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38章 这是个误会

时间:2020-09-05作者:迪巴拉爵士

    凌晨,负责洒扫的人开始出现了。

    他们扫着地,不时嘀咕什么早上太冷,起床真难受之类的话,然后又憧憬着早饭,想着热腾腾的饭菜,不禁就流口水。

    生活就是怎么简单,吃饭,干活,睡觉。但人类个体不同,有人追求精神境界,有人觉得温饱就好,也就造成了关于幸福的标准不同。

    两个内侍已经不见了,而两个宫女还在。

    她们正依靠着打盹。

    昨晚他敲了半个时辰,手差点都抽了,也敲睡了许多人。

    吱呀……

    很小的开门声音,但贾平安依旧醒了。

    陌生的地方让他醒来时觉得有些空虚,随后就是想去茅房。

    里面出来的是昨日呵斥贾师傅的那个宫女。

    她昂首过来,“贵人说你敲的好,回头赏赐。”

    敲竹杠当然敲的好。

    但他是站武妹妹的,所以萧氏和王氏的赏赐真心不稀罕。

    他看了一下周围。

    那两个内侍不在。

    两个宫女小姐姐在打盹。

    这个宫女害的他站了一整夜,腿都感觉要断了。那阴狠刻薄的性子,真的让人咬牙切齿。

    想他贾师傅可是个慈善人。

    他露齿一笑,突然愤怒的道:“没有什么秘法,某不会……某真不会!”

    他的声音很大,洒扫的内侍们听到,两个宫女小姐姐也听到了,里面刚醒来,心满意足的萧氏也听到了。

    “什么”萧氏抿嘴,顿时狠色就出来了,“拿了来问话!”

    两个宫女出去,转眼就把那个跋扈的宫女拎了进来。

    萧氏眯眼看着她,冷笑道:“我这里何时轮到你做主了那等秘法也是你能问的狼子野心!”

    跋扈宫女跪下,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奴婢没问,是那扫把星冤枉奴婢……”

    萧氏冷哼一声,接过毛巾擦脸,声音变得含糊起来,却格外的冷厉,“他为何要冤枉你”

    跋扈宫女:“……”

    是啊!

    他为啥要冤枉我

    她狗仗人势跋扈惯了,从不认为自己这等态度是错的,所以一下就懵了。

    他脑残了

    “奴婢……奴婢不知。”

    “你当然不知!”萧氏把毛巾丢进铜盆里,打个哈欠,“让她去洗衣。”

    “奴婢不敢了……”

    整个宫中,皇帝就是大老板,下面开了些公司。萧氏就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而她的心腹大抵就是董秘的级别。

    跋扈宫女本是在萧氏身边伺候的心腹,这一下被弄去洗衣服,就相当于让董秘去打扫卫生。

    她呼喊着,萧氏的心情不错,“聒噪!”

    有人堵住了宫女的嘴,两人提溜着她出去。

    外面,贾平安正在原地锻炼。

    他玩的是八段锦。

    八段锦能锻炼全身的气血,适合当做热身运动。

    跋扈宫女出来,见他逍遥,不禁怒不可遏,想咒骂,可嘴被堵住了,就双脚腾空乱踢解恨。

    可两个宫女没提防她会这样,一下就松了手。

    跋扈宫女跌了个屁墩,一把扯开嘴里的布团,骂道:“你这个扫把星,为何冤枉我”

    贾平安愕然看着她,然后摇头苦笑,把一个被污蔑的男儿形象演绎的淋漓尽致。

    那跋扈宫女见状差点一口血吐了出来。

    想她本是贵人身边的心腹,未来前程远大,可被这扫把星冤枉后,一下就成了苦力,这仇这恨,倾尽三江水也无法洗清。

    她疯狂的扑了过来。

    贾平安叹息一声,轻松避开。

    李治已经来了,就站在边上,面色铁青的看着这一幕。

    两个失职的宫女见到了皇帝,赶紧冲过去控制住了跋扈宫女,随后堵住了她嘴。

    贾师傅全程闪避,连手都不伸,关键是他面带苦笑之色,那种无奈的姿态让人心生同情。

    李治进了寝宫。

    “陛下!”

