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28章 装比第一要诀

时间:2020-09-02作者:迪巴拉爵士

    大清早,贾平安进了百骑,就听到包东在吹嘘。

    “……某身形矫健的翻了进去,那看房子的正准备尖叫,某眼疾手快用袜子堵住了他的嘴……”

    雷洪蹲在边上扯着脸上的胡须,觉得包东真不要脸。

    “贾文书来了。”

    贾平安的回归得到了百骑的欢迎,唐旭和邵鹏随后亲切接见了他。

    “陛下夸赞了你。”邵鹏的心情极好,“说是让你再接再厉。”

    贾平安束手而立,神色激动,不,是带着兴奋,却又想极力压抑情绪的模样。

    这是来自于董事长的夸赞,他必须要姿态很正。

    唐旭很满意他的态度,“此次百骑算是立下了大功,陛下随后有赏赐。并且陛下说了,让百骑好生操练,可见以后要重用。”

    陛下是说百骑就贾平安一个人才,丢人现眼,让他们下死手操练那群王八蛋!

    老唐真不要脸,说谎和喝水般的自然!

    邵鹏的眼皮子颤抖了一下。

    晚些贾平安回到值房,觉得灰扑扑的,可人却懒的不想动。

    “哎呀!某的金珠子掉了。”

    贾平安喊了一嗓子,百骑都被惊动了。

    包东第一个进来,“多大的金珠子”

    贾平安一脸无所谓的道:“很细,掉了十多颗,罢了,不要了,谁捡到是谁的。”

    这么好

    包东和另一个百骑自告奋勇来寻。

    贾平安去了孟亮等人的值房歇息。

    “还想着她呢”

    孟亮依旧瘦削,但精神渐渐脱离了魂不守舍的状态,“是。”

    “问世间,情为何物……废物!”舔狗没法管,贾平安霸占了孟亮的座位,美滋滋的打个盹。

    而包东为了寻找金珠子,把贾平安的值房彻底清扫了十多遍,扫出了一堆东西,和那百骑坐在外面翻找。

    “就这么一颗银角子啊!”

    二人翻找了无数遍,就只找到了一小粒银子,小的让人感动。

    贾平安回来了,打着哈欠进去一看,不禁乐了。

    太干净了!

    晚些,他带着手下去了感业寺。

    娃娃脸背着背篓在禁苑里穿行,不时看一眼前方。

    马蹄声渐渐传来,她抬头看去,不禁笑了起来,然后奋力招手。

    “贾文书!”

    “小苏!”

    亲密战友再次见面,贾平安熟练的把背篓解下来,吩咐道:“放某的马背上。”

    这活包东干的很是顺手,可等看到娃娃脸给了贾平安一个灿烂的笑脸,却不搭理自己时,不禁在深深的反省着自己的长相。

    难道颜值才是妹纸们的挚爱吗

    到了感业寺,二人先寻了个地方开小灶。

    “小苏呐!”

    “在!”小苏负手挺胸。

    “给!”

    苏荷打开油纸包,欢喜的道:“是羊肉。”

    她蹲在后面吃,贾平安咬着干枯的草根,看着深秋中的感业寺,觉得人生不该这般度过。

    吃完羊肉,苏荷坐在草地上,双手抱膝,把下巴枕在上面,憧憬的看着前方,“有肉真好。”

    这妹纸的要求真的低。

    “对了。”苏荷想起了那件事,“那天陛下来了感业寺,还见了……还见了……”

    她咬着下唇,犹豫了。

    这是泄密!

    可她转念一想,觉得贾师傅不是外人,而是感业寺的保护者,于是就释然了,“陛下见了明空。”

    贾平安已经猜到了,但却没想到苏荷会说出来,就笑道:“下次别说。”

    “哦!”苏荷觉得贾文书就是会体谅人。

    皇帝来见武媚,不消说,不是旧情复燃,就是……

    不对,这个时间点皇帝焦头烂额,他哪有心情玩什么旧情复燃

    这多半是觉得孤掌难鸣,想寻武妹妹做帮手。

    这天下,就要风起云涌了啊!

