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16章 兔子窝

时间:2020-08-27作者:迪巴拉爵士

    李勣常年在外领军,在家里的时日不算多。父亲李震管不住他,所以李敬业就成了这个尿性。

    这等少年喜欢厮杀,那就用高大上的战略理念去碾压他。

    服不服

    李敬业眼神灼热,问道:“那若是吐蕃厉害呢那么他的敌人就是大唐的朋友”

    贾平安点头,李敬业欢喜的道:“是了,某怎地就从未想到过呢”

    对付这等少年,碾压是必须的。

    贾平安淡淡的道:“因为某比你更聪明。”

    直截了当的碾压,不服再来。

    李敬业突然一拍脑门,“上次在洛阳就是你发现了那些人纵火”

    呵呵!

    哥做好事都不留名的,没想到连这个铁憨憨都知道了。

    “顺手而为。”对付少年要装比,装的让他敬仰。

    “见过兄长。”李敬业拱手,认真的道:“兄长可还有教我的吗”

    这还考核上了。

    “领军厮杀要学的有许多,你可知晓算术之道吗”

    李敬业摇头。

    “拿纸笔来。”

    晚些纸笔来了,贾平安随口道:“你报数,某来计算。”

    “不要算筹”李敬业有些诧异。

    “报数!”贾平安神色淡然。

    第二属性附体:硬汉贾登场。

    你在装比!李敬业少年热血,开始报数。

    “579,227”

    “八百零六。”

    呃!

    就这么心算出来了

    李敬业不服,再报数……

    ……

    一刻钟后。

    心悦诚服的李敬业躬身,“见过兄长!”

    这是正儿八经的行礼。

    贾平安松了一口气,心想若是改变了李敬业的未来,那老李家算是逃过一劫,我的功德大了去。

    “你可知错吗”

    ……

    晚些李勣下衙,他如今算是逆袭了一把,不少官员都和他寒暄几句。

    “懋公!”

    褚遂良来了,那些小虾米一哄而散。

    “懋公才将回长安,家中可还好”褚遂良温言问道。

    “还好。”李勣目光温润。

    褚遂良微笑道:“听闻令孙颇为聪慧”

    他没有恶意,到了这个高度,他也没必要用这个来打击李勣。这只是一个说话的套路罢了,两大人在街上相遇,大家都是大佬,不可能一见面就问:“您吃了吗”。而小圈子和李勣算是对头,要无话找话也为难褚遂良了,就用夸赞孩子来开头。

    你路走窄了!

    李勣眼中的温润消散了些,他淡淡的道:“还好。”

    “呵呵!”褚遂良继续和他说话,晚些二人分手。

    李勣到家后,想到褚遂良的话,再多的城府也压不住了,“把敬业叫来。”

    管事李尧晚些把李敬业带来了,李勣刚想呵斥,李敬业却跪了下去。

    “阿翁!”

    李勣在外堪称是滴水不漏,泰山崩于眼前不惊的那等人。

    可一回到家后,这个孙子总是不成器,让他什么功都破了。

    这孙儿……莫不是惹下大祸了

    李勣心中冰冷,把什么温润都丢弃了,手痒难耐。

    老夫今日非要把他的屁股打开花!

    “阿翁,孙儿错了。”

    嗯

    李勣一怔,旋即名将的思路回归:这是示敌以弱!

    “孙儿以前不懂事,总觉着自己天下无敌,这世间就没有人是孙儿的对手,无敌是这般的寂寞……”

    李勣呆住了。

    “阿翁在外面小心做人,孙儿却四处说大话,让阿翁难做人,孙儿自私自利,孙儿狂妄自大……”

    嘭!

    李敬业叩首,用力之大,木地板都扛不住,裂开了。

    李勣知晓这个孙儿的性子,最是狂妄的一个,从不肯认错,满嘴大话……

    他这是醒悟了

    嘶!

    一丝喜悦渐渐升起,李勣问道:“你可是真的醒悟了”

    李敬业抬头,额头已经乌青了些,“孙儿今日才知晓,世间还有比孙儿更厉害之人,孙儿错了。”

    李勣讶然,“你竟这般谦逊了”

    “孙儿心服口服。”

    李勣捂额,心道老天有眼啊!

    这个孙儿自视甚高,少年意气,开口就是大话,开口就是犯忌讳的话,李勣担心以后给家里带来灾祸。也和他好好说过道理,可……

    说也说过,打也打过,李敬业只是梗着脖子。

    “是谁”

    他今日求李淳风来看孙儿,不是看什么邪祟,而是委婉的向皇帝表态:我家孙儿是个憨傻的,他说的话别当真。

    李治让贾平安来,他觉得这事儿得等明后日吧。

    李敬业的眼中多了钦佩之色,“是平安兄。”

    “贾平安”

    李勣压根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啊!可没想到……自家孙儿竟然被贾平安一番话给说的幡然醒悟,你让他如何不诧异。

    “他说了什么”