    萧氏欢喜的迎过来,“陛下,昨夜臣妾想了陛下一宿,做梦都在想。”

    李治摸摸她的脸颊,问道:“可好了吗”

    萧氏把脸在他的手心里蹭着,就像是小猫,“好了呢,昨夜睡的真好。”

    看来那个咒语很管用啊!李治点头,随即准备去前面理事。

    出了寝宫,贾师傅一脸恭谨的站着。

    这个少年很勤勉,而且面对那些刁难也是步步后退,而不是据理力争,可见是个谦逊的。

    但那个咒语是怎么回事

    李治指指贾平安,随后贾师傅就得到了随行的荣幸。

    “那个什么大威天龙是哪里的咒语”

    啥

    咒语

    贾平安没想到竟然闹出了这等乌龙来。

    他本想否认,可无意间瞥了一眼,发现皇帝的眼中有期待之色,就知道否认不得。

    “臣幼时经常遇到倒霉事,后来遇到了一个过路和尚,他见了臣,就说臣以后定然是什么名臣,维护世界……臣当时糊涂,也不懂。后来他念诵了这段话,让臣每日诵读一遍。”

    啧!

    李治心动了。

    这是高人啊!

    这咒语定然是了不得的东西,至少能压制扫把星,否则贾平安的运势为何越来越好

    而且他说贾平安会是什么名臣,难道……

    李治看着贾师傅,觉得少年唇红齿白,而且很诚恳,不禁心中微动。

    难道这便是上天派来辅佐朕的名臣

    想到这里,他微微颔首,“如此你便回去吧。”

    可贾师傅没法回去啊!

    皇帝的模样分明就是认为萧氏的好转是咒语的功劳,可贾师傅却知道是敲竹杠的作用。

    若是今晚皇帝让人念诵这段莫名其妙的咒语,发现无用会怎么办

    绝对会迁怒贾师傅。

    我勒过去,不妥。

    贾平安解释道:“陛下,这段话只是配合,要紧的是敲竹子。”

    大佬,敲竹杠才是王道啊!

    李治一愣,想起了昨夜的场景,“是了,朕知道了。”

    ……

    王氏要疯了。

    “那个扫把星竟然弄好了她”

    “是。”来禀告的内侍知道贵人的心态已经要崩溃了,很是小心翼翼。

    王氏拿起茶杯,看看左右,然后举起来……却迟迟没有砸下去。

    她的胸口快速起伏着,最后一拍,就把茶杯拍在了案几上。

    翻过年皇帝就会册封她为皇后,在此之前,她必须要忍耐。

    “那个扫把星……”

    “阿莫,你在哪”

    外面传来了鹦鹉的声音,王氏骂道:“都滚!滚出去!”

    众人鱼贯而出。

    王氏缓缓出去,抬头看着站在架子上的鹦鹉,眼神渐渐凌厉,“这个世间啊!总是这般不如意,我本是无意争斗的性子,为何偏生要咄咄逼人为何”

    她伸出手去,鹦鹉扑打着翅膀,喊道:“救命!救命!”

    那只手轻轻抚摸着鹦鹉的背,声音也变得细声细气的,“皇帝就想着那些贱人,你说……他究竟想要什么”

    鹦鹉在瑟瑟发抖……

    ……

    贾平安杵拐,跟着一个内侍在宫中行走。

    内侍走了一段路,就回身来扶着贾平安。

    “贾参军,咱有一事请教。”

    这般殷勤,想请教什么

    贾平安笑道:“某尽力而为。”

    内侍小心翼翼的道:“那个大威天龙……敢问有何效用”

    贾平安想死。

    “昨夜咱默念了一阵子,觉得睡着香甜。”

    这个就和数羊一个道理,念叨念叨的就困了。

    “继续念。”贾平安含糊以对。

    内侍觉得这是来自于高人的指点,心情愉悦的道:“他们都说贾参军一看就是高人,那些医官束手无策的麻烦,贾参军只是一段咒语就弄好了,可见扫把星并非是浪得虚名……”

    贾平安觉得自己离成神不远了。

    “咦,是卫无双。”内侍看到了前方出现的卫无双,很自觉的靠边走。

    “这女人命硬,少沾惹。”内侍好心提醒了贾平安。

    “无双。”贾平安招手,卫无双恍若刚看到他一般的抬头,“是贾参军,正好我这里有事寻你。”

    内侍:“……”

    贾平安解释道:“陛下让她经常跟着某。”

    内侍看看他,再看看卫无双,暧昧的笑容就挂在嘴边,“明白了,咱在前面等你。”

    他嘀咕着,“一个扫把星,一个命硬,倒也合适。”

    卫无双看了他一眼,和贾平安跟在后面缓行。

    “昨日本想寻你,可那边人太多,我却不好去。后来……”卫无双看着贾平安,觉得这人真是太神奇了,“后来听闻萧氏那里闹腾,被你弄好了”

