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19章 我愿意

时间:2020-08-30作者:迪巴拉爵士

    百骑。

    邵鹏站在窗户边,看着进门请罪的贾平安,淡淡的道:“为何这般急切”

    贾平安低头,“某担心黄瑶跑了。”

    “一派胡言!”邵鹏的脸颊颤抖了一下,“长安城皆是坊市,但凡有陌生人进入,马上就会追索,他能跑何处去”

    老邵挨了棍子,看样子是有些痛啊!唐旭干咳一声,“来人。”

    外面进来了两个百骑。

    情况不妙啊!

    贾平安尴笑道:“校尉,某……”

    “拉出去,十棍!”

    我去!

    贾平安被拖了出去,一根长凳趴着,接着开打。

    ——屁股肉要动,要学会挪动肉块,轮换挨打。

    “叫啊!”

    边上的包东在提醒。

    打贾平安十棍,就是向小圈子表态:那小子就是个愣头青,这不回来就被收拾了。

    贾平安抬头,“嗷……”

    值房里,邵鹏骂道:“咱替他挨了十棍都没叫的这般惨。”

    唐旭无奈的道:“陛下大概也不想打他,免得扫把星克人。”

    “这便是他的免死金牌。”邵鹏有些小羡慕。

    晚些贾平安进来谢罪。

    “回家吧。”

    这是给他提前放假了。

    走出百骑,一路遇到的人都投以惊讶的目光。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皇城中的官吏都知道今日百骑的贾文书去门下省拿人,还打伤了门子,堪称是愣头青中的战斗机。

    享受了一把被围观的待遇后,贾平安回到了道德坊。

    杨德利见到他也有些惊讶,“坊正先前得了消息,说是你触怒了长孙无忌。平安,咱们回华州吧,某种地,你做豆腐,能养活人。”

    表兄的胆子还是太小了。

    贾平安说道:“某在洛阳破坏了他们对英国公的谋划,得罪了那些人,他们应当在准备报复。”

    杨德利觉得表弟越发的野了,不禁想去想姑母汇报工作,“那就要老实些!”

    表兄还是做豆腐,追求王大娘更有前途。

    “表兄,在官场上,你越老实就越容易被欺负。”

    呃!

    杨德利两眼露出杀机,“那就刺杀长孙无忌。”

    “表兄你是真汉子!”

    贾平安笑道:“唯一的办法就是做一件让许多人都知道的事,这事得得罪那些人,如此他们若是敢报复,那就太明显了。”

    这是他的谋划。而李治对舅舅的恨意在渐渐增加,以后他想起了今日之事,说不得就是个加分项。

    但这样还不够保险。

    作为一个稳重的现代人……

    贾平安随后去了长孙无忌家外面。

    他手中拎着一个麻袋徘徊,把一个准备行贿的官员形象演绎的淋漓尽致,门子见了就呸了一口,“我家不收礼!”

    长孙无忌早就发财了,哪里会受贿。

    声音吸引了不少人。

    随后有人看了一眼,我去!

    “竟然是贾平安”

    他这是何意

    贾平安踌躇许久,这才怅然离去。

    消息一散开,有心人把今日的事儿联系起来。

    “陛下,贾平安去了长孙相公家外面,大概是准备赔罪,后来却走了。”

    “知道了。”李治心中已经勾勒出了一个路线图。

    少年莽撞热血,出手门下省,随后被百骑惩罚,大概是邵鹏还是唐旭告诉了他今日的不妥之处,贾平安有些惶然,于是就去送礼赔罪。

    但少年显然最后还是选择了站在正义的一方。

    不错!

    郑远东得了消息,第一反应就是不对劲。

    “某这里已经有了对付他的手段,相公,他这么一送礼,却不好动了。”

    长孙无忌嗯了一声,“看着办。”

    他的事情很多,不但是朝政之事,还有小圈子里的事儿。一个贾平安还不足以让他重视。

    郑远东皱眉,心想这事儿怎么味道不对呢

    什么味

    ……

    贾平安一招就卸掉了隐患,心情巨爽。

    一进道德坊,他就看到了阿福在田野上撒欢。

    一匹马显然是被它吓到了,正在狂奔。

    “阿福!”

    咬死鸡鸭还好说,家里正好打牙祭,可若是把马咬伤了……

    “阿福!小畜生,赶紧回来!”

    阿福回身看了贾平安一眼,悻悻的回来。

    一只大鹅从边上嘚瑟的路过,长长的脖子一低,就啄了阿福不可描述之处一口。

    阿福咆哮了一声,侧身看着大鹅。

    大鹅还想再来。

    我去!

    贾平安目瞪口呆的看着阿福一巴掌拍倒了大鹅,随后露出了利齿,一嘴咬去……

    边上看热闹的妇人喊道:“梁家的,梁家的,你家大鹅被阿福咬死了!”

    “来了。”

    一个妇人飞奔而来,见到被阿福咬着的大鹅后,就捂脸悲伤的喊道:“二郎!”

    你还能下蛋那我就能自己生孩子!贾平安脸颊颤抖,“照规矩赔钱!”

