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54章 绞肠痧?我有药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贾家的大门前,堆积了起码几百斤礼物,各种东西都有,堪称是大杂烩。

    杨德利茫然,见贾平安来了,恍如见到了救星,“平安,先前来了好些人,赶着马车来送礼,说什么……谢谢你。某问了为何,他们笑而不语……想拒绝也不成。”

    杨德利虽然抠门,可今日却有些忧心忡忡。

    “那些人看着都是豪奴,盛气凌人呢!”

    贾平安的脑海里飞快转动着各种念头……

    这是见到老许倒下了,那些权贵应当是狂喜,可他们发现自己没动手,老许竟然就遇刺了,于是觉着某这个扫把星功劳大大滴。

    这是天上掉馅饼啊!

    啧啧!

    然后他们送了礼物,就是间接和皇帝表态:大佬,这事儿和咱们没关系,都是扫把星克的。

    收了

    收了的话,这便是一个人情。

    正所谓无功不受禄,天上不会掉林妹妹,床上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个美女……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所以,这东西不能收。

    但不能收你怎么处置

    一家家的还回去

    这个办法好。

    可老贾家不是世家门阀,连个门子都没有,更是没有这等大规模接受礼物的经历。看看杨德利吧,这个见钱眼开的家伙,现在都麻爪了。

    关键是没有名册,谁送的都不知道。

    而且最恶毒的是,这几百斤礼物是在告诉李治:大佬,你的忠犬被扫把星给克死了。

    若此事是真的,李治会不会恼火

    贾平安抬头看看周围,见到有几个衣着整齐的男子在游荡,就笑了笑。

    还派人来盯着,想看看他是怎么处置礼物的。

    还是没法还了。

    那些坊民都在羡慕的看着那些礼物,有孩子看到了羊腿,不禁流着口水,仰头央求父亲吃肉。

    可这年头平民吃肉哪有那么容易,所以父亲也只能哄他。

    贾平安突然拱手,诚恳的道:“我兄弟二人搬来道德坊没多久,所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承蒙坊里的各位多有看顾,若非如此,哪有咱们的安稳日子过不说旁的,姜坊正一身正气,为人公道。我家的邻居王学友,一家子极为友善,让我兄弟二人感觉到了家的温暖……”

    姜融就在人群中,闻言微微点头,颇为惬意。

    而邻居……老贾家目前就一家邻居。

    王学友两口子也在人群里,他的娘子赵贤惠低声道:“贾平安要发达了,郎君,大娘都十五了,嫁给他正好。”

    王学友黝黑的脸上全是纠结,“他有出息呢!还会作诗,看不上咱们家大娘。”

    赵贤惠咬牙切齿的道:“咱们家就住在隔壁,每日让大娘去遇见他,这不是……当年你为了娶我,不是每天跑我家门外转悠吗!为何大娘不行”

    王学友不悦的道:“大娘长得这般齐整漂亮,还怕嫁不出去”

    “大娘!”赵贤惠吆喝了一声,和小姐妹在另一处看热闹的大娘跑了过来。

    黝黑的脸和王学友如出一辙,关键是五官平平无奇,组合在一起更是让人一见就忘。

    “阿耶!阿娘!”王大娘蹦跳着,“贾家发财了。”

    王学友怜惜的道:“大娘,以后为父给你多准备些嫁妆,让你嫁个好人家。”

    赵贤惠撇开他,对女儿说道:“大娘啊!看看贾平安,可喜欢”

    王大娘看了在那里侃侃而谈的贾平安一眼,黝黑的脸上多了羞涩,然后沮丧的道:“阿娘,我长得丑,还比他大一些,他看不上我呢!”

    赵贤惠拧了她一把,“这男人喜欢女人就没有说法,说喜欢就喜欢上了。从明日开始,贾平安但凡出门,你就假装巧遇,听到没有”

    王大娘又被拧了一下,眼泪汪汪的答应了。

    “你这女人!”王学友不高兴了,刚想发怒,前方的贾平安提高了嗓门。

    “这些礼物太多,我家就两兄弟,外加一只食铁兽,哪里用得了,为了酬谢各位街坊的深情厚谊,表兄……”

    杨德利应了,贾平安微笑道:“这些东西你都数过了,就交给姜坊正,全数分给街坊。”

    杨德利楞了一下,贾平安低声道:“这是祸端。”

    想坑哥对不住,这等手段拙劣了些。

    “怎么好意思”

    “这样可不行,某不要!”

    众人纷纷拒绝。

    贾平安笑道:“不要……这是看不起我贾平安某可是百骑的!”

    百骑凶名赫赫,可用这个来威胁大伙儿收礼物……

    一阵大笑之后,姜融来接手礼物,贾平安笑眯眯的在边上看着。

    那几个在周围游荡的男子面色一变,飞也似的跑了。

    ……

    宫中的李治也得知了贾平安家收到了一堆礼物的消息,正在想着此事。

    “那贾平安怕是连那些人都不认识,怎么还回去”

    李治觉得这事儿很麻烦。

    王忠良眼睛一亮,“陛下,若是他聪明些,就直接交公好了。”

    李治颔首,“这是万全之策。”

    所谓交公就是交给他这个皇帝,让他来处置。

    有趣!

