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26章 小贾说了,让你死

时间:2020-09-02作者:迪巴拉爵士

    感业寺。

    苏荷站在门外不时转圈,看着往日贾平安来的方向。

    贾平安没等来,却等来了宫中给她们运送给养的车队。

    苏荷带着人清点搬运,很是快活。

    只要有肉吃,她就觉得人生美好。

    但是给自己带肉的贾文书已经两天没来了。

    “百骑怎么两日没来了”她忍不住问道。

    守门的女尼说道:“来了的,只是他们在门外转一圈就走了。”

    “贾文书呢”娃娃脸想到了亲戚的话,有些不祥的预感。

    女尼说道:“说是犯事了,被禁足,后续怕是要被玄奘大师镇压了。”

    “主持”

    娃娃脸在发呆。

    “主持……”

    苏荷强笑道:“我知道了。”

    晚些她出现在了宫中。

    她一路进去,路上遇到的宫女内侍都笑着打招呼。

    “今日苏荷看着怎么不笑呢”

    “是啊!往日她一直在笑,看着就觉着心情好。”

    苏荷到了一处值房,门外的宫女见她来了就笑道:“苏荷来见宫正了快进来吧。”

    边上一个来办事的宫女也想混进去,却被拦住了。

    “等着。”

    值房里,一个三十余岁的女人正在看文书,她额头微微突出,嘴唇微抿,一双眼睛漠然,抬头看了苏荷一眼,那漠然消散了些,“怎么又回来了”

    苏荷的嘴一瘪,“姨母……”

    蒋涵放下文书,皱眉道:“又怎么了”

    苏荷走到她的身后,搂着她的脖颈摇晃着,“姨母,我被人欺负了。”

    “谁”蒋涵的神色依旧漠然,但却多了一分厉色。

    苏荷把下巴搁在姨母的肩头,“姨母,有个百骑的文书,每次来感业寺都给我带好吃的。”

    “你啊!就是贪吃。”蒋涵把她拉到身前,用纤纤玉指戳了她的额头一下,“说吧,那文书可是讨好你了”

    “没有呢!”苏荷摇头,“他每次给我带好吃的,让我对那些女人好些,有人虐待她们要帮忙。”

    咦!

    蒋涵皱眉,想起了昨日传来的消息……

    昨日皇帝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感业寺那些女人不易,要对她们好些。

    这……那文书竟然知道了皇帝的意思

    最近有人传言,说皇帝喜欢龙阳,也就是男女通吃。受宠的那个男子就姓贾,难道是那个文书……

    女人一旦打开脑洞,思维就会跨越无数维度。

    想到这里,蒋涵问道:“皇帝去了感业寺”

    “是。”苏荷皱皱鼻翼,越发的怀念贾师傅了,“还说了一个女尼的名字,贾文书说过,这等时候要懂事,要体察上意,我就把那女尼带了出来,陛下临走前很满意呢!”

    “这样啊!”蒋涵把这些疑惑压住,问道:“那你今日回宫为何”

    苏荷瘪嘴,拉长了声音,“姨母……那贾文书被禁足了,还说要镇压他。”

    皇帝竟然连扫把星都敢……这个发现让蒋涵有些懵,她板着脸道:“扫把星此事管不了。”

    “姨母……”苏荷搂着她的脖颈用力摇。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蒋涵没好气的道:“你为何帮他”

    苏荷想起了那个少年,眨巴着眼睛说道:“他帮过我,姨母,你教过我,做人要恩怨分明。”

    “既然如此,那我就帮他一次。”蒋涵捏捏她的娃娃脸,“赶紧回去吧。”

    “姨母!”苏荷又痴缠了一阵,才被蒋涵轰了出去。

    等苏荷一走,蒋涵的心腹包丽上前说道:“宫正,小娘子娇憨,就怕被贾平安给骗了。”

    “我知道她在说谎。”蒋涵淡淡的道:“她一说谎就会眨眼。”

    包丽说道:“此事我知道些,是前朝的长孙相公他们动的手,说是此次定然要让许敬宗和贾平安无法翻身。那些人势力庞大,咱们不是对手,也不好管。”

    蒋涵微微眯眼,冷笑道:“这里是后宫,不是前朝。”