    “后来送来的东西就好了许多,她们都说陛下仁慈,可是……贾文书。”苏荷有些困惑,“我怎么觉着是为了明空呢难道我……”

    她觉得自己不纯洁了,脸颊不禁染上了红晕。

    “咳咳!”这妹纸不傻,贾文书很欣慰,“这等事你别管,无视就好了。”

    “哦!”苏荷想到了姨母对自己的交代:若是渣男贾唆使她去打探消息,或是利用她对谁好,那一定是别有用心。

    苏荷歪着脑袋想了想,贾文书对自己说过,尽量对明空好一些……这是不是利用我

    嗯,不对,是贾文书做梦梦到了姐姐,所以爱屋及乌。

    我差点就冤枉了贾文书。

    苏荷拍拍胸脯,贾平安在侧面看着她,眉间多了些温润。

    这时候贾平安不愿意见到明空,免得有烧热灶之嫌。

    晚些出了禁苑,就见一个仙风道骨的官员站在那里,含笑道:“贾文书。”

    李半仙

    贾平安下马拱手“见过太史令。”

    李淳风颔首道:“老夫听闻你蒙冤,先前就上书朝中,说扫把星之说不可信……”

    咦!

    不对啊!

    贾平安知道李半仙就是个淡泊名利的,可他为啥主动示好

    “多谢太史令。”朋友多了路好走,贾平安更想知道老李有没有和袁天罡写了推背图。

    李淳风微笑道:“算盘陛下已经下发到了国子监诸学,可有人说繁琐,反对算盘单独设课,老夫和人辩驳许久,却不能胜,贾文书……”

    老李这是挖坑啊!

    先示好,再请你帮忙,你好意思不去吗

    就和后世那些久不联系的朋友一样,他们突然微信发来信息,你一接茬,就是借钱。

    这手段很粗糙,但效果却出奇的好。

    贾平安笑着应了,随后二人来到了位于务本坊的国子监。

    祭酒肖博在,其他人无影无踪。

    见到了贾平安后,肖博叹道:“贾文书来的正好,先前国子监诸学起了争执,众人争论算盘是否该单设一课,说到激烈处都打了起来。后来劝住了,全都去了国子学继续争执,吵的让人头痛……”

    这话暗含一层意思:贾文书你抛出个算盘闹得国子监诸学鸡犬不宁,自己却置身事外,这事做的不地道啊!

    但他这话说的也不地道。

    贾平安有些诧异,“太史令学究天人,难道竟然不能平息他们之间的争执”

    可李淳风是太史令,于国子监而言是外人,你贾平安这般说,岂不是说国子监无人竟然需要一个外人来平事。

    我顶你个肺啊!

    被顶了肺管子的肖博看着他,一口气上不来差点就去了。

    这个少年绝对是故意的!

    李淳风却觉得小贾这是在夸赞自己,就谦逊的道:“老夫于算盘也懂的不多,不过却觉得其间有大道。小贾,还请你出手相助,平息他们之间的争执。”

    能卖个人情给李半仙,贾平安当然不会犹豫。

    “好。”

    二人相对一笑,有种携手而行的冲动,随后出去。

    老夫呢

    肖博被他们忽视了,气抖冷。

    一路到了国子学,守门的带着他们进去。

    实际上已经用不着了。

    “……算盘晦涩难学,咱们几个助教直讲琢磨了许久,打起来也是磕磕绊绊的。学生们本就功课繁重,再为此专设一课,焦头烂额矣!”

    几个助教、直讲在争执,算学助教韩玮在边上几次想插嘴,都被挡住了。

    “这是好东西。”韩玮逮到个机会插嘴,“只需多琢磨,定然能寻到办法,为此而弃了算盘,智者不为,愚不可及!”

    呃!

    你说我们愚不可及

    几个助教、直讲随即喷的韩玮体无完肤。

    “咳咳!”

    门外有人干咳,众人见是李淳风,都纷纷行礼,“见过太史令。”

    李半仙还是有些威望的。

    等看到贾平安后,韩玮不禁惊呼一声,有不认识的就问道:“这少年是谁”

    “扫把星!”

    室内全是助教、直讲,此刻都安静了下来。

    “我辈读书人,子不语怪力乱神,什么扫把星,某不怕!”

    读书人狡猾的多,愣头青也不少,但国子监的却都昂首挺胸,不回避,倒是让李淳风刮目相看。

    一时间,国子监的助教直讲们士气如虹。

    一群装比犯!贾师傅最喜欢拆穿这等人的真面目,“什么妖邪都无法在太史令的身边存在。”

    李半仙在大家的心目中就是个灯塔,大概是蜀山剑派那种,鬼神不忌的高人。所以有他在,还担心什么扫把星。

    打人不打脸啊!

