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44章 某看不惯

时间:2020-09-06作者:迪巴拉爵士

    得知贾平安提前回家后,许多多一路到了道德坊,寻到了贾家。

    叩门。

    里面有脚步声传来。

    啪!

    房门震动了一下,开了。

    人呢

    许多多没看到人,可门是怎么开的

    她低头,就看到了一头黑白相间的东西……

    她双手摸向腰后,双刀在手。

    嘤嘤嘤!

    阿福感到了敌意,骨子里世代在秦岭中厮混的野性发作了,毫不犹豫的挥爪。

    “阿福!”

    贾平安刚好出来,见状不禁一惊。

    阿福的爪子收了些,但依旧抓到了许多多的裙子。

    嗤拉!

    许多多……

    老娘真想宰了你!

    阿福一击而退,跑到爸爸的身边咆哮。

    这是阿福第一次咆哮,和嘤嘤嘤的撒娇声不同。

    这货竟然还有野性

    贾平安不禁大喜,揉揉它的脑袋,“好阿福,去歇着,回头吃好吃的。”

    嘤嘤嘤!

    阿福去了边上躺着,鸡鸭们争先恐后的扑过来……

    熊生就是这么横!

    许多多的裙子被抓坏了,看着……

    很白嫩。

    很结实。

    许多多用手拉着布料遮掩了一下,若隐若现的。

    “咳咳!”

    这个贾师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贾参军,可能借你的衣裳遮掩一二”许多多面不改色,让人敬佩。

    贾平安弄了自己的衣裳来给她穿上,竟然正好。

    二人在外面坐下。

    北风萧萧中,贾平安解释道:“我家阿福一直都很乖。”

    许多多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腿……

    “你不该出刀。”贾平安淡淡的道:“在贾家门口出刀,不好。”

    许多多低头,“我只是习惯了。”

    “要改。”贾平安觉得这妹纸太冷清了些,带着一帮子小弟混的也忒差了,若非是贾平安出手,怕是熬不过今年就得去街上卖艺求生。

    “你来何事”

    许多多抬头,贾平安又看到了蛇信在脖颈处出现。

    “我的人跟着张虎,发现他隔三日就去一次永安坊,那里有个妇人,妇人的夫君每三日出城去拉货……”

    许多多看着他,“这个……你可知道”

    不是老司机的压根就不懂这个。

    贾平安茫然道:“什么意思”

    许多多皱眉,“就是偷情,张虎趁着妇人的夫君出城,就去和她幽会。”

    我当然知道,只是想听你说出来而已。

    “辛苦了。”

    许多多起身,“可要帮忙”

    这个妹纸怎么又主动了些

    他摇头,“告诉跟踪的兄弟,守口如瓶,若是他们自家泄露了消息,王琦只敢和某暗中争斗,却敢当街弄死他们。”

    许多多点头,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果真不怕他们”

    贾平安摇头。

    许多多见他神色平静,心中就信了。

    王琦那伙人仗着背后的势力,出手狠辣。不是没有恶少游侠儿和他们争斗,但他们却会出动官府的力量……

    这还怎么玩

    但贾平安认识左武卫大将军梁建方,还是百骑的录事参军……

    这条大腿……真粗。

    许多多看了贾平安一眼,“我回去了。”

    贾平安点头。

    并未起身相送。

    许多多回身,脑海里想的却是别的事儿。

    从老爹被人砍死了之后,她就出来接手了那些兄弟和酒肆,每一个男人在见到她,都会惊艳不已。

    其中一个男人还说什么……你就是黑暗中的花朵,魅惑,让人难忘。

    其实就是刺激。

    那些兄弟开始也有不少人动心,等许多多砍掉了数人的手指头之后,又都老实了。

    但贾平安的眼中却从未有她,先前她的裙子被阿福抓坏,贾平安也只是看了一眼,眼神平静。

    这个少年……

    是真不动心,还是对女人没兴趣

    许多多很好奇这个。

    “兄长!”

