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49章 此时不装比,更待何时

时间:2020-09-08作者:迪巴拉爵士

    数百骑封住了火星湾出入的通道,斥候在周边查探……

    其余数十骑扈从着老将们进来。

    这杀气腾腾的架势,把整个庄子的人都吓尿了。

    贾平安也被吓懵了,急匆匆的带着人出来查探。

    当他看到被淋湿的几个老将时,觉得自己造孽造大发了。等看到雨雾中的那些骑兵时,不禁怒了。

    那些奴仆跪在路边嚎哭,有人在狂奔,大概是想逃跑,旋即被骑兵用刀背打了回来。

    屋檐下,那几个少女在瑟瑟发抖,老仆的嘴唇颤抖,“咱们不该来这,不该啊!”

    等弄清楚了那些老将的身份后,老仆什么话都不敢说,几个少女瑟瑟发抖。

    “阿姐,他竟然认识这些老杀神。”

    年长的少女点头,不经意见看向贾平安,妹妹的话就浮现脑海:阿姐,这个少年唇红齿白,比姐夫好!

    “弄酒水来。”梁建方下马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这个老疯子!苏定方摇头,“弄热水沐浴。”

    “你是娘们!”梁建方鄙夷的看着他,随即二人开始全武行!

    砰砰砰砰砰砰!

    除去贾平安和几个老将之外,其他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个军方大佬在打架。

    “弄了热水来。”程知节沉声道:“你令人回长安说有了法子,什么法子若是有,好说,老夫为你牵马。若是没有……”

    他看看边上,指着一棵歪脖子树说道:“老夫会亲手把你吊在上面风干。”

    呵呵!

    一群杀胚,弄了个封杀的模样,存心就是想吓唬贾师傅!

    贾平安一脸心虚的模样,“此事……某觉得还是有些靠谱的。”

    哈!

    几个老将杀人如麻,见他这副模样,不禁就冷笑了起来。

    “长安城中有人开赌,以你为赌注,下赌注的人都是些权贵豪绅,没有一人下你这边。那些人财力雄厚,赌注高达数万贯,若是你赢了,那几个庄家会剥了你的皮!”

    啥?

    还有这等好事

    贾平安把肠子都悔青了,“是谁家坐庄”

    程知节看着他,“还能有谁”

    小圈子的人。

    mmp!

    这是何等的好机会,不去挣一笔,那就是丧尽天良!

    贾平安心中转动着各种念头,“几位老帅竟然没下注”

    这几个老不要脸的家伙,见到这等挣钱的机会,竟然不下注赌贾平安输

    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已经打完了的梁建方骂道:“老夫出城前才知道此事,想下注却也晚了。”

    “那赌局是赌你能彻底解决了马蹄损耗之事,就算是改良都是输,哎!你这个必输的,庄家一贯赔十文,若是下一万贯,一百贯的赚头,十万贯就是一千贯啊!”

    赌场无父子,在下注时带着的目的是要赢钱,而不是站队。

    改良都算输,开赌局的庄家很狡猾,也很稳重。但……谁能想到马蹄铁这等神器竟然完美的解决了马蹄损耗的事儿

    连程知节都有些遗憾。

    一群杀神征战了大半生,抢来的、赏赐的……家中的钱财多不胜数,竟然还这般贪婪。

    想到这群老杀胚先前吓唬自己……贾平安就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

    他一脸沉痛的道:“某只求平安。若是可以,某先行赶到长安城,代替诸位老帅下注,作为赔罪。”

    程知节看着梁建方……

    几个老将暗送秋波……

    这小子看来想出了办法,但只是改良,不能彻底解决马蹄损耗的问题,这也符合大家的认知。

    “笔墨伺候!”

    随后几张条子就给了贾平安。

    “送去老夫家中,不然弄死你!”

    在整个大唐都没人敢骗这几个老家伙,否则会死的很惨。

    几张条子都是交代:让家人赶紧弄钱去下注,就赌贾平安输。

    梁建方拍拍贾平安的肩膀,“回头你没脸见人了,老夫就把你弄到左武卫去,以后跟着老夫厮混,保证你十年后又是一条汉子!”

