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29章 始乱终弃

时间:2020-09-02作者:迪巴拉爵士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长孙无忌吟诵着这两句诗,刚进来的褚遂良赞道:“好诗!”

    “这是那扫把星作的。”

    褚遂良干笑道:“辅机,那些人请你午时一聚。”

    长孙无忌眸色深邃,“好。”

    午时,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出了皇城,去了太平坊的某户人家里。

    一路被引进去,大堂里坐着十余男子,年岁都不小了。

    “辅机来了。”

    大家互相行礼,随后坐下。

    长孙无忌坐在首位,看了众人一眼,问道:“你等难得聚拢,是有何要事商议”

    这些都是关陇门阀的大佬,或是他们的代理人,也就是小圈子的话事人。

    一个男子看看褚遂良,微笑道:“最近皇帝很是……不安分。”

    褚遂良不安的动了动屁股。

    他是靠着抱紧长孙无忌的大腿,这才坐稳了宰相的位置,可听到这等话,依旧觉得不适应。

    长孙无忌神色不变。

    男子显然是得了众人的委托,代表大家说话。他见长孙无忌不说话,心中就多了些把握,“皇帝刚登基,朝中诸多老成谋国的重臣当用心辅佐才是。”

    褚遂良知道,在这个官话的后面,隐藏着怎样的桀骜和对权势的觊觎。

    当年隋炀帝想动小圈子,结果如何生死国灭。眼前这些人的力量虽然比不得前隋时,但依旧不可小觑。

    长孙无忌的嘴角微微翘起,“有话直说。”

    那股不屑的劲头就出来了。

    男子微笑道:“皇帝把李勣弄了回来,这是想借助山东世家的意思,为何不就是想利用山东那些人和咱们斗吗辅机,他的心思不纯,要压一压。年轻人嘛,总是要被敲打几次才知道好歹。”

    这话的意思:皇帝太年轻,没经历过几次社会毒打,所以不知天高地厚。

    但这话也压根就没把皇帝放在眼里。

    一个老人点头道:“辅机,暗示他,告诉他咱们的意思。咱们不想闹腾,可皇帝却不能对和咱们生分了,起了隔阂。”

    长孙无忌举手,众人渐渐默然。

    他抬头看着众人,眉间多了冷色,“皇帝是皇帝。”

    这话代表着他的立场:不管你等想什么,都不得撼动李治的帝位。

    众人默然。

    长孙无忌怒气勃发,一拍案几,“老夫在朝堂之上,有事老夫自然能压下,你等只管在家享受就是了。皇帝少年意气,老夫一直在看着,看他闹,闹够了,他自然知道合则两利的道理。”

    有人冷笑道:“可他却引入了山东那些人。”

    长孙无忌淡淡的道:“咱们本就想打压那些人,进来就是关门****!”

    气氛渐渐不对。

    褚遂良嘴唇蠕动,“此事……辅机说的是,不过……”

    “嗯!”长孙无忌扫了他一眼,褚遂良赶紧改口,“此次许敬宗之事,皇帝也没深究,可见是知道分寸的。”

    若是皇帝顺势呵斥那些疯狂弹劾老许的官员,小圈子会有不小的损失。

    众人沉默,代表大家的男子说道:“那扫把星是怎么回事”

    皇帝这事儿就算是暂时过去了。

    “跳梁小丑!”长孙无忌不屑一顾。

    有人说道:“此次他自救的手段颇为精妙,不可轻敌。”

    长孙无忌对这等问题都不屑于回答,褚遂良笑道:“咱们的手下这等人少了”

    “也是。”

    这些家族屹立多年,积攒了不知道多少财富,手下的人才也不少,所以念及贾平安,觉得不过是一个人才罢了,算不得什么。

    随后散去,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出来,并肩而行。

    “这些人渐渐少了英雄气,只知道为自家谋划钱财,为子孙谋划前程,当年掀翻前隋的勇气……老夫再也看不到了。”长孙无忌颇为唏嘘。

    褚遂良点头,“不过如此也好,天下承平,你我为辅臣,当可名列青史。”

    ……

    大佬们简单几句话,下面就要认真的琢磨。

    郑远东叫来了王琦,晾了他一刻钟才说了四个字:“关门****。”

    王琦回去后召集了小头目们议事。

    “山东那些人在渐渐往长安来,咱们要多看顾他们。”王琦知晓自己就是干脏活的,但却没有这个觉悟,否则也不会自诩什么尚书之才。

    众人点头,有人说道:“那就弄死几个,也能吓唬他们一番!”