    被揭穿后,助教直讲们的气势跌落,韩玮顺势高呼:“算盘当兴!”

    一个助教冷笑道:“明岁就要礼部试了,礼记、春秋左氏传这些大经都还没讲透彻,学什么算盘。”

    众人都纷纷附和。

    大唐的科举分为县试和州试,过了这两关,考生就被送到京城来参加礼部试,这就是科举的全过程。

    看众人的意思,反对算盘一是因为难学,晦涩;二是马上要科举了,国子监诸学有不少准备参加礼部试的学生,复习考试内容才是正经,学什么算盘,科举考试不香吗

    这和后世的教育并无差别,都是为了应付考试。

    韩玮怒道:“考试年年有,难道年年都不学算盘”

    这话问得好,但没卵用。

    李淳风干咳一声,“老夫请来了贾文书,算盘是他发明的,他当有法子。”

    贾平安上前,助教、直讲们都目光复杂的看着他。

    这个少年刚洗清了冤屈,据闻很是了得。此刻他来到了国子监,和踢馆没啥区别。

    贾平安知晓自己的未来要想稳当就必须得两条腿走路,其中一条腿就是学问。

    “算盘乃是计算的利器,不管是哪个衙门都需要计算钱粮人口,用算盘当然更好。”

    “可算盘难学。”有人反驳。

    “不难学啊!”贾平安诧异的道,“这等简单的事务,竟然没人去琢磨一番里面的诀窍拿一个算盘来。”

    韩玮送了个算盘来,贾平安接过,伸手随意甩了一下,珠子归位。

    这动作干净利落,潇洒的一塌糊涂。

    “一看就是老手。”韩玮有些粉丝的意思,觉得老贾是个老司机。

    一个直讲皱眉道:“科举为重。”

    贾平安叹道:“科举为重,可做人要紧的是什么”

    外面,肖博一脸纠结的带着王忠良来了。

    听闻国子学内部争执的都动手了,李治就派了王忠良来镇压一番。

    “做人要紧的是学到本事!”贾平安觉得有必要让外间知道自己对学问的态度,顺带以后还能作为自己儒学不精的借口。

    我真是太有才了。

    “一个学生进了国子监,学大经、中经、小经,这是必须的,不如此,如何能为官”

    大唐学生主要学的儒学经典被分为三等,大中小。国子学等学校属于高富帅,类似于后世的名牌大学。而算学也单独为一学,就像是后世的专科学校。

    国子监诸学大多取权贵高官子弟为学生,目的就是镀金,若是能考中科举就是意外之喜。

    所以算学在国子学只是一门偏僻的学问。

    贾平安诚恳的道:“可在学了这些经书之余,学生该学些什么某以为当是算学。为何”

    众人默然,听他哔哔。

    哔哔不对就群起而攻之。

    “为官者不通算学,下面的官吏哄骗了你,你可知道那些账簿你可看得懂,可能算得清”

    现在还好些,以后的明清官员还得请幕僚,也就是师爷,否则这个官是做不下去的,迟早被架空滚蛋。

    众人点头。

    “为将者,领军多少,剩下粮秣多少,敌军多少……你不懂算学,怎么执掌大军”

    忽悠第一招,调门要高。

    贾平安的眉间多了冷肃,“往小了说,一个人连自家的账目都不清楚,还怎么持家古人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连家都管不好,连自己都管不好,怎么去为官怎么去为将怎么去为陛下效力”

    这话没错啊!

    王忠良点头,觉得贾师傅说的很好。

    “可算盘不好学。”一个助教皱眉道:“不是我等刁难,而是……韩玮,你来说说,这算盘果真好学吗”

    “说实话!”

    众人汹涌。

    韩玮干笑道:“某觉着……也还行。”

    mmp!

    瞬间无数眼镖把韩玮射的浑身的窟窿。

    韩玮慢腾腾的道:“就是有些慢。”

    “贱人!”有人终于忍不住开骂了。

    “谁说不好学”

    贾平安拿起算盘,脑海里闪过黄飞鸿的造型。

    “看着。”

    啪啪啪……

    算盘打的飞快,那手指头灵活的让人赞叹。

    “可加减很麻烦。”有助教过来演示,一板一眼的,看着很难受,速度自然慢的像蜗牛。

    贾师傅突然觉得不对。

    咦!

