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48章 西贝家的

时间:2020-09-08作者:迪巴拉爵士

    贾平安离开了长安城。

    “这是个好消息。”

    陈二娘在给王琦煮茶,偶尔抬头看看他。

    “张虎带着人跟了过去,传来消息,说是去了新丰的火星湾,那里是皇帝赏赐给贾平安的庄子。”

    王琦点头,周醒继续说道:“贾平安随行带了两名百骑,张虎说若非如此,他想夜里突袭火星湾,打断贾平安的腿。”

    “可惜了。”王琦端着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羊油加的恰到好处,很香。”

    陈二娘盈盈一笑,很是得意。

    周醒忌惮的看了这个长指甲的女人一眼,“王尚书,崔建在吏部阻断了咱们一个年轻人的升职。”

    王琦放下茶杯,眸色幽幽,“当初某就说过,不能把吏部郎中的职务给那些山东人,可没人听某的。那郑远东号称长孙相公的智囊,可在此事上却一言不发,这等智囊……有等于无,可恨却还对咱们这边指手画脚。”

    周醒眼中多了厉色,“要不……”

    王琦摇头,“那崔建被咱们暗算了两次,今年不能再来第三次了,否则人人都能猜到是咱们动的手……”

    周醒皱眉道:“咱们难道还怕那些山东门阀不成”

    王琦抬头看了他一眼,“愚蠢!若是打压山东门阀太过,皇帝那里会反弹,懂不懂”

    周醒一怔,“是了,山东门阀和咱们是对头,若是山东门阀没了,皇帝怕是……”

    孤家寡人四个字在周醒的脑海里转悠了一下,他觉得很有趣。

    “山东那些家族传承了多年,你莫要小看了。”王琦喝了一口茶水,觉得羊油调味很不错,“打压是定然要打压的,可要注意手段,若是太过直接,那就是撕破脸了。你要记住,上面的那些重臣们不会撕破脸,这活……是咱们的。”

    周醒懂了,“上面的长孙相公他们言笑晏晏,而咱们在背后捅刀子。”

    “粗俗!”王琦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对了,让人散播些话,就说……贾平安一番话哄骗了陛下和朝中,自家却跑到了新丰去躲避,这背后怕是有人撑腰……”

    周醒应了,问道:“可是要剑指李勣”

    王琦点头,“此事是他说出口的,再说了……他掌着尚书省,就是在咱们这边捅开了一道口子,很疼。而且这伤口还没法愈合!所以……趁机弄他一把。随后御史弹劾……”

    周醒笑道:“这一套咱们都做熟了的,想来万无一失。”

    “去吧!”王琦眯眼看着外面,微微一笑,却很冷。

    等周醒走后,陈二娘突然说道:“你这几日心情好了许多。”

    “是吗”王琦回想了一下,握着茶杯的手一紧,旋即茶杯就飞了出去。

    陈二娘惶然起身。

    “滚!”王琦喝骂道。

    陈二娘出了房间,叹息一声,看看屋檐,又憧憬的笑了起来。

    边上有人在说话。

    “那贾平安离开了长安数日,某怎地觉着心情大块呢”

    “那厮的手段太狠,想都想不到,他不在,百骑对咱们也无可奈何,所以大伙儿都轻松了。”

    陈二娘怔怔的看着屋檐……

    “竟然是因为那个扫把星吗”

    ……

    感业寺,小基地里。

    苏荷坐在木凳上,双手托腮看着冬日的感业寺,嘟囔道:“贾参军又不来了。”

    ……

    “备马!”

    公主府中,高阳穿着红色的裙装,手中提溜着心爱的小皮鞭。

    女官肖玲跟在她的身边,急切的道:“公主,这天气冷,外面跑马难受。”

    高阳看着她,“我做事,要你管”

    肖玲打个寒颤,不敢说话。

    高阳牵着马出去,钱二在后面喊道:“跟上去!”

    几个侍卫赶紧牵马追了出去。

    外面刚好有马车停下,车帘掀开,露出了巴陵公主的心腹王悦荣那张娇媚的脸,“公主何去”

    高阳上马,皱眉道:“你来何事”

    王悦荣下车,笑道:“奴奉命来探望公主。”

    “假惺惺!”

