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34章 动手闯入

时间:2020-09-03作者:迪巴拉爵士

    陌刀挥斩,前方血箭喷的漫天都是。

    人马倒地,旋即第二波冲杀上来。

    “杀!”

    第二波劈砍。

    后方,敌将在疯狂的吼叫着,催促着麾下去冲杀。唯有冲破唐军的陌刀阻拦,吐蕃人才有胜机。

    他眯眼看着前方,血箭飙射。

    “他们还有余力”

    敌将的眼皮子在疯狂眨动着。

    “杀!”

    陌刀林立……

    有人在高呼,敌将看去,却是一名吐蕃悍卒扑了上去。

    他趁着队正黄靖一刀砍出去的间歇,一下就扑了过去,近身了。

    长刀挥动,直奔黄靖的脖颈。

    这是要枭首。

    敌将不禁握拳准备欢呼。

    一旦黄靖被杀,陌刀手就被打开了空缺,随即士气大跌。

    黄靖举起刀柄格挡,随即敌军悍卒挥拳。

    他知道黄靖连续挥刀力气损耗很大,所以就准备用快速的进攻来了结他。

    敌将挥舞拳头……张开嘴……

    干得好!弄死他!

    那些吐蕃人在期待着。

    黄靖弃刀。

    挥拳。

    呯!

    二人的拳头碰撞。

    悍卒变色,觉得关节应当是骨折了。

    黄靖劈手抓住他,双手举起,奋力投掷了出去。

    前方敌骑大乱。

    敌将的欢呼被卡在咽喉里。

    那唐军竟然能徒手投掷活人,这份力量直接击溃了所有的猜测。

    他弃刀不是慌乱随意,而是故意的,就是想打击敌军的士气!

    这悍然一掷,直接摧毁了敌军的士气。

    “万胜!”

    唐军见到这等场景,不禁咆哮了起来,士气如虹!

    此消彼长,决胜的时机到了。

    王德凯喊道:“擂鼓!”

    随军带着的小鼓被摧动。

    闻鼓而进!

    “马军突击!”

    “跳荡出击!”

    军令一下,全军出击!

    “万胜!”

    陌刀手就站在那里,敌军溃败。

    每一个唐军在路过陌刀手时都奋力拍打着着自己的胸甲。

    这是全军的胆!

    敌军溃逃,唐军追杀,直至暮色初临才收兵。

    天边微亮,将士们带着战利品欢笑着归来。

    王德凯吩咐道:“快马报给长安。”

    马蹄声远去,有人在唱歌。

    “风飞兮旌旗扬,大角吹兮砺刀枪。”

    这是大唐军歌:《大角歌》。

    暮色苍茫,王德凯也跟着唱了起来。

    “天苍苍,野茫茫,蓝天穹庐兑猎场,锋镝呼啸虎鹰扬。”

    ……

    长安的初冬很冷。

    “啊湫!”

    大清早,贾平安还在被窝里时,杨德利就在干活了。

    听着他打喷嚏的声音,贾平安把被子裹紧,觉得生活实在是太舒坦了。

    嘤嘤嘤!

    外面传来了刨门的声音,这是阿福的新技能。

    自从被爸爸赶到外面去单独睡后,阿福一直不适应,每天凌晨都会来刨门。

    这真是个好孩子!

    贾平安一边穿衣一边唱歌。

    “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提着裤子上茅房。茅房有人,没有办法,只好……”

    噗!

    他的歌声停住了。

    屋里突然多了光,以及一只熊爪子。

    “阿福!”

    阿福飞快的把挠通了房门的爪子收回去,一溜烟跑了。

    贾平安气急败坏的冲出去,阿福已经爬上了靠墙的树上,然后噗通一声,竟然掉隔壁家去了。

    “阿福”

    赵贤惠欢喜的迎接着天降阿福,随即阿福就在王家享受了一番帝王待遇。

    熊生真是舒坦啊!

    只是晚些回家后,屁股挨了一顿毒打,嘤嘤嘤的躺在门后,生无可恋。那些鸡鸭熟练的爬上去来回啄……

    贾平安出门,隔壁正好开门。

    王大锤出来,拱手后问道:“平安,他们说你如今是录事参军了”

    “是啊!”贾平安本不想装比,可看到院子里的赵贤惠时,忍不住就来了一句,“这只是开始。”

    赵贤惠在台阶上站着,给女儿梳头,听到这话后,手上用劲了些。

    “哎呀!阿娘,疼!”

