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45章 阿姐

时间:2020-09-07作者:迪巴拉爵士

    宫中,忙碌了许久的李治难得清闲的时候,就召了人来问话。

    所谓问话,实际上就是听八卦。

    而八卦邵鹏这里最多,他打起精神,把最近那些臣子的事儿按照重要程度一一讲解……

    “……英国公家的孙儿李敬业,最近经常往左武卫跑,和梁建方在一起推演什么攻伐。”

    “长孙相公家最近有个笑话,说是长孙相公忙于国事,忘记了吃晚饭,结果一只猫把他的饭菜给吃了,长孙相公回来一看,以为是自己吃的,于是那一日就没吃晚饭。”

    一只猫多大的胃口这话哄鬼!

    但这是一个宣传的好手段,让外界知晓长孙无忌有多勤勉。

    “出去转转。”

    李治带着几个随从出了承天门,过了门下外省,突然就拐了进去。

    褚遂良正在里面给几个官员训话。

    李治听了几句,大概就是长孙相公辛劳,你等要为他多多分忧之类的话。但说了一通,就是没提更辛苦的皇帝。

    他转身就走。

    老褚,你路走窄了。

    回到宫中后,他去了后宫。

    “陛下!”

    萧氏笑靥如花的迎了过来。

    二人在附近散步,萧氏不时说些宫中的趣事,但最终还是带到了自己想要的地方。

    “……有人说那边想换宫正呢!”

    这是给王氏上眼药。

    就不能消停些吗

    “陛下……”

    冬天天黑得早,天一黑,在这个娱乐手段匮乏的时代,能干啥赶紧上炕……

    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的李治有些发愁。

    “今日朕该去那边了。”

    “哼!”萧氏背身过去。

    李治转身就走。

    作为帝王,他必须要给予即将成为皇后的王氏尊重。

    这种尊重有许多种形式,最重要的就是睡她。

    你再恶心你的皇后,也得隔一阵子睡她一次,灵魂不谈,**上你必须有输出。

    这便是尊重。

    王氏欢喜的把他引进去,李治的脑海里莫名出现了一个画面。

    ——青楼里,老鸨见到他来了,就惊天动地的喊道:“李郎来了……”

    在青楼,男人是嫖客。而在宫中,这些女人是嫖客。

    这种感觉在王氏靠在他的身上时更明显了些。

    朕不想啊!

    可……

    晚些,他空虚的靠在床头,边上的王氏一脸心满意足。

    “陛下,那萧氏最近越发的过分了。”

    李治的意识渐渐模糊……想睡觉了。

    “……她令人来这边叫嚣,说陛下你昨夜睡在她那边,可见臣妾丑陋……陛下”

    李治躺了下来。

    王氏:“……”

    李治喃喃而语,王氏赶紧附耳过去……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大罗法咒,嘛哩嘛哩哄,慢慢哄……”

    这一刻,他的脑海里是那一双入鬓长眉。

    这就是一个皇帝的一天……

    ……

    清晨起床,表兄不在家,贾平安只能自己做早饭。

    烙几张死面饼,再弄羊肉汤煮沸……

    羊肉泡馍啊!

    喷香。

    吃完了贾平安才想到自己忘记了阿福。

    “丑东西!”

    贾家的围墙上,阿福趴在上面,吧唧吧唧的喝着稀粥。

    “美不美”赵贤惠最近许久没宠爱过阿福了,不住的伸手去揉搓它。

    这是要准备离家出走了吗

    贾平安很无语。

    晚些他准备上衙。

    “阿福,吃的在边上,不许乱跑。”

    阿福躺在那里嘤嘤嘤,几只鸡鸭在给它马杀鸡。

    等贾平安一走,阿福就爬树上了围墙。

    噗通!

    赵贤惠闻声出来,“阿福!”

    “嘤嘤嘤!”

