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53章 坑人的扫把星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长安城的某个权贵家中,数十人正在沉默。

    炽热的阳光照在庭院里,反射进来,正堂里靠近外面的地方亮堂堂的,而里面些的地方显得有些阴暗。

    上首的男子就隐在阴暗中,突然拍了一下案几,说道:“那些碾硙每年让咱们挣了许多钱,如今那奸臣蛊惑陛下,带着人捣毁了碾硙和堤坝,这一切都荡然无存,老夫的心呐!疼!”

    下首一老人跺脚骂道:“那个畜生,老夫家中的五副碾硙都被他摧毁一空,这等大仇不报,老夫誓不为人!”

    上首的男子冷笑道:“正该如此。诸位,该想想如何让那个奸臣付出代价了。”

    气氛活跃了起来,一屋子死了爹娘模样的权贵们转动脑子,各等阴毒的手段喷薄而出。

    “……”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一个中年男子一脸狂喜之色的冲了进来。

    “诸位!诸位!听某一言!”

    他压压手,众人齐齐看着他。

    上首的男子不满的道:“是何消息”

    有人骂道:“蠢货,我等正在想办法弄死那奸臣,听你一言,难道你一言就能弄死他?若是如此,某送你十个新罗婢!”

    “一言为定!”中年男子盯着他,喜悦的道:“那奸臣在回来的路上遇刺,说是重伤,半个身子都被血染红了。”

    “……”

    众人默然……

    一个男子突然把双手举在身前,颤抖着说道:“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呐!老天爷,收了那个奸臣吧。”

    “哈哈哈哈!”

    一阵狂笑中,上首的男子说道:“这不是老天有眼!”,他看着众人,含笑道:“是哪位仗义出手了是谁做了好事不留名说出来,让我等也好景仰一番。”

    “是啊!这等手段堪称是霹雳雷电,某想都未曾想过。”

    “是谁某认他做大哥。”

    “……”

    无人应答。

    上首的男子起身,只觉得浑身无处不舒坦:“那人大概今日没来,可……诸位。”,他认真的道:“这是天谴,切记,这是天谴!”

    众人先是一怔,有人说道:“是了,此事和咱们没关系,是老天爷看不过去了,收拾了那个奸臣。”

    “天谴!就是天谴!”

    “哈哈哈哈!”

    “老天有眼!”

    那个来报信的中年男子摇摇头,叹息一声,那种智商上的优越感让他不禁想远离这群人。

    “一群没脑子的。”

    众人大怒。

    “说风凉话难道你还有更好的主意若是没有……”有人眼神阴狠的看着他。

    中年男子叹道:“扫把星就跟在许敬宗的身边。”

    众人恍然大悟,“这是被扫把星给克了。难怪我等都没动手,那许敬宗就被刺杀了。”

    “啧啧!那扫把星果真是厉害啊!”

    有人提议道:“那扫把星这般厉害,某看……要不感谢一番”

    众人怪笑了起来,“也是也是,都感谢一番。”

    “到时候那扫把星还欠了咱们的人情,只求他放过咱们吧。”一个男子夸张的拱手。

    众人不禁又大笑了起来。

    但,权贵的人情却不是那么好欠的。

    ……

    作为新帝,李治很忙碌,他需要多接触朝政才能迅速的成熟起来。

    奏疏一堆,他一本本的看,不时停下思索,然后记录一些东西。

    所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就是这个道理。

    他欣慰的看着那些笔记,觉得可以传给子孙,当做是帝王的学习资料。

    学习使人愉悦啊!

    这个愉悦的心情在看到邵鹏后就消散了一半。

    没事此人不会来,来了多半没好事。

    咦!怎么那么像是霉星呢

    “且等等。”李治把手中的奏疏看完,然后才问道:“何事”

    邵鹏低头,先在心中狂骂了贾平安的祖上三代,然后才说道:“陛下,许使君在城外遇刺,中箭……”

    李治觉得心脏那里紧了一下,然后呼吸有些困难。

    那种堵心的感觉啊!

    朕的心腹。

    “朕说过此事不能急切,他却非要从此入手,碾硙捣毁了,他却……朕,心疼啊!”

    李治的眼眶红了一瞬,“来人,让御医去看看。”

    他的萌宠……不,他的忠臣啊!就这么被那些权贵给暗算了。

    所谓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李治此刻就有些这种感触,不禁落泪了。

    邵鹏一直想说话,可李治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他不敢叨扰,加上此事他觉得自己有些不妙,就犹豫了一下。

    “还不快去”李治抬头,有些怒了。

    他的心腹为了大唐去拆除碾硙,他也在旁观,想看看那些权贵能有什么作为。可没想到那些权贵打脸打的那么快,老许才将拆除了碾硙,就被暗算了。

    “扫把星,这是扫把星克的!”李治想到了那个少年,不禁后悔了,“早知道朕就该把他镇压在华州,不,该把他镇压在少林寺。”

    此刻他看着邵鹏就显得格外的刺眼,“百骑的人跟着,为何没能护住许敬宗失职!”

    邵鹏毫不犹豫的跪下,“陛下,奴婢有罪。”

    “你是有罪!”李治走了下来,抬脚想踹,想想又忍住了。气咻咻的转了几圈,“许敬宗但凡不治,朕饶不了你!”

