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47章 骑别人的马更舒服

时间:2020-09-07作者:迪巴拉爵士

    值房里,梁建方问道:“那马蹄之事你有何解决之道”

    这是想诱供

    贾平安笑道:“此事某有了些头绪,可却还得要再想想。”

    太极拳一打,梁建方果然不再追问这个,但他却一拍桌子骂道:“你可知晓此事一旦不成的后果”

    苏定方捧哏,“不但被人耻笑一生,更是会招来朝中君臣的恶感,你这辈子可还想升官发财”

    程知节幽幽的道:“军中的将士会把你看做是笑话,文官们会把你看做是大言不惭的莽撞少年,莽撞少年……如何能担重任”

    三人一番话,实际上就是想让贾平安把主意说出来。

    可贾师傅何等人

    他面色诚恳……

    有戏!

    老将们使个眼色,都闭嘴不言,等着他说话。

    “此事吧,某家中也养了马,陛下更是赏赐了一匹自己骑乘过的宝马,这个要多谢萧良娣……”

    ——骑乘着这马,你要想着萧良娣!

    这是萧氏的人说的,在武姐姐进宫之前,贾平安还得保持低调,不能得罪萧氏,所以照办。

    “某的马跑的不多,那马蹄子就和人的指甲一般,隔一阵子就要削一下,否则行走不便。某亲自削,看着那马蹄的厚皮开裂了,心中在想,若是能让它不开裂呢某表兄的马跑的多,那马蹄子的厚皮都磨的差不多到头了,再上面就是肉……某就在想,若是能让它不磨呢”

    “是啊!”老将们都点头。

    少年,说说你的解决方案。

    贾平安叹息一声,“某就在想,那为何不能……”

    老将们眼睛都瞪圆了……

    “为何不能想个办法呢”贾平安在想怎么搪塞他们。

    梁建方拿起桌子上的砚台,劈手就扔了过去。

    这老东西的脾气……卧槽!

    贾平安一个低头,砚台从头顶飞过,呯的一声,撞墙上碎了。

    “老梁!”

    苏定方抱着梁建方,老梁双腿扑腾,“放开老夫,待老夫打死这个小畜生!”

    一群老将被贾平安忽悠的想吐血。

    可他却认真的道:“某已经想到了法子。”

    “快说!”梁建方不折腾了,苏定方不抱了……

    “但这个法子某若是说出来……”贾平安正色道:“被外人知晓了怎么办被对手知道了怎么办”

    马蹄铁没法保密,以后一旦有大战,斥候游骑密集厮杀,你不可能把所有死伤的战马拖回来,如此敌军就能获得马蹄铁的使用情况。

    这东西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多番测试后,总是能弄出来。

    但这需要时间。

    “大唐若是能领先五到十年,几场大战打下来,某认为也足够了。”

    马蹄铁的传播速度并不快,原因贾平安也不知道,但总离不开冶炼水平和工匠水平,以及经验。

    在这个时代,大唐的技术优势堪称是碾压般的。

    程知节皱眉,“大唐获取战马的代价更高。”

    这是另一个优势。

    大唐战马的损耗率一旦降下去了,对于财政而言就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每年财政因此而减少的支出就是一大笔。

    这一笔帐……赚大发了!

    贾平安有些心痛。

    他觉得自己要一万贯太少了些。

    “可你竟然索要一万贯,少年,钱财多少有屁用,要爵位!”梁建方痛心疾首的道:“有了爵位,你的子孙就能传承下去,就能富贵下去……那比一万贯强多少”

    苏定方叹道:“少年终究短视。”

    贾平安知道几个老将是好意,就拱手谢了。

    但他决口不提此事。

    包东在边上专心煮茶,此刻得了,就送来。

    “嗯……味道不错。”梁建方点头。

    贾平安只是嗅了嗅,却不喝。

    “味道极好。”连程知节都对包东笑了笑,把他喜的,恨不能原地翻几个跟斗。

    几个老将前脚才走,消息也传到了百骑。

    “你能解决了马蹄损耗之事”