    她刚出去,就看到了一个身板宽厚的不像话的少年来了。

    “敬业,进来。”

    李敬业看了许多多一眼,随即进去。

    “兄长,阿翁说了,上次宴请时,程知节怕是带着事来的。”

    李勣很够意思,说了请客就是请客,可程知节却是带着任务来的,让他有些内疚,这不就让李敬业来解释。

    “无碍。”程知节……就是个比李勣还谨慎小心的老鬼。

    “敬业,要杀人了。”

    李敬业不出贾平安所料的两眼放光,“何时动手”

    他没问是谁,这个让贾平安很是欣慰。

    “三日后。”

    李敬业搓搓手,“某有些迫不及待了。”

    二人随后去了书房,李敬业突然说道:“先前看到快马进城,像是西北的”

    ……

    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外加李勣,三人在议事。

    三省议事,少不得执行部门尚书省。

    “濮王那边要开府,陛下已经答应了,如此……老夫以为当厚待。”长孙无忌神色平静,仿佛濮王李泰只是个普通宗室。

    可李勣却知道,李泰当年可是夺过嫡的,身边聚集了不少人,被当今皇帝和长孙无忌等人忌惮。

    这等事儿他自然不会干涉。

    “甚好。”

    长孙无忌继续说道:“天冷了,各地折冲府的粮衣可够这些要清查。”

    李勣没说话。

    褚遂良微微眯眼看着李勣,觉得这人就是一条毒蛇,平日里冷冰冰的不说话,但总是让人感觉不安。

    有智慧的人不说话,会让人不安。愚钝的人不说话,会让人觉着……这货抑郁了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相公!”

    声音很惊喜。

    长孙无忌心中一动,“进来。”

    外面进来一个小吏,手中拿着文书,见三位相公都在,就欢喜的道:“诸位相公,叠州都督王德凯送来报捷文书……”

    “咦!”长孙无忌起身,“叠州当面乃是白兰和吐谷浑,哪来的敌人……”

    他缓缓看向李勣。

    长孙无忌也领军厮杀过,但若论征伐,他也只能向李勣低头。

    李勣沉声道:“白兰没这个胆子,吐谷浑在大唐和吐蕃之间,除非大唐不敌吐蕃,否则他们不敢在此刻攻打大唐,那是自寻死路!”

    “吐蕃!”

    长孙无忌伸手接过捷报。

    他仔细的看着,突然仰头大笑,“哈哈哈哈!”

    褚遂良也忍不住问道:“辅机,是何捷报”

    长孙无忌扬着捷报,神色振奋的道:“半月前,吐蕃八百余人装扮成白兰人模样,从白兰侵入叠州。叠州都督王德凯领军六百出击,一战击败敌军,一路追击,杀敌六百余!”

    “好!”

    褚遂良一拍案几,起身道:“王德凯得力,此次吐蕃的试探算是吃了闭门羹,赞普还想如何大唐都尽数接着!”

    李勣说道:“该去禀告给陛下。”

    随后宰相们进宫求见。

    殿内有炭盆,宰相们分别坐下,李治在上首。

    长孙无忌起身送上捷报,“陛下,半月前,吐蕃八百人越境,被叠州都督王德凯一战击溃。”

    李治接过了捷报,看了一遍,抬头笑道:“朕的那位姐夫一直很温顺,但先帝去后,他就有些按捺不住了……”

    说到这里,李治抬头,眉间多了肃杀之意,“他以为朕是无能之君吗”

    瞬间,宰相们齐声拱手,“陛下英武。”

    李治压压手,等宰相们坐下后,他才继续说道:“上次禄东赞送来了赞普的书信,那是挑拨,也是试探,朕对禄东赞颇多关爱,想来赞普会很是欢喜吧。”

    “哈哈哈!”

    宰相们都笑了起来。

    长孙无忌眉飞色舞的道:“大唐的探子已经去了吐蕃传递谣言,说赞普儿子早逝,孙儿年幼,禄东赞准备下毒手弄死赞普,随后控制年幼继位的赞普孙儿……想来会让赞普和禄东赞头疼一时吧,就算是不信,可猜疑却是少不得的。”

    这是贾平安的主意。

    李勣心中微动,想着那个少年究竟是谁学了这些本事,这等离间的手段用的不见烟火气。

    孙儿跟着他……若是能学了五成本事,想来李家后续也无需他担忧了。

    果然,这便是缘分。

    他嘴角挂着微笑,在李治看来却难得,就问道:“英国公以为如何”

    李勣说道:“陛下,此乃离间计,赞普之子早逝,这便是可乘之机,而禄东赞在吐蕃权倾一时,这也是时机……能抓住时机谋划此事的……臣以为乃是大才,当重用。”