    王琦皱眉,陈二娘马上就骂道:“粗俗!那些山东门阀你以为是善茬打压就是了,若是弄死了,他们的家人会善罢甘休最多是把他们弄的身败名裂罢了。”

    随后众人散去。

    王琦依旧皱眉,陈二娘给他煮了一杯茶。

    他抬头看了陈二娘一眼,闭上眼睛,有些痛苦之色,“那贾平安此次竟然能自救,出乎了许多人的预料,可见这少年……终究有些手段。”

    他自诩不凡,能承认自己的对手有手段,真是很难得,但也很难受。

    陈二娘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晚些出去,就径直去了皇城外。

    “我是百骑贾平安的亲戚……”

    陈二娘很是沉稳。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娘子”

    陈二娘:“……”

    谁敢乱认媳妇

    她回身,就看到了一脸诧异的贾师傅。

    守门的军士笑道:“贾文书才十五,这女子二十多了,怎么可能是娘子”

    贾平安笑道:“是童养媳。”

    他一边胡说八道,一边戒备。

    这个女人他认得,那长长的指甲当初差点在碰瓷现场抓烂了催胸的脸,后来他坑了王琦一把,这个女人当时也在。

    陈二娘知道贾平安手段了得,但没想到人也这般不着调,刚想辩驳,却看到了贾平安眉间的桀骜。

    “说,寻某何事”

    没有什么场面话,一开始就占她便宜,随后就直接上……

    这像极了渣男。

    陈二娘指指边上,贾平安却不肯去,“就在这里。”

    这是不给机会,也不给面子。渣男!陈二娘的眼中狠色一闪而过,泫然欲滴,“你昨夜没给度夜资。”

    这是毁名声。

    刚被皇帝夸赞的贾文书,竟然在外面睡女人不给钱,真是极品啊!

    那军士在边上瞪大了眼睛。

    陈二娘看着颇为丰腴,五官虽然不太出众,可架不住身材好啊!

    所以守门的军士都觉得此事说不得是真的。

    贾平安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般下得去脸。

    不过,渣男的自我修养第二条:你要比对方不要脸。

    他嬉笑道:“昨夜不是你妹妹吗让你一起还欲拒还迎。”

    卧槽!

    陈二娘再无耻,可也是个女子,瞬间就没法往下接了。

    她双手放在小腹前,忍住一刀捅死贾平安的冲动,深吸一口气,“许多事……你要牢记自己只是一只蝼蚁,做事莫要得意……”

    她的心上人被贾平安数次痛击,今日更是自信心崩塌,承认了贾平安的手段了得。

    她心疼!

    所以她来此警告贾平安,“若是可以,你会消失在长安城中,无人知晓。”

    贾平安笑了笑,却不再说话,只是看着陈二娘的身后。

    什么意思

    陈二娘缓缓回身,只看到了一袭红衣。

    扬起我心爱的小皮鞭。

    啪!

    “蝼蚁般的贱人,也敢威胁小贾”

    陈二娘的眼中多了冷厉,瞬间想动手,可看清是高阳后,她垂手,就挨了一鞭,随即远遁。

    看着陈二娘远去,贾平安笑道:“公主今日有暇”

    高阳昂首道,“随我出城。”

    贾平安苦笑,“某还得上衙当值。”

    高阳冷笑道:“我带走的你,谁敢置喙”

    哎!

    这不是强人锁男吗

    贾平安上马,和高阳一路出城。

    一出城,高阳就像是野马般的远去。

    红衣在视线里飘动着,贾平安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是想干啥,只能缓缓跟上。

    转瞬高阳打马回来,傲娇的道:“你在瞒着我。”

    “什么”贾平安不解。

    高阳冷冷的道:“我才知道,你用手段自救。”

    呃!