    我是阿福,我靠卖萌为生。

    ……

    贾平安带着人到了感业寺,娃娃脸没在。

    “住持进宫了。”

    迎接他的是好人。

    “最近天气冷,可那些女人却不喜待在屋里,非得要出来转悠,哪怕只是方寸之地,她们也转悠的兴高采烈的……”

    “贾文书。”好人上次带着他去看苏荷的病情,给他把过风,站过岗,“主持说你德高望重……不,是大才斑斑,你可知这是为何”

    哥德高望重

    贾平安淡淡的道:“因为……寂寞。”

    “寂寞”

    好人她们可以自由活动,甚至只要禁苑里没外人,她们都能去赏玩。而那些女人曾经金尊玉贵,众星捧月,现在却青灯古佛为伴,一般人都受不了这个。

    到了后面,那些女人都在外面转悠。

    武媚依旧独自一人,众人都撇开了她。

    贾平安默然走过,那些女人也默然看着他。

    寂寞的生活让她们想发狂,可这里是感业寺,你发一个试试,保证屁股打肿。

    “小贾,说是你升官了”一个女人高声问道。

    贾平安点头,女人笑道:“少年就做了官,以后怕不是要为相。”

    “哈哈哈哈!”一群女人的笑声混合在一起,实际上并不动听,反而有些吵闹。

    武媚站在树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贾平安路过……

    皇帝都来两次了,武妹妹离起飞不远了吧

    贾平安知道,一旦皇帝和武妹妹定下了关系,他再想套近乎就难了。

    但……

    作为一个有准备的男人……

    他的手一抖,前方就出现了一只在这个时节很难寻到的大青虫。

    大青虫的身上还有些毛刺,女人最怕这东西。

    “有青虫!”贾平安一脚踩去。

    “且慢。”

    咦!

    不该是害怕吗

    贾师傅早就准备好了剧本:武妹妹低呼退后,他一脚踩死大青虫,随后颔首。

    这时候不能说话,说话就有套近乎的嫌疑。

    那种巧遇之后,一番话就让对方入套的事儿有,但日后对方醒悟的几率也很高。

    贾平安是想套长线,所以不肯做这等杀鸡取卵的事儿。

    他抬着脚,武媚走了过来。

    这是啥意思

    难道是发现了我刚才扔青虫的事儿

    可当时武妹妹侧脸,除非她的眼睛有三百六十度环视功能,否则不可能发现啊!

    贾师傅心中一愣,就收回了脚。

    武媚捡起一片落叶,包裹起蠕动的大青虫,随后把它放在了树干上,嘴角微微翘起,“它活着。”

    贾平安愣住了。

    她活着。

    这是一个女人的呐喊。

    武媚回身看着他,那双长眉微微一挑,“你从小就被欺负”

    呃!

    “是。”

    原身确实是从小就被人欺负。

    这一点贾平安没撒谎,所以很是诚恳。

    武媚的眸色微微暖了这么一瞬,“听闻你梦到了一个阿姐”

    贾平安瞬间懵逼。

    这不是假的。

    这话他当时拿来忽悠过苏荷,怎地被武妹妹知道了

    他的脑海里转动着各种念头。

    苏荷告诉了武媚

    他仔细想着娃娃脸这个人。

    难道粗胸娃娃脸的你也背叛了我

    不可能。

    而且苏荷和武媚都不是那等会去主动寻对方说话的人。

    那么会是谁

    他的懵逼落在了武媚的眼中,她不禁微微一笑。

    就和牡丹盛开一般。

    妩媚,却带着英气。

    “你多大了”

    贾平安还在懵逼,“十五。”

    “很小。”武媚都快二十六了,大他十一岁。

    贾平安在想着此事的各种可能,少年唇红齿白,茫然的模样看着多了几分有趣。

    武媚伸手……

    贾平安懵。

    巨懵!

    彻底懵!

    你想干啥

    他一动不动。

    那只不算细嫩的手在他的头顶上轻轻的按压了一下。

    贾平安下意识的道:“阿姐。”

    福至心灵!

    大富大贵!

    寿终正寝!

    直至出了感业寺贾平安依旧是懵的。

    武媚按压了一下他的脑袋。

    这个动作……

    摸头杀!

    就在他走后不久,皇帝来了。

    好人把皇帝迎了进去,却有些迟钝。

    王忠良觉得这人远不如苏荷懂事,就干咳道:“咱想见见明空。”

    这个幌子打的有些假,但好人还是领悟了。

    晚些,皇帝和武媚出现在了感业寺外面的禁苑里。

    寒风萧萧,武媚的脸有些红。

    李治看了她一眼,“冬季到了,你在这里可还适应”

    “还好。”武媚微微垂眸。

    李治笑了笑,“可想念家人”

    武媚……

    她很想说不想。

    父亲过世之后,她和母亲杨氏被武氏族人欺负,最终只能到长安来躲避。这样的家人,她想什么

    但这个时代的规矩就是如此,连皇帝都说亲族最大。

    你不认亲人,那就是异端。

    她微笑道:“甚为想念。”

    此刻,她不知怎地,脑海里浮现了那个被自己摸了一下脑袋后,一脸发蒙的少年。

    ……

    “小贾!”

