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23章 老许,你有多少仇人

时间:2020-08-31作者:迪巴拉爵士

    杨德利一夜未睡,跪在姑母的牌位前念叨了一宿。

    清晨,他磨豆腐的动静比往日都大,精神头好的不行。

    “叩叩叩!”

    “谁呀”

    杨德利擦擦手去开门。

    阿福四仰八叉的躺在边上,半晌胸口才起伏一下,熊眼偷瞥着大门,一旦发现机会……溜之大吉。

    这日子,爽啊!

    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个身材宽厚的不像话的少年。

    “见过郎君,某李敬业,请见平安兄。”

    来人递上帖子,杨德利被唬住了,赶紧进去。

    “平安!”

    贾平安在看书,接过帖子一看,不禁笑了。

    他迎了出去,李敬业拱手,“听闻平安兄受封将仕郎,阿翁令某前来道贺。”

    “拉进来!”

    一马车的东西。

    李勣一生征战,不知道弄了多少好东西。

    绸缎五十匹,这个可以当钱用。

    字画两幅……

    卧槽,只是看了一眼署名,贾平安就觉得心跳加速。

    “宝石一盒。”

    老李实在是……

    “英国公是在是太客气了。”

    杨德利开始卸货,速度慢了些。

    贾平安想去帮手,李敬业只是一拉,就把他拉的跌跌撞撞的后退,和阿福抱作一团。

    然后……

    两个胳膊一夹,两只羊就这么卸了。

    杨德利抱一个都吃力的箱子,李敬业一手一个,轻松的不像话。

    晚些,杨德利弄了丰盛的早饭。

    胡饼一盘,稀粥一锅。

    李敬业往胡饼上抹些酱料,卷起来……

    一嘴半个,这吃法豪迈的一塌糊涂,把贾家两兄弟震住了。

    咀嚼五六下吞咽,再来一口,五六下吞咽,一张饼没了。

    他抬头,见贾家两兄弟都在看着自己,就笑道:“饱了饱了。”

    贾平安下意识的道:“只管吃。”

    呵呵!

    李敬业憨厚一笑。

    晚些,案几上风卷残云,贾家两兄弟的份额也被席卷一空。

    “饱了饱了。”

    这胃口是直通异空间还是怎地

    贾平安去收拾,准备上衙,出来时就见李敬业在外面坐着发呆,啃指甲。

    这是缺什么来着……

    贾平安忘记了,但还是提醒了一句,“别啃手指甲。”

    “哦!”

    没过多久,李敬业又情不自禁的开啃。

    二人一起出了道德坊,约定了李敬业来贾家学习的时间,然后洒泪而别。

    “见过将仕郎!”

    到了百骑,众人嘻嘻哈哈的拱手问好。

    “校尉来了。”

    唐旭来了,目光第一锁定蹲在台阶上的包东,见他拿着胡饼,心中就莫名的满足,然后笑道:“百骑这阵子都不错,陛下也多次夸赞……”

    众人不禁昂首挺胸,心中得意。

    “都和小贾多学学。”

    众人目光复杂的看着贾平安,心想十五岁就能凭功劳得封将仕郎,堪称本朝未有,这本事谁能学

    “包东,雷洪……”

    贾平安吆喝了一声,唐旭赶紧要了一张饼,然后赞道:“看看小贾,做事主动,就像是刚成亲哪会,见到娘子就想动。看看你等,就和四五十的老汉一般,见到娘子就躲,不像话!”

    一群人黑着脸。

    贾平安小队一路到了禁苑,守门的军士拱手,“恭喜将仕郎。”

    好事传千里啊!

    贾平安心情愉悦,禁苑里的残花败柳在他的眼中都多了妩媚。

    果然,男人的审美能力是随着心情而转变的。

    “贾文书!”

    娃娃脸笑着迎了出来,第一眼就是贾师傅那雄壮的胸脯。

    “小苏啊!”贾平安背着手,一脸领导模样。

    “在。”娃娃脸也背着手,昂首挺胸。

    油纸包递过去,苏荷接过,打开一看,不禁两眼放光。

    “是羊肉胡饼!”

    胡饼里有羊肉馅,烤出来后香喷喷的。

    吃了羊肉胡饼,苏荷坐在边上,双手抱膝,憧憬的道:“每日有肉吃的日子真是好呀!”

    这妹纸的要求真低,贾平安不禁冒出一个想法:每日给她吃肉,然后让她在家里干活……

    啧啧!

    好像不错啊!

    但想到她宫中的亲戚,贾平安就觉得这想法很谬。

    苏荷突然露齿一笑,“贾文书,我宫里的亲戚说,你最近好厉害。”

    “普通而已。”谦逊就是我的性格,贾平安以此自勉。

    “我亲戚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说你离倒霉不远了。”

    “你亲戚就是乌鸦嘴!”贾平安觉得眉心处在跳动,一种被人诅咒的感觉油然而生。

    苏荷摇头,“我亲戚很厉害的,宫中好些人都怕她,她说了谁什么……**不离十,贾文书,要不……”

    要不什么

    难道来感业寺避避

    贾平安觉得眉心处跳动的越发的厉害了。

    苏荷突然拉着他的胳膊,诚恳的道:“要不你进宫来吧,我让人护着你。”