    王大娘脸都皱成了一团。

    “疼什么疼”赵贤惠一边减轻了力道,一边埋怨道:“就是娇气!以后怎么嫁人怎么持家怎么打男人……”

    王学友蹲在边上修理农具,闻言抬头,一脸茫然。

    ……

    初冬的凌晨,街上的行人车马都少了许多。

    贾平安吃着从家里带来的肉饼(肉包子),惬意的看着附近几个吞口水的官员。

    按照大唐的奇葩规定,五品以上的官员不能在路上买东西,也不能吃东西,否则弹你没商量。

    贾平安离五品还早着呢!

    到了百骑,邵鹏和唐旭叫了他去。

    邵鹏坐在窗户边,眯眼享受着微光,见他进来,就笑道:“贾参军这几日如何”

    “这哪敢在邵中官这里称呼什么参军呢!”贾平安嬉皮笑脸的坐下了。

    这就是不见外。

    唐旭指指他,皱眉道:“你可知何为录事参军”

    老唐你这是要装比

    领导要装比了,你得准备好姿势……贾平安起身站好。

    唐旭满意的道:“掌受诸曹及五府、外府之事,句稽抄目,印给纸笔,这便是录事参军,不过百骑就这么些人,没什么文书与你掌管……”

    咱说话能不这么直接吗婉转些,比如说:小贾你有大才,那些案牍之事就丢给文书,咱们兄弟去喝酒玩女人……

    贾平安一脸慷慨激昂,“愿为陛下效死。”

    效死是不可能的,笑死倒是有可能。

    老唐又满意了些,“百骑从先帝时就有了,历经数十年,每一个百骑首领临走前都会交代一句话……”

    他起身,贾平安肃然而立。

    该是什么话

    ——为了陛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还是头可断,血可流,陛下的安危记心头……

    唐旭认真的道:“弄死那些贱狗奴!”

    就这

    贾平安觉得怕是不能吧。

    唐旭拍拍他的肩膀,“某希望对你说这句话的时日不要太长,某……”,他挥舞拳头,“某做梦都在想着去厮杀,去杀敌,杀人!”

    这个杀人狂!

    贾平安觉得老唐迟早会进化成一个杀人机器。

    “百骑经常会有些差事,此后你也得学会接着去做。”

    唐旭一脚把贾平安踹了出去,然后回身笑道:“从今日起,老子又清闲了。”

    邵鹏走到门边,看着贾平安回去,“你不怕小贾搞砸了”

    唐旭坐下,惬意的道:“这小子聪慧,而且油滑,比老子都油滑,滑不留手,怎会搞砸”

    “可你想脱身去军中的谋划怕是成不了。”邵鹏回来坐在窗户边,一侧的光照在他的耳畔,他仿佛感受到了似的,伸手去摸了摸。

    “为何”唐旭坐直了身体。

    “不为啥。”邵鹏慢条斯理的道:“咱就是这么觉着的。”

    ……

    贾平安去了文书那边,拿到了最近的任务。

    某位权贵说了些危险的话,需要盯着,不接!

    某位权贵家里养了十余条大狗,要查探……不接!

    某位皇亲在外面养了几个女人,去查探……不接!

    某位权贵一天吃一头羊,有些假,查探……不接!

    这特么都是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啊!

    贾平安快速翻页,最后找到了一个。

    临清侯杨胜的家人在归义坊出入频繁,不时有陌生人进出。

    这个……

    孟亮在边上介绍道:“这等事多是设赌。先帝在时对赌博深恶痛绝,为此处置过一些权贵,所以他们都喜欢在偏僻的地方设局,聚众赌博。”

    归义坊和道德坊一个尿性,在城南属于比较偏僻的地方,里面同样有田地。

    后世打击赌博,那些人寻了山上去聚赌,一开始抓捕,跑的漫山遍野都是,蔚为壮观。

    抓赌啊!

    对于这个贾平安很有兴趣,他严肃的道:“许多事不要看表象,你看着像是赌博,可暗地里究竟藏着什么……譬如说……聚众谋逆。”

    贾参军果然是思路广啊!

    孟亮拱手,“多谢参军指点。”

    呵呵!