    包东在喊。

    值房里,贾平安把脚搭在桌子上,木然。

    “小贾!”

    包东知道他在里面,“吃饭了。”

    全百骑的人都知道贾平安奢侈,在大部分人都只吃两餐的情况下,他依旧三餐,中午这一餐必不可少。

    包东干脆推开了门。

    他提着食盒,见贾平安在发呆,就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小贾,这是想什么呢”

    “女人。”贾平安依旧懵。

    “那就去睡了雅香,不行某帮你。”包东把食盒打开,里面有两张胡饼,外加一碗热气腾腾的羊汤。

    他伸手去拿胡饼……

    贾平安定定的眼珠子一下就动了,“且住!”

    包东的手距离胡饼只有五厘米的距离,贾平安及时出手。

    胡饼的味道很好,不差钱的贾师傅要的是羊肉胡饼,里面包裹着羊肉,外面刷了羊油……那味道,太巴适了。

    羊肉汤也很美味,喝一口浑身暖洋洋。

    包东在流口水,可他花钱大手大脚的,加之觉得每日两餐才是王道,这才忍住了。

    吃完后,包东把食盒收了,晚些还回去。

    这便是包贾师傅贴身小蜜东的日常。

    一群百骑看着他出来,都在流口水。

    说是两餐,可贵人和有钱人都是一日三餐,一句话,就是没钱。

    这些精壮的汉子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还经常去招待所五香楼那里**,每个月的钱粮哪里够花销

    所以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富豪贾每天中午豪奢的吃一顿美食。

    贾平安出来,见状就笑了笑。

    随后他溜达消食,一路出了皇城。

    邵鹏和唐旭在熬。

    “有些饿。”唐旭是武夫,胃口大。可他此刻却直勾勾的盯着邵鹏。

    “老邵……”唐旭的声音带着诱惑,“某知道东市有一家烤羊肉极为好吃,也不知他家是用了什么酱料,那羊肉外焦里嫩,一口咬去油滋滋,肉汁满嘴都是……老邵……”

    邵鹏的咽喉涌动了一下,“咱也知道一家馎饦店,那羊汤鲜美,羊肉一片一片的,加一把葱花……那香味直串鼻子……”

    唐旭吞了口唾沫,“你请客!下次某请!”

    邵鹏面无表情的道:“上次去五香楼,咱的钱……都花了。”

    他看着唐旭,“你呢上次你说自家还有钱。”

    唐旭心虚的道:“某的钱……昨日和家中的娘子吵架,娘子说再不给钱,回头就一刀割了某的家伙事。”

    邵鹏一拍案几,“那你还说这些作甚平白勾人胃口!”

    唐旭叹道:“某不说,这心中难受啊!先前小贾那个畜生,竟然吃羊肉胡饼,那胡饼外面抹的羊油也太多了些,香味串过来了……某难受啊!”

    邵鹏怒了,“某中午早知道就回宫中去寻摸一顿吃了,也好过陪你在这墨迹!”

    唐旭骂道:“狗内侍,宫中午时除去那些贵人也不开火,你吃个屁!”

    “哎!都出来了!”

    外面有人在喊。

    唐旭心情糟糕,出去骂道:“嚷嚷什么”

    来报信的百骑欢喜的道:“贾参军令人送来了许多吃的,一人一只烤羊腿,外加两张胡饼,来几个人,咱们去弄进来。”

    唐旭不禁吞了口水,“小贾这是发财了”

    “赶紧去!”邵鹏也出来了。

    数十百骑冲了出去,回来时带来了许多美食。

    “校尉,咱们回来的时候,这一路都是口水啊!那些人都在喊扔根羊腿过来,回头结拜为异姓兄弟……”

    “还有人说出钱买,哈哈哈哈!”