    这妹纸的话很真诚,发自内心的关切让贾平安有些感动。

    但……格叽格叽是不可能的,永远都不可能的。

    “多谢了,只是某还得要生孩子。”

    苏荷讶然,“进宫就不能生孩子吗”

    这奇葩……

    “当然不能,进宫之前要去势。”

    “去势是什么”苏荷一脸好奇。

    就是割蛋或是格机……贾平安:“就是让男人没法生孩子。对了,你那亲戚很厉害”

    “好厉害!”苏荷点头,一脸崇拜。

    宫中就是个大染缸,可苏荷依旧活的很纯真,由此可见,那位亲戚手段了得,能护着她不被袭扰。

    贾平安趁机说道:“某那姐姐你看着些。”

    “你说明空”娃娃脸觉得贾师傅不要脸,乱认亲戚。

    “是啊!”贾平安唏嘘的道:“看着她,某就想到了梦中的那个姐姐。”

    我误会他了!

    娃娃脸心中愧疚,想到明空只是个失势的前才人,对贾平安半点帮助都没有,这分明就是真情实意……

    随后就是巡查。

    平安无事。

    出门时,苏荷一脸纠结,让贾平安不禁失笑。

    他伸手……

    包东在后面不禁低呼:“小贾出手了。”

    怎么泡女人是一门学问,贾师傅在百骑堪称是宗师般的存在,不知多少人想偷师学艺。

    众人屏息看着。

    苏荷愕然,想伸手,可看着贾平安脸上的认真,竟然忘记了。

    贾平安的手在她的脸上滑过,随后在耳畔停住。

    “大胆!”苏荷身后的女尼面红耳赤的,仿佛贾师傅摸的是她。

    贾平安把手收回来,张开,手心里一小块青苔……

    他含笑道:“莫要贪玩。”

    苏荷仰头伸手,贾平安把青苔放进去,这次他很认真的,距离苏荷的手至少五厘米。

    哥是君子。

    君子不占便宜。

    苏荷竟然忘记了纠结,惊呼道:“是不是我早上去追那只鸟儿弄的”

    “定然是了。”贾平安含笑告辞。

    “住持,他摸你了。”

    “没有。”

    “我看见了。”

    “没有没有没有……”

    苏荷看着贾平安远去的身影,皱眉道:“少年立大功……还是百骑,那多半是得罪了大人物。”

    她被亲戚保护的很好,但却不是傻白甜。

    ……

    回到百骑后,贾平安发现大半人都不在了,连唐旭也出去了。

    “陛下和相公们要出游,校尉带着兄弟们去了。”孟亮看着越发的瘦了,双目无神。

    作为帝王心腹,每次皇帝出行,百骑在最内层,千牛卫在更外面些……

    正好偷懒啊!

    贾平安回到值房,美滋滋的打个盹。

    “贾文书!”

    刚迷迷糊糊的,就有人找。

    “何事”

    他开门,门外的百骑禀告道:“先前许敬宗弹劾寿阳县伯王陶,说其人贪腐,咱们的人盯住了他,可就在刚才,王陶家不知怎地冒烟了……不是厨房。”

    这事儿原先是别人的案子,但此刻百骑走了大半,只剩下贾平安小队了。

    贾平安不禁想起了那些电影电视里的情节:“这是毁灭证据!”

    “走!”

    他带着人急匆匆的赶去了王家。

    包东跃起,站在马背上瞭望,“已经没烟了。”

    “又不是烧家,当然没了。”贾平安指指大门,雷洪过去敲门。

    侧门打开,门子刚想问话,雷洪就冲了进去。

    “百骑办事!”

    门子的嘴角微微翘起,喊道:“有人闯进来了!”

    众人蜂拥进去。

    “你等何人”王陶带着家仆急匆匆的赶来,眯眼盯住了贾平安。

    “百骑贾平安。”贾平安拱手,“有人禀告寿阳伯府起火,某正好路过来看看,寿阳伯这是在家玩烧烤吗”

    王陶的嘴角扯动了一下,“正是。”

    这是毁灭证据!

    贾平安深知此刻此案要想出手,必须得有证据才行。可先前王家冒烟,多半是烧毁了一切证据,如此……

    “回去!”

    他刚转身,一个百骑从外面进来,近前低声道:“朝中有人弹劾许使君,说他构陷王陶,为当年被王陶弹劾之事报复。朝中汹涌,弹劾许使君的奏疏据说能埋人了。”

    “王陶当初弹劾许公什么”

    “先帝驾崩时,许使君失礼,王陶弹劾许使君,建言杀了他。”

    曰!

    老许,你个狗东西究竟是有多少仇家啊!

    贾平安再度回身。

    “寿阳伯,对不住了。”

    老许为了他和宰相们对喷,压根不惧后果。

    贾平安觉得自己不是个纯粹的好人,但有恩必报是必须的。

    “你想作甚”王陶冷冷的道:“某是寿阳伯!”

    “拿下王陶!”

    百骑面面相觑,随即包东亲自带人过去拿下了王陶。

    “拷打!”

    王陶大怒,“你想寻死吗”

    事到如今,贾平安知道救老许只有这么一条路,“百骑办事!你想顽抗吗”

    “百骑并无审案之权!”王陶的眼中闪过厉色,“去,去禀告!”

    贾平安眼中全是厉色,举起了心爱的小皮鞭……

    老许,你个老东西,争气点啊!

    “啪!”

    “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