    高阳冷哼一声,策马就走。

    王悦荣却是带着任务来了,见她要走,就下意识的伸手:“公主且慢……”

    小皮鞭挥舞。

    啪!

    王悦荣躲避及时,但脖颈却被抽到了,她惨叫一声,刚想说话,高阳已经打马走了。

    高阳一路到了道德坊贾家。

    “还没回来。”

    贾家没人。

    赵贤惠出来,身后跟着阿福。

    高阳问道:“他临走时可说了什么”

    一提及这个,赵贤惠就气不打一处来。但这是公主,她小心翼翼的道:“他临走时给了钱,让奴照看阿福,说是……阿福但凡弄死了谁家的鸡鸭,他不管。”

    那个不要脸的贾平安,为了他这句话,赵贤惠整日把阿福看的牢牢的,就怕这个小畜生出去造杀孽。

    “阿福!”

    正说话间,身后有妇人在喊。

    高阳回身,就见几个妇人抱着鸡鸭来了。

    这是干什么

    “嘤嘤嘤!”

    这是来挑衅我阿福大爷吗放肆!

    阿福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

    “阿福!”

    赵贤惠眼睛都瞪圆了,“小畜生,阿福!回来!”

    可她不是贾平安,阿福压根就不听,一路冲着那些鸡鸭狂奔。

    那几个妇人顺势避开。

    那些鸡鸭在奔逃,鸡飞鸭跳。

    现场一片混乱。

    “阿福!”

    赵贤惠拼命的在后面追,高阳见了点头道:“倒是个值得托付的。”

    可她不知道的是,贾平安担心赵贤惠舍不得给阿福吃,给钱给的比较足,赵贤惠代养阿福大有赚头。

    可这个赚头不包括杀鸡宰鸭啊!

    “阿福!”

    阿福在得意的追逐着。

    爸爸不在家,这真是太好了。

    一只鸡被它一巴掌拍飞,可竟然屁事没有,鸣叫着飞跑,让它的主人不禁骂道:“跑跑跑,跑死算了。”

    一只鸭子跑慢了些,被阿福追上了。

    阿福伸爪子去逗弄它,可鸭子却怕得要死,蹦起来,翅膀扇到了阿福。

    毫无悬念,只是一爪子,接着一嘴。

    “二娘子……”

    一个妇人喊的撕心裂肺般的伤心,仿佛这只鸭子就是她亲闺女。

    “阿福……”

    赵贤惠要疯了。

    ……

    百骑。

    唐旭也要疯了!

    “郑家的七郎才将进长安城,就被人发现和有夫之妇睡在了一起,陛下动怒了!”

    昭武副尉程达淡淡的道:“那郑七郎被抓到时睡的人事不省,可见赶路疲惫,这等时候他哪里有心思去睡什么女人,此事断然为假。”

    这特么谁不知道

    你就不能说些有建议性的东西

    唐旭一拍桌子,“崔建当初也被这般攀诬过,此事定然是王琦的手笔,这是我百骑的耻辱!谁能去查探”

    他看着众人,可没人主动请缨。

    一群猪!唐旭怒了,“看看你等,麻木不仁,若是小贾在,定然主动请缨去查探,小贾……哎!”

    邵鹏也在怀念着贾师傅,“都是一群无用之辈!”

    程达苦笑道:“咱们毕竟不是不良人。”

    不良人专司探案,干这等活计最适合不过了。

    唐旭冷冷的道:“不良人和恶少豪绅勾搭,岂能重用”

    百骑不是没想过弄几个不良人来帮忙,可那些不良人堪称是地老鼠般的存在,精明不说,和恶少、豪绅的关系千丝万缕,重大事情靠不住。

    程达干笑道:“可惜小贾不在。”

    说完他就后悔了,觉得这话得罪了不少人。

    “其实百骑也有不少好手。”他这个弥补更像是补刀。

    唐旭坐下,叹道:“某也知晓,咱们都是一群厮杀汉,去弄这等细致之事,纯属赶鸭子上架。小贾……某的小贾若是在,那王琦还能得意”