    “只是运气。”贾平安真心不想再提咒语的事儿了,他担心以后皇宫之中都是这个声音,从皇帝到宫女,成天就把什么大威天龙挂在嘴边。

    可在卫无双眼中,此刻的他真是很谦逊,关键是很能干。

    卫无双迈着大长腿,蓦地抬头,发现贾平安竟然只比自己矮那么一点了。

    他长得好快。

    “你……萧氏和王氏不对头,你弄好了萧氏,也别想她感激你。另外,王氏怕是恨上你了。”

    “多谢相告。”贾平安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但……他认真的道:“为陛下效力,某从未想过结果。”

    卫无双目光复杂的看着他,稍后走了。

    她一路去寻了蒋涵。

    “果然是他”蒋涵讶然道:“昨夜那边闹腾,有人来报,说是还呵斥看贾平安,谁曾想他竟然反手就弄好了萧氏……这本事……”

    卫无双说道:“宫正,那边隐隐有话传来,说不是扫把星的本事,而是一种……秘术。”

    “秘术”蒋涵捂额,“那是我小看了他,这个少年的本事层出不穷,苏荷与他亲近却是沾了福气……来人。”

    外面进来一个宫女,蒋涵吩咐道:“去我那里拿一套文房四宝送去苏荷那里,告诉她,礼尚往来。”

    卫无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想了想,也就是蒋涵对贾平安的态度转变。

    但这不是很好吗

    蒋涵等宫女出去后,继续说道:“此事贾平安已经得罪了王氏,萧氏刻薄,贾平安知晓她做噩梦之事,我担心她会在陛下那里进谗言……”

    卫无双讶然,“贾平安救了她,她难道还能恩将仇报”

    “你没接触过萧氏,不知道这人的秉性。”蒋涵眯眼想了想,“你身手好,可悄然去传话,就说自家的救星若是不谢,回头什么妖魔鬼怪都会入梦。”

    卫无双皱眉,“这也太简单了些,她可会信”

    蒋涵笑道:“你却不知道那些贵人,许多时候都是这样的。”

    百姓心中的贵人都是人精,可实际上许多都是蠢货,蠢的让你不敢相信。

    萧氏就是蠢,这番话传过去,蒋涵知道她一定会出手感谢贾平安,如此算是为贾平安消除了一个祸患。

    “你对苏荷好,我这也算是还礼了。”

    ……

    贾平安回到家中,杨德利欢喜的道:“平安,宫中可有趣”

    “无趣。”贾平安坐在铺了厚垫子的凳子上,看着清冷的阳光照在院子里,觉得这便是幸福。

    “宫中都是宫殿,冷冷清清的,人倒是不少,可看着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阿福摇摇晃晃的过来,人立而起,就趴在了贾平安的膝上。

    贾平安一边揉搓着它的脑袋,一边问道:“昨日可有人来寻某”

    杨德利摆弄着木桶,随口道:“有呢,百骑的来过,说你在宫中过夜,某就在想,这宫中,是不是边上就躺着女人,伸手就是肉……陛下吃饭是不是用金筷子他每顿饭定然都是吃羊肉吧……”

    在许多百姓的眼中,皇帝的日子大概就是每餐吃肉,穿金戴银,女人随便睡……

    “难怪好些人都想做皇帝。”杨德利把木桶检查了一遍,发现了一个小隐患。

    在家的日子很是舒坦,若是阿福不乱跑就更好了。

    “阿福……”

    “小畜生,你回不回来”

    杨德利的呼喊声在道德坊里四处回荡着。

    到了晚上,贾平安趴在床上,想着宫中现在的情况,不禁满头包……

    ……

    当天夜里,李治和萧氏在一起睡觉,王忠良愁眉苦脸的蹲在外面敲竹杠,一边敲一边还得念诵着。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大罗法咒,嘛哩嘛哩哄,慢慢哄……”

    一夜好睡,萧氏神奇的发现自己的肌肤都好了许多。

    那个扫把星不错啊!

    但赏赐是不可能赏赐的。

    ……

    贾平安歇息了三日,百骑那边来人催促了。

    来的人是包东,他一本正经的道:“校尉说了,爬也得爬回去!”

    老唐不地道啊!

    包东说完事,就嬉皮笑脸的道:“参军,你再不去,兄弟们可都要疯了。”

    “为何”贾平安见他的脚在扭动,就知道这货想抠脚丫了。

    “邵中官和校尉都说了,在你回来之前,谁都不许去青楼。大伙儿都等着你呢!”

