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32章 升官了

时间:2020-09-03作者:迪巴拉爵士

    崔义玄虽然年岁大了,但身体却硬扎。早上他吃了几张饼,又喝了一大碗肉汤,这才出门。

    不管你住在哪条街道,只要你是去皇城方向,那么最终都会主动选择朱雀大街。

    宽敞的不像话的大街上,此刻行人不少。

    崔义玄在想着昨日贾平安闹出来的动静。

    崔氏先是把长安城中做牌匾的工匠包了下来,但这是欺行霸市,所以那些需要做牌匾的,昨日一律免费,只要你牌匾上的内容正常,崔氏出钱,无偿为你做。

    于是这一波算是过去了。

    随后贾平安把五香楼的乐师们都请了出来,坐上马车,一路吹吹打打的去了太史令李淳风家,闹得满城风雨。

    崔义玄已经知晓了贾平安的用意,但最终有多少用却说不清。

    想到这里,他心中焦急,就催马前行。

    长安县县廨在长寿坊,沿着朱雀大街前行,到了安业坊往左转,一路向前,随后到了长寿坊,往东南方向到头就是了。

    门子来得早,正在门外洒扫,见他来了就拱手,“见过明府。”

    “嗯!”崔义玄知晓门子的勤勉是做给自己看的,所以只是点点头。

    进了值房,天色依旧昏暗。

    他坐下,长长的叹息一声。

    “明府!”

    过了一会儿,门子来了,崔义玄皱眉,“何事”

    他不喜钻营的人,但官员的身边若是没有钻营的人,没有迎奉的人,那日子也太枯燥了些。

    门子赔笑道:“明府,外面来了不少人呢!说是求见明府。”

    嗯

    崔义玄第一反应是出大事了。

    第二反应是……

    不会吧

    他眼中多了光彩,缓缓起身,“什么事这般急切”

    门子笑道:“多半是来求明府办事的。”

    一路出去,昏暗中,见外面站着十余人……

    “见过崔明府。”

    崔义玄拱手,“诸位来此何事”

    众人拱手,一个男子上前。

    天边多了光亮,县衙前也清晰了些,崔义玄仔细一看……

    这不是王家的家主吗

    上次老崔去了十余家恳谈,请他们依照往年的惯例救济饥民,结果被婉拒,这个王家的家主当时的态度很坚定。

    “崔明府,这天气有些冷啊!”

    崔义玄的嘴角挂起了微笑,“是啊!这天气冷飕飕的。”

    北风那个吹……

    王家家主诚恳的道:“早上某有事出来,路上见到了些衣着破烂的百姓在瑟瑟发抖,老夫这心中啊……”

    这时候你必须要捧哏,否则就是打脸。

    崔义玄颔首道:“王郎君急公好义,老夫尽知。”

    别人捧哏后你必须要及时说出对方期待的话来,否则就是调戏。王家家主马上接话,“那等惨状老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不,老夫就……来人!”

    后面传来了马车的声音。

    “三百贯,外加一些旧衣裳,还请崔明府妥善处置了。”

    “多谢王郎君。”崔义玄心中欢喜,旋即想起了贾平安的手法,就说道:“王郎君此举让人敬佩,当广为宣扬,以激励更多的人效仿。”

    王家家主等的就是这个,闻言又谦逊了一番,崔义玄板着脸道:“不收牌匾便是不给长安县官民脸面王郎君确定要这般做”

    老崔会做人啊!

    “不敢不敢。”王家家主拱手,“回头老夫请崔明府饮酒,去青楼。”

    这是觉得老崔人不错,崔义玄笑道:“老夫酒量甚好,一夜御三女轻而易举。”

    “如此可愿联床夜话”王家家主看来是想和老崔近距离套交情。

    几个准备捐款的权贵满腹牢骚:大清早就开车,真特么不像话!

    崔义玄笑道:“当是一段佳话。”

    王家家主满意而归。

    “崔明府,某也捐助……”

    “还有某!”