    老子指点个毛线,只是喜欢抓赌罢了。

    他回到值房,召唤了哼哈二将来。

    “临清侯杨胜可能在归义坊与人聚众闹事,咱们去查探一番,若是妥当,直接拿人……”

    随后他带着数人就去了归义坊。

    归义坊里,住宅看着稀稀拉拉的,中间就是大片的田地。

    这里是城南,出了城门后,再向南八十里就是终南山。

    贾平安遥望了一番南方,可惜看不到有终南捷径之称的终南山,更看不到那些终南隐士。

    坊正来问话,包东过去嘀咕了一番,坊正冲着贾平安拱手,随即隐去。

    包东回来说道:“某告诉他,什么都别管。”

    贾平安带着包东和雷洪,由一个百骑领路,径直找到了那个宅子。

    宅子占地不小,关键是……

    “隔壁为何无人住”

    隔壁有两户人家,可看着残垣断壁,鬼影子都见不到一个。

    带路的百骑低声道:“参军,这杨家霸道,数年前买下了这里之后,就经常和邻居争执。他家是权贵,那些邻居争不过,最后就给些钱,把宅子卖给了他。”

    这是要玩房地产开发

    长安城的宅基地都是发的,按照人头来。而权贵们牛逼些,除去本来的宅子之外,经常弄些别业,上面也睁只眼闭只眼。

    贾平安摸着下巴,觉得不对劲。

    “既然买了房子,为何不用反而任由它废,难道是钱多烧的”

    “进去看看。”

    他们进了隔壁去看了一眼。

    屎尿遍地,杂草杂木藤蔓到处都是。

    人类一旦停止活动,大自然就会用自己的方式来恢复这个地方的本来面目。

    “去另一边看看。”

    另一边一个尿性,依旧是鬼屋的感觉。

    “说是临清侯偶尔来此歇息,边上的两户人家吵闹不休,很是烦人,就出钱买了下来。”带路的百骑扒拉开一丛杂木,一条还没去冬眠的大蛇盘在那里,蛇信吞吐……

    “别动!”

    包东伸手在前方晃动,蛇头跟着动……随后一抓,就被他抓到了脖颈提了起来。

    看到那条大蛇缠绕着包东的手臂,贾平安就觉得鸡皮疙瘩一身,赶紧避开。

    “上次南边来了一个土人,做的蛇羹真是好吃,回头弄个蛇汤,啧啧!”

    包东就这么把蛇缠在手臂上,随同大家出去。

    “就在这里蹲守!”

    院子里有狗,所以他们不能太靠近宅子。

    于是四人就蹲在隔壁的废弃宅子里。

    隔壁渐渐有了动静,却很古怪。

    包东侧耳听着,“怎地像是……女子的哭声”

    雷洪摸摸胡须,“不,像是五香楼的声音。”

    “大白天的,谁会玩女人”

    贾平安在仔细倾听着。

    这个声音断断续续的,偶尔高亢一下,但……老贾把倭国的那些嘶吼和这个做了一下比较,觉得更像是哭泣。

    女人哭泣……

    为啥

    但这个不关他的事,他现在只想抓赌,捞一笔外快。

    没多久,外面就来了两个大汉。

    他们敲门,里面开门,速度有些慢,还嘀咕了一阵子,这才进去。

    赌徒来了。

    贾平安心中一喜,指指墙头,“弯腰,撅屁股!”

    包东和雷洪熟练的弯腰,撅屁股,贾平安踩着他们的背上了墙头。

    这是个……

    灰蒙蒙的宅子,压根就看不出半点夫贵气象。

    但对于赌窝来说,越普通越好。

    那两个大汉一路往后面去了。

    贾平安看了一眼……

    前院有门子看守,后面也有大汉在游弋……

    这是把风的。

    这不是赌窝哥就把铜钱吃了。

    他心中欢喜,只等人再多些就冲进去抓赌。

    可半晌没人来,那两个大汉进去的地方突然传来了一声嚎哭……

    这嚎哭声……

    贾平安想到了绝望和恐惧。

    这什么意思

    赌窝弄了女人来服侍那些赌徒

    没必要吧。

    贾平安记得那些赌钱的就喜欢全神贯注,什么女人……发个牌还行。

    “啊……”

    惨叫声隐隐传来。

    贾平安看看四周,想起了一件事。

    临清侯杨胜买下了隔壁,难道只为了清静

    不,难道只是为了让赌场不被人发现

    没多久,两个大汉出来了,看着就像是发泄了什么般的轻松惬意。

    他们径直出去,和门子笑谈了几句,旋即出门。

    这不是赌徒。

    贾平安指指外面,示意跟踪那两个男子。

    他随后就去了铁匠酒肆。

    “归义坊”许多多叫来了几个恶少问话。

    “归义坊偏僻,咱们很少去。不过那里面不时有马车出入。”