    我竟然没给皇帝珠算口诀

    卧槽!

    这个误会闹大发了。

    但,危机就是机遇。

    贾平安诚恳的道:“这个确实是慢了些,容某想想。”

    众人一看这人挺谦虚的,都准备就此散去。

    “等等。”贾平安招手,“再等等。”

    有人问道:“你莫不是现在琢磨吧”

    “是啊!”贾平安语气很平静,仿佛是说你们等某去买个菜。

    嘁!

    众人嘘声一片。

    “我等想了许久都没想到妙法,你就想想,还等等。”

    众人刚准备散去,就见贾平安一脸的恍然大悟。

    “这个……某有了。”

    众人愕然。

    “有了什么”

    贾平安眯眼,想着装比九大要诀,第一:要淡然,要平淡如水。

    “啪!”

    算盘一动。

    “一上一,二上二……”

    算盘随着口诀缓缓而出,贾平安的声音很平淡,而算盘的声音清脆,就像是伴奏,煞是好听。

    “纸笔!”韩玮眼睛一亮,第一时间要来了纸笔开始抄写。

    “一下五去四,二去八进一……”

    算盘声的节奏快了些。

    那些岁月在脑海里缓缓而过。

    教室里,学生和老师人手一把算盘,一边拨打,一边背诵着口诀。窗外蝉鸣阵阵,上语文课的班级传来了朗诵诗词的声音……

    哎!

    我本是洒脱的少年,怎么多愁善感了呢!

    贾师傅越打越顺畅。

    众人越听越觉得有些意思。

    有人拿着算盘在边上跟着打,两下后,不禁惊呼道:“这是要诀!”

    众人不禁惊讶!

    啪啪啪!

    “八上三去五进一,九上四去五进一……”

    贾平安停住了,众人抬头,一脸饥渴。

    “某这里有疏漏。”一个助教举手,就像是个学生般的。

    贾平安念诵不停,还得配合算盘记录,所以他们都没记全。

    “拿纸笔来!”贾平安打算盘念口诀只是装比,没想到这些人还真记录了。

    纸笔拿来,贾平安一一记录要诀,最后把笔一掷,大步出去。

    众人愕然看着他……

    你不留下来接受我们的膜拜吗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他这个依旧是装比。

    国子监的氛围此刻还算是不错,至少师道尊严是有的,老师们都以教书育人为己任,鄙夷那些利欲熏心之辈,崇拜那些清高的学问家。

    贾平安就是知道了他们的心思,这才精心准备了这么一出。

    果然,那些助教直讲们都震动了。

    “贾文书大才如此,竟然视名利为粪土,羞煞老夫了!”

    连李淳风都为之赞道:“高风亮节,小贾,可愿来老夫座下,一起共赴无上大道!”

    韩玮拿着记录仔细看着,突然捧腹大笑。

    “这就是了,这就是了,哈哈哈哈!”

    他拿着算盘开始敲打,开始慢,越来越快。

    他抬头,“报数!”

    众人报数,韩玮打算盘,随口说出答案。

    “没错。”

    “对。”

    他本就钻研了不少时日算盘,此刻被这个口诀一下打通了奇经八脉,那速度越来越快……

    “没错!”

    韩玮把算盘砸在桌面上,朗声道:“贾平安,可为吾师!”

    众人震撼。

    “这般犀利吗”

    一个口诀就让算盘起死回生,成为了计算的利器。

    “不愧是百骑之虎!”

    “此举对我国子监的帮助很大,学生们但凡学了算盘,不管为官还是为将,作用不小。”

    “那些学生出身非富即贵,家中产业众多,学了算盘,算账自然不在话下,就算是无法为官为将,也能保证不败家业!”

    贾平安此刻已经见到了右侧的肖博和王忠良。

    王忠良颔首,“算盘妙诀可为国子监所用,但咱更欣赏你的那两句诗。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少年人如此淡泊名利,好!”

    肖博也面带愧色的拱手。

    小贾这般高风亮节,某却腹诽他给国子监惹了麻烦,羞煞老夫了。

    ……

    五连更第四更!求月票,求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