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51章 小贾,你这个骗子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高阳在吃晚饭。

    “公主。”

    有侍女急匆匆的跑进来。

    “公主公主。”

    高阳瞪了她一眼,最近刚开发出来的某种爱好就开始萌芽了。

    侍女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兴奋的道:“先前贾郎君去了五香楼……”

    “睡了谁”高阳把筷子一放,以手托晒,叹息一声,觉得少年不养腰子很不好。

    侍女摇头,“那个雅香也出来了,还作了诗。”

    高阳眯眼,脑海里的少年浮现,“他看似和气,可骨子里却是孤傲,这等女妓,他不会搭理。”

    侍女觉得公主疯了,“在场的还有千牛卫的一些人,他们起哄百骑这边作诗不好,贾郎君就站了出来。”

    高阳的呼吸急促,觉得有东西从腰侧攀升,让她不禁颤栗起来,“他……他作诗了快说。”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侍女也不怎么懂这些,可依旧觉得齿颊留香。

    而高阳已经脸红了。

    “红豆生南国……相思子。春来发几枝,少年……那个少年。”

    高阳又颤栗了起来,“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我仿佛看到他站在树下,伸手去采摘相思子,随后送给了我……”

    侍女低头,觉得公主一定是疯了。

    “后来呢他可是去采摘了雅香”高阳的呼吸渐渐平静。觉得贾平安去睡几个庸俗的女人不是事。

    “没。”侍女一脸钦佩的道:“贾郎君吟诵了这首诗后就走了,说是不胜酒力。”

    “他喝了多少”

    “就是吟诵诗结束时喝了一杯,随后就说不胜酒力。”

    “这是借口。”高阳的眼睛很亮,“他是不屑于用这等手段去睡了雅香那个女人。”

    这等硬汉……

    高阳面颊绯红,拍拍手,“拿酒来。”

    “歌舞!”

    “要有男儿气的歌舞!”

    ……

    褚遂良吃了晚饭后,就去了书房。

    蜡烛点起,文房四宝准备。

    他的字很好,深得先帝的喜爱。而要想字好,天分是一个,关键是要勤奋。

    练字要静心。

    他刚调整好心态,外面就有人说道:“阿郎,长安城出了一首好诗。”

    褚遂良哦了一声,“正好老夫想写一幅字,说来。”

    外面的仆役念道:“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褚遂良提笔就写,觉得很是顺畅。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好诗!好诗!好诗!”

    褚遂良写完后,觉得这是自己近几年写的最好的一幅字,不禁执笔大笑。

    “好字还得好诗配,这首诗情义自然,堪称是近些年来难得的名篇,是谁写的”褚遂良准备休沐就去寻了此人饮酒畅谈,想来应当会很是快意。

    门外的仆役觉得自己得分了,不禁得意一笑,“阿郎,是那个扫把星。”

    里面安静了。

    “阿郎”仆役不知道高阳在褚家门口掉头的事儿有贾师傅的功劳,所以还在想着能否得些赏赐。

    不行的话,夸赞也行啊!

    作为一个上进心很强烈的仆役,他觉得自己前途无量。

    “滚!”

    ……

    “阿福!”

    贾家,阿福在大门那里倔强的爬着。

    可大门关着,它只能刨门。

    贾平安用木勺子搅动了一下羊奶,阿福的动作就停了一下。

    “阿福!再不来某就喝了。”

    阿福缓缓回身,一双熊眼里全是茫然。

    为什么要诱惑我……

    伟大的熊猫……冲啊!