    县衙前忙作一团,陆续到来的官吏们一脸蒙圈。

    这是啥意思

    前几日求爹爹告奶奶的都不肯捐一文钱,今日却主动送上门来了。看那架势,你不收他们的捐赠就是看不起人。

    崔义玄拱手,“还请诸位进来奉茶,随后慢慢整理。”

    随后就是一场皆大欢喜的捐赠,崔义玄亲自记录了人家,随后当着他们的面让小吏去做牌匾。

    等这些好人一走,长安县的官吏们齐齐躬身,“明府手段高超,我等佩服。”

    崔义玄一怔,旋即想到了贾平安。

    “此事却不是老夫的手段。”

    众人愕然。

    “但凡是人都喜欢扬名,用牌匾来宣扬慈善,引得众人纷至沓来。你出钱,我给名,最终得利的是饥民,如此皆大欢喜,这便是天道。”

    崔义玄觉得这事儿当真是圆满之极。

    “那少年……心事缜密,摸透了人心呐!”

    有人好奇的问道:“明府,那人是谁”

    崔义玄抚须微笑,“贾平安。”

    “扫把星”

    众人惊讶。

    “这手段……竟然是他的手笔”

    “是了,昨日他带着那些人吹吹打打的招摇过市,这便是布局。”

    “那些捐钱给万年县的人家没有牌匾,别人做善事有牌匾扬名,他们却没有,这心中定然憋屈……”

    “对了。”一个官员说道:“昨日某听闻城中做牌匾的都被崔氏包下了,开始还没想到这一茬,如今看来,这便是要堵住那边的效仿之路,妙啊!”

    崔义玄赞道:“妙不可言,老夫以为,这近乎于兵法。”

    “少年了得,让人艳羡呐!”

    晚些崔氏来人,见了崔义玄后说了些道歉的话。

    原来昨日崔义玄和崔建让崔氏出手,包下那些做牌匾的工匠时,引发了些反弹,最后虽然做了,但那些人牢骚不少。

    “此次出手妙到巅毫,义玄公高明。”来人钦佩的拱手。

    崔义玄淡淡的道:“此乃贾平安的谋划。”

    来人一滞,“竟然是他”

    ……

    皇宫之中。

    议事完毕,李治准备放松一会儿,出来散散步。

    天色不错,万里无云,虽然有些冷,但却契合了这个天色。

    李治看着天空,心中想着先前的议事。

    突厥臣服,那些地盘被划分为州府,归属于云中都督府和定襄都督府,也就是说,突厥那边算是告一段落了。

    突厥臣服,但依旧有些暗流涌动,这一点李治非常清楚。

    突厥是大敌,吐蕃……

    那位姐夫的谋划被破,应当会老实几年吧。

    还有高丽!

    李治微微眯眼,双拳紧握。

    “陛下!邵鹏来了。”

    李治抬头,就见邵鹏疾步而来。

    行礼后,邵鹏禀告道:“陛下,先前十余人家去了长安县县廨,慷慨解囊。”

    “哦!”李治心中一喜,“竟然这般快吗”

    小圈子打压山东士族,他就要暗中抬举山东士族,让两边斗。

    但骨子里他并不喜欢这些世家门阀,觉得他们就像是蛀虫,啃噬着大唐的肌体,侵蚀着帝王的权利。

    但世家门阀目前力量强大,他也只能暂时低头。

    “是如何做的”李治很有兴趣知道小圈子是如何低的头,若是有用,下次他也能效仿一二。

    “……贾平安带着人一路吹吹打打的送了牌匾给太史令家中。”

    “有趣。”李治负手笑道:“人皆好名,一个慈善人家的名头,足以让那些人动心。那个文书的手段颇为不错,咦!那些人为何不效仿”

    在李治的记忆里,小圈子行事是不要脸的,而山东世家门阀却格外的好面子,所以一路处于下风。

    既然不要脸,那么就该马上效仿才是。

    “崔氏包下了所有做牌匾的工匠。”

    这个风格怎么有些熟悉呢李治捂额,“这一看就是那贾平安的做事手法,朕……”

    邵鹏笑道:“是啊!听闻那边气得暴跳如雷。”

    李治转身,“你过去!”

    王忠良:“……”

    为啥又是咱

    等他走远后……

    “哈哈哈哈!”李治不禁大笑,觉得神清气爽。

    “上次他立功朕并未赏功,此次他做的不错。”李治想了想,“百骑朕记得没有录事参军吧”

    邵鹏:“……”

    军中的录事参军……那得是诸卫才有。百骑才一百多号人,要什么录事参军

    陛下,这有些不要脸啊!