    李治觉得自己应当会小发一笔。

    “那些人是存心来恶心人,那贾平安应当会茫然无措吧。不过他有个吝啬的表兄,若是他经不住念叨,说不得就会收了。”李治的眼中多了厉色,“这个扫把星,先前一首诗就让邵鹏栽了跟斗,却无人能治,朕出手,磋磨他一番。”

    王忠良谄笑道:“陛下出手磋磨他,这是他好大的福气。”

    李治点头,有些忌惮的道:“只是不能太过了,否则……”

    扫把星的威力,说不准啊!

    外面来了人,却是邵鹏。

    他一瘸一拐的走进来,行礼,“陛下,刚来的消息,那些礼物总计是二十五家人送的……”

    搬来宫中吧,朕正好恶心那些权贵一下。

    李治嘴角噙笑,很是愉悦,“他是如何处置的礼物”

    邵鹏因为贾平安而挨了二十棍,心中的恨啊!

    此刻他郁闷的道:“贾平安把礼物全都分给了道德坊的百姓,自己一件未收。”

    李治愕然:“这……”

    上交是最好的解脱方式,李治不觉得贾平安还有别的选择。

    可他却不知道贾师傅还有一招,送人!

    “他把礼物送给了街坊,如此那些人就算是要纠缠,他只需说不知晓谁家送了礼物。而此举更是让道德坊的人对他好感倍增,嘶……”

    邵鹏苦笑道:“只是那些送礼的人,怕是要郁闷难当了。”

    李治思忖了片刻,突然问道:“贾平安当时可有不舍之色”

    当时有百骑的人在人群中,邵鹏对此尽知。

    他很想说那少年当时痛哭流涕的不舍,但实话实说才是他的本分,否则李治能把他挂在皇宫大门外风干。

    “陛下,贾平安没有任何犹豫。”

    李治微微皱眉,“大气倒是大气了,可少年人不贪财,这怕是有些不对吧。”

    邵鹏也觉得有些假,但事实如此啊!

    “陛下,当时那些坊民不肯收,贾平安还口出威胁,说自己是百骑的,不收就收拾他们,那些坊民就笑了起来,这才收了。”

    啧啧!

    这下连李治都有些惊讶了。

    “这世间竟然有不贪财的人那贾平安家贫,和表兄相依为命,过了好几年的苦日子,按理……朕见识过这等人,一朝有了发财的机会,恨不能把每一文钱都弄进自己的钱袋里,他却弃之如敝履……”

    人品!

    殿内的人同时想到了这个。

    王忠良想起了一件事,“陛下,当初高阳公主赏赐他六锭黄金,他却拒绝了……”

    啧啧!

    这是视钱财如粪土啊!

    李治颔首,“能视钱财如粪土,此等人倒也有些忠心的根子。许敬宗此事险之又险,他在其中作用不小,有功,如此……邵鹏。”

    邵鹏应了。

    李治吩咐道:“他既然有功,百骑那边也让重用一番,好歹磨砺一番少年人。”

    邵鹏先是一怔,觉得贾平安的年龄不合适,但想到磨砺一番……不禁倍感期待。

    “是。”

    ……

    第二日,贾平安早早起来,阿福挂在他的身上,嘤嘤嘤的陪着他去洗漱。

    贾家的早饭永远都有豆制品,不是豆腐就是豆腐脑,或是豆浆。

    吃了早饭,阿福就躺在角落里,四脚朝天的动弹着,就像是想玩仰卧起坐。

    “平安,记得去看看那个雅香,摸摸她的屁股大不大,大就睡了她。”

    杨德利一边说,一边把阿福拎起来。

    嘤嘤嘤!

    贾平安趁机牵着马出去。

    身后,阿福的叫声很是悲惨,那种不舍之情,让贾平安想起了自己前世养的狗。

    晨光熹微,真是个好天气啊!

    鼓声中,贾平安准备上马。

    “平安哥。”

    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却是邻居王大娘。

    “大娘啊!”贾平安笑道“这么早,是要去地里”

    道德坊里的不少百姓都是靠着种地为生,就和后世的小区里大部分都是田地一样的奇葩。

    王大娘低下头,羞涩的道:“平安哥慢走。”

    呃!

    这含羞带怯的……啥意思

    贾平安上马,出去一段路后,突然回头,就看到赵贤惠在数落王大娘。

    这是来堵我

    一路到了百骑,邵鹏今日竟然来得到,此刻正在练刀。

    一把刀被他挥舞的……惨不忍睹。

    老贾觉得真是惨不忍睹,但绝不会承认比自己的刀法好。

    一套刀法耍下来,邵鹏大汗淋漓。

    他冲着贾平安笑了笑,“咱的刀法如何”

    贾平安赞道:“比校尉的好。”

    无耻!

    刚准备进值房的唐旭怒了,“小贾,廉耻呢”

    廉耻拿来有屁用!

    邵鹏在百骑说一不二,他当然要讨好一番。

    邵鹏显得很是受用,贾平安觉得自己有些过头了,就补充道:“就是看着邵中官的步伐有些不稳,像是喝多了似的。”

    这就是贾平安看不上邵鹏刀法的缘故。

    邵鹏嗬嗬嗬的笑了笑,“咱才将被责罚了二十棍。”

    “为啥”贾平安随口问道,然后双手捂着肚子,“肚子疼,怕是绞肠痧发作了,来人!来人!”

    邵鹏最近唯一犯的错就是为贾平安出手,帮老许玩遇刺。

    那么那二十棍多半就是因为这个。

    太监的报复心最重,所以贾平安只想跑路。

    “嗬嗬嗬……”

    尖利的笑声中,唐旭幸灾乐祸的道:“绞肠痧,某有秘方,打二十棍就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