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25章 被包养的贾师傅(第一更)

时间:2020-09-02作者:迪巴拉爵士

    “这是个圈套。”贾平安如是说。

    “这是个圈套。”百骑里,唐旭一巴掌拍在案几上。

    轰!

    案几倒塌。

    唐旭起身道:“有人透了消息给许敬宗,说是王陶贪腐,甚至还给了证据,那证据先前已经被证明是假的!”

    “说这些有何用”邵鹏冷冷的道:“此事许敬宗自家被人坑了,多半是要被赶出长安,弄不好就得去岭南,一生不得回来。可小贾本不该被卷入。”

    唐旭看着他,“老邵,小贾若是置之不理,你可还会看重他”

    邵鹏摇头,“咱看重的是那个重情重义的小贾,许敬宗待他不差,他这般做……咱很满意。”

    “在家的兄弟,都出去!”唐旭走了出去。

    那些百骑走出房间。

    邵鹏问道:“在小贾来之前,百骑什么样的”

    死气沉沉!

    邵鹏再问道,声音尖利,“小贾对兄弟们如何”

    “好!”众人齐声大喊。

    唐旭咆哮道:“去查,去查找王陶贪腐的证据,查到的兄弟,老子请他去五香楼,除去雅香,其他女人,包括老鸨,都一起来伺候他!”

    孟亮的脑海里闪过了巧云,但被强行抹去。

    百骑疯了。

    他们的人明目张胆的在查找王陶的贪腐证据。

    ……

    公主府,高阳一皮鞭抽坏了最喜欢的花瓶,咬牙切齿的道:“那王陶也配和平安比连他的手指头都不配!”

    她换上了红色的衣裙,冲出了房间。

    “备马!”

    女官肖玲拎着羃?在追来。

    战马牵来,高阳矫健上马。

    “公主!羃?!”

    贵女出门要戴着羃?遮体,否则会被弹劾。

    可高阳一鞭就抽飞了羃?,轻轻夹了一下马腹,马儿缓缓出了家门。

    管事钱二跺脚道:“快跟着去,公主怕是要动手了!”

    肖玲回身喊道:“身手好的去几个,若是有人敢动手,打个半死再说。”

    高阳一路进宫。

    “雉奴!为何要处置贾平安”

    高阳一身红,手中还拎着小皮鞭。

    王忠良觉得这是自己表忠心的机会,就冲过去挡在前方。

    “公主,你……”

    高阳挥舞着小皮鞭。

    啪!

    王忠良肩头挨了一鞭,惨叫一声。

    高阳的眼中压根就没有这人,她越过王忠良,走到李治的身前,“雉奴!”

    李治的眼中多了阴霾。

    “那个老家伙压根没把你当外甥,他就是那群人的头领。”高阳恨铁不成刚的道:“雉奴,你这般怯弱,哪里是他的对手……”

    李治眼中的阴霾渐渐消散了。

    “回去吧。”

    高阳一怔,“贾平安呢放他出来。”

    李治回身,“此事满朝重臣皆反对,玄奘会收他为弟子,此后青灯古佛一生。”

    “那就打杀了他们!”高阳握紧小皮鞭,看着李治的背影,怒道:“阿耶若是在,你看他们敢不敢!”

    高阳怒气冲冲的走了。

    王忠良捂着肩膀上前,“陛下,公主的言行太过激烈了。”

    高阳竟然说长孙无忌是老家伙,更是说长孙无忌有谋反的可能,这话说的,让人心惊。

    李治看着他,“跪边上去。”

    王忠良:“……”

    为啥某没犯错啊!

    高阳一路到了寿阳伯府,喊道:“王陶出来说话!”

    王陶面色凝重的出来,他已经做好了和高阳辩驳的准备。

    高阳在府外一夹马腹,马儿竟然就这么直接进来了。

    骑马进别人家,这是羞辱!

    王陶抬头,眼中有怒色。

    “公主还请自重!”

    高阳一袭红衣,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不屑的道:“贱人!”

    啪!

    王陶的肩头挨了一遍。

    “啊!”

    高阳摧动马儿出了王家,径直去了道德坊。

    “贾平安,出来!”

    姜融在边上压根不敢管。

    高阳竟然来了,这个女人……贾平安眸色幽深,说道:“公主请回吧。”

    高阳盘桓良久,最终暴怒而去,“我明日再来!”