    晚些她出门。

    路上那些宫女内侍遇到她,都站在边上,恭谨的行礼。

    宫正掌纠察宫闱、戒令谪罪之事,和军法官一个性质。

    到了前面的两仪殿,王忠良出来,皱眉道:“你来作甚”

    蒋涵漠然道:“有事。”

    王忠良也有些虚这位浑身冷气嗖嗖的宫正,“等着。”

    晚些他再出来,把蒋涵带了进去。

    禀告了几件事之后,蒋涵最后说道:“陛下,宫中有人议论,说扫把星被长孙相公他们镇压了,想来是件好事。”

    李治抬头,皱眉看着她,“你想说什么”

    蒋涵依旧漠然,“臣以为,要镇压也该是陛下镇压,长孙相公他们僭越了,当呵斥!宫中那些传话的人该责罚!”

    她执掌宫中规矩,说话斩钉截铁,说出这等犯忌的话来,却连王忠良都觉得理所当然。

    连宫正都知道这事儿舅舅他们干的不地道,都知道要为朕讨个公道……可后宫的王氏和萧氏,还有那些重臣却都闭口不言。

    李治失态握拳。

    他一直表现的毫无火气,这一下堪称是失态了。

    蒋涵眸色微动,心道皇帝竟然为了贾平安失态,可见传言不虚。

    不过皇帝男女通吃不是大事,而贾平安既然好这口,那必然就不会对她的侄女下手,如此……皆大欢喜。

    等蒋涵走后,李治阴着脸问道:“许敬宗如何”

    “在家看书。”

    李治再问道:“贾平安如何”

    “在家看书。”王忠良小心翼翼的道:“不过有人听到他的表兄嚎哭,说是要赶紧弄个女人来,好给贾家传宗接代。”

    皇帝走出殿内,看着苍茫的秋色,说道:“贾平安保不住了,告诉朕的人,全力保住许敬宗,就算是被贬低,也不能远离长安。”

    王忠良应了,出去的时候不禁默念了一句佛号。

    ……

    马成的别业在昌乐坊。

    包东和雷洪乔装来了。

    “一个女妓的话能信”雷洪有些纠结,“女妓从良有两等,一等想寻个老实人嫁了,此后粗茶淡饭,但能平静度日。另一等想哄个有钱有权的,做小妾也成。

    前一种好歹还算是本分,后一种就是陈玲这等,她们的眼中只有荣华富贵,但凡有更好的路子,马上就会把原先的男人弃之如敝履……这等人的话怎能信。”

    包东想到了贾平安的交代,“只是小贾说那女人想包养他,此话多半是真的。”

    “难说。”雷洪扯着抚须,苦大仇深的道:“当年也有女人信誓旦旦的说要嫁给某,可后来她成亲了,新郎却不是某。”

    女人都是骗子!

    包东诧异的道:“你不是说女人喜欢你的大胡须吗”

    雷洪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唏嘘道:“下了床就不喜欢了。”

    “你在吹嘘,比小贾差远了!”包东不屑的道:“那陈玲为了小贾,连续两日来平康坊,某跟在马车后面,就听她在勾引小贾,那声音……腻的某哟!恨不能……”

    火气太大了呀!老子恨不能寻个女人睡觉。

    被当场打脸的雷洪沉默了。

    男人最大的成就不是挣钱,而是把妹的本事强大。

    包东叹道:“这本事,不愧是百骑之虎!”

    二人寻到了马成的那处别业,悄然翻了进去。

    一个看房子的老苍头被控制住了。

    “没找到!”

    百骑差不多把房子都要拆了,却只寻到了一贯多钱。

    老苍头呜咽道:“那是老夫的工钱。”

    “给他。”

    羞愧难当啊!

    雷洪皱眉:“小贾看来是被那女人给哄骗了。”

    包东的立场动摇了,“那女人怕是想哄了他,然后……”

    雷洪淡淡的道:“说这么多没用的,一句话,那女人就是馋小贾的身子。”

    这话真精辟。

    包东点头。

    老苍头被带回了百骑隐秘看押。

    消息传回了贾家。

    “不该啊!”

