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35章 做人的底线

时间:2020-09-03作者:迪巴拉爵士

    贾平安带着人冲了过去,两个男子伸手,“止步,报上你等的来意!”

    按照大唐的规矩,要查这等侯府,得有宫中人带着,有皇帝的旨意。

    贾平安问道:“临清侯可在”

    “侯爷在!”

    两个男子一边说一边挡住了贾平安等人的去路。

    “在就好。”

    贾平安狞笑道:“动手!”

    他当先一刀鞘拍晕一个,包东咬牙,一拳撂倒一个。

    众人跟着他往后面冲,迎面就遇到了临清侯杨胜一行人。

    杨胜四十余岁,须发乌黑,肌肤白皙,可见养尊处优。

    他冷哼一声,“百骑为何来此”

    “杨胜,你的事发了。”贾平安冷笑道:“你在归义坊做的好事!”

    杨胜的眼皮子跳了一下,“归义坊老夫并无瓜葛,何来的好事”

    包东一怔,喝问道:“你那处宅子……”

    “哈哈哈!”杨胜大笑道:“老夫何曾有什么宅子!这是污蔑!来人,拦住他们,待老夫进宫求见陛下,请陛下为老夫伸冤。”

    他转身就走,那些家仆挡在了前方。

    “参军!”包东咬牙道:“那宅子多半是别人的名字,咱们拿不住杨胜。”

    “可这里定然有证据。”贾平安注意到杨胜是往侧面的厢房去了,心中一喜。

    “他这是去毁灭证据,动手!”

    众人楞了一下。

    可贾平安已经冲了过去。

    呛啷!

    长刀出鞘,贾平安狞笑道:“百骑办事,不想死的滚开!”

    那些仆役楞了一下,贾平安长刀就劈砍了过来。

    一人中刀,其他人喊道:“侯爷!”

    杨胜回身正好看到贾平安冲过来,他眼睛通红,疯狂的喊道:“你这个疯子!陛下饶不了你!”

    长安城从未有人这般大胆,竟然敢在没有皇帝许可的情况下冲进侯府搜查,还动手砍人……

    这个疯子!

    杨胜转身就跑,他冲进了厢房里,扑到了一个箱子上面,打开,拿起一本账册就撕扯……

    贾平安从身后一脚踹开他,杨胜倒在地上,用牙齿撕咬着账册。

    贾平安举手……

    呯!

    呯!

    包东冲了进来,就看到贾平安一拳接着一拳的在暴打杨胜。

    他把账册抢了过来,打开翻看了一下,就回身道:“看住临清侯府,咱们……立功了!”

    杨胜躺在他的身下,疯狂的喊道:“你这个疯子!陛下饶不了你!”

    ……

    “陛下,百骑发现杨胜在归义坊的宅子里有拐来的十余名女子。”

    李治皱眉:“杨胜……”

    老李家建国后,封赏的太过泛滥了些,什么公侯伯一大堆,除去一些有实权的,皇帝记不住。

    “陛下,是临清侯。”王忠良提醒了一句。

    李治想了想,“他怎么了”

    邵鹏想到了贾平安让人传回来的话,不禁想杀人,“陛下,百骑拿获了那些人,但却担心走漏消息,临清侯那边有了准备会毁灭证据,所以……请陛下准许百骑去临清侯府拿人。”

    “此事……”李治迟疑了一下。

    “陛下!”

    外面来了个内侍,“陛下,百骑闯入了临清侯府。”

    李治的目光陡然锐利,盯住了邵鹏。

    “朕尚未许可,为何擅自闯入”

    邵鹏跪下,颤声道:“西边,百骑怕是……怕是那边得了消息,百骑担心临清侯毁灭证据,所以才闯入,陛下恕罪!”

    李治冷冷的道:“那是侯府,你等好大的胆子。邵鹏,朕令你监管百骑,你就是用这些来回报朕的吗刁奴!”

    邵鹏伏地,“陛下,臣有罪。”

    “打!”

    邵鹏被拖了出去。

    小贾,你这个畜生,坑了咱!

    邵鹏恼怒,但却不肯实话实说。

    “还有唐旭!”李治的眼中冷冰冰的。

    王忠良出班,准备吩咐人去收拾唐旭。

    “陛下,百骑录事参军贾平安求见。”

    嗯

    李治看向外面,“是他去的吗”

    被拖到门口的邵鹏知道瞒不过了,但不理解贾平安为何来的这般快,“是。”

    李治眯眼,“让他来。”

    晚些,贾平安被带了进来。

    “为何闯入临清侯府”李治在看着这个少年。

    贾平安垂首,“陛下,臣在归义坊看到了那些女子。陛下,那些女子被他们蹂躏,但凡不听话的,那些大汉就轮番蹂躏她……那些畜生!”