    但他却暗中欢喜,“陛下英明,百骑目下缺了录事参军。”

    李治沉吟着,“如此……就让他为录事参军,报给门下。”

    门下要草拟诏令,随后送中书省审核……

    “辅机,濮王那边说是请开府,你如何看”褚遂良递过一份奏疏。

    长孙无忌看都不看,淡淡的道:“他想开府”

    开府就有了僚属,就算是有了一方小天地。

    褚遂良目光炯炯的看着他,“濮王当年和太子争夺储君之位,太子事败后,先帝依旧眷顾他,后来不得已把他赶出了长安。此次说要开府,老夫担心他是不安分了。”

    濮王指的是李泰,也就是当年和李承乾争斗的魏王。

    太宗皇帝在时,哪怕为了大局把李泰赶出了京城,可对这个儿子依旧念念不忘,直至驾崩。

    李治继位,这位濮王上书要求开府……

    长孙无忌淡淡的道:“他从小就深受先帝的宠爱,唯一一次挫折就是说了什么杀子传弟,后来被你揭穿,如今他想开府,那便开吧。”

    当年李承乾事败,李世民在考虑新太子的人选,李泰知道父亲担心自己继位后会对兄弟们下毒手,就发誓等自己老后,定然要把儿子杀了,把帝位传给小老弟李治。

    先帝当局者迷,褚遂良随口就揭穿了这等谎言,最后李泰黯然离京,小老弟李治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

    褚遂良点头,“如此就赞同吧。”

    这时有人进来,拿着一份文书说道:“二位相公,门下那边送来了陛下的诏令,百骑贾平安升为录事参军。”

    一个录事参军哪里值当皇帝下令

    长孙无忌皱眉,“这必然是有事,问问。”

    有人去了,晚些回来禀告道:“昨日贾平安带着人送了慈善人家的牌匾去了太史令家,随后崔氏包下了所有做牌匾的工匠,今晨,不少人去了长安县县廨,解囊捐赠……”

    长孙无忌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那等小事自然报不到他这里来,但看到褚遂良神色惊讶,他也有了好奇心。

    “辅机你安排下了关门****的谋略,这不,崔义玄任职长安县县令,天冷了,那些人家惯例捐赠,咱们的人堵住了长安县那边的口子,让万年县出手捐赠……”

    “这是扫了崔义玄的面子,有趣。”长孙无忌淡淡的道:“谁知道他们用一个牌匾破局,至于让崔氏包下工匠,这是堵路,郑远东呢”

    有人去把郑远东叫来,一进来他就请罪。

    长孙无忌看着这位幕僚,皱眉道:“王琦做什么吃的这等事都做不好。”

    郑远东苦笑道:“那边出手太狠,太……”

    长孙无忌举手在身前,“这手段老夫觉着熟悉……”

    郑远东点头,“就是他。”

    褚遂良拿着文书说道;“此人像是跳蚤般的让人心烦意乱,要不……卡住他的任命”

    长孙无忌默然,室内的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出声。

    中书省最牛逼的地方在于封驳之权,皇帝的诏令不妥当,他们照样有权打回去。

    片刻后,他说道:“一个录事参军而已,为此封驳回去,和陛下翻脸,值当”

    ……

    当任命到了百骑时,贾平安不在。

    邵鹏知道是什么,所以骂道:“野哪去了去把他找回来!”

    皇宫外面,卫无双带着羃?,贾平安递了一个小水囊过去,说道:“天气真热,喝口水。”

    卫无双接过水囊,打开后仰头……

    吨吨吨……

    喝完后,她一抹嘴,问道:“可是有事相求”

    这妹纸活的通透,就是对男人冷了些。

    “某经常去感业寺,看着苏荷情绪低落,你知道的,某这人急公好义,最见不得人忧郁。想着她在那边孤苦无依,你这个唯一的好友却在宫中不得相见,就想问问,她这等何时能回宫”

    贾师傅说的很真诚,但卫无双却转身就走。

    “哎哎哎!”

    这妹纸提起裤子竟然就不认账了,过分了啊!

    卫无双淡淡的道:“你定然是听闻她有亲戚在宫中,想打听。男儿……要坦率。”

    被鄙视了。

    卫无双回身,长腿看着晃眼,“男儿当建功立业,你如今在百骑也算是有些名头了,可何为建功立业立下大功,升官封爵,这才是男儿所为,你……”

    你不讥讽哥会死

    这妹纸不会是姨妈来了,情绪不好吧。

    贾平安认真的道:“你最近可是有些焦躁不安”

    卫无双皱眉摇头。

    “可是觉着小腹酸胀”贾师傅为了娃娃脸去咨询郎中,得了不少姨妈病的信息。

    卫无双的脸红了一瞬,下意识的就出腿。

    “小贾!”