    唐旭和邵鹏想摸摸贾平安的额头,看他是否发烧了。

    贾平安认真的道:“某已经想到了个办法,不过需要一名出色的铁匠。”

    “铁匠只是小事。”唐旭看着贾平安,突然转身就走。

    “罢了!”邵鹏也摇摇头走了。

    少顷,值房就只剩下了贾平安和包东。

    这是觉得贾参军不靠谱包东:“……”

    消息不胫而走。

    大多人都在笑,当做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中午他就告假了,唐旭和邵鹏的眼神忧郁,邵鹏介绍了一下经验,“装病吧。”

    唐旭赞道:“老邵你这个主意好,不过某以为,最好装疯,装一阵子就好。”

    “莫欺少年穷!”贾师傅丢下这句话就出去了。

    咦!

    哥不穷啊!

    这话说的不对。

    牵着牵着阿宝出了皇城,贾平安上马,拍拍阿宝的脑袋,“萧良娣……不对,阿宝,咱们去寻个铁匠。”

    阿宝一声长嘶,熟门熟路的就去了平康坊。

    “铁匠”

    许多多歪着脑袋,任由长发遮住了半边脸,“我这边认识的铁匠都是私下打造兵器的。”

    恶少们需要兵器,可有的东西违禁,只能寻那些关门自家玩的黑市铁匠。

    “手艺如何”

    “你看!”

    许多多双手伸到腰后,再出来就丢下了两把短刀。

    贾平安拿起一把带着她体温的短刀,仔细看看,“手艺不错。”

    他看了许多多一眼,“你……”

    他欲言又止的模样让许多多有些好奇,“什么”

    贾平安提着短刀问道:“你把双刀弄在后背,不怕把屁股给切了”

    这是他一直以来所困惑的事儿。

    许多多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然后……

    “可愿意结拜为兄弟”

    曰!

    贾平安都准备好看她发飙是什么模样了,可最后竟然是这个。

    我把你当女人,你竟然把我当兄弟!

    匠人叫做陈老二,在许多多把贾平安带去时,他正在打造一把大斧……

    墙边挂着几把短刀,注意,是挂着,而不是直接搁在地上,这一点让老机修贾师傅暗赞了一句专业。

    “陈老二,这是贵人。”许多多双手抱胸站在炉子前。

    陈老二抬头,一张黝黑的脸上全是冷漠,“什么贵人老子一刀下去都是人!”

    这话实在。

    许多多冷冷的道:“百骑参军贾平安。”

    叮!

    陈老二呆滞,手一松,钳子差点砸到了他的脚。

    他堆笑道:“贾参军有事请吩咐。”

    “为何前倨后恭”贾平安拿起一把短刀试了试,觉得真心不错,就在边上找了个刀鞘装进去,随手拎着。

    陈老二仿佛眼瞎了没看到,笑的就像是见到了恩人般的亲切,“某那日看到了贾参军斩杀吐蕃人……惊为天人呐!”

    “弄铁条,再弄个小炉子,带着你的家伙,跟着某去新丰。”

    “新丰”

    “对!”

    ……

    晚些,贾平安去了雍州州衙。

    廖全来寻老许办事,可门外的小吏说:“使君在接客,晚些。”

    谁来了

    廖全有些好奇。

    “那东西是这般好打造的上千年了,人骑马,马骑人,就没人想过怎么弄都想过,连老夫骑着自己的马,也想过给它弄双袜子穿着,可屁用没有!”

    廖全……

    使君怎地这般粗暴

    “你这是要去新丰那五百亩地……罢了,去躲一躲,随行的是谁你……”

    呯!

    里面传来了拍桌子的声音。

    小吏缩缩脖颈,显然这样的许敬宗是他没见到过的。

    “许公放心。”

    只是四个字。

    许敬宗有气无力的道:“何时回来”

    “说不准。”

    “老夫带你去办。”

    门打开,出来的是许敬宗和贾平安。

    廖全笑着问道:“使君要办何事”

    “过所。”

    呃!

