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46章 发财大计

时间:2020-09-07作者:迪巴拉爵士

    两个孩子是孤儿,在这个时代,唯一能帮助他们的就是寺庙办的病坊。病坊是寺庙弄出来的一个慈善机构,主要是收养那些病人。

    可病坊养孤儿不行啊!

    贾平安想了许多,很是头痛,最后还是送到了许多多那里,让他们带一阵子。

    他自己则是在琢磨怎么挣钱。

    晚上,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主意很多,但想短时间见效的却没有。

    特别是他想弄的是养济院,需要的钱不少,一般的小打小闹毛用没有。

    想了许久,他浑身一松,就此睡去。

    他先去了许多多那里。

    “张虎在盯着某”

    擦!

    他想干掉张虎作为自己挣大钱的开门红,这厮竟然来盯着自己。

    这是王琦的手段。

    贾平安随即去了尚书省求见李勣。

    “兵书看的如何”李勣觉得贾平安于战阵有天赋,想着磨砺一番,以后说不得就是一员名将。

    “每日都在看。”贾平安说谎不眨眼,实际上这厮最近事多,把兵书都忘记了。

    “那就好。”李勣很是欣慰。

    “英国公,某这里有个事……”贾平安说道:“军中战马损耗最多的缘故,某记得是马蹄吧”

    李勣点头,“汉武当年攻伐匈奴,卫霍多次领军出塞,每一次看似大胜,可战马的损耗让大汉不堪重负……那些年打下来,匈奴是没了威胁,可大汉也很是艰难,为了筹措饲养战马,大汉的财政岌岌可危……”

    他叹息一声,“而战马损耗最大的便是马蹄。马蹄那一层皮看似坚固,可长途奔袭,在草原,在土路,在砂砾之上疾驰,那厚皮就会裂开,会磨掉,随后就伤到了肉……一匹马若是被伤到了马蹄里的肉,差不多就废掉了。”

    他笑道:“此事若是能解决,那便是大功,可惜千年来,却无人想出一个办法。”

    “某有个办法。”

    这小子大清早喝多了来寻老夫开心李勣干咳一身,“此事再看看吧。”

    老夫给你脸了,赶紧走人。

    贾平安认真的道:“英国公,某就问一句,这个功劳可能换一万贯”

    这小子穷疯了

    李勣觉得不至于,贾平安最近得了几次赏赐,家中看似普通,可内里有肉啊!

    “你……”李勣笑了笑,“一万贯定然是值的。”

    但这一万贯谁能拿到手

    李勣发现贾平安两眼放光。

    “还请英国公代某进言,若是某弄成了此事,一万贯朝中可能给”

    李勣目光依旧温润,“此事若是不能……”

    “丢人罢了。”若是弄不出来,他就成了大话精,以后成为众人嘲笑的对象。

    “你知道就好。”李勣一般看到有人要倒霉,大概是黄鹤楼上看翻船的态度,默然,不提醒,不出手……

    “你若是缺钱,只管和老夫说,老夫家中还是颇有些钱财。”

    能让李勣主动说给钱……这话若是被程知节那些人听到了,定然会酸的不行。

    可贾平安却坚定的道:“还请英国公为某进言。”

    他没资格进朝堂,李勣每日都会面见皇帝和长孙无忌等人,开个口的事儿。

    可……

    李勣等他走后,先是令人把在梁建方那边厮混的孙儿叫来。

    “贾平安可是缺钱了”李勣找不到动机,最后只能归于这个缘由。

    “不会啊!”李敬业一脸茫然,宽厚的离谱的身板让李勣手有些痒,“兄长家中人口简单,就养了一只食铁兽,那食铁兽每日还会出门寻觅吃的,不是鸡就是鸭……而且他家得了数次赏赐,不少呢!”

    “那为何……”

    李勣真心想不明白。

    李敬业是个好奇的性子,“阿翁,为何什么”

    “为何你不老实在家读书!”李勣温润的眼神变冷了些,李敬业打个寒颤,“阿翁可是要打孙儿吗来人,送了棍子来,粗一些!”

    外面有人应了,李勣面色铁青,指着外面不说话。

    “阿翁……”李敬业竟然有些失望之色。

    这娃想讨打!

    他是真的想挨一顿狠抽。

    李勣捂额,“出去!”