    屋里,除去贾平安之外,包东和雷洪霍然都在。

    “此事已经证实了是个圈套,”贾平安沉吟着。

    “是个圈套。”包东依旧是这般的给力捧哏。

    雷洪扯着脸上的胡须,“老包,说些有用的。”

    包东振振有词的道:“大家都没精打采的,某的作用就是让大家轻松些。”

    雷洪看向贾平安,“小贾你说句公道话,老包这样是不是很没用。”

    男人说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说没用!

    包东握拳!

    贾平安干咳一声,“每个人的存在都有价值。”

    以后等他发达了,大摇大摆的走在朱雀街上,包东在身边捧哏,那才是人生巅峰啊!

    缺了狗腿子的少爷,那还是少爷吗

    “王陶在户部度支司任职郎中,度支司郎中负责收,员外郎负责支。侍郎和尚书都不能干涉。”贾平安觉得这个构架有些奇葩。

    包东竭力证明自己是有用之人,“王陶是郎中,员外郎马成。小贾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个小圈子,这个小圈子没几个人能监督,若是王陶和马成勾结,贪腐有多容易。”

    包东一怔,“不至于吧。”

    大唐现在的贪腐案不多,大伙儿下意识的就没往这些地方想。

    但户部不同!

    “王陶家中的证据多半是寻不到了,许公虽然有些小问题,但这等事空穴不来风,王陶定然有问题。”

    老许虽然呆萌,但这等事儿却不会犯傻。但他没想到这是个圈套,就在他弹劾时,王陶家一把火烧掉了所有证据,完成了埋人的程序。

    贾平安目光炯炯的道:“王陶收,马成支,一出一入,一进一出……若是马成不参与,定然会漏洞百出。”

    “可这不好查。”雷洪觉得该展示一下自己的分析能力,“户部的账簿繁琐,而且此事发生后,关陇那些人定然不给咱们接触账簿的机会。”

    “英国公刚到尚书省,他也没办法一下插手进去。”

    雷洪一脸深沉的道:“尚书省里有不少人心向那些人,英国公能维持就算是不错了。”

    不错!

    贾平安赞许的道:“雷洪有些意思。”

    包东羡慕嫉妒恨,“就是满脸胡须,没女人喜欢,做不得官。”

    雷洪淡淡的道:“你哪里知晓,有些女人最喜欢某这大胡须,某的儿子以后当然也是这般大胡须,想来无数女子会为他着迷。”

    贾平安看了雷洪一眼,觉得这等雷公脸能找到媳妇就不错了,“查马成!”

    百骑的动作很快,第二天上午就传来了消息。

    “马成花钱不算大手大脚,就是喜欢玩女人。”

    雷洪拉扯着脸上的胡须,神色凝重的道:“而且马成家中养了几条大狗,不好进去查探。”

    “嘤嘤嘤!”

    听到大狗二字,四仰八叉躺在边上的阿福下意识的看看门外,然后往贾平安的身上爬。

    “老子抱不动你了。”贾平安一边把阿福往下拉,一边问道:“玩女人也要花钱,他的钱哪来的”

    “他对那些女人很抠门。”雷洪说道:“唯一一个……”

    “谁”贾平安握住阿福的前爪。

    “陈玲。”包东总算是得了机会插嘴,“这女人原先是青楼女子,后来被马成赎身做了小妾。那陈玲手段了得,竟然把马成哄的团团转,每日让她坐着马车出来转悠,花钱不少。”

    贾平安在沉思。

    良久,包东干咳道:“小贾,玄奘那边五日后就要来了,如今已经过去了一日……”

    “知道男人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吗”贾平安突然问道。

    包东随口道:“男人的弱点不就是脐下三寸那点事吗”

    “粗俗!”贾平安淡淡的道:“是吃喝嫖赌!”

    “那你为何也去青楼”包东觉得贾师傅是装样。

    “人一生总得什么都体验一番,某去青楼只是体验那些灯红酒绿。这便叫做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包东和雷洪想到贾平安连五香楼的的头牌雅香都不睡,不禁点头。

    “我等的境界却是不如小贾。”

    贾平安沉吟着,“此案唯一的突破口就在那陈玲的身上。”

    “如何突破”包东的眉间多了狠色,“拿下她,用力的拷打”

    贱人!