    人手一条羊腿,一口羊肉一口饼,整个百骑都是香味。

    “这小贾为何请客”邵鹏有些纳闷。

    “今日没他的喜事吧。”

    “绝对没有。”唐旭说道:“若是有,某逼着他请客去五香楼。”

    “……”

    所有人都不知道贾平安的欢喜。

    他在东市溜达着,仰头看着天空,仿佛都看到了一条白生生的大腿。

    这是一条最稳靠的大腿。

    再把山东士族拉上,老贾家还愁什么

    他一路溜达着,最后竟然溜达到了平康坊。

    天气冷了,平康坊依旧热闹。

    那些逆旅的客人不断进出,伙计懒洋洋的抱着被褥出来清洗……

    青楼依旧冷清。

    这个点客人稀稀拉拉的,女妓们都不乐意接待,就丢几个人在外面唱歌跳舞,聊胜于无。

    贾平安觉得自己完成了第一个小目标,有些惬意。

    下一步该干啥

    山东士族要继续深挖,要继续刷好感,让他们觉得老贾是自己人。

    第二就是和武媚保持联系,不断增进姐弟感情。

    第三就是继续在百骑扎根,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怎么那么忙碌呢

    贾平安笑了笑。

    他觉得自己该是每日睡到自然醒,起床后,几个美女服侍着吃了早饭,然后带着几个狗腿子出门溜达……

    中午在平康坊吃个午饭,接着进某家青楼里泡个妹纸。

    下午慢腾腾的回家,和美女们吃了晚饭,然后大被同眠……好好的享受这一生吧!

    啧啧!

    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这才是人生啊!

    可……

    这样的人生不是凭空来的,你得努力,得奋斗。

    老贾家才将起来,现在庄子有了,仆役有了,这就是最基本的根基。

    等过了二十岁,他就成亲,生几个孩子,培养他们成为人才。

    可这样是不是太按部就班了

    贾平安看着对面的青楼,门口的伙计看着三十多了,可依旧在对着进去的客人谄笑。

    谁乐意谄笑,可这就是生活啊!

    右边有一家酒肆,一个胡女在外面跳着在贾师傅的眼中不怎么诱人的舞蹈,胡人老板和人吵架的声音很吵。

    “你偷了我的钱!”

    “某没有。”

    “看看这是什么”

    胡人老板拉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出来,左手拿着一文钱,得意的喊道:“看看这个小偷,都来看看!”

    孩子穿着破烂,灰头土脸的,他哭喊道:“不是,不是!”

    胡人老板骂道:“那你进我的店做什么”

    孩子落泪,却不肯说。

    这只是一个社会的缩影。

    一文钱,这是最小的货币单位,能买什么

    午时,那些悠闲的人们在看着这一出闹剧。

    有人说道:“那只是个孩子。”

    胡人老板说道:“孩子怎么了孩子也不能偷盗!”

    这个理由不可反驳。

    “阿哥……”

    边上,一个更小些的男孩挤了进来,看到孩子被胡人老板抓了,不禁大哭。

    “阿哥,咱们不吃剩饭,不吃了。”

    孩子抬头,含泪道:“某只是进去看看有没有剩饭,这一文钱是某的。”

    胡人老板啪的一巴掌抽去,狞笑道:“你就是乞丐,哪来的钱”

    孩子骂道:“你从某怀里搜出来,说是某偷的,可你看看那文钱,上面有某用指甲划的印子,划了十多日,你拿出来看看!”

    胡人老板一怔,然后骂道:“胡说八道……”

    一个男子冲了过去。

    呯!

    只是一拳,胡人老板就被打趴下了,接着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胡人老板喊道:“报官!报官!”

    金吾卫的人来的很快。

    贾平安蹲在那里问孩子,“为何先前不说”

    孩子仰着头,泪水却不住滑落,“怕丢人。”

    贾平安看着这两个孩子,一个念头冒了出来。

    挣钱!

    他必须要挣大钱!

    胡人老板见到金吾卫的人来了,就哭诉着贾平安的暴行。

    “为何动手”

    金吾卫的军士询问。

    贾平安回身。

    “此人污蔑孩子偷盗,动手殴打!”

    贾平安颔首,随即带着两个孩子离去。

    “为何不拦住他”金吾卫执法很严格,连这些外藩人都知道,所以胡人老板不肯罢休。

    一个军士回身,“那是百骑之虎。”

    胡人老板怒了,“我不知道什么是百骑之虎……这是枉法!”

    军士们摇头不理,随即各自散去。

    胡人老板骂骂咧咧的起来,准备回去。

    两个恶少挡住了他的路。

    “你们要干什么”

    “你偷了某的钱。”

    “没有。”

    一个恶少把十余文钱强行塞进了胡人老板的胸襟里,然后一拳撂倒他。

    “救命!”

    那些军士头也不回。

    “那是许多多的人吧”

    有人认出了这两个恶少。

    ……

    求月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