    “你倒是心急。”李治冷笑道:“那为何不等禀告”

    贾平安先前确实是冲动了,但却不后悔,“陛下,臣担心杨胜有手段逃脱责罚,就冲进了侯府,果然发现了证据。”

    他把账册呈上。

    王忠良接过递给了李治。

    可李治却看不懂……

    贾平安解释道:“陛下,上面一画就是一人,打叉的是死掉的……臣粗略看了一下,这几年他们弄死了六人,拐卖了……百余人。”

    “要想贩卖良家女子为奴,需要立卷,还得要父母同意,他如何做的”李治声音平静。

    “陛下,杨胜和西市的数名官吏勾结。”

    唯有如此,才能拿到合法的凭据,把良家变成贱籍。

    “杨胜家中前些年损失了大量钱财。”

    为了钱财铤而走险,这等事儿古今中外都不少见。

    “此事交给大理寺,让唐临来管。”李治目光转动,冷笑道:“可你却好大的胆子!”

    “臣……万死!”

    贾平安知道自己犯忌讳了,但再来一次,他依旧会如此选择。

    “痛责二十棍!”

    随后他就被拖了出去。

    邵鹏算是解脱了,他站在边上低声道:“记得动……”

    屁股的肉要会跳动躲闪,轮换着来挨打。

    贾平安笑了笑,可等板子下来时,他咬着木棍再也没了笑容。

    二十板下来,他下半身都被打麻了。

    “架起来走走。”邵鹏请了另一个内侍来帮忙,二人架起贾平安。

    “邵中官,某走不动了。”贾平安满头大汗,身体往下坠。

    邵鹏骂道:“让你别急别急,你偏不听,快走,不走会淤血!”

    贾平安惨哼着,就原地饶了几圈,随后被架着出宫。邵鹏还得等皇帝的意思,只能目送他出去。他上前,低声对两个内侍说道:“路上扶稳靠些,回头咱这里有些感谢。”

    老邵,你这是公开行贿啊!

    贾平安惨笑着。

    两个内侍点头,架着贾平安的手就多了些力气,让他走的更轻松。

    刚下来台阶,他就看到了老熟人。

    长腿妹子没有戴羃?,冷冰冰的脸上,肌肤细嫩,一双杏眼扫过,然后一愣。

    妹纸……

    贾平安勉强招个手,身体渐渐硬化,微笑道:“无双!”

    卫无双近前问道:“这是为何”

    两个内侍给她面子,就停了下来。

    贾平安笑道:“先前惹怒了陛下,被责打了。”

    “为何”卫无双见他双腿打颤,满头大汗,就知道被打惨了。

    可皇帝一天吃饱撑的,若非是气坏了,也不会亲自令人责打一个小小的录事参军。

    因为我不忍心让老邵和老唐为我背锅啊!

    贾平安得意的道:“先前和人吹嘘,说是谁能被陛下令人责打,便请他去五香楼十次,某想着这不是稳赢的吗,你看看……”

    这人又在胡说八道!卫无双皱眉,“你屁股流血了。”

    曰!

    硬汉贾回头看了一眼,只看到身侧,果真是血染战袍了。

    一个内侍说道:“破皮了,不过破皮也不错,至少淤血出来了。”

    “该上路了。”另一个内侍有些不耐烦了。

    你拿了老邵的贿赂还哔哔,职业道德呢

    贾平安对他怒目而视,“你会不会说话什么该上路了,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走。”两个内侍架着贾平安就走,这厮还不忘回头,“那个……回头聊啊!”

    “那是卫无双,凭你也想勾搭小心一腿踢死你!”

    长腿妹妹啊!

    想到长腿妹子的高扫腿,贾平安不禁心动了。

    而卫无双在后面皱眉说道:“果然是少年意气,轻浮!”