    过所就是大唐人出远门的手续,你可以理解为介绍信。

    这等事儿就是小吏的活,老许过去……

    “使君!”

    办理过所的小吏吓尿了,赶紧一路绿灯。

    这是走后门,可我为啥没觉得无耻,反而有些快活呢

    贾师傅觉得自己堕落了。

    拿着过所,他带着陈老二,唐旭派来了哼哈二将随行,一路往新丰县去了。

    新丰这个地方有些传奇色彩,传闻刘邦得了天下,念及当年差点和项羽把老爹一锅煮了,所以就把他接到了自己的身边。

    可刘老爹却不喜欢长安的繁华,怀念家乡。刘邦就按照老家丰邑的模样打造了一个新的丰邑,名曰新丰。

    但这只是传闻,具体贾师傅也不知道。

    长安距离新丰七十里,贾平安不想赶路,于是一行人慢慢悠悠的第二天下午才到。

    “那地方叫做什么”贾平安想了想,“火星湾。”

    包东去寻了个闲汉,答应给他二十文钱,这闲汉就骑着驴带他们去地头。

    “这位郎君一看就是个贵人,可贵人知晓火星湾的来由吗”闲汉的嘴皮子很溜,让贾平安想到了那年自己去北平旅游时遇到的北平人。

    “你说说。”

    “当年前汉的高祖皇帝给太上皇营建新丰,可这里全是草树木,咋办割吧砍吧麻烦,还得要许多人手,太上皇却憋不住了,就在一个漆黑的夜里,天降火星,一把火就烧光了那些草木。”

    呃!

    这个传说真是……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太容易被打假了。

    众人一路过去,出了县城,沿着渭河一路过去……

    前方转左,顺着一条渭河支流过去。

    不过是两里地,支流在这里走了一个几字型的弯。

    这个几字型弯包裹着数百亩地。

    “这便是火星湾。”闲汉冲着贾平安讨好的笑了笑。

    “给他钱。”

    包东给了他二十文钱,闲汉见他们给钱爽快,就多一句嘴,“这里以前是个官员的地方,后来那人犯了大错,据闻被流放到了南方,前几日来了新人,说是陛下把这里赏赐给了什么虎作为永业田,啧啧!这可是好地方啊!诸位,那什么虎,一听就不是善类,过去留心些。”

    不是善类,这是夸赞吗

    贾平安觉得是,就颔首道:“多谢夸赞。”

    闲汉:“……”

    包东大笑道:“这便是火星湾的主人,百骑之虎!”

    闲汉一怔,“妈呀!这般年少”

    田地现在没啥东西,但能看到零零散散的人在田地里转悠。

    前方就是聚居地。

    几个孩子看样子已经适应了新地方,在外面打闹玩耍。

    等看到贾平安一行时,一个大些的男孩转身就跑。

    “郎君来了!”

    瞬间这个小村子就活过来了。

    在家的奴仆们出来迎接贾老爷,表兄灰头土脸的和杜贺一起来了。

    “某正带人洒扫呢!平安你怎地来了”杨德利看了一眼后面,就陈老二眼生。

    “有些事,你等各自忙去吧。”

    杨德利给他介绍着,“这个可是好地方,用水方便,左边两里地是渭河,右边四里地是骊山,平安你若是无聊就去骊山转转,他们说有趣。”

    那是皇家园林,过去就是秦始皇陵,再过去就是蓝田……

    李隆基后来每年都来骊山度假,和杨妹妹泡温泉……

    贾平安压住了寻幽探胜的念头,带着陈老二进了一个院子里,包东和雷洪轮流把守在门外。

    里面叮叮当当的敲打了一整天。

    贾平安出来了,“包东你的马呢牵来。”

    “要干啥”包东随口问道。

    “有个事。”贾平安认真的道:“需要一匹马来试试。”

    包东看看萧氏,不,看看阿宝,“为何不是你的”

    贾平安淡淡的道:“因为某的马是御赐的宝马。”

    包东含泪看着自己的马被拉了进去。

    人马有情,进去的时候,那马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

    包东要崩溃了。

    院门随即关闭。

    里面传来了些奇奇怪怪的动静。

    “对,削平!”