    连用刑拷打都能变成用力拷打。

    贾平安摇摇头,“咱们不能再私下拿人了,否则就算是找到了马成他们贪腐的证据,事后依旧会被收拾。”

    “那该怎么办”

    连雷洪都没了办法。

    贾平安却笃定的道:“男人的弱点,也随时能变为男人的优点。对付女人,无需粗暴。”

    ……

    晚些时候,贾平安三人悄然出现在了平康坊里。

    至于禁足……在百骑的保护下,贾平安觉得禁足就是李治给自己开后门。而在贾家,杨德利跪在姑母的牌位前,在虔诚的祈祷着。

    陈玲的马车看着很奢华。

    “女人一旦喜欢把自己弄的毛光水滑的,多半就是精神空虚。”贾师傅在给两个手下布道。

    包东捧哏,“精神空虚是什么”

    “就是文青矫情,觉着没人能懂自己,寂寞空虚冷。”

    贾平安三人站在屋檐下,他低声道:“老包。”

    “干啥”包东在盯着马车。

    “你不觉着自己英俊吗”

    呃!

    包东摸着自己的脸,情不自禁的赞道:“是啊!某也是这般觉着的。”

    “去吧,用你的英俊去勾搭陈玲,只要她开口,什么消息拿不到”

    包东看了贾平安一眼,有些不自信。

    “你行的。”贾平安需要一个炮灰去探路。

    包东昂首去了。

    他径直走向马车,那车夫眼神警惕,还握紧了鞭子。

    “看来这是错误的。”贾平安摇头,“这等文青的女人,她们更喜欢巧遇。”

    那边包东拦住马车,拱手大声说道:“娘子何去”

    擦!

    渣渣!

    贾平安摇头,果然,那车夫就呵斥了起来。

    随后包东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那车夫粗暴,某没机会。”

    贾平安叹息一声,知晓不能走直接的路线。

    “老包。”

    包东看了他一眼,眼神苍凉。

    自信心被摧毁的男人就是这样。

    “你再去,装作是迷恋不舍。那陈玲以前在青楼定然有些过往的男人,你就装作是这样的男人,激动些去拦住马车,拿着鞭子准备狠狠地抽打她……”

    包东茫然道:“这样不行吧。”

    “当然不行。”贾平安说道:“随后某就出场了,你切记,某出场后,你要更得意,想想……那等恶少带着狗腿子出来调戏良家妇人的意思,懂了吗”

    “接着呢”

    两个棒槌!

    贾平安说道:“接着某就出来英雄救美……”

    包东一下就明白了,“某当英雄也行啊!”

    贾平安指指自己的脸。

    “你不是说某英俊吗”

    “可某更英俊。”

    百骑之虎啊!

    ……

    马车缓缓而行,车里的陈玲拿着一本书在慢慢翻看。

    她长得颇为清秀,但一双眸子却多情,这也是马成为她着迷的缘故。

    多情的眸子看着书,良久叹息一声,声音中满是惆怅。

    “陈玲!你这个负心的女人!”

    马车停住,陈玲掀开车帘,见到一个男子神色悲愤的挡在前方。

    “赶走他。”

    能叫出她名字的,多半就是当年在青楼里睡过她的男人,现在食髓知味,追来了。

    早干嘛去了

    陈玲不屑的眯眼。

    “贱人!”

    男子咬牙切齿的拎着马鞭冲了过来,车夫的阻拦慢了……

    鞭子高举……

    “啊!”陈玲尖叫。

    这鞭子就是冲着她脸来的。

    一旦破相,马成定然会冷淡她,到时候……她难道去寻个老实人接盘

    她多情的眼中全是绝望。

    这一刻她多希望有个男子从天而降,挡在她的身前。

    “大胆狂徒!”

    一个身影猛地闪现在她的身前。

    是个少年!

    这一鞭就抽在少年的肩头上。

    陈玲张开了嘴巴……这是上天听到了我的召唤吗送来了一个英雄。

    少年一腿,暴徒躲避。

    再一腿……

    连环腿。

    他踢腿又高又有力,看着分外的潇洒。

    暴徒连连后退。

    呯!

    少年一脚踢在暴徒的胸口,暴徒捂着胸口连退几步,盯着少年恨恨的道:“某陈二郎,手下数十兄弟,你坏某好事,不怕被某弄死吗”

    少年淡淡的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任凭你人再多,某一腔正气在,自然不惧。”

    陈玲只觉得脊背颤栗。

    他竟然为了我而无惧暴徒。

    暴徒恨恨的道:“有本事你就躲在平康坊里一辈子别出来,否则……某断你双腿!”

    暴徒遁去。

    少年捂着肩膀准备离去。

    他竟然不回头看我一眼

    好硬汉啊!陈玲忍不住娇呼一声,“郎君。”

    少年回头。

    呀!