    外面还下着雨,贾平安拿了条子,当即上马就跑。再不跑他担心会被几个发狂的老帅给打个半死。

    几个老将被包东带去了小院子里。

    “这是什么”

    “马蹄铁。”

    “可能解决了此事”

    “参军说可以试试。”

    “那就试试吧。”

    陈老二亲自出手,为几个老将的战马上马蹄铁。

    最后……他很诚恳的道:“那日贾参军在石子路上跑了许久……”

    几个老将面面相觑。

    “试试”

    于是他们上马,随后往长安跑。

    哒哒哒哒……

    数百骑跟在后面,可越跑越跟不上。

    程知节觉得不对劲,“怎地那么快”

    战马有了马蹄铁,就像是人穿上了鞋子,刚开始需要适应,等适应后,那速度……

    “前面慢些,有碎石。”

    前方的苏定方开始勒马减速。

    可战马冲上去后,却开始了撒野。

    “吁……”

    “慢些!”

    战马踩在碎石上,眼睛好的程知节看着前方梁建方的战马马蹄踩碎了一块碎石,顿时……

    所有的一切都明白了。

    “停下!停下!”

    程知节叫住了众人,然后下马,把战马的一只蹄子拉起来……

    马蹄铁上还有石屑和泥土。

    但马蹄完好无损。

    “这……”苏定方眼前一亮,“是了,用铁条护住马蹄,就算是在碎石路上疾驰也不能损伤马蹄,也不会磨损马蹄,特娘的!小贾果然是个天才,大唐……老梁,大唐的战马有了这个东西,长途奔袭还担心什么损耗哈哈哈哈!”

    梁建方看了自己战马的马蹄,一跺脚,“原来如此,这般简单的道理,千年来竟然没人想到过。以后大唐的骑兵就能纵横无碍了。”

    程知节抬头看着天空,“当年先帝征伐高丽,高丽节节败退,局势大好,可粮草输运不易……最要紧的是,战马损耗七成,无力再战……若是当年有这个东西,高丽贱狗奴算的了什么老夫……老夫要请战!”

    几个老将的眼中都迸发出激奋之色,然后上马。

    呃!

    梁建方突然一拍脑门,“特娘的!小贾拿了咱们的条子回家……”

    “小畜生!”程知节也想到了此事,“老夫让家人下注五千贯,若是输了,老夫怕是连家门都进不去。那个小畜生,明知自己必胜,却哄骗了咱们。”

    苏定方目瞪口呆,“那小子……是觉着咱们封了火星湾,吓到了他,这才报复不过他多半不敢,也就是戏弄咱们一番。”

    “万一那小畜生疯了呢你可敢赌”程知节一脸从容的道:“不怕不怕,老夫在家中说一不二……”

    “是啊!老夫也是如此。”梁建方强笑着,想到自己若是输了数千贯,回家后面临的情况,心都凉了半截。

    苏定方:“那还等什么”

    “赶紧回去!”

    马蹄声大作,叫骂声随风消散。

    ……

    贾平安乔装一路疾驰回到了长安城,第一件事就是去了英国公府,让李敬业寻个借口请老李回家。

    “你竟然回来了”

    李勣刚到家,就见到贾平安浑身湿漉漉的在吃馎饦,脑袋上热气蒸腾,狼吞虎咽的模样,就像是逃犯。身边的李敬业也在吃,那碗比人头都大。

    “英国公,某想借些钱。”

    这娃药丸!李勣心中一凉,“多少”

    “五千贯。”

    李勣没有迟疑,“去拿。”

    好一个徐懋功!

    贾平安想挣钱,见李勣这般爽快,就说道:“此事已经解决了。”

    李勣霍然起身,“果真”

    贾平安觉得有些头晕,诚恳的道:“某骗谁都不会骗英国公。”

    “那五千贯……”李勣不愧是名将,瞬间就猜到了贾平安的用意。

    “某想请人代为下注。”

    ……

    晚些,贾平安乔装去了崔建家。

    他先见了崔建的家人,如法炮制,把崔建弄回了家中。

    “某这里有八千贯,还请崔兄帮个忙去下注。”

    他最终和老李借了八千贯,随后老李自己会下注多少他不知道,不过按照老李名将的尿性,这一战下来,那些开局的权贵要哭了。

    崔建一怔,“赌谁赢”

    “当然是某。”贾平安想到盘口不禁就兴奋了。

    “你找到了解决之道”

    “当然。”

    崔建伸手,贾平安躲避不及……

    畜生!

    真想剁了你的手!