    “把东西弄上去,看看……圈子大了,再改改。”

    丁丁当当一阵子后,动静又小了。

    “某怎么觉着它在不安呢”包东坐在外面,心痛如绞。

    雷洪叹道:“某这辈子两不借。”

    包东问道:“是什么”

    雷洪认真的道:“第一娘子不借,第二,某的马不借。”

    后世也有许多人如此,老婆和车概不外借。

    一个多时辰后,院门打开了。

    包东一跃而起,仔细看着自己的马。

    那马看着完好无损,就是有些不自在的频繁跺脚。

    贾平安上马,包东心痛的叹息一声。

    “驾!”

    贾平安策马往右边去了。

    他在渐渐加速。

    包东心中难受,雷洪却在火上浇油,“参军的马术果真了得,你看你的马,这舒坦的劲头,可见这骑马也是有天赋的。”

    “咦!”雷洪咦了一声,“郎君怎地往碎石路那边去了”

    此刻贾平安的前方就是一片碎石路,当年这里有个小码头,小船来回运送石料,那些碎屑就掉了一路。

    “小心!”包东惊呼着。

    “马蹄受不了!”

    雷洪也觉得贾平安疏忽了。

    这年头的战马最怕的碎石路,还有各种坚硬摩擦力大的路面,对马蹄的损伤太大了。

    可贾平安却毫不犹豫的策马冲了过去。

    卧槽!

    包东捂眼,心想这不是你的马就不心疼吗

    雷洪喃喃的道:“骑别人的马,真的挺舒服的。”

    包东起身看去,就见那马越跑越快……

    贾平安驱使着包东的马绕了一圈。

    过来时,包东伸手,可贾平安再度策马奔驰。

    这样来回几圈后,包东神色愕然,雷洪捂着嘴。

    “这……”

    战马在碎石路上这样高速奔驰,按理早就该出事了,一个马失前蹄是少不得的。

    包东甚至想象了一下贾平安跌落马下的场景,但画面太美,弄不好会出人命,不敢想下去。

    雷洪松开手,惊讶的道:“老包,为何你的马还能跑”

    包东也很懵逼。

    “某也不知道啊!”

    难道我的马天赋异禀

    马儿再度回来,这次贾平安减速了。

    他拍拍马脖子,马儿舒畅的长嘶一声。

    “好马。”

    就是比我的阿宝差远了。

    “看看马蹄!”

    雷洪觉得马蹄子怕是要废掉了。

    包东冒险俯身去提马脚。

    “有东西。”他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好像是……铁器。

    “这是……”

    包东和雷洪面面相觑,然后看向了贾平安。

    “这难道就是参军想出来的法子”

    “包东你去试试。”每一匹马的输出和情绪感受,原主人最清楚,所以贾平安让包东去测试一番。

    包东上马,当到了碎石区时,情不自禁的减速。

    “冲过去!”贾平安喊道。

    包东依旧不舍。

    “坏了某赔你一匹好马!”

    马儿渐渐加速……

    声音不同。

    原先他骑马过碎石时,没有那么清脆的声音。

    战马没有畏惧的情绪,也没有主动减速的意思。

    这……

    战马开始狂奔。

    它跑的酣畅淋漓。

    几圈下来,包东策马停在贾平安的身前,下马,兴奋的道:“参军,这是不世之功!所有弟兄都会从中受益,大唐的骑兵将会无敌于天下!”

    雷洪不敢置信的道:“就是那个铁条”

    包东点头,“铁条遮挡了马蹄,保护了马蹄,参军……”

    他目光狂热的看着贾平安,“参军大才!”

    贾平安看着两个狂热的手下,觉得这个大唐……好像被自己改变了一点。

    拥有马蹄铁的大唐骑兵会更凶猛,而减少了战马损耗的大唐财政会更健康……

    ……

    为白银大盟‘justin_yu’加更,8、9。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