    长孙无忌的脸颊颤动了一下,心想这事儿就是贾平安谋划的,老夫不信你李勣不知道。此刻故意提出来,就是想为那扫把星表功罢了。

    李治含笑道:“此事朕记下了。”

    褚遂良觉得老李有些阴,暗搓搓的就把议题转为了贾平安的表彰大会,他淡淡的道:“陛下,此事当遣人去呵斥。”

    于志宁问道:“若是吐蕃抵赖如何说道理也说不通。”

    李治眯眼,神色从容的道:“大唐立于世间,靠的可是道理靠的是君臣一心,靠的是将士们的奋勇厮杀。他不认,朕也无需他认,下次再来厮杀就是了。”

    他看着宰相们,觉得有必要让他们知晓自己的态度,“突厥为祸一时,但大唐能压住他们。吐蕃在窥视,等待时机。这是野狼。对付野狼,朕以为,要的乃是刀枪棍棒,但凡敢龇牙,那就打回去,打掉他们的獠牙!”

    这便是大唐帝王的对外态度。

    立国之初,突厥强大,控弦之士无数,曾兵临渭水。

    可后来如何

    后来被大唐击败,他们的可汗在宫中翩翩起舞,为大唐君臣的庆功宴助兴……

    没有妥协,要动手就别哔哔!

    褚遂良看了李勣一眼,颔首示意:你想为贾平安表功,可老夫不会让你如意!

    从李勣任职左仆射开始,小圈子就在给他找麻烦,历史上他没熬多久,就直接请辞……扛不住了。

    李勣微微一笑。

    李治把这些看在了眼里,不动声色的拿起捷报看了一眼,“咦!王德凯在后面提及了贾平安……”

    褚遂良看了长孙无忌一眼。

    李治说道:“王德凯说贾平安在叠州时曾有言,吐蕃势大,势大必然不会蛰伏,以后定然是大唐的对手。所以叠州枕戈待旦……他这是在为贾平安请功吗哈哈哈哈!”

    ……

    贾平安正在家里吃晚饭。

    李敬业吃饭很专注,一手端着小盆,一手拿着筷子,夹菜,刨饭……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

    杨德利吃的很慢,一边吃一边心痛。

    “小贾……”

    老许的声音就像是恶魔之声,一下就摧毁了杨德利的防线。

    一进家,许敬宗就欢喜的道:“先前有消息,说是叠州都督王德凯一战击败了越境的八百余吐蕃人,平安,老夫记得就你说要警惕吐蕃人”

    是啊!

    贾平安心中一喜,“真是来了”

    许敬宗眉开眼笑的道:“你立功了,这是建言之功,回头说不得有赏赐。”

    杨德利一听到赏赐就欢喜,马上就不心疼了,“许公,在家吃饭吧。”

    “不了。”

    许敬宗的话让杨德利心中一喜。

    “今日得了这个好消息,老夫和廖全去寻个地方饮酒庆贺,不过……那个熏肉可还有”

    老许带着几条熏肉,带着杨德利的不舍之情滚滚而去。

    晚些,外面来人了。

    “宫中来人了。”

    来的是内侍。

    这是旨意。

    “……赏赐永业田五百亩,奴婢五户……”

    贾平安有些懵。

    五百亩地,外加五户奴婢。

    “贾参军!”

    内侍念完了,可贾师傅却愣住了。

    李敬业站在边上欢喜,杨德利……

    “姑母……”

    内侍脸颊颤抖,觉得这家人都有毛病。

    “兄长!”李敬业低呼一声。

    贾平安这才清醒过来。

    他微笑道:“中官辛苦了。”

    “表兄……”

    杨德利已经冲进去给自家姑母报喜去了。

    贾平安无奈,就进去弄了一块金子出来。

    “这是喜事,中官送来的,自然也得沾染些才好。”

    内侍见是金子,欢喜的道:“贾参军大气,以后那地方定然是风调雨顺。”

    宫中的规矩,去报喜送赏赐的内侍可以拿好处,见到了也不会说。

    贾平安虽然职位……低微,但出手却大气。

    内侍一番好话后,带着人走了。

    “见过郎君。”

    一个肌肤白皙,三十多岁的男子进来,行礼后谄笑道:“贱奴杜贺。郎君英俊不凡,贱奴早就听过郎君的伟绩,今日得知归属郎君,贱奴欢喜不胜,恨不能就此欢喜死了……”

    这是赏赐的奴婢。

    这便是为首的杜贺,据闻原先是小官,善于钻营,后来行贿的对象犯下大错,这厮也被连累为奴。

    他说话时眉毛不时的跳动,一会儿八字形,一会儿一字型。

    “多少丁口”贾平安知道大唐的奴婢来源复杂,所以想查询一番。

    杜贺见他一开口就是核心,就知道不是棒槌,心中一凛,“郎君,丁口十一,加贱奴十二人。”

    给他五户奴隶,还配一个犯官做管事,这事儿办的真体贴啊!