    贾平安被蹂躏了几分钟,这才逃脱。

    崔建随即去寻了妻子,“家中的钱准备一下,回头下注……就赌贾平安赢。”

    妻子知书达理,闻言纳闷,“夫君也赌钱吗”

    崔氏的规矩严,崔建笑道:“这是必赢的,不下注心中难安。”

    他没有修炼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境地,自然见到挣钱的机会要上。而且贾平安都敢下八千贯,他下一千贯怎么了

    他的妻子应了,等他走后就整理家中的钱财,询问了管事……

    “贾平安说能解决了马蹄磨损之事,那些人设局赌博……”

    一番了解后,崔建的妻子叹道:“夫君义气,觉着和贾平安交好,就下注为他出气。可这是白送钱给那些人,万万不可。但……如此我这里有些私房钱,下一百贯,聊胜于无,就下……贾平安输。”

    ……

    “崔氏下注八千一百贯,八千贯赌贾平安赢,一百贯赌贾平安输。”

    王琦单手托腮,冷笑道:“这是疯了。”

    周醒笑道:“谁说不是呢!八千贯可不是小数目,崔氏拿出来……某觉着有些赌气的意思。”

    “另外,英国公的亲戚下注一万三千贯,赌贾平安赢。”

    王琦眯眼,“贾平安和李敬业交好,据闻贾平安有匡正李敬业之功,所以李勣对他颇为赞许。但李勣不是那等无谋之辈,他的亲戚下了一万余贯……此事……去查!要快!”

    周醒问道:“莫不是有诈”

    王琦摇头,“说不准,但李勣出手,某总觉着心惊肉跳的。”

    “那崔氏呢”

    “崔氏”王琦嗤笑道:“那崔建被某玩弄于股掌之间,就凭他……也配速去!”

    周醒笑道:“那崔建也算是个笑话,不过有一事,那些老将出城练兵两日了,并无动静。”

    王琦摇头,“莫要去乱打探,程知节会忍,李勣会忍,可梁建方那等老贼但凡发现有人打探军中消息,先是一顿棍子打个半死,问出来历,他就敢提溜着人去上门喝骂……”

    周醒倒吸一口凉气,“这等老贼……也不怕得罪了人”

    “你懂什么”王琦淡淡的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世之道,程知节学李靖装老实,李勣装温润,这是他们的处世之道。而梁建方这等人就是装豪迈,在朝中他就敢动手,这便是给陛下看的,让陛下知晓他是个粗人,没什么心眼,这和程知节装老实相比,你以为谁更舒坦”

    周醒想了想,“程知节本是造反出身,学李卫公只会让人笑掉大牙,只会让陛下觉着此人不可靠。而梁建方装豪迈,就是把自家的弱点给陛下看,如此陛下自然信重他。”

    王琦微微一笑,“你跟着某,也算是学到了不少东西,去吧。”

    周醒出了宅院,一路到了朱雀大街上,准备去寻自己的线人问话。

    “闪开!”

    左边一声厉喝,周醒侧身,就看到两骑疾驰而来。

    这两骑飞快进宫,随后请见皇帝。

    “陛下,卢国公等人在城外,请陛下出城一观。”

    李治抬头,“看什么”

    骑兵说道:“看大唐的铁骑!”

    李治霍然起身,“难道……”

    随后皇帝就带着宰相们出了城。

    一出城,李治看着前方的空旷地带不禁赞道:“朕在宫中许久,今日出城,胸中不禁为之一畅。”

    长孙无忌在他的身侧,闻言微笑道:“今年却急切了些,等元日之后,陛下启用了新年号,自然就从容了许多。”

    虽然李治登基了,但今年依旧沿用的是贞观年号。

    包括王氏等人的封号依旧是按照太子时的规矩,册封皇后等事项都会等过年后进行。

    这是规矩。

    长孙无忌在暗示他:今年你还是乖一些,明年可以略微松散些。

    李治点头,“那贾平安……卢国公说在城外一观大唐的铁骑,朕觉着那马蹄损耗之事怕是有了些眉目,舅舅以为那贾平安是何许人”

    长孙无忌抚须和褚遂良相对一视,含笑道:“那少年从小就倒霉,此事老臣查的很清楚。不过他说得了异人传授,英国公府的李敬业就跟着他学了些,据闻英国公很是欣慰。”

    这话怎么有些像是讥讽呢

    那个少年说的异人,大概就是个不得志的文人吧,随后教授了他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而李敬业跟着学也就罢了,李勣竟然也大为赞许。