    这是想说我前面没把自己有手段的事儿告诉她

    贾师傅刚想辩解,高阳用马鞭指着他喝道:“为何不向我求救”

    竟然是为了这个!

    贾平安诚恳的道:“公主,王陶和马成都是关陇的人,某不忍让你作难。”

    李家也是关陇出身,所以高阳一下就缓和了情绪,“你……其实我可以直接闯入马成家去搜,事后大不了被呵斥。”

    “咱们用计谋更好。”

    “可是用计谋不爽快。”

    你这个猪脑子!

    贾平安觉得高阳作死是有先天体质的因素。

    此刻需要变身。

    贾平安渐渐硬化……

    “此事你听着就是了,男儿行事,岂能向女人乞怜”

    高阳不会觉得是羞辱吧

    贾师傅的硬化在渐渐变形。

    高阳冷冷的看着他,突然脸红红的,“我……知道了。”

    果然还是硬化有效果。

    随后二人在郊外骑了一阵子。

    回程的路上,高阳突然提及一事,“今日巴陵那边说是请我去宴饮。”

    贾平安想了想,“可去,说了什么事后和某说说。”

    这话很硬气,高阳垂首,“好。”

    ……

    当夜,贾平安都洗漱准备睡觉了。

    “平安,有人敲门。”

    杨德利正在洗脚,脱不开身。

    贾平安把阿福丢在窝里,然后去开门。

    大门打开,一袭红色。

    这大晚上的,高阳夜行而来,想干啥

    高阳昂首看着里面,“兰陵说……皇帝惹的那些人不高兴了,今日那些人聚会,长孙无忌那个老东西也去了,还有褚遂良,大概是商议怎么对付皇帝……”

    “就这”

    这个消息不出意外的话,李治那边也得到了。

    但兰陵竟然也能得到这个消息,是她的手腕,还是她上面那人的人脉

    高阳说话,一股子酒气迎面扑来,“我就去说说闲话。”

    “就该这样。”这事儿高阳应对无误。贾平安说道:“此事无需在意,对了,你喝了酒,某弄醒酒汤给你喝……要不下馎饦也行。”

    兰陵这依旧是在给高阳洗脑,渐渐的,高阳就会觉得李治这个小老弟做皇帝不行。

    高阳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个男人虽然是硬汉,却也愿意为我下厨。可惜此刻夜深了,道德坊不可能给她留门太久,除非是在贾家住下。但这是在为难小贾。她摇头,转身上马,“我回去了。”

    贾平安当然不敢留高阳深夜在家吃东西,先前的话不过是变相的逐客令罢了。

    “驾!”

    红色远去,道德坊里不少人家在嘀咕,姜融守在坊门那里期待着。

    马儿冲了出去,数名在外等候的随从跟随,姜融深吸一口气……

    这可是来自于皇家的贵气,就是那么好闻。

    ……

    清晨,贾家的小公鸡站在那里引吭高歌,但却咯咯咯的放了哑炮,很沙哑的声音。

    阿福在爬来爬去,不时贼兮兮的看着在练刀的贾平安。

    贾平安的刀法渐渐的脱离了那些招数,只是简单的劈砍和格挡。他不断把身体和长刀融合,让力量和精度不断进步。

    就和新婚夫妇有个磨合期一样,这是一个过程,不能急。

    “平安,吃早饭了。”

    早饭很丰盛,摆在不高的案几上,两兄弟相对而坐。

    阿福的小盆就在边上,它一顶一顶的,把小盆顶到了杨德利的边上,然后人立而起。

    杨德利一边吃一边看着隔壁,想着王大娘的倩影。

    他夹了一块炖羊肉吃了,阿福伸爪子抓走了面饼,迅速去了边上躺着,面饼却藏在了身下。

    杨德利回过神来,文青的道:“平安,你说大娘会不会喜欢某”

    “不会。”贾平安担心表兄变成舔狗,就毫不犹豫的重拳出击。

    “一定会。”杨毅力德利的眼中多了神彩,然后低头:“咦!某把面饼都吃了吗”

    他几下吃了早饭,就抱着阿福出去。

    表兄很勤奋啊!