    自从阿福在道德坊里撒欢开始,那些家禽都身价倍增,成了各家的一员。

    贾平安一手拎着大鹅,一手拍打着阿福的脑袋回家。

    第二天早起起来,两兄弟在院子里练刀。

    “丑东西!”

    隔壁的赵贤惠已经两日没宠爱过阿福了,心痒难耐。

    阿福顺着爬了上去,稀粥在等着它。

    吧唧吧唧。

    这女人大早上就敢勾搭阿福……

    贾平安气抖冷,杨德利却很爽,“又能省一些了。”

    鼓声起,坊门开。

    “贾文书慢些。”姜融殷勤的把贾平安送出了道德坊,回来后,手下的坊卒问道:“那贾平安得罪了长孙相公,怕是活不长了。”

    “你懂个屁!”姜融得意的道:“贾文书去送礼了。”

    “可不是没收吗”

    “没收……可人情到了呀!”

    ……

    禁苑内秋风萧瑟,枯黄或是泛红的树叶随风飘落。

    “真美呀!”

    包东搜肠刮肚,“某有了。”

    “几个月了”贾平安随口调侃。

    包东:“……”

    前方一个熟悉的妹纸出现。

    “贾文书!”

    娃娃脸背着背篓招手,小虎牙看着真是可爱。

    采蘑菇的小姑娘……

    贾平安下马迎过去,不由分说为她卸下背篓,吩咐道:“背着。”

    这便是追求女人的法子吗

    包东背起背篓,可娃娃脸压根不看他一眼,而是冲着贾师傅笑了起来。

    某怎么像是舔狗,而贾文书像是那个什么……高富帅呢

    一路到了感业寺,照例巡查了一番。今日贾平安甚至还和明空擦肩而过。

    有些小激动啊。

    回过头,他冲着苏荷使个眼色,二人悄然遁了。

    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里,贾师傅摸出油纸包,“小苏啊!”

    苏荷背手,笑的眼睛弯弯,“在。”

    “给。”

    “呀!这是什么”

    “鹅腿!”

    那只大鹅昨晚就被表兄给红烧了,两兄弟吃了个肚皮滚圆,好歹贾师傅还记得娃娃脸,留了一只腿。

    苏荷熟练的背身蹲下,腮帮子鼓动……

    “好吃吗”

    “呜呜……好吃。”

    吃完鸭腿,苏荷和他坐在渐渐干枯的草地上,双手抱膝,把下巴枕在膝盖上,目光中多了憧憬,“真美呀!”

    这妹纸是在夸我俊美吗

    贾平安笑了笑。

    苏荷把目光从那些秋日风景中收回来,“呀!忘记了一件事,昨日我回宫中,无双说陛下想让你去干活呢!”

    “干什么活”贾平安脊背一寒,瞬间生出跑路的想法。

    “说是什么爪子很烦。”

    爪子很烦

    贾平安伸手抓了几下。

    谁的爪子

    回去的路上贾平安又想脱岗,可迎面却来了百骑。

    “邵中官刚从宫中回来,贾文书,速去!”

    来了!

    贾平安知道是那话儿来了。

    回到百骑,有人让他直接去值房。

    “进来。”

    邵鹏的声音听着依旧平静。

    进去后,贾平安咧嘴一笑,“校尉,邵中官。”

    “坐。”

    邵鹏自己没坐,因为屁股那里还疼。

    可贾平安却大大咧咧的坐了下去,这让他有些不解。

    挨打神功是他首创,可贾平安这样子分明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咱刚被召进宫中,陛下很亲切……”邵鹏拱手,唐旭拱手,贾平安拱手,仿佛李治就在屋里。

    邵鹏放低了声音,“长安很大,有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很讨厌,小贾,你和吏部郎中崔建交好”

    那个g里g气的家伙

    想到崔建的握手,贾平安不禁面露难色。

    “咱在想,百骑要和山东那些人……”邵鹏把两只手合在一起,“那些人打压山东门阀,而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这话小贾说的没错。咱们需要帮手,明白吗”

    山东门阀一旦被压制住,皇帝就少了牵制小圈子的力量。以其说山东门阀是盟友,不如说是皇帝暂时拉来助拳的炮灰。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李勣。

    “陛下什么都没说。”邵鹏的声音有些恍惚,“这都是咱做的决定。”

    主动背锅,这是下级必备的技能之一。

    “此事要谨慎,但更要紧的是手段了得。”

    邵鹏微笑着,就像是主持婚礼的主持人,“小贾,你的手段咱和老唐都看在了眼里,颇为出色……小贾,你可愿意……”

    我想悔婚!

    贾平安很想说不愿意,但却兴奋的像是娶到了梦寐以求的女神,恨不能马上洞房,兴奋的道:“某愿意。”

    人生有许多抉择,有的抉择压根就没有给你选择的余地,只是冷冰冰的通知你:小伙,这事你必须要干。

    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微笑接受。

    ……

    还有三天上架,存稿没几章,但依旧想爆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