    外面进来个小吏,手中拎着一根狼牙棒,“英国公,木棍子没有,就是寻到了上次不知道谁丢下的狼牙棒,可合用”

    李敬业看看那锈迹斑斑的狼牙棒,不禁打个寒颤,“阿翁,孙儿告退。”

    “且慢!”

    李勣怒了,可李敬业更快,一溜烟就跑了。

    “阿翁,兄长说过,小棍受,大棍走……否则便是不孝。”

    李勣神色古怪,突然就笑了起来。

    这位常年挂着温润的微笑示人,此刻畅快一笑,让小吏不禁都跟着欢喜。

    “英国公,该进宫了。”

    今日初一,宫中举行中朝听政。

    一路进宫,路上遇到了不少官员。

    “英国公。”

    李勣回身,见是吏部郎中崔建,就微微颔首。

    大伙儿都是山东一脉的,但李勣在朝中一般不和人啰嗦。

    可催胸……

    “英国公看着精神了许多。”

    二人寒暄了几句,随后就到了太极殿外。

    李勣发现崔建几次跃跃欲试的模样,双手一伸一缩的,最后却忍住了。

    他这是想做什么

    李勣摇摇头。

    每逢朔望,也就是初一十五,皇帝就会在太极殿举行大型朝会,叫做中朝听政。

    “程知节!”

    有人在喊,李勣抬头看去,却是梁建方那老贼。

    程知节在边上装老鼠,可架不住梁建方在叫唤啊!

    众目睽睽之下,他只能抬头应一下。

    梁建方得意洋洋的对身边的苏定方说道,“老苏你看看,老夫就说了老程不是老鼠,看看,老鼠哪里会抬头……”

    老子真想捶死你!程知节双拳握紧。

    苏定方叹道:“老夫羞于与你同方。”

    二人的名字都有一个方,苏定方这么一说,梁建方就怒了。

    砰砰砰砰砰砰!

    武将们看着二位大佬在打架,不说是劝劝,反而对此评头论足。

    “梁大将军这一拳使的好,颇有奇袭之妙。”

    “苏郎将这一腿也不错。”

    文官们站在另一边,也在窃窃私语。

    “辅机你如何看”

    作为宰相,长孙无忌压根就没有去镇压这等无礼举动的意思,淡淡的道:“这是在对咱们示威。”

    那边打完了,看来是不分胜负。

    “老苏,这些年下来,你这拳脚越发的不堪了,和女人似的!”梁建方眼睛青肿,却是盯着文官那边在叫骂。

    苏定方当年可是带着两百余骑就敢冲阵的狠角色,“老夫依旧敢带着百骑冲阵,你可敢”

    妈卖批!

    在场的武将不少都骂骂咧咧的。

    论这个,他们谁都没苏定方牛逼。

    老苏当年带着两百余骑,奇袭颉利可汗的大帐,打的颉利可汗带着数十骑狼狈逃窜。

    那一战,大唐斩首万余,俘获十余万……一战打断了东突厥的脊梁骨。

    这样的悍将,若非不被先帝赏识,早就飞黄腾达了。

    李治来了。

    “陛下到……”

    王忠良在大声喊着,可现场依旧闹哄哄的。

    王忠良怒了,李治却含笑道:“诸位将军依旧身体康健,这便是大唐之福,也是朕的福气。”

    “见过陛下。”

    这些武将放一个出去,周边国家都会颤栗。

    而这里却将星闪烁。

    李治看看文官那边,微微一笑。

    文官是掌控大唐的根子,而武将是确保大唐和他这个皇帝安全的刀子。

    他希望一手握刀,一手拎着棍子……

    目前刀子还行,棍子……却不大靠谱。

    他看了梁建方一眼。

    老梁咧嘴一笑。

    这个装傻的老憨憨。

    李治莞尔,看向了程知节。

    老程沉稳,依旧在装老鼠。

    立下了大功却装老鼠,这个老程有些狡猾。

    而且胆子太小。

    李治的目光转向了苏定方。

    苏定方眯眼昂首。

    这是一员悍将。

    而且毋庸置疑,苏定方相对他人而言更纯粹。

    这是一个值得重用的将领。

    李治颔首。

    而李勣……

    这位李靖之后大唐的第一名将,需要谨慎使用。

    小战事就不要动用他了。

    李治的脑海里转动着这些念头,不过是一瞬而已。

    随后开始朝会。

    李勣在听着。

    等大事商议完毕后,他出班。

    “陛下,臣有一事。”

    李治含笑点头,“英国公请说。”

    李勣看了武将们一眼,“陛下,有人说能解决了马蹄的损耗之事……”

    殿内安静了一瞬,接着就炸了。

    梁建方喊道:“英国公,这可不能妄言!谁说的站出来,老夫和他亲近亲近!”