    她继续去做自己的事儿,晚些见几个宫女在嘀咕。

    “……说是里面全是被拐来的女子,准备卖给人做奴婢。”

    “呀!竟然是拐子,太坏了。”

    “那是临清侯呢!啧啧!堂堂侯爷,竟然去做这等事。”

    “幸亏是百骑发现了,那位贾参军带着人解救了那些女子,随后闯入了临清侯府,说是把临清侯打成了猪头,还打断了一条腿。”

    “打得好!”众人义愤填膺。

    “可贾参军是擅自闯入了侯府,这不就被责打了二十棍,好惨。”

    “不过你看他却不惨叫,还笑,真是个硬汉。”

    众人看到了在宫中特立独行的卫无双,顿时八卦大会就开不下去了,一哄而散。

    卫无双站在那里,想到了先前贾平安的那些话。

    这人竟然不肯说自己是为了公事被责打,一味调笑,倒也符合他的性子。可他竟然为了一些不相识的女子而冒险……

    这人……

    她一路到了宫正处求见。

    蒋涵正好无事,等她进来后就问道:“你和那贾平安相识,觉着他是何等人”

    卫无双知道这位宫正担心的是侄女苏荷。

    作为宫正,在宫中,那些宫女内侍没有不怕蒋涵的,堪称是铁面判官。可就是这么一个铁面宫正,竟然把自家侄女宠成了天真的性子,也算是奇葩了。

    她本想来询问关于贾平安被责罚的事儿,被这么一问,不禁有些懵。

    合着咱们都不知道那个小贼是什么性子

    “宫正,先前……”

    卫无双把自己听到的那些话转述了。

    蒋涵微微皱着娥眉,“我本以为他对苏荷有什么企图,昨日问了几个时常出去的人,说是贾平安爱去青楼,还和高阳公主往来密切。高阳公主何等人一般男子怎敢接近她我觉着贾平安怕是利欲熏心之辈,本想……”

    卫无双摇头,“宫正,那小贼……那贾平安说是轻浮浪荡有些,但利欲熏心却不会。”

    “是啊!”蒋涵叹道:“他竟然为了些素不相识的女子冒险,一怒闯进了侯府,可谓是热血,更是担当!”

    随后蒋涵叫人去打探详细消息。

    晚些消息回来。

    “说是贾平安本可在外面等着,等邵鹏被责罚之后再来,如此责罚会轻许多。可他却飞快赶来,只为……”

    蒋涵和卫无双相对一视,“他只为了抢在邵鹏被责罚之前赶到。”

    卫无双淡淡的道:“这是担当!”

    蒋涵挑眉点头,“男儿别的都可以没有,担当却不可少,否则……连女人都不如!”

    蒋涵看来心情不错,卫无双告退。

    一个女官顺势进去办事。

    “贪了九十钱”

    “是!”

    “不过宫正,那人和王忠良熟悉,不好责罚,再说九十文钱也不多,要不……就算了吧。”

    “我为宫正,眼中只有规矩,没有人!来人!”

    两个内侍进去,随即蒋涵冷冰冰的声音传来,“带着他们去,拿下此人,责罚!”

    ……

    唐旭在宫门外转圈,不时看里面一眼。

    昭武副尉程达劝道:“邵中官最多挨一顿打,养几日就好了。”

    “放屁!”唐旭骂道:“此事和老邵没关系,某管百骑,要打也该是打某!老邵抢先进宫,这是抢着为某挨打!”

    “怎地还没人来”唐旭已经请示了,求见皇帝,可半晌都没人来。

    “校尉,小贾此次算是惹祸了。”程达苦笑道:“你还说有他在你就清闲了,不管事……”

    “耶耶这也是自作孽,回头就把事情收回来,哎!”

    “来了来了!”一个百骑喊道。

    众人赶紧迎上去,却见是被两个内侍架出来的贾平安。

    唐旭板着脸,没搭理。

    两个百骑过去接了贾平安,然后往回走。

    “他辜负了某和老邵的厚望。”唐旭有些失望了。

    晚些,有人喊道:“邵中官出来了。”

    唐旭眼前一亮,赶紧喊道:“准备去扶着老邵。”

    百骑:“……”

    唐旭:“……”

    邵鹏是自己走出来的。

    “老邵。”唐旭迎过去,扶住了他,“某一直说你不是汉子,谁知道你竟然比某还硬!”

    “松手!”邵鹏挣开,“小贾呢”

    “你问那小子作甚?”

    邵鹏走了几步。

    走几步……

    这和正常人一样。

    “老邵……”唐旭惊讶的道:“你没挨打”

    邵鹏一边走一边说道:“咱才将到宫中,小贾就在宫外请罪。陛下令人责打了他。”

    贾平安请罪,罪责自然全是他的,邵鹏就解脱了。

    “他从临清侯府赶到宫中很快,否则咱逃不过一顿好打。”

    唐旭一怔,“某却误会了小贾。”

    邵鹏叹道:“他见到不平就出手,这是热血。为了严惩杨胜甘愿冒险,更是为了不牵累咱,及时进宫请罪,这是担当!好男儿!”