    贾平安知道陈玲是馋自己的身子,而这等女人最喜炫耀。

    你要说她哄骗,那也不会指名道姓的说什么昌乐坊……

    包东坐下,茫然道:“小贾,明天就是第四日,后天玄奘大师就会来接你。”

    贾平安打个寒颤。

    唐长老……这一路的妖怪为啥没把你留下。

    “是谁让你来到我身边……”

    那些妖怪都是有后台的,这一路西天之行,实际上就是各大势力在暗自交手。

    做妖怪也不容易啊!

    做贪官呢

    贾平安的脑海里有个念头在闪动。

    贪官……

    贪官……

    那些房爷!

    对啊!

    房爷!

    贾平安眼睛一亮,“此事不对!”

    包东抬头,雷洪用力扯了一下胡须。

    “什么不对”

    贾平安越想越觉得不对,“那马成若是有好几个宅子呢”

    陈玲说在昌乐坊,可没说是哪一套房啊!

    后世那些动辄几十套上百套的……

    贪官最喜欢的就是购买不动产。

    “可马成只有这么一处别业。”

    连障眼法都不知道,百骑的未来堪忧啊!

    贾平安说道:“去查马成的亲戚名下在昌乐坊的宅子!”

    包东回到了百骑,说了要求,邵鹏没二话,让人协助去查。

    第二天上午,二人再度鬼鬼祟祟的来到了昌乐坊。

    “马成的妻弟在这里有一处宅子,某问过坊正,说一般没人来。”

    “搜!”

    二人悄然进了宅子。

    从前院开始排查,一直到后院。

    “没有。”

    “看看厢房。”

    雷洪随意的推开了厢房……

    包东在后面,见他不动就说道:“老雷你看到了什么”

    雷洪依旧不动。

    包东踮脚,从雷洪的身后往里看了一眼。

    全是铜钱。

    这一眼……

    直接击溃了雷洪的骄傲。

    “小贾……小贾特么的……他竟然猜对了!”

    “这不是猜。”包东在朝着怀疑自己智商的路上缓步而行,“这是本事,小贾抽丝剥茧找到了疑点!”

    ……

    贾平安正在家里转圈。

    他急了。

    今天是第四日,若是他判断错误,明日唐长老可就要来了。

    到时候他进了寺庙,再想出来难于上青天。

    噗!

    外面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

    这是……

    小圈子终于要对我下手了吗

    弄死他不敢,但打残呢

    贾平安悄然走到门边。

    表兄出去了,阿福也不知道野哪去了,家里就他一个人,正好动手。

    房门被推开,一人走了进来。

    贾平安毫不犹豫的一拳。

    来人避开,一腿……

    呯!

    我特么!

    半空中贾平安看到了带着羃?的一个女人,只需看看长腿,就知道是卫无双来了。

    噗!

    贾平安躺在地上翻白眼。

    卫无双进来,撩起羃?,走过来一把拉起了他,“我听说了你的事,宫中还有传言,说陛下和姓贾的有龙阳之好,宫正大怒,责罚了数十人……”

    我和皇帝有py交易

    “某性别男,爱好女。”

    “我知道。”卫无双很笃定。

    “为何”贾师傅觉得长腿妹子冷冰冰的,飒是飒了,可却少了女人的温柔。

    卫无双想起了上次在叠州和贾师傅住一夜的经历,半夜时……

    “没有为什么”卫无双说道:“此事是长孙无忌等人在操纵,那王陶定然找不到贪腐的证据,你在劫难逃,马上走!”

    “去哪”贾平安不解。

    卫无双回身,背对着他,“我带你出城,一路去南方,南方瘴疠之地众多,你寻个地方躲几年再回来。”

    “你……莫不是喜欢某”贾师傅觉得心跳加速。

    “你想多了,我不喜欢男人。”卫无双淡淡的道。

    这多好的资源呐!就这么白白耗费了。

    贾平安有些痛心疾首。

    “你赶紧走!”

    卫无双负手而立。

    那一双大长腿就越发的醒目了。

    “小贾!”

    外面传来了包东的声音,竟然带着谄媚。

    老包这是发情了

    卫无双回身,“我是私下出宫的,不能被他们看到。”

    贾平安指指自己的床,“躺上去。”

    你想死吗卫无双挑眉。

    “都不喜欢男人了,在乎这个作甚赶紧!”

    贾平安满脑子都是那事儿,现在就是送个绝世美女来也不会动心。

    卫无双躺在床上,盖上了被子。

    “呀!柜子也能藏人啊!”