    随后当晚这些人就在道德坊安置下来了,几间被废弃的屋子就是他们的栖身地,贾平安纵然有同情心,可这个时代的奴隶和畜生的地位相同,你太过特立独行,自然会被非议。

    第二天一大早,杨德利早早起来了,贾平安见他做早饭依旧是三人份的,就说道:“好歹那些人也弄些吃的给他们。”

    杨德利诧异的看着他,“他们如今还没能给咱们家挣钱呢!吃什么早饭”

    老子!

    贾平安真心见不得这种把人当畜生的习惯。

    “做吧。”

    杨德利心如刀绞。

    晚些,他在门外喊了一嗓子,“都来吃饭了。”

    蹲在贾家外面的二十余人都愣住了。

    一个蓬头垢面的妇人问道:“还有早饭吃”

    大伙儿都有了不吃早饭的自觉,所以格外诧异。

    杨德利骂道:“不吃就滚!”

    这些人缓缓过来,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杨德利弄了一大锅馎饦,每人一碗。

    “阿娘!”

    一个小女娃在哭,“饿!”

    妇人惶然对杨德利弯腰,“别哭。”

    凶神恶煞的杨德利默然,晚些打馎饦时,给妇人多加了一大勺。

    妇人愕然,“不敢呢!奴不敢。”

    杨德利瓮声瓮气的道:“让你吃就吃,别废话!”

    贾平安就在边上看着这一幕,杜贺在身边说着情况。

    “五户人,男人都是丁口,就是五个丁口。妇人五个,干活也厉害。孩子中丁口六人。丁口合计十一人。女娃三个,男娃四个。共计二十三人。”

    真是腐朽的旧社会!

    贾平安想喊一声打倒万恶的奴隶制度!

    但这事儿他目前不敢干。

    他缓缓走过去,那个女娃跟着母亲在吃馎饦。杨德利的手艺传承于贾平安,哪怕是随便弄出来的馎饦,依旧让女娃吃的香甜。

    妇人见他出来了,吓得赶紧站起来,“郎君。”

    奴婢就是畜生,是私产。

    这是大唐的规矩。

    但贾平安有自己的规矩。

    “吃吧。”

    等他们吃完了,贾平安作为家主开始训话。

    他站在台阶上,奴婢们站在院子里,连孩子都懂事的不出声。

    “某叫贾平安,百骑录事参军。”

    这个是自报身份,让这些人知晓自己的主人是谁。

    “贾家的规矩少,其一,干活认真,那么该给的钱粮不会少,谁给少了,你等只管等某或是表兄去庄子上时禀告,但凡是真的,谁拿走的钱粮,严惩不贷!”

    那些男女都欢喜了起来。

    这年头谁把奴隶当人什么克扣钱粮,主人家只要不饿死自己的劳动力就不管。

    贾家竟然这般好

    “其二。”贾平安说道:“某听闻时常有管事虐打奴婢之事。”

    那些奴婢都看着杜贺,脸上有畏惧之色。

    贾平安笑了笑,“若非是出了岔子,管事不可责打你等!”

    那些人面面相觑,一个妇人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规矩,眼中含泪的跪下,“多谢郎君。”

    众人跪下,“多谢郎君。”

    这是落到了福窝窝里,这些人的精气神马上就不同了。

    杜贺也未曾想到贾平安会这样,但作为曾经的钻营小王子,他知道自己唯一的一条路就是顺从,否则贾平安反过来能弄死他,自己屁事没有。

    “贱奴定然以郎君的话为准绳。”

    此次赏赐的田地在新丰县,杨德利办理了过所后准备出发。

    临行前他问道:“平安,你为何对他们这般好”

    奴隶就是畜生,这不是杨德利凶狠,而是这个时代的规矩,连那些奴隶都觉得自己不是人。

    贾平安想了想,“某看不惯。”

    ……

    为白银大盟‘justin_yu’加更6、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