    唇红齿白的美少年!

    陈玲只觉得心跳加速了些,“郎君,那些恶少下手狠毒,你肩头受伤……”

    她看了早就被自己收服的车夫一眼,说道:“这位郎君为我受伤,带他一程。”

    车夫点头,“今日若非是他,回家某怕是会被郎君打死。”

    马成爱煞了陈玲,一旦得知今日她历险,而车夫毛用没有,打个半死是少不了的。

    “郎君上来。”

    少年茫然,陈玲招手,他的脸就红了。

    还是个害羞的少年。

    陈玲莫名的心动了。

    贾师傅上了马车,就闭眼。

    “你别害怕。”

    “某……某不怕。”

    陈玲捂嘴笑了,“我给你看看伤口。”

    “别。”

    “你别动!”

    陈玲解开贾师傅的衣裳,看着肩头的鞭痕,不禁心疼的道:“好狠的暴徒。”

    可这里没药啊!

    硬汉贾再度登场,他拉上衣裳,淡淡的道:“无碍,过几日就好了。”

    陈玲叹息一声,“那暴徒怕是带着人守着坊门,一会儿你如何回去”

    “打出去!”

    这便是我的英雄!

    陈玲只觉得这个少年无一处不好。

    “娘子赶紧回家吧。”

    贾平安准备下车。

    欲擒故纵,渣男的必备技能之一。

    陈玲拉着他,嗔道:“你能为我挡住暴徒,难道我就不能为你做些什么”

    “娘子须得小心家中的官人发火。还有,男女……授受不亲。”

    贾平安目不斜视。

    陈玲一怔,然后捂嘴笑了,轻声道:“我还没成亲呢!”

    呀!

    渣女!贾师傅的脸又红了,看了她一眼,心道:这女人果然是想打野食,小心别被她给吞了。

    “郎君,你看我。”

    陈玲嫣然一笑,心中却是动了些龌龊的念头。

    这个少年衣着简单粗糙,家境应当不好,但唇红齿白呀!

    给些好处把他养着……不时出来幽会一番,岂不快哉

    她伸手去触摸了贾师傅的脸,用上了青楼的功夫,颤声道:“郎君……”

    这一声堪称是绕梁三日,能让男人肝颤。

    在后世久经考验,阅历无数的贾师傅心中波澜不惊。

    低下头。

    不变应万变。

    “我这里有些钱,你拿去看郎中,顺带……给自己买衣裳,买些好吃的。”

    这女人果然是想包养我!

    难道我真有吃软饭的天赋

    贾平安摇头,“某回去了,以后别再见面。”

    是个倔强的少年。

    但倔强才好啊!

    陈玲心动之极,就低声道:“我明日还得来这里有事,却怕被那暴徒给欺负了。你……难道忍心”

    贾平安抬头,目光茫然。

    晚些,他下了马车,不时回身看一眼,把一个被勾引的失魂落魄的少年演绎的淋漓尽致。

    晚些他被百骑的马车带进了道德坊,随后进了隔壁王家。老王家一家子看着他,连赵贤惠都在默默点头为他打气,然后他悄然翻墙进家。

    “平安,如何”表兄瘦了许多,看着很是憔悴。

    “安心。”贾平安笑道:“此事某已经有了眉目。”

    进了书房,包东迫不及待的问道:“小贾,那陈玲可说了”

    不要第一次见面就直奔主题,要缓一缓!

    贾平安摇头,“哪有那么快再说了,这等事不可急切。”

    他又再度去了平康坊,化妆后的包东跟在车后。

    马车停在身边,车里有女子迫不及待的娇呼,“张郎,快上来。”

    他托言姓张,但张郎这个称呼真心膈应人。

    上了马车,陈玲先是剥开他的衣裳,检查了伤处,实则就是在挑逗,然后拿出了一袋子铜钱来。

    “你也要花钱的,某不要。”

    陈玲娇笑道:“我家中多的是钱……”

    贾平安心中一动,“我娘告诉我,再有钱也得节省呢!”

    表兄,你就先当一回娘吧。

    陈玲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就笑了起来,“我家在昌乐坊的别业里,钱都多的用不完,绳子都断了。”

    后世那些外围女炫富,最早就喜欢用钞票堆着发朋友圈,直截了当的表示自己不差钱。

    陈玲青楼出身,此刻想包养这个美少年,自然要炫富,越直接越好。

    别业!

    贾平安握紧双拳!

    ……

    五连更第一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