    这里面有没有什么想法

    长孙无忌把这事儿阴谋化了。

    他觉得这是山东门阀在借机聚拢那些老将谋划些什么,而目标弄不好就是小圈子。

    “陛下要稳健才是。”他补充了一句。

    朕一直很稳健。

    李治赧然一笑,少年感重新浮现。

    长孙无忌欣慰的点点头,对褚遂良使个眼色,暗示皇帝依旧是向着咱们的。

    一路到了一座军营。

    “见过陛下。”

    程知节等人在营门里等候,贾平安就是个小虾米,被排挤到了边上。

    随侍的百骑以唐旭为首,见到贾平安后,就给他使眼色。

    贾平安竖起根手指头在眼前,来回动,目光有些呆滞。

    程达低声道:“这是何意一厢情愿”

    另外有百骑猜测道:“某以为参军这是在暗示咱们……一了百了。”

    “某觉着是一事无成。”

    “一筹莫展……”

    唐旭回身瞪了一眼,真想把这些畜生全数赶去种地。

    那边已经见礼完毕,程知节说道:“陛下,此事已然有了眉目,还请陛下随老臣来。”

    这个鸟毛老程,平日里装老实,这时候抢功比谁都厉害!

    梁建方怒了。

    苏定方劝道:“莫急。”

    “为何”

    “你看小贾。”

    贾平安在那里好整以暇的数着几张纸,他觉得这几张纸留到后世,绝对值大价钱。

    卢国公程知节下赌注的文字,左武卫大将军梁建方下赌注的文字……

    mmp!

    程知节看到了心中一跳,欣慰之余,知道自己被贾平安忽悠了。

    纸条没给家人,那么损失就无从谈起。但这是贾平安厚道,不敢他怎么想,这个人情欠定了。

    “小贾……”

    老程招手,等贾平安过来后介绍道:“陛下,老臣此次去了新丰,测试了一番,果真有效。此事贾平安居功至伟。”

    老东西!说的好像你有功劳似的!

    梁建方忍着这句话,觉得很憋屈。按照他的本性,就该上去喝骂。

    李治看了贾平安一眼,问道:“是如何解决的”

    贾平安觉得头晕,眼前有些发花,他看了长孙无忌一眼,觉得国舅果真是胸怀伟岸,那肚子腆的很有孕妇的风范,“陛下,此事说了无用,有自吹自擂之嫌,臣以为……先看。”

    李治点头,“如此也好。”

    随后君臣被安排视察了一番刚弄好的跑道。

    “陛下请看,这些碎石子都是先前将士们用锤子一一敲碎的,随后还得压进泥里去。”梁建方上前介绍,把程知节挤到了后面。

    老梁的作风豪爽,李治的神色明显的轻松了许多。

    贾平安看了程知节一眼,心想老程学谁都好,就是学李靖不妥。

    李靖不但是功高盖主,在军中的威望更是不作二人想,所以他需要装老实,闭门不出,向君王表示自己的无害。

    老程当年是悍将,深得先帝的信任,临去前都让他带着敕令去接应李治。可先帝一去,他就装老实,这个让李治怎么想

    这事儿有个心结,大概是老臣和新帝之间没有交心的缘故。

    贾平安觉得这事儿不是没办法解决,但要看时机。若是解决了此事,他在老程这里可就刷了个大火箭,以后又多了个帮手……

    啧啧!

    美滋滋啊!

    李治看了一遍石子路,皱眉道:“马蹄可能承受”

    大唐的帝王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蠢货,他们会去狩猎,货真价实的狩猎。所以一看这个石子路,他就觉得不靠谱。

    “陛下拭目以待!”贾平安知道刷好感的时机到了,马上就挤出一脸的忠心耿耿。

    随后的测试安排了马术了得的军中悍卒,可最后上马的却是梁建方。

    “大将军为何以身犯险”李治不乐意了,“快快下马!”

    战马在这种铺有碎石的土路上最容易马失前蹄,高速中,马背上的骑士跌落,能留住小命就算是祖坟冒青烟了。

    梁建方昂首道:“臣请陛下一观!”

    他斜睨了程知节一眼,程知节胸中觉得发热,二话不说就上马,“来,今日你我比试一番骑术!”

    梁建方打个哈哈,“老夫岂会惧你”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李治心中焦躁,“快快劝了他们下来。”

    此刻不装比还等何时贾平安低声道:“陛下放心。”

    众人一怔,都齐齐看着他。

    那边的梁建方和程知节已经准备好了。

    苏定方在边上猛地挥手,两匹马就冲了出去。

    ……

    为白银大盟‘justin_yu’加更10。

    为盟主‘柳倒映如梦幻’加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