    贾平安在时,百骑内部气氛融洽,可他才走了几天,百骑渐渐又回到了当年的老路上去了,死气沉沉的。

    “去两个人。”唐旭更担心的是贾平安在新丰蹲着的风险,“去看看小贾在那边做什么。”

    邵鹏颔首,显然也在担心这个,“若是不妥,让他别回来了,躺着,等明年再说。”

    这是让贾平安装病。

    “包东回来了。”

    唐旭霍然起身,可邵鹏的速度更快了些。

    众人一涌而出。

    乔装的包东进了百骑,被众人盯着有些害怕,“这是……”

    唐旭喝问道:“小贾呢”

    包东说道:“贾参军有话让某带回来。”

    “说!”

    “贾参军请诸位老将去新丰,要悄然去,不可惊动外人。”

    “为何”

    包东摇头,“此刻不能说,但校尉……且放心。”

    说了还有什么惊喜没有惊喜哪来的一万贯

    “驴日的,就知道故弄玄虚!”

    唐旭骂骂咧咧的,“罢了,某去寻英国公。”

    这种事儿只有请李勣出面去协调。

    晚些唐旭去求见李勣。

    “请几位老将去新丰”

    李勣盯着唐旭,那股子压力一下增大。

    mmp!

    小贾,你这个小畜生,又坑老子!

    唐旭心中暗自叫苦。

    李勣沉吟良久,“好。”

    晚些,他禀告了皇帝。

    李治同样不解。

    “这是有了法子”

    “可能。”

    但这更像是赌博。

    “去吧。”

    李治都想出去转转,可他只要一开口,保证会被堵回来。

    皇子还小,咱们不折腾。

    他吩咐道:“天气冷了,诸军懒惰,让卢国公等人去四处查探一番。”

    当天,几位老将就骂骂咧咧的出发了,他们知道贾平安那边定然是有了大发现,否则不敢这般调遣他们。

    可这么冷的天气去新丰,纯属遭罪。

    贾师傅不在长安,于是唐旭就被骂了个面无人色,刚开口为自己辩驳了一下,就被几个不要脸的老将打了个语言不能自理……

    老将们说是出城练兵,扬长而去,长安城中的许多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群老将杀人杀多了,一旦闲下来就会找事闹腾。就两个理智型的,一个是李勣,一个是程知节。

    ……

    贾平安在新丰的日子颇为逍遥,解决了问题之后,他不是到渭水边吟诗一首装个逼,就是去骊山脚下想象了一番秦始皇陵的壮观,喝一杯酒,随后调戏一番山脚下的农家少女。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渭水边,几个少女在大树下歇息。

    贾平安就在边上吟诗。

    庄上实在是太没意思了,这个季节又没什么风景和产出,他来这里就像是猫冬。

    所以没事他就出来转转,顺带试试自己的宝马在上了马蹄铁之后的感觉。

    宝马很好,让贾师傅难免又想起了萧氏。

    几个少女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出身,穿着华丽。

    随行的仆役在对贾师傅怒目而瞪,示意他失礼了。

    可阿宝刚跑了一阵子,此刻贾平安想让它歇息一番,压根没想过调戏几个少女。

    仆役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微微一笑……

    “呀!”一个少女低声道:“阿姐,唇红齿白呀!”

    另一个少女说道:“他作的诗真的好,比阿耶和兄长的都好。”

    这一行人都在树下,有大树遮蔽寒风,很是惬意。

    阿宝身上出了些汗,这时候需要保暖……

    贾平安微笑道:“敢问几位小娘子,可是去骊山吗”

    一个少女福身道:“是。”

    贾平安笑道:“骊山距此有六里地,你等看看天色……”

    众人抬头,仿佛是一群企鹅。

    “这天没什么吧”一个少女有些不解。

    贾平安摇头,“某善观天象,这天色再过半个时辰就会有雨,你等竟然骑马而来,到时候四处寻不到避雨的地方……男人无碍,小娘子们却不大妥当。”

    他神色诚恳,少女们看了不禁心生好感……当然,她们绝不会承认是因为贾师傅的唇红齿白而产生的好感……

    “你是……”一个老成的仆役拱手问道。

    “某就住在前面的庄子。”贾平安胡乱一指。

    “多谢郎君了。”