    隔壁开门的声音传来,贾平安不禁叹息。

    “大娘子。”

    王大娘和王大锤兄妹出来了,见到阿福不禁欢喜的过来揉揉。

    “嘤嘤嘤!”阿福习惯性的卖萌,王大娘笑道:“阿福真有趣。”

    杨德利结结巴巴的道:“某……某……”

    他想说某更有趣。

    可前方的王大锤喊道:“走了。”

    王大娘再揉揉阿福,小跑着去了。

    杨德利随手扔下阿福,叹道:“这日子真是好啊!”

    被始乱终弃的阿福一屁墩落在地上,转身进去,寻了没吃完的饼,四仰八叉的躺着,小鸡小鸭们在身上来回转……

    这熊生就是这么酸爽。

    晚些贾平安出去,到了坊门时,他发现姜融的眼神不对劲,有些小崇拜,但还有些说不清的暧昧。

    鼓声起,他上马从姜融的身边过去。

    姜融深吸一口气,觉得神清气爽。

    长安城的清晨,就在姜融的深吸一口气中开始了。

    才将到百骑,王忠良就来了。

    当着大家的面,他板着脸问道:“算盘是你弄出来的”

    难道还有人比我更早发明算盘

    不要脸的贾师傅一怔,但没有任何选择余地的他正色道:“是。”

    王忠良看了出来的邵鹏一眼,“陛下有话!”

    所有人都站直了。

    王忠良很满意这个反应,作为刚登基皇帝的身边人,这等场面他也经历的不多,不禁有些暗爽和小激动。

    “算盘一物于国大有裨益,百骑文书贾平安……”

    “在!”

    王忠良说道:“陛下说了,好生做。”

    贾平安知道这是来自于李治的赞赏。好生做,这便是期许。当然,若是你以后不会做人,不能立功,或是站错队了,那么这份期许就是一张空头支票。

    他沉声道:“这只是偶得的一个东西,能于大唐有益,臣不胜欢喜,不敢当陛下的夸赞,万万不敢。”

    王忠良点头,“百骑之中,你可为大才。”

    大概是皇帝觉得这样的夸赞少了实惠,就给了这么一个头衔,以后百骑之虎的名号就越发的响亮了。

    但领导赞赏你,最喜欢看到的是什么

    不骄不躁,甚至是谦逊。

    而且这话却有些贬低了百骑同袍的含义,刚才的喜悦之情,马上就少了一大截。

    人是利己动物,你贾平安牛逼,我们为你欢喜。但你的这个牛逼却不能是踩着我们上去的牛逼。

    这会树敌!

    贾平安含笑道:“百骑百余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绝活,比如说包东,查探是好手,臣远远不及。比如说雷洪,拳脚犀利,臣不是对手。那些兄弟,每一个都有臣远远不及的长处,臣只是取巧弄了个算盘,可兄弟们却常年护卫先帝和陛下,从无差错,这份功绩,臣远远不及。”

    他说包东和雷洪,是因为二人和他亲近,所谓打虎亲兄弟,好处也得想着他们,否则以后谁愿意跟着你

    而后提及了百骑的首要职责,也就是帝王的安保工作的出色,一下就让士气上来了。

    是啊!

    咱们竟然保护了先帝和皇帝多年,一点儿事都没有,这份功绩咋说……

    但贾平安这个处置方法需要王忠良的配合。

    帝王的心腹力量,安抚是必须的。王忠良也知道这个,他微笑道:“陛下先前也夸赞了百骑,说大家这些年兢兢业业,殊为不易,可谓是大功!”

    百骑诸人都面露微笑,显然心中欢喜。

    晚些王忠良回到了宫中复命。

    “陛下,贾平安谦逊。”他总觉得不对劲,好像是被贾平安占便宜了似的。

    “百骑如何”

    “百骑士气高涨。”

    王忠良终于知道自己的感觉来自于何处了。

    咱竟然被贾平安安排了一次,那少年现在应当是很得意吧。

    得意的贾平安随后就去了感业寺,没看到娃娃脸。

    “主持病了。”

    ……

    五连更第五更,二万五千字,爵士两眼发晕,继续码字。恳求支持!订阅,月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