    阿福吃了晚饭后,杨德利忧愁的道:“平安,阿福吃的越来越多了。”

    这可是个吃货啊!贾平安淡定的道:“表兄放心,再多也多不到哪去。”

    熊猫吃的东西很麻烦,竹子必须要它喜欢的那种,每天吃一大堆。贾平安觉得表兄就和温水煮青蛙般的,渐渐会适应这个家里多一个大肚汉。

    第二日休沐,贾平安在家里逗弄阿福,杨德利挑着担子去卖豆腐。

    老贾家一堆黄金放着,也兑换了不少铜钱,可杨德利就是闲不住,每日没收入就要惶然不安。

    夏日炎炎,贾平安在屋里躺着,手中拿着一本书,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

    阿福就趴在他的肚皮上酣睡,一双爪子……

    抓老子的胸!

    阿福动了一下,抓的贾师傅的胸痛,他悄然把爪子挪开。

    “嘤嘤嘤!”

    阿福叫唤了一下,继续睡。

    “平安!”

    杨德利回来了,一听就是心情不好的那种。

    他把空桶放下,急匆匆的进来,“平安,他们说你昨夜作诗一首,好厉害。”

    “小事。”贾平安真心没在意这个,因为太在意的话,以后他‘作出’更多的名篇怎么办

    你们要适应某这个注定要旷古烁今的著名诗人才行啊!

    “这些都好,可你为何没睡了雅香”

    杨德利脸都红了,激动的道:“那雅香他们说美若天仙,别说是睡,就算是能摸一下小手,就能魂飞魄散。”

    “是色授魂与。”贾平安想到了那张小巧的脸,以及大屁股。

    “别管这些,快去睡了她。回头某弄个羊骨架给你熬汤补补。”杨德利觉得自家表弟真的是天才一流的人物,随便一首诗就震动了长安城,这样的少年,怎么说也得生十几个孩子吧

    某不是种马……贾平安:“……”

    ……

    要上班了。

    大清早贾平安起来,杨德利已经做好了豆腐和早饭。

    阿福四仰八叉,毫无羞耻心的躺在边上,杨德利一边给它喂奶,一边说道:“那女人既然貌美,就睡了她,又耗费不了多少时辰,就一点点。再说家里不差钱,就算是赎身也行,到时候给你做个小妾,生几个孩子……对了,她的屁股大不大”

    正在吃豆腐脑的贾平安点头,杨德利兴奋了,“大屁股最好,姑母当年就说了,要给你寻大屁股的女人。”

    阿福被停止投喂,不满的抓了杨德利一下。

    “某去上衙了。”贾平安吃了豆腐脑,外面已经开始打鼓了。

    六街鼓动,公卿上朝。

    这便是长安城的一景。

    贾平安走了之后,一直装老实的阿福就开始不安分了。

    “嘤嘤嘤!”

    阿福翻滚下来,爬到了堆积着数十根木料的地方,开始爬啊爬。

    杨德利一边收拾,一边喊道:“阿福,小心摔下来。”

    呯!

    阿福落地。

    然后接着爬。

    杨德利笑着过去,准备把它抓下来。

    阿福奋力攀爬,一堆木料在晃动……

    哗!

    数十根木料一起倒下。

    阿福落在侧面,安然无恙。

    杨德利……

    呯!

    杨德利额头挨了一棍,只觉得眼前全是金星。

    我在哪我是谁……

    我怎么会受伤呢

    阿福躺在那里,也很茫然。

    爸爸呢

    走了。

    剩下个很蠢的人类陪我玩。

    ……

    贾平安到了百骑的时候,朝中的君臣已经开始议事了。

    “许敬宗上了奏疏。”

    李治拿着一份奏疏说道:“他说上次来了长安,见白渠和郑国渠上碾硙林立,到处都是堤坝拦水,一旦发大水,两岸的百姓堪忧。另外,那些堤坝蓄水,不许百姓引水灌溉,此等害民之举,要申饬。”

    ——碾硙(nian,wei),就是水力石磨,还能舂米。

    “是。”

    臣子们点头应了。

    但没人当回事。

    当即李治令人去沿着河渠告诫那些私自修筑堤坝,蓄水驱使碾硙的权贵。

    第三天……

    “无动于衷!”

    年轻的皇帝愤怒了,真的当朕是个摆设太过分了!