    一行人赶紧上马,少女们也拿出了羃?遮蔽身体,临行前,一个少女忍不住问道:“多谢了……小郎君是哪家的”

    这就像是后世的男女偶遇,妹纸对你感兴趣了,就摸出手机,“小哥哥,加个微信可好”

    贾平安一脸深沉,“一点小事罢了,不足挂齿,某……西贝家的。”

    “西贝家的。”

    “阿姐,他的马好神骏呀!我也想骑一骑。”

    “是呀!那匹马把咱们家中的都比下去了。”

    “那小郎君才是丰神俊逸……”

    “是呢!阿姐,家里给你定的那个姐夫,上次我们看过了,不如这个少年呢!”

    “胡说。”年长的少女怒了。

    “真的!”

    少女们被簇拥着远去,隐隐传来了惊呼,“好冷!刚才在树下好暖和!”

    贾平安牵着阿宝过去,顿时周围一暖。

    阿宝也舒坦了,用脑袋去蹭着贾平安的身体,显得极为快活。

    歇息了一刻钟,天色竟然渐渐阴了下来。

    “走,回家!”

    贾平安上马,阿宝嘶鸣一声,开始疾驰。

    还没到家,竟然就下起了小雨。

    卧槽!

    “我难道是乌鸦嘴”

    贾平安有些心虚。

    雨渐渐大了,贾平安冲进了庄子里,就见前方一行人在叽叽喳喳的。

    “是那个小郎君,他果然没骗咱们!”

    几个少女都欢喜了起来。

    “都来避避吧。”

    贾平安当先带着她们进了庄子。

    “见过郎君!”

    那些仆役也刚回来。

    贾家每天给他们提供食宿,自然不是白给的,杨德利安排他们去整理田地,修整庄上的道路,清理沟渠。

    几个少女聚在一起,老仆低声道:“这人怕是会过来搭讪,诸位小娘子,莫要和他多说话,这是礼。”

    那边,贾平安指指这群人,对表兄说道:“给他们避雨,若是到了时辰,给他们弄些吃的。”

    给陌生人方便,这是华夏的传统。

    贾平安随即就进了院子。

    少女们看着老仆。

    “你不是说……他会来搭讪吗”

    老仆老脸一红。

    “这家人看着也就是寻常,几百亩地,长辈不在,多半是少年持家,看看他的马这般神骏,这等少年多半是不知勤俭为家的道理,用不了多久就败了。”

    老仆是苦口婆心的给小娘子们说道理,可少女们却觉得少年很神奇,也很神秘。

    雷洪在监督着陈老二打造马蹄铁,见贾平安进来,就说道:“参军,咱们也该回去了吧”

    “等。”

    墙角边有个箱子,贾平安看了一眼,雷洪说道:“有八副了。”

    八副就是三十二条马蹄铁。

    贾平安看了看,很是满意。

    陈老二堆笑道:“贾参军,某何时能回家”

    你想得真美。

    贾平安说道:“你以前开的是黑店,私下打造兵器是什么罪名”

    陈老二跪了,面色煞白,“小人发誓不会说出去,一个字都不敢说。”

    在给几匹马上了马蹄铁之后,他兴奋不已,觉得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和功劳。

    可现在贾平安翻脸了,翻出了老账。

    “以前的事可以一笔勾销。”

    贾参军真是个好人……陈老二狂喜,“多谢贾参军。”

    别急着谢我!

    贾平安淡淡的道:“你的黑店以后不能开了。”

    陈老二心丧若死,“可某一家子都靠着这个活呢!”

    “以后军方养你。”

    陈老二瘫坐在地上,瞬间想通了所有的事儿。

    他打造出了马蹄铁这个骑兵的神器,若是外泄,对大唐而言就是重大损失。

    让他归于军方,这是最好的办法,不泄密,又不杀人。

    但,从此干私活就和陈老二绝缘了。

    外面传来了马蹄声。

    “郎君!”

    杜贺冲了进来,面色煞白:“来了大军!他们封住了火星湾,要杀人了!要杀人了!”

    ……

    求票,月票、推荐票,票票归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