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24章 翻天覆地

时间:2020-08-31作者:迪巴拉爵士

    “啊……”

    惨叫声回荡在前院。

    “住手!”

    贾平安回身,门外是飞身下马的邵鹏,那身手,当真矫健。

    “见过邵中官。”

    众人行礼。

    从贾平安动手开始,包东等人就知道这事儿没法善了了。

    除非能抓到王陶贪腐的证据,否则王陶和身后的那些人会群情激昂。

    一个贾文书,扛不住。

    所以邵鹏一来,大伙儿心中一惊,觉得这是被抓现行了,小贾在劫难逃。

    王陶挨了两鞭,此刻冲着贾平安在冷笑。

    “某看你怎么死!”

    邵鹏一把抢过小皮鞭,尖声道:“先前在门外时,咱怎么听到王陶骂小贾了”

    呃!没有吧!

    众人愕然。

    邵鹏声音再尖利了些,“不是咱说你,小贾!”

    贾平安束手而立。

    邵鹏骂道:“年纪轻轻的不学好,被人骂几句就受不住,若是韩信当年如你这般,哪还有后面的荣耀”

    韩信忍受了胯下之辱,这才有了后续的汉初第一名将。

    可……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王陶眼珠子都瞪圆了,“邵鹏,某何曾骂过他你这是颠倒黑白,指驴为马!某要弹劾你!”

    包东等人心中一喜,齐声道:“我等都听到了。”

    这样也行

    贾平安都准备豁出去了,没想到邵鹏却及时赶到,更是指驴为马的把事情缓冲了一下。

    ——贾平安被王陶辱骂,少年气盛,忍不住就抽了王陶两鞭。

    邵鹏上前,拔刀……

    王陶尖叫道:“邵鹏你要做什么邵鹏……某……某……”

    邵鹏在等着他说一个“说”字,可王陶最后却咬死不说。

    刀子一动,绳索就断了。

    “走!”

    邵鹏带着人出了王家,身后王陶怒吼道:“贾平安,某要让你生死两难!”

    一路回到百骑。

    进了院子里,邵鹏止步回身。

    “小贾!”

    贾平安抬头。

    邵鹏一脚踹的他退后几步,骂道:“没有陛下的首肯,百骑如何敢对一个开国县伯动刑你的胆子大的没边了!”

    贾平安低头,“是某的错。”

    “一人做事一人当”邵鹏冷笑道:“跟着你的兄弟会被牵连,整个百骑都会被牵连。你可知晓多少人想让百骑消亡旁人做不到的事,都快要被你做到了!”

    皇帝的私人力量越少越好,这是千古以来臣子们的共同心愿,不以朝代为限制。

    晚些,弹劾贾平安的奏疏雪片般的飞进了门下省。

    “相公,都是弹劾贾平安的,说他擅自鞭打寿阳伯王陶。”

    长孙无忌看着那些奏疏,淡淡的道:“许敬宗如何”

    在他的眼中,奸臣许那个老东西最让人恶心。

    “弹劾的力度很大,陛下震怒,令许敬宗回家自高官孙无忌捂额沉吟……

    少顷,他放开手,淡淡的道:“王陶可贪腐了”

    官员摇头,“王陶和咱们的人发誓,他家里不差钱,哪里会去贪腐”

    长孙无忌沉默,只是看着官员。

    许敬宗再蠢萌,没有得到消息也不会弹劾王陶,也就是说,王陶贪腐的可能性很大。

    官员低头道:“王家先前烧了不少东西。”

    长孙无忌点头,眼中多了利芒,“如此,奏疏全数送上去,告诉他们,许敬宗滚蛋,这是其一。其二,告诉玄奘,让他准备多收一个弟子。”

    官员精神一振,“那个扫把星最近在百骑搅风搅雨,让人心烦意乱,该他倒霉了。”

    奏疏顺利进了宫中。

    “陛下,百骑文书贾平安擅自鞭打户部度支司郎中,寿阳伯王陶。”

    李治的身前本就有一堆奏疏,那是弹劾许敬宗的。此刻又多一堆,他冷冷的道:“一前一后,倒也有趣。”

    “陛下,诸位相公来了。”

    “这么迫不及待!”李治点头。

    晚些,宰相们一轮狂喷,喷的李治赧然的微笑都保持不下去了。

    李勣出班,“陛下,许敬宗之事臣不知详细,不敢妄言,可贾平安之事,百骑的说那王陶辱骂贾平安……贾平安少年意气,忍不住才动了手。”

    褚遂良出班,瞥了李勣一眼,“王陶家人说了,那是邵鹏为贾平安脱罪的栽赃之言!”

    李勣目光温润,“此事老夫不知,不过……百骑是一面之词,那王家的话为何不是一面之词呢”

    这是绵里藏针的一击。

    你说邵鹏说假话,那王陶家的话难道就是真的谁来证明

    干得漂亮!

    李治眼中多了满意之色,“此事……”

    “陛下!”长孙无忌出班了。

    李治的眸子微缩,然后笑道:“舅舅有话只管说。”

    长孙无忌出动了,那就是不胜不收兵!

    他看了一眼皇帝,“陛下,许敬宗弹劾王陶贪腐并无实据,乃是因为王陶当初弹劾他在先帝丧礼上失仪,许敬宗睚眦必报,就闻风而动,可他不是御史,这是公报私仇!更是构陷!”