    贾师傅想起了这茬,遗憾的推门出去。

    卫无双握紧双拳:“……”

    这个小贼,先前就就该再用力些!

    “小贾!”

    包东和雷洪一起回来了,满面喜色。

    “就在马成妻弟的宅子里,咱们大致清点了一下,两千余贯。”

    艹!

    贾平安面色涨红,“看好地方,还有……别急!”

    他原地踱步,“此事……”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卧室,指指边上,带着包东等人过去。

    “小贾,某这就回百骑去报信。”包东有些迫不及待了。

    “暂且等等。”贾平安捂额想了想,“此事要利益最大化才好,若是这般捅上去,也就是马成和王陶倒霉,对了,王陶还不一定倒霉。雷洪去百骑报信,把消息告知校尉和邵中官,切记……”

    贾平安认真的道:“旁人都别说,懂”

    雷洪点头,“须得提防隔墙有耳。”

    贾平安看着他的雷公脸,不禁想起了悟空。

    大师兄做事至少比老包靠谱。

    “另外,让校尉派可靠的兄弟去那宅子把守。”

    这个是应有之意。

    雷洪一路回到百骑,寻了唐旭和邵鹏私下说话。

    “……那宅子的厢房里全是铜钱,有装好的,有散乱的……”

    唐旭和邵鹏都觉得不可思议。

    但若是他们见过把钱堆放在床垫里、放在阁楼里的……大概就不会惊讶了。

    “某和包东数了一下,两千余贯。”

    唐旭看了邵鹏一眼,“这案子某说已然是绝路,没想到小贾却能从马成那边入手,老邵,你琢磨了数日,可想到过”

    “贱人。”邵鹏的眼中有欢喜之色,“你想到了什么让小贾往南方逃,或是半夜绑了王陶出城,拷打……都是什么馊主意。”

    唐旭叹道:“那少年手段了得,再过几年,某怕是就要给他让位了。”

    “是很了得。”邵鹏也有些纳闷,“他怎么能想到马成不止一处别业呢还能想到马成用亲戚的名头去买房……”

    后世这等事儿多了去,可在此刻,这便是贾师傅英明神武的证据。

    “派人去看着宅子。”

    唐旭随即安排了下去。

    “小贾说他想见马成一面。”

    唐旭沉吟道:“他这是想……再弄些什么”

    邵鹏点头,“让人去告知马成,家中有事。”

    ……

    晚些,有人在皇城外,请军士去传消息,说是户部度支司员外郎马成家来了亲戚,让他去接待。

    马成不是长安人,老家的亲戚也时常来探望一番,特别是几个叔伯,从小对他极好,所以他闻讯就告了假,急匆匆的出来。

    一出皇城,报信的男子拱手,“我家郎君有急事和你一晤。”

    马成瞬间就想回去。

    “员外郎,你妻弟的宅子修的不错,为何没人住呢”

    马成面色白了一下,男子含笑道:“前面有人等你。莫回头。”

    马成策马缓缓而去。

    一刻钟后,一骑靠了过来,“进丰乐坊。”

    马成策马右转。

    坊卒们视而不见。

    进去后,他被带到了一处宅院里。

    院子里背身站着一个男子,听到脚步声后回头。

    马成面色大变,然后站的笔直,“扫把星……你们只是想作甚某为官清正,你等想干什么”

    贾平安微笑道:“某很忙,你也忙,如此咱们开门见山。你的妻弟在昌乐坊的宅子不小……”

    马成的眼睛颤抖了一下,淡定的道,“那是他的事,某从不干涉。”

    “厢房里的两千多贯也是他的事”贾平安走近一步,“你那妻弟只是一个小吏,他哪来的两千多贯”

    马成的腿一软,就跪了下去,涕泪横流。

    “饶了某!饶了某!”

    “想死想活”

    马成仰头,脸上全是泪水和鼻涕,“想活,某想活。”

    “那就等着消息。”

    与此同时,许家潜入一人。

    许敬宗正在看书,可双目的焦点却不在书上。

    来人进来,许敬宗刚想惊呼,又捂嘴忍住了。

    来人是包东。

    “可是小贾有交代”

    许敬宗的心中涌起了希望。

    包东颔首,“小贾说了,让你死……”

    ……

    第二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