    卫无双的腿在贾平安的腰间高度停下了,他下意识的捞住,摩挲了一把。

    手感真不错。

    “小贾!”

    贾平安遗憾的松开手,和卫无双闻声看去,就见包东飞跑而来。

    “小贾!”

    “干啥!”贾师傅正在调戏妹纸,才进行了一半就被打断了,很是不爽。

    包东过来,一把拉住他就跑,“尚书省来人了,你要升官了!”

    卧槽!

    贾平安心中暗爽,但不忘和妹纸显摆一下,回身冲着卫无双挥手,“回头出宫啊……”

    卫无双神色微动。

    她才将说男儿要建功立业,说贾师傅有些玩物丧志,可转瞬这里就传来了他升官的好消息。

    身后那些守门的军士在赞美。

    “这贾平安只是少年,进百骑的时日也不长,竟然又升官了,啧啧!这等人称一声年轻俊彦不为过吧”

    “岂止少年英才。”

    “某家中有女儿,年方十三,却是和贾平安相配。”

    “他前程远大,哪里会看得上你的女儿。”

    ……

    百骑,任命宣读完毕。

    “多谢。”

    贾平安送了官员出门,回来时就被围住了。

    “恭喜贾文书,不,恭喜贾参军!”

    贾平安一一应付了,晚些,值房里,邵鹏、唐旭,昭武副尉程达,加上贾平安就是百骑的四人组。

    从今日起,贾平安也算是进入了百骑的决策层。

    “好好干!”程达笑的很真诚。

    唐旭一巴掌差点把贾平安拍趴下了,“干得好!录事参军,以后去了军中,除去长史之外就是你了,少年了得啊!”

    邵鹏尖声道:“老唐,你十五岁时在作甚”

    你特么不揭短不舒服

    唐旭骂道:“狗内侍!”

    邵鹏笑道:“你十五岁正被妇人勾引呢!哈哈哈哈!”

    贱人!

    唐旭咬牙切齿的,“老邵,小贾升官了,该庆贺一番,今日五香楼,你请客。”

    “凭什么”邵鹏急了,大概是私房钱岌岌可危,“上次就是咱请的客,此次该你了。”

    二人开始争执。

    晚些尘埃落定,一人一半。

    气氛渐渐融洽,邵鹏说道:“百骑最近不错,但要让陛下更看重百骑,还需从头再来,小贾,你年少,主意多,要多想想办法。”

    现在他插手这些事儿没人能说闲话,邵鹏和唐旭对此乐见其成,至于程达,只是笑。

    唐旭对邵鹏说道:“这一半钱某出了,明日怕是连买酒的钱都没了,老邵,下个月你请客。”

    邵鹏点头,唐旭一脸唏嘘。

    随后邵鹏悄然去了唐旭的值房。

    “老唐,你这个贱人!”

    邵鹏拎着一大串钱在咆哮,刚从茅房出来的唐旭见了就愕然道:“谁特么放钱在某的值房里谁站出来!”

    邵鹏骂道:“你这个贱人,还说没钱,骗咱出钱请客,狗曰的老唐,今晚你出钱!”

    邵鹏竟然能去唐旭的值房里搜查……唐旭竟然一点儿都不生气。

    他们之间的交情非同一般!

    贾平安了然于心。

    “贾参军,有人找。”

    一路出去,见到了那熟悉的马车。

    咳咳!

    贾平安渐渐硬化。

    车帘掀开,露出了高阳那张公主脸。

    “不知巴陵是发财了还是怎地,又请客。”高阳看着有些不耐烦。

    “少见其他人就是了。”贾平安嘴里说着,心中微微一动。

    晚些他说出去有事,带着哼哈二将就跟了上去。

    远远看到高阳进了大宅子,贾平安吩咐道:“送某进去。”

    包东和雷洪:“……”

    怎么送

    贾平安恼羞成怒的道:“弯腰懂不懂撅着屁股!”

    寻了个偏僻处,二人弯腰撅屁股,贾师傅上前……

    一只脚踩在一个人的背上,“缓缓起来,别急啊!”

    他趴在了墙头上,远远见高阳一袭红衣被迎了进去。

    那是巴陵公主

    马丹,好性感!

    ……

    为盟主:‘聚宝山千户所千户’加更,为盟主‘看书玩呗’加更。

    三更一万五千字完毕,疲惫的爵士先前腰痛,就把台子升起来,站着码字。求月票,求订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