    归义坊没有贵人居住,要什么马车

    贾平安还想问问杨胜的消息,但担心打草惊蛇,就放弃了。

    没多久,百骑跟踪的人送来了消息。

    “是去了西市的人市。”

    贾平安站在值房外,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召集兄弟,跟某走。”

    他带着三十余百骑出发了。

    唐旭在打盹。

    “校尉,贾参军带着三十多兄弟出去了。”

    唐旭抬头,“不必管。”

    ……

    贾平安带着人到了那处宅子,指着大门说道:“进去后控制门子,打掉满嘴牙,随即冲进去,阻拦者……杀。”

    两个百骑翻了进去,门子刚想尖叫,被一刀鞘拍在嘴上,顿时就成了香肠。

    大门打开,众人涌了进去。

    “谁”

    一个大汉听到了脚步声,冲过来查看。

    三十余人……

    他茫然,旋即喊道:“来人呐!”

    “打断他的腿!”

    持棍子的百骑冲过去,一棍就把大汉抽翻,旋即抽打他的大腿。

    “啊……”

    惨叫声中,贾平安带着人冲到了后面。

    房门紧闭。

    “撞开!”

    嘭!

    房门被撞开,昏暗的房间里,十余惊惧的目光在看着他们。

    “是女人!”

    十多个少女站在那里,她们的脚上有绳索套着,能保证她们可以行走,但却不能奔跑。

    这些少女大多十四五岁的模样,长相都不错。但看衣着就知道,她们来自于乡间。

    两个大汉就在边上,他们手持棍子,此刻却目瞪口呆。

    “拖出来!”

    贾平安看到了两个少女衣衫不整,显然是先前被扯开了,而且她们眼中含泪,惊恐万状……

    两个大汉问道:“你等……你等哪来的”

    贾平安突然怒吼道:“拖出来!”

    包东被吓了一跳,带着人就冲了进去。

    两个大汉压根就没敢反抗,就被拖了出来。

    “跪下!”

    他们被压着跪在贾平安的身前。

    “棍子!”

    贾平安伸手。

    雷洪递了棍子过去。

    参军这是要做什么

    呜……

    贾平安挥舞着棍子,疯狂的抽打着这两个大汉。

    “啊……”

    他避开了头部,死命的抽打着。

    等他喘息着停止时,两个大汉已经成了两摊烂泥。

    包东等人沉默着。

    这是私刑。

    但他们却觉得格外的畅快。

    “看好她们。”

    贾平安丢下棍子,包东说道:“参军,此事该让长安县来接手。”

    归义坊属于长安县的辖区,让那些不良人来接手,百骑的任务就算是漂亮的完成了。

    雷洪低声道:“那临清侯也算是有些势力,长安县的崔明府刚好得了你的人情,交给他去查就是了。”

    这是趋利避害的法子。

    “去禀告校尉和邵中官,就说……百骑查获了临清侯拐卖良人,逼良为贱的证据,现在担心临清侯撇清毁灭证据,请求去临清侯府查探……”

    众人:“……”

    这等案子就给交上去,随后朝中和皇帝来处置,咱们……

    可若是按照程序走的话,杨胜说不得会丢车保帅,把证据毁灭了。

    雷洪飞奔而去。

    晚些他回来了,喘息道:“邵中官说……畜生!随后进宫了。”

    这是骂贾平安的话。

    贾平安咧嘴一笑,“邵中官果然有担当!校尉呢”

    “校尉摔了东西!”

    二位大佬都有担当。

    贾平安指着大门,“叫门。”

    包东去敲门,大门打开,门子看着众人一怔,“这是何意”

    “你只需配合。”

    贾平安解下长刀在手中,当先进去。

    门子伸手拦着他,喊道:“你哪来的这是临清侯府,没有陛下的旨意,谁敢擅闯”

    “你确定要拦路”贾平安看到了两个男子在疾步走来。

    门子也看到了,心中一松,“有陛下的旨意方能进去。”

    贾平安扬起连鞘长刀,猛地拍去。

    啪!

    门子的脸被这一下拍的近乎于扁平,随后张开嘴,噗的一声,喷出了几个白色的东西。

    贾平安用刀鞘一戳,门子捂着腹部,绝望的跪在他的身前。

    那两个男子喊道:“住手!”

    临清侯府沸腾了。

    ……

    第二更送上,求月票!求订阅!

    为盟主‘秋怀涵梦’加更。

    为盟主‘飞翔家八戒’加更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