    苏定方双目炯炯,“若是能解决了马蹄的损耗,此乃大功!老夫当为他牵马。”

    程知节猛地抬头,“那些年的厮杀,记得当年先帝征伐高丽,为何不乘胜追击非是不能,而是战马损耗多达七成,如何再战若是谁能解决了马蹄之事,那便是军功!”

    将领们纷纷点头。

    文官那边,长孙无忌也说道:“此事确实重大,不过英国公,此人可信否”

    众人都冷静了下来。

    “是啊!此人是谁”李治也心动了。

    李勣没有犹豫,但心中却没底,“百骑的贾平安。”

    “他”

    竟然是那个扫把星,长孙无忌回班。

    褚遂良说道:“一介少年,也敢戏弄满朝君臣吗”

    连武将那边大多都是难掩失望之色。

    “这等事,若是一员宿将,那老夫信。一个少年……呵呵!”

    这是大部分人的态度。

    就像是后世苦苦追求可控核聚变的实用技术而不得,一个小学毕业的少年说:哥有办法。那些专家只会嗤之以鼻。

    俺们研究了一辈子的核聚变都没办法,你一个小学生……

    李勣心中都没底,他硬着头皮道:“陛下,那贾平安请臣进言……若是能成,请朝中赏赐他一万贯。”

    呃……

    文官木然。

    武将却有了反应。

    梁建方第一个出头,“陛下,若是能解决了此事,一万贯……那是白送。”

    他侧身对大家说道:“每一次出战战马膘肥体壮,可回来却少了许多,是被敌军杀了不,更多的是马蹄受损,只能丢弃了。尚书省的知道,每一年因为战马损耗要支出多少钱粮。”

    李勣点头,为此背书。

    梁建方说道:“陛下,臣以为……让他试试,成了一万贯算不得什么。若是不成,臣自然会寻他说话。”

    用拳头说话。

    褚遂良心中微微一动,竟然觉得有些快意。

    梁建方看似粗俗,可这人是粗中有细。他说寻贾平安说话,这就是惩罚之意。

    李治含笑道:“此等事成与不成朝中并不吃亏,可。”

    李勣回班。

    褚遂良在他的身前低声道:“虽然不吃亏,可戏弄满朝君臣,这难道不是罪名”

    李勣冷漠以对。

    褚遂良一拳打空,心中颇为难受。

    晚些散了朝会,众人鱼贯而出。

    “老苏!”梁建方追上了苏定方,二人嘀咕了一阵,然后又去寻了程知节……

    最后几个老将勾肩搭背的一起去了。

    李勣心中涌起了一股浓烈的不祥预感,他觉得贾平安怕是要被这几个老家伙给折腾了。

    ……

    百骑,贾平安今日算是平安无事,和哼哈二将在值房里说话。

    “……男女之间莫要低头太过,你低头太过,女人自然就看不起你。”贾平安在给两个棒槌普及感情知识。

    “不能太过。”包东依旧捧哏给力。

    雷洪扯着脸上的大胡子,苦大仇深的道:“可不低头,她不喜欢你啊!”

    贾平安纳闷的道:“她不喜欢你就罢了,难道世间就她一个女子世间万千女子,该你的那一个自然喜欢你。但更多的却看不上你,这正常啊!”

    他拿出一枚铜钱,“你又不是铜钱,凭什么每个女人都喜欢你”

    雷洪点头,“参军这话说的某茅塞顿开,原来做人不能太死板,这里不行就换个地方,这个女人不行就换个女人……妙啊!世间万千女人,某一生都换不过来,妙哉!”

    这是想当渣男妙你妹!

    包东在吃坚果,剥的满桌子的皮。

    贾平安拍拍桌子,“议事呢!”