    众人急忙追去,却见不到贾平安。

    “贾参军说自己冲动,带累了百骑,没脸见兄弟们,就先回家养着,等养好了再回来。”

    两个百骑神色古怪,但邵鹏和唐旭因为心情的缘故都没注意。

    “这是哪门子的带累”唐旭骂道:“却是耶耶带累了他!哎!”

    邵鹏吩咐道:“去弄些好的金疮药送去道德坊,还有……”

    “还有什么”众人不解。

    邵鹏说道:“在小贾回来之前,五香楼都别去了。”

    ……

    贾平安是被架着上了马车。

    马车里,高阳死命在给贾平安翻身,贾平安在拼命的抵抗。

    高阳额头见汗了,一巴掌拍在贾平安的背上,“这伤要尽快把裤子趴了,否则那布和肉黏在一起,后来再想扯开,就得用热水泡屁股,你可愿意”

    老子……不愿意!

    可当着一个女人脱裤子验伤,贾平安也不愿意。

    “住手!”贾平安痛的不行,“特么的,老子的屁股要裂了!”

    高阳住手,骂道:“快一些!”

    车夫应了,马车加速,很快就到了公主府。

    “某要回家养伤!”

    贾平安无语。

    高阳下车,令人把贾平安弄了出来,一路就这么抬进去。

    这个姿势很羞耻啊!

    贾平安想哭。

    “公主这是抢了个男人回来”

    “多半是。”

    路上遇到些仆役都议论纷纷,贾平安想死。

    一路到了后面,高阳说道:“我知道你害羞,那就让别人来。”

    随后来的却是侍女。

    高阳你个蠢货!

    贾平安被两个侍女把裤子扒拉了。

    “要清洗!”

    都破皮了,直接上药不是找感染是什么。

    温水清洗很舒爽,贾平安甚至有些昏昏欲睡。

    晚些伤口上药,贾平安一觉就睡到了午时后。

    “赶紧,某要回家。”

    高阳笑道:“已经让人去报信了,你表兄嚎哭了一阵,后来百骑的去了,说了什么你这是功劳,你表兄又嚎哭,喊什么姑母……”

    哎!原身的母亲被表兄经常唠叨,也不知道会不会烦躁发火。

    家门不幸啊!

    “送某回家吧。”

    马车缓缓而行,一路到了道德坊。

    下了马车后,杨德利过来,单手就架住了表弟,一边埋怨一边进去。

    车帘掀开,高阳探头出来,“对了,你的屁股好看。”

    卧槽!

    这娘们竟然偷窥!

    贾平安回头,就看到了高阳的笑脸。

    嘤嘤嘤!

    阿福迎了出来,一个习惯性的扑,就让贾平安差点扑街。

    睡是没法睡了,只能趴着。

    贾平安趴在床上,杨德利就在边上,一边缝衣服,一边嘀咕,“皇帝也是个不讲理的,平安,你以后做事留个心眼,别想着什么忠心耿耿。那皇帝还不如那些世家门阀厉害呢!!”

    贾平安昏昏沉沉的道:“知道了!”

    世家门阀,后来被李治和武媚给收拾了。

    随后小圈子的影响力逐渐式微,而山东世家还红火了一阵子,比如说崔义玄的儿孙就权倾一时,家里聚会开趴体,兄弟子侄都是官,而且职位不低,都带着笏板。为了放置那些笏板,甚至需要一个专门的案几。

    但这些和现在的他没关系。

    迷迷糊糊中,有人问道:“可后悔了吗”

    贾平安轻微摇头,“不悔。”

    “为何”这人的声音很平静。

    贾平安喃喃的道:“做人……总是要有底线的。”

    这人点头,被人簇拥着出去。

    站在贾家的大门外,他吩咐道:“拿下临清侯府管事,封锁一应仆役,不许交通消息,违令者拿下!”

    “诺!”

    随行的数名官吏叉手应诺。

    来人是大理寺卿唐临!

    他本是来讯问贾平安此事的具体,可最后却只是问一句话就走了。

    ……

    为盟主‘飞翔家八戒’加更2

    为盟主‘飞翔家八戒’加更3

    三更一万五千字送上,眼睛发花,腰间酸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