    “平安兄说了一门叫做地缘政治的学问,精妙绝伦。阿翁,吐蕃和突厥,还有各等势力,他们都是相互牵制着,牵一发动全身。若是要开战,就得全盘算计,比如说要打突厥,就得先算清楚周围的势力会怎么想……”

    李勣沉默了下来,目光中多了欣慰之色,然后惊讶。

    “这门学问他是如何知晓的”

    “自己琢磨的。”李敬业此刻恨不能搬去贾家和贾师傅联床夜话。

    “这是宰相和统帅的学问!”李勣当然也知晓这些,但从未系统整理过,此刻一听就惊讶了。

    “还有算术,阿翁,那算术更是精妙……”

    李勣的脸色渐渐平静了下来。

    晚些,李敬业意犹未尽的说完了新认的兄长的博学大才,李勣颔首:“老夫知晓了。”

    李敬业还处于禁足期,以往定然会趁机要求出门,可今日他出去后,再次回来时,竟然端着一盆水。

    “阿翁,你还没洗手呢!”

    李勣的眼睛一热,“好。”

    这个孙儿……

    他看了李尧一眼,李尧今日没跟在那边,所以同样是目瞪口呆。

    这是转性子了。

    那贾平安只是一番话,竟然就让李敬业转了性子,这可是帮了老李家的大忙。

    第二日起床,李勣依旧在观察孙儿的情况。

    这是名将的谨慎。

    “阿翁。”刚洗漱好的李敬业来了,行礼,“阿翁昨夜睡得好吗”

    “好!”李勣觉得心中有些地方都裂开了缝隙,在欢喜。

    他的孙儿啊!

    以往倔的不行,现在竟然渐渐变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了早饭,李勣径直去了都堂。

    尚书省是执行政务的部门,吏部等六部都是尚书省的下属衙门。

    这边事情不少,先是召集人见面,相互认识,随后就是开始理事……

    李勣抽空得了时间,就出了尚书省。

    当他站在百骑外面时,门子在揉眼睛。

    在李靖去了之后,大唐的新战神就是这位。

    李勣谨慎,百骑这种地方是万万不可能来的。

    门子揉揉眼睛,“英……英国公某没看错吧”

    李勣含笑点头,“贾平安可在”

    “在在在!”门子转身就跑,心情激荡之下,进门时绊了一跤。

    李勣不禁莞尔。

    “贾文书!”

    门子的声音很快活,惊醒了正在偷懒打盹的贾平安。

    “叫魂呢!”他揉揉眼睛,怒了。

    “英国公来寻你!”

    谁贾平安还在懵。

    吧吧……

    一时间百骑处处开门,众人都涌了出来。

    “谁”

    唐旭手中还端着一杯茶,邵鹏在身边。

    门子的鼻子在出血,他却没管,欢喜的道:“英国公来了。”

    这货喝多了唐旭歪头看着邵鹏,“老邵,门子换了吧。”

    邵鹏点头。

    “老唐……”邵鹏突然走了下去。

    唐旭也傻眼了。

    “英国公……”

    走进来的正是李勣。

    这位低调的名将第一次走进了百骑。

    唐旭心中激动,小跑着迎过去,“见过英国公,英国公来了百骑,兄弟们都不胜欢喜啊!是不是”

    百骑大多是武人,此刻见到心中的偶像,都齐声道:“是。”

    唐旭侧身,“还请英国公进去奉茶。”

    李勣看看这些人,温言道:“老夫此来是私事,贾平安可在”

    唐旭愕然,心想你寻那小子作甚

    “在。”

    “贾平安!”唐旭怒吼一声。

    呯!

    哎呀!

    值房里传来了撞头的声音,李勣不禁莞尔。

    少年啊!

    让人怀念。

    贾平安出来看到李勣,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成功了。

    第一次是洛阳,他挽救了李勣的政治生命。

    第二次是李敬业,从历史记载中可以看出,李勣对这个孙儿真的是焦头烂额,担心李家被他给带累了。

    李敬业被他彻底慑服,一番道理说去,言听计从。

    为何

    因为逆反心态!

    长辈说的不听,直至年龄差不多的贾师傅出马,一番碾压,让他低头,这才幡然醒悟。

    所以李勣此来就是表态,以及感谢。

    英国公和贾家的关系,从此就不同了。

    这是贾平安刷好感第一次出结果,心中有些小激动是难免的。

    等李勣感谢完毕离去后,贾平安回身,就见到了一片红眼睛。

    特么百骑变兔子窝了

    嫉妒啊!

    “你竟然能得了英国公的青睐!”唐旭觉得这小子就是得过老天赐福,这机缘让人无语。

    “请客!”

    谁不想和英国公亲近若是能交往一二,弄不好就能得了英国公传授兵法的机缘,从此走上名将的不归路……

    可现在这个机缘被贾平安拿到了。

    “五香楼请客!”

    唐旭重重的拍打着贾平安的肩膀,笑的脸上的横肉乱颤。他是真的为贾平安感到高兴。

    邵鹏也在笑。

    许多人都在笑。

    百骑在死气沉沉的许久之后,渐渐多了生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