    “哦!”包东把一包坚果放下。

    贾平安拿起就剥。

    包东:“参军你……”

    贾平安认真的道:“这便是某教你等的第二个道理,某能让你不许吃坚果,某却能吃,为何因为某是你的上官。而某能让那些女人喜欢某,你却不能,为何因为某……比你英俊,比你会说话……比你有钱有权……”

    包东心丧若死……

    雷洪觉得参军有些无耻。

    吃着坚果,教训着两个手下,这样的日子一辈子都过不够。

    外面的门子却傻了。

    他看到了一群威名赫赫的老将走来,以为是路过,就站直了身体,目不斜视。

    可……

    这群老将竟然走到了他的身前,其中一人骂道;“这便是百骑怎地看着和青楼一般。”

    呃!

    从未有人这般蔑视过百骑。

    里面冲出来几个百骑,刚想出手,却满脸堆笑。

    “见过诸位将军。”

    几个百骑面色涨红,却是欢喜。

    苏定方摆摆手,“老夫可能进去”

    这可是求爹爹告奶奶都求不来的荣幸啊!

    门子颤声道:“能能能!”

    梁建方大大咧咧的就想冲进去,程知节拉住了他,皱眉道:“我等来了是客,容他禀告了再说。”

    门子连滚带爬的冲了进去,喊道:“校尉!邵中官……”

    邵鹏和唐旭在喝茶,正在得趣的时候,闻言不禁大怒。

    唐旭骂道:“慌什么谁来了难道是你爹”

    若是我爹……某有那么多强悍的爹,该多好门子跳脚指着外面喊道:“是卢国公他们!”

    卧槽!

    邵鹏抹了一下脸,肃然道:“赶紧去迎接。”

    唐旭兴奋的不行,大步出去。

    一到门外,见到诸位老将,连邵鹏都拱手行礼,肃然侧身请他们进去。

    “哈哈哈哈!”

    梁建方不管不顾的第一个进去。

    “看看,这房子建的不错。”梁建方过去,伸手拍了一下房门。

    在外面的百骑都恭谨的站在那里,神色崇敬。

    这群老将堪称就是大唐征伐的活化石,每个人手中的人命数都数不清,那威名赫赫……能止小儿夜啼的那种。

    梁建方看看左右,“小贾呢”

    唐旭心中一凛,“敢问大将军……”

    梁建方看了他一眼,“听闻你当年跟随着老夫出征过”

    唐旭束手而立,“是,下官曾跟随大将军出征,那是下官还是队正。”

    梁建方骂道:“那老夫的话怎地当做是耳旁风”

    唐旭一个激灵,喊道:“小贾!”

    正在给手下传授追女秘籍的贾平安出来,见是梁建方等人,就知道李勣把自己的进言带去了朝中。

    “见过诸位将军。”

    百骑们见到这群老将大气都不敢出,可贾平安却笑嘻嘻的拱手,然后侧身,“还请诸位将军进来奉茶。”

    梁建方点点头,随即一行人鱼贯而入。

    唐旭眨巴着眼睛,“小贾竟然和老将们这般亲近”

    他羡慕了。

    邵鹏却有些忌惮,“这些都是杀人盈野的杀神,小贾一个少年就怕扛不住他们。”

    “校尉,那些将军在里面,可要人伺候”

    “是啊!校尉,某煮茶就是一绝。”

    “某会扇风。”一个百骑被唐旭一脚踹了出去。

    每个人都想进去伺候那些老将,若是能得一句好话,估摸着会乐半年。

    里面传来了贾平安的声音,“包东!滚进来煮茶!”

    包东狂喜应了,“来了来了。”

    唐旭把自己的茶具奉献了出来,最好的茶叶……

    “你那个不行,拿咱的这个。邵鹏拿出了自己的茶叶。

    “狗内侍!”唐旭看着他,“老邵,昨日某问你可有好茶,你竟然说没有,这是何物”

    邵鹏淡淡的道:“贱人,那是咱压箱底的好茶。”

    唐旭喊道:“弄些好花椒来,没好花椒这茶就不香。”

    ……

    努力码字,今日依旧会是一万五千字,累了,求推荐票,月票鼓励。

    为白银大盟‘justin_yu’加更,6、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