    御史弹劾臣子正常,弹劾错了也无所谓。

    但你许敬宗是雍州刺史,狗拿耗子弹劾王陶,不是屎也是屎。

    构陷是罪!

    长孙无忌抬头,淡然道:“陛下,当严惩许敬宗!”

    他发誓,这次许敬宗一旦被降职赶出长安,这辈子就别想再回来。

    “还有贾平安。”

    褚遂良出班,“陛下,王陶之事和贾平安并不相干,他擅自动手,老臣断言,乃是为了许敬宗!这等狂妄之辈,当严惩。”

    他抬头,“百骑臣等无法干涉,但百骑擅自鞭打勋戚……”

    这不能忍!

    勋戚们该联手弹劾了,否则以后百骑是不是能随时冲进咱们的家中抄家灭族了

    群臣出班,“恳请陛下严惩此二人!”

    李治微笑着,“诸卿所言,朕一一听了,但王陶是否贪腐,贾平安是否真鞭责了王陶,都有待一一查证,如此……此二人禁足在家,等候处置!”

    随后散去。

    李治回到后宫中。

    萧氏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迎了过来。

    “陛下。”

    美人巧笑倩兮,看着真是赏心悦目。

    李治心中有火,当即就寻个地方一阵……

    晚些,萧氏枕在他的胸膛上,低声道:“陛下,听闻那扫把星擅自殴打勋贵,臣妾听闻都被吓坏了……”

    萧氏做个惊讶的模样,却不知在此刻李治的眼中,这个模样让人恶心。

    他草草沐浴就去了王氏那里。

    “陛下。”王氏喜滋滋的把他引进来,鼻子嗅嗅,骚气二字忍住没说。

    二人扯淡几句,王氏微笑道:“陛下,臣妾听闻那许敬宗构陷勋贵……”

    李治含笑打断了她的话,“朕还有事,晚些再来。”

    这两个女人出身世家,各自代表着自己的利益,但共同点就是……她们并未站在李治这一边。

    这便是真正的同床异梦。

    他一路疾行出了玄武门,看着萧瑟的禁苑,吩咐道:“朕想散散心,就王忠良跟着。”

    晚些两骑到了感业寺。

    “陛下……”苏荷赶紧来迎。

    娃娃脸微微低头,带着李治进去。

    皇帝来做什么

    难道是贾文书给我带肉的事发了

    苏荷脑子里胡思乱想,神色却不变。

    李治站在前院,负手看着边上的一棵大树,“明空……”

    要会体察上意。

    苏荷想到了贾师傅的教导。

    贾师傅的教导是这样的,他负手站着,“小苏呐!”,她马上得回个:“在。”,然后有肉吃。但今日陛下问的是明空,那么就该明空吃肉。

    “在。”她这么回答,然后思路顺畅,自己该把明空请出来吃肉,“陛下稍待。”

    李治点头,对王忠良说道:“前阵子有人在朕这里嘀咕,说苏荷呆傻,让她来感业寺做主持会耽误事,可朕方才看她行事稳重、机敏,何来的呆傻”

    王忠良也是这般觉得的,“回头奴婢收拾他们。”

    晚些明空出来了。

    她一抬头,那双入鬓长眉在见到皇帝后不禁挑了一下。

    王忠良摆手,众人退去。

    “你……可还好”

    “还好。”

    “看着你,恍如当初。”

    “陛下也未曾变。”武媚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欢喜。

    李治看着她,淡淡的道:“一家之中,家主做事被亲戚们掣肘,想斥责责罚,亲戚们却掌握着家中的产业,人多势众,如之奈何”

    这是考验和测试!

    武媚微微低头,双手交叉覆盖在小腹上,“陛下,家主乃一家之主,有跋扈之人当徐徐图之……”

    李治的眸色微冷:“当年你为训马出言,先用铁鞭抽打,不服再用铁棍,再不服……杀之。”

    武媚微微一笑,宛如牡丹化花开,“对付这些亲戚,贫尼以为……不可骤然而动。陛下,贫尼当年在家时,曾见人抓蛇,那蛇有毒,但被抓住了七寸却再无反抗之力……

    陛下!那些亲戚也得有个头领。”

    武媚抬头,那入鬓长眉微挑,被贾平安形容为攻气十足的气息散发了出来,“伤其十指,不如断其头领。蛇无头不行,再顺势打压!到了那时,何人再敢带头,只管拿下此人即可!”

    李治看着她。

    她也大胆的抬头看着李治。

    这个女人,依旧犀利!

    李治突然转换了个话题,“朕令那百骑的贾平安来感业寺巡查,你觉着此人如何”

    武媚想到了那个说自己是他梦中姐姐的少年,上次自己生病,也是他去求来了医官,心中不禁柔软了一瞬,“那少年老实,行事忠心耿耿。”

    李治点头,晚些出去,对门边的苏荷说道:“明空身子不好……”

    狗腿子王忠良捧哏补充,“陛下仁慈,感业寺上下要多照拂她才是。”

    “是。”苏荷不明白为啥,不过贾师傅说过,“不明白的别乱问,回头哥告诉你。”

    她目送着李治二人远去,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怎么像是要翻天覆地呢”

    秋风扫过禁苑,那些落叶飘飞。

    而贾平安此刻已经被押送回家,坊正姜融奉命监视他,不得出家门。

    押送的军士临走前说道:“玄奘大师已经答应了,五日后来接人。”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

    ……

    明天凌晨上架,爆更没商量,求支持!订阅!!!推荐票,保底月票,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