    邵鹏叩首有声,“陛下,此事……是假的。”

    嗯

    正沉浸在悲痛的心态中不能自拔的李治愣住了,随后冷笑道:“有趣!朕的奴婢竟然瞒着朕做了些有趣的事,朕却一无所知,果然有趣!”

    邵鹏在心中扎了个贾平安的小人,然后用钢针来回的戳……

    咱戳你苦胆。

    咱戳你大肠……

    咱戳死你这个小狐狸!

    他这是苦中作乐,最后还得要面对现实。

    “陛下,那日贾平安来寻了奴婢,说许敬宗此次拆除碾硙风险极大,会被报复,他就想了个主意,让咱们百骑的人在归途伏击,用无头箭刺杀许敬宗,随后装作重伤的模样,如此那些人自然解了气,此事也就没了后患。”

    一个字在李治的心头盘旋着。

    玩假刺杀。

    “那些权贵正在家中恨得牙痒痒,听到许敬宗遇刺的消息,怕是会额手相庆。若是他们得知这是假的,多少人会吐血”

    这个主意……真是好啊!

    李治不禁扼手暗赞。

    “那个扫把星……人人都说能克人,可华州百姓得了他的福气,如今日子过得蒸蒸日上。许敬宗和他亲近,如今名声好的让朕都不敢相信。”

    李治觉得这个扫把星真的……让人无语。克人就克人吧,竟然还兼职播撒福气。

    “你等瞒着朕,这是想做什么”

    贾平安,你害死咱了!邵鹏心中一凉,“陛下,臣……臣答应了贾平安一事,所以只能……臣万死。”

    一首红豆让百骑压制住了千牛卫,可也让当晚热血沸腾的邵鹏昏了头,答应了这个条件。

    “你倒是一诺千金。”

    李治的语气听着很是平缓,邵鹏不禁暗喜。

    这是逃过一劫了

    李治转身,“来人。”

    邵鹏觉得不妙,茫然抬头。

    几个膀大腰圆的内侍进来,李治淡淡的道:“二十棍!”

    “陛下……”

    外面啪啪啪,李治在里面突然笑了起来。

    “朕就看热闹好了。”

    ……

    许敬宗回来了,在悲壮的气氛中,被不知是路上哪弄来的门板抬回了家中。

    许家嚎哭声震天响,让人觉着老许怕不是嗝屁了。

    而老许就躺在门板上奄奄一息。

    贾平安就在门板边上,说着老许此行的英勇无畏。

    “……许公在昏迷之前说了……”贾平安擦去并不存在的泪水,哽咽道:“许公说……为了大唐,为了陛下,他死而无悔,只可惜不能再为陛下效力。他说,若是不幸离世,家产……家产变卖,捐九成出去。”

    老许的家眷一怔,有人想说此事不知真假,却被拉住了。

    在这个时候,任何关于老许负面的话都不能说。

    “阿耶……”

    老许的儿子嚎哭了起来。

    你把家产捐了,让我们咋过日子

    那些亲戚也在哭。

    老许,你莫不是智障了

    可外人却肃然起敬。

    而门板上的许敬宗显然没有异议,若非是手掌没有快速的变成鹰爪,抓了贾师傅的小腿一下的话,贾平安会更加的欣慰。

    老许,你太抠门了。

    “御医来了。”

    御医来了,看着神色严肃。

    老许的家眷迎上去,悲痛欲绝,“一定要救活家父啊!”

    这悲痛……御医见惯了生离死别,可真心没见过这般情真意切的家眷。

    许公……果然教子有方。

    贾平安迎过来,给了御医一个眼色。

    兄弟,可知道此事的底细

    御医回个眼神。

    了解!

    御医把人都赶了出去,然后开始装模作样的诊治。

    老许睁开眼睛,御医正在琢磨‘伤情’。

    “弄点水喝。”

    御医也不奇怪,弄了个水囊出来。

    老许喝了水,美滋滋的躺下,“安逸啊!”

    渐渐的,他觉得意识有些模糊。

    啥意思

    御医的脸越来越模糊。

    “许使君,安心的……”

    安心什么

    安心的去

    老夫还没死啊!老夫……许敬宗陷入了昏迷之中。

    稍后御医出去,神色沉重的道:“许使君的箭伤很严重,伤到了心脉,若是不好……某会尽力。”

    医院给病人家属也是这般说的:我们会尽力。

    嚎哭声再起。

    就和bgm一样。

    贾平安随后告辞,老许家大半人冲着他发狠。

    mmp,老许说的话,你当他放屁不行

    捐献九成家产,你咋不去死

    带着一身仇恨,贾平安飘然回到了道德坊。

    还没到家,他就看到家门外围拢了一大群人。

    啥意思

    莫不是表兄去调戏了女子,被人抓到了现场

    贾平安心中一紧,赶紧跑了过去。

    “干啥呢”

    众人见到他后,都默然让开一条路。

    表兄!

    想到表兄的勤劳和对自己的关心,贾平安不禁红了眼眶。

    然后他就看到了堆积如山的礼物,以及在边上流口水的杨德利。

    ……

    求推荐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