    贾平安笑道:“好。”

    随后就是把马鞍整理了一下,加了软垫子。

    第二日凌晨,贾平安吃了早饭,开门出去。

    隔壁也正好开门。

    王大锤出来,“平安去上衙啊!”

    “对,去上衙。”贾平安真心不想往院子里看,可架不住赵贤惠的大嗓门啊!

    “还动!别动!梳个头都扭扭捏捏的,哪像是我生的”

    王大娘蹲在台阶下,只觉得头皮绷紧很难受。

    “还动!”赵贤惠又拉了一下头发,骂道:“看看隔壁的,都能进宫住了,啥时候说不得就能做了驸马……哎!”

    王大娘蹲在那里,一脸无奈。

    王学友站在婆娘的身后,伸手往她的后脑勺虚拍。

    你这个凶娘们,老子抽死你!

    兴许是第六感,赵贤惠觉得身后不对劲,缓缓回身,就看到了作势想抽自己的王学友……

    这是个误会,你听某解释……

    王学友一脸谄笑。

    赵贤惠目露凶光……

    ……

    到了坊门,那些人自动让开了一条路。

    怎么就有特殊化了

    姜融凑过来,堆笑道:“参军,他们说你在宫中住了一宿”

    看看那些暧昧和敬畏的眼神吧,分明就是觉着贾师傅在宫中睡了谁。

    “是啊!”贾平安笑道:“不过某只是去办事。”

    “办事……”姜融拖长了嗓门,那种只可意会的味道让大伙儿都笑了起来。

    “陛下的差遣。”

    坊门开,贾平安一路到了百骑,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晚些贾平安被拎去了唐旭的值房。

    “哈哈哈哈!”唐旭的笑声很爽朗,但贾平安总觉得有些不明的味道。

    唐旭给了邵鹏一个眼色,邵鹏摇头。再给眼色,再摇头……

    狗内侍!

    唐旭打个哈哈,“小贾啊!某对你如何”

    “校尉对某恩重如山。”这等话贾师傅随口就来。

    唐旭的眼中闪烁着贾平安有些熟悉的光芒,“你进宫究竟是何事”

    贾平安恍然大悟,原来是八卦。

    但萧氏的事儿是万万不能说的,否则会被视为不稳重。

    领导一旦觉得你不够稳重,那升官就别想了。

    他想了想,“某就在宫中吹了一夜冷风。”

    嗯

    唐旭看看邵鹏。

    贾平安摇摇头,示意这个话题不好说出来。

    邵鹏叹息一声,“昨日某跟在你身后进宫……”

    贾平安心中一暖,知晓邵鹏是为了自己。

    “后来听闻你去了贵人处……”

    贾平安点头,但说是万万不会说出来的。

    唐旭心痒难耐,“老邵,说说。”

    “他们说你在寝宫外站了一夜。”邵鹏看来并未得到有效的消息。

    “是。”贾平安什么都不管,只是点头完事。

    “那位贵人……”邵鹏有些纠结,“你此次别想着赏赐,老老实实的,以后别提那人的名字。”

    萧氏刻薄,邵鹏担心她觉得自己出丑的事儿被贾平安知道了,会吹枕边风。

    男人都怕枕边风,今日你立场坚定,可她夜夜都在你的耳边嘀咕一件事,天长日久,英雄也得变成绕指柔。

    “是。”贾平安压根没在意这个。

    见贾平安知道分寸,邵鹏满意的道:“你这般聪慧,也不枉咱的一番苦心。”

    “校尉,宫中来人了。”

    有百骑来禀告。

    邵鹏和唐旭赶紧去了前面。

    来的是个内侍,后面还有人牵着一匹神骏的好马。

    怎么像是陛下的神驹呢

    李家人都喜欢游猎,还有打马球,所以对好马的追求大抵就像是后世对好车的喜爱一般,每个皇帝都收集了一批好马。

    内侍笑吟吟的道:“昨夜百骑的贾平安在宫中办事得力,萧良娣求了陛下,赏赐一匹好马给贾平安骑乘。”

    老邵,你不是暗示说萧氏刻薄,小贾不被收拾就算是祖上积德了吗这是啥唐旭看着邵鹏,觉得老邵的光环起码退了一半。

    邵鹏心中发蒙。

    这是萧良娣

    咱的眼啊!这是瞎了吗

    ……

    为盟主‘飞翔家八戒’加更5.

    为盟主‘戦戦’加更。

    三更一万五千字送上,去活动一下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