    众人木然。

    这个……真不是大伙儿不搭理皇帝,而是这里面的利益太大了。

    舂米、磨麦粉……

    历来粮食加工大多是人力畜力,代价颇大,成本不低。而碾硙用水力驱使,只需拦截河流,架设碾硙,以后源源不断的加工粮食,那成本低的让人感动。

    所以从前汉开始,碾硙就成为了粮食加工的利器。

    挣钱的事儿,权贵们自然趋之若鹜,不提前朝,本朝的权贵们就在长安周边拥有不少碾硙,借此大发其财。

    “他们发财,可百姓却嗷嗷待哺,想浇灌田地,可权贵们不肯放水出来,担心水少了无法驱动碾硙……”李治的眼中全是怒火,“是他们挣钱要紧,还是百姓活命要紧”

    无人回答。

    历史上李治呵斥了那些权贵,下旨拆除遍布长安周边的碾硙,可没多久又被恢复了,他也只能徒呼奈何。

    可这一次李治却改弦易辙了。

    “雍州刺史卢承庆……”李治的眸色平静,仿佛不知道卢承庆出身于范阳卢氏,此刻算是自己的隐形战友。

    下面的臣子们大多心中微喜,心想你这是要用七伤拳吗

    皇帝,弄掉卢承庆吧。

    “卢承庆朕另有任用,可雍州管辖长安等地,接任之人不可轻忽,朕决意用许敬宗!”

    他身体前俯,第一次用认真的姿态说道:“长安周边,定然要清理一次!”

    这是新皇帝的第一次认真表态。

    长孙无忌等人都应了,“臣等并无异议。”

    皇帝想让许敬宗回长安,可被他们拦截了几次。这次皇帝干脆抛出了大招:许敬宗自告奋勇,要回来清理长安周边的碾硙。

    老许在作死。

    既然他要作死,那就旁观吧。

    ……

    当风尘仆仆的许敬宗看到长安城时,不禁哽咽了。那些委屈,以及为了回长安而付出的代价,让他泪眼模糊。

    “许公!”

    城门外的贾平安看到了他,笑吟吟的走来。

    “小贾。”许敬宗一脸感慨的道:“老夫为官多年,可此次回归长安,来迎接老夫的却只有你一人,哎!那些得了老夫恩情的,那个谁……李义府就得了老夫不少好处,却是个薄情的……”

    “许公!”

    话音未落,后面来了个相貌堂堂的男子。

    “小李!”许敬宗笑吟吟的招手,低声道:“这就是中书舍人李义府,手段狠毒,是个老阴人,你离他远些。”

    李义府看着颇为英俊,三十多岁的年纪,正当年啊!

    “见过李舍人。”李义府竟然来迎接老许,贾平安觉得老许欠李义府一个道歉。

    “你就是扫把星”李义府退后一步,微微皱眉,拱手:“得知李公归来,某很是欢喜,只是朝中事多,某这便去了。”

    许敬宗见他忽视了贾平安,就有些怒了,“虚情假意的作甚老夫无需你来迎接!”

    某不是来迎接你啊!李义府看了他一眼,微笑拱手告辞,然后不进城,继续往城外去了。

    人家这是出城办事,顺带遇到了你,你老许还真是自作多情了。

    这个才是阴人。

    贾平安笑了笑,在历史上,老许得了善终,而李义府却成了丧家犬,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小贾,此事可有把握”李义府走后,许敬宗露出了本来面目,语气惶然。

    “那些碾硙都是权贵把持着,老夫动了他们的生财之道,就怕被他们弄死。”

    他一脸期冀的看着贾平安,就希望他能想出个好主意来。

    贾平安:“某也觉得危险。”

    许敬宗老脸发白,心头一万句mmp快速飘过,“老夫休矣!”

    ……

    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老许归来,看了数据,不禁两眼噙泪,“为何支持那么少推荐票呢打赏呢老夫痛彻心扉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