事小贾知道。”

    “谁”李治一怔。

    “武阳男,贾平安。”

    李治点头,“让他来。”

    晚些,君臣到了政事堂。

    李治看看四周,关切的道:“政事堂乃是宰相议事的地方,却看着简陋,回头修一修吧。”

    长孙无忌笑道:“陛下,如今朝中不易,有钱还是化在民生上为好,至于我等,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足矣。”

    这只是客套。

    长孙无忌拿着那几张纸,有些好奇的道:“就凭着这个……老夫知晓物价关系民生,可如何得知整个大唐的变故”

    “这个……”许敬宗顾左右而言他,“这里颇为奢华,陛下,这木料……竟然是檀木太奢侈了。”

    呵呵!

    众人都是一笑,觉得老许这次要颜面扫地了。

    李治当然知道这是檀木,政事堂的建造单子当年他见过,靡费不小,但他今日依旧要说太简陋了。

    “咦!”褚遂良突然捂着肚子,起身道:“陛下,老臣暂且退避。”

    这是要去茅房。

    褚遂良出去,正好遇到贾平安进来。他站在阴暗处,微微眯眼,嘴角翘起……

    随后他揉揉肚子,竟然不去茅房,而是跟着进了政事堂。

    李治看着在场的宰相们,目光在李勣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陛下,贾平安来了。”

    贾平安灰头土脸的来了,李治心中一乐,旋即想到了许敬宗的话,就沉声道:“朕问你,每日查询长安物价,竟然能查到大唐各处的变动朕早些年也不时出宫,见过那些商人,见过那些贩子,但凡敷衍撒谎,朕……严惩不贷!”

    这个少年害的李治穷的叮当响,此刻见到他,那当真是新仇旧恨一起来。

    若是不能回答,或是敷衍了事,胡搅蛮缠……

    李治心中狞笑了一瞬。

    “变动”贾平安看了老许一眼。

    老许一脸无奈。

    不是他不给力,而是被抓了现场。

    贾平安明白了,他想了想,“陛下,大唐的中心就是长安,这一点毋庸置疑吧。”

    李治点头。

    京城就是中心,就是核心,哪朝哪代都这个尿性。

    “商人沟通有无,哪里有钱挣就往哪去,他们的目光比官吏更敏锐,他们比官吏更能吃苦。”

    前世的有些商人,在起家时的刻苦,真的让人难以想象。

    “那又如何”于志宁沉声道:“说重点。”

    贾平安看了这位墙头草宰相一眼,“整个大唐最好挣钱的地方就是长安城,天下的商人无不以到长安城经商为荣。可天下的货物都云集长安城,要想挣钱,你得有优势。要么价钱便宜,要么货物好……”

    “这些货物来自于大唐各处,譬如说夏州的牛羊,雅州的香獐,岭南的木雕,杭州的丝绸……”

    贾平安拿起一张纸,指着上面的一处说道:“陛下请看这里。”

    李治看了一眼,“这是雅州香獐在长安城的价钱,你想说什么难道这香獐竟然能看出雅州的动静”

    贾平安微微昂首,李治恍惚回到了当年面对先生时的岁月。

    “陛下,雅州的香獐……请看这里,在十月初时,雅州香獐的价钱是十九贯零三百文左右。可在十月中旬,叠州香獐的价钱骤然升了……二十三贯六百文……”

    香獐这东西就是取香囊用的,有人要香囊,有人喜欢**,雅州常年供应这个东西,所以价格比较成熟。

    李治咦了一声,“确实是。”

    贾平安看了褚遂良一眼,先前他冲着老许冷笑被贾平安看到了,老许是贾平安罩着的,自然要找回场子。

    “褚公可知晓这里面的奥妙吗”

    褚遂良……

    老夫……什么都不知道,老夫只知道抱着国舅的大腿。

    至于物价,宰相家哪里会差钱,而且香獐这东西褚遂良压根就不关注,哪里知道里面的什么奥妙

    他打个哈哈,“这里面难道还有何奥妙,你且说来。”

    罢了,哥就打你的脸试试。

    武阳男初出茅庐,总得有个人来祭旗!

    贾平安说道:“雅州靠近叠州,而叠州与吐蕃人厮杀的时候……正是九月上旬。商人最为敏锐,得知叠州有吐蕃人侵袭,立时就把所有的生意停了,唯有胆大的才会带着香獐上路。于是香獐缺货,自然会涨价,这便是市场规矩,为相者不可不查!”

    李勣轻声道:“此事有趣,若是当初发现雅州香獐意外涨价的消息,随后询问商人,就能得到叠州有吐蕃人入境的消息,如此……”

    他看向了贾平安,目光炯炯。

    这个少年……

    他竟然会这等学问!

    贾平安矜持的颔首道:“草原上的牧民逐草而居,商人逐利而行,任何人都无法阻拦商人的脚步,只要关注他们,关注他们货物的价钱和货物,再精心分析,当地的情况就无所遁形。”

    多年后,一个国家的密谍部门仅仅凭着一张照片,就分析出了产油的地点,这便是分析。

    而更多的分析在各种辅助条件完善后,更是如虎添翼,所以出了许多规矩,比如说军队不许拍照片上传。

    这是一门学问。

    褚遂良脱口而出道:“以何为证”

    “过了半月,叠州稳固,吐蕃被击溃的消息传遍了各方,雅州商人再度前来长安,于是……看这里!”

    贾平安指着那张纸说道:“半月后,雅州香獐的价钱应声而落,甚至还低了些,为何”

    他看着褚遂良。

    褚遂良皱眉,“竖子无礼!”

    许敬宗憋屈了许久,这时候忍不住了,“贾平安是武阳男!”

    怎么听着就像是……舞男呢

    贾平安终于寻找了自己对这封爵不舒服的原因,原来是自己的思想不纯洁。

    褚遂良嘴唇蠕动,最终却无话可说。

    武阳男是爵位的开端,可有了这个开端,就代表着贾平安能和他面对面说话,无需低头,无需躲闪。

    这便是封爵的最大好处。

    李治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他在那张纸上看着,越看越有趣。

    “这降价了半个月,随即价钱就恢复了正常,这是为何”

    大唐商人地位低,连累商业的地位也不高,所以一群君臣看着这些数据满头雾水。

    可贾平安却一目了然,“陛下,先前断货导致涨价,而后货物大批送到,可买的人却不会一下就买走。香獐不好饲养,所以商人只能降价卖掉……这便是降价,随后货物供销平衡,于是价钱自然就平稳了。”

    李治讶然,“原来是这样。”

    他再看了一遍数据,“果然是如此,这些涨价降价……货多货少,精心琢磨,竟然能看出一地的好坏,果然不凡。”

    许敬宗笑道:“陛下,贾平安当年曾随异人学过学问,一身本领不亚于臣啊!可惜却被某些道貌岸然,欺世盗名之辈压在了下面……可惜!可叹!可恨呐!”

    这是向褚遂良开战了。

    这号角吹的让李治头痛。

    可贾平安却觉得不妥,“许公,不是说压在下面,而是……屈居于下。”

    许敬宗愕然,“有区别吗”

    “当然有。”

    压在下面太难听!

    贾平安看着褚遂良,平静的道:“而且这还有一个大好处,褚公可发现了吗”

    褚遂良此刻方寸已经有些乱了,他拿过那张纸仔细看着,半天不得要领。

    “呵呵!”贾平安呵呵一笑,“这个大好处于国于民大有裨益,于陛下更是不可或缺……”

    ……

    为盟主‘淼淼孩子’加更。

    为盟主‘风起叶落v’加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