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46章 这等硬汉,怀疑就是羞辱啊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孟亮喜滋滋的出去,就见皇城的外面停着一辆看似很普通的马车。

    一个女人站在边上,羃?罩住了她的容颜。

    “见过娘子。”孟亮拱手。

    女子问道:“贾文书何在”

    “贾文书不在百骑。”孟亮很感激贾师傅的仗义,所以也决定仗义一把,“有事只管说,若是某能帮的一定帮。”

    “他不在”

    “对。”

    “可我却知道他在里面!”女子的脸色一变,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小皮鞭。

    啪!

    哎呀!

    孟亮中鞭,惨叫一声后,刚想呵斥,却见女子把羃?掀开了一下。

    “公主”

    孟亮身体一颤,转身就跑。

    这是高阳啊!

    真被她狠抽一顿,孟亮找谁说理去。

    他一路跑回去,气势汹汹的寻到了贾平安,“你在坑某”

    “啥”贾师傅一脸无辜。

    “外面的女人是高阳公主!”孟亮觉得自己就是被坑了。

    “竟然是她”贾平安‘震惊’了,“某以为是仰慕某的女人。”

    你特么想吃屁呢!

    孟亮心中冷笑,可等贾平安一站起来,他不禁愣住了。

    唇红齿白的少年,看着就是那么的赏心悦目,至少比他更受女人的喜欢。

    曰!

    英俊了不起吗

    孟亮骂骂咧咧的走了。

    贾平安知晓拦不住高阳,让孟亮去,不过是想锉锉高阳的火爆脾气。

    他一路小跑着到了皇城外面,额头已经见汗了。

    “失礼失礼!”贾平安并未解释自己为何没出来,只是拱手道歉。

    见他狼狈,高阳不禁感动了。

    “那个人可是你的对头所以得了我来寻你的消息,就出来骗我,可恨。”高阳恨恨的道:“可惜我只抽了他一鞭。”

    这……我还没解释,你竟然就替我找到了借口,太体贴了吧。

    贾平安叹道:“罢了罢了。”

    他依旧是不解释,但一脸疲惫的模样,多半先前是在做事。

    高阳错过话题,犹豫了一下,“有人请我去赴宴,说是有好歌舞……”

    “那就去吧。”贾平安觉得高阳这是被自己上次吓坏了,连出个门都得来寻他出个主意。

    真是造孽啊!

    高阳看了他一眼,目光狐疑。

    你不关心我了!

    贾平安是在敷衍她,所以见她目光不善,就干笑道:“去那些公主家中,自然无碍。”

    老李家的公主嫁出去的不少,在长安的也有几个,去赴宴吧。

    “是褚遂良家。”高阳显得有些踌躇,“他家现在很得意,除去长孙无忌之外,就是他了。”

    小圈子现在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长孙无忌带着一票大佬掌控朝政,连皇帝都得低头喊一声舅舅。褚遂良是长孙无忌的战友,自然跟着水涨船高。

    是这位大书法家啊!

    贾平安犹豫了一下。

    他真的是在犹豫。

    这位大书法家在政治上的建树有多少他不大清楚,唯一清楚的就是,这位和长孙无忌联手封杀了李治想废后的提议,也封杀了武妹妹上位的通道,最后被报复。

    而在如今的朝堂上,褚遂良和长孙无忌也是亲密战友。

    这位国舅的亲密战友,在李治的眼中大概也就是个对头。

    去对头家赴宴……旁人可以,高阳这等皇室成员,去了不好。

    但我要提醒高阳吗

    贾平安在冥思苦想。

    他的这副模样落在高阳的眼中,不禁感动了。

    小贾这是在为了我的事儿绞尽脑汁的操劳着,果然是硬汉。

    当一个人的人设在你的心中定型了之后,就很难再改变。

    而贾师傅在高阳心中的人设就是硬汉。

    贾师傅想了许久,“此事某以为……最好别去。”

    他决定还是拉高阳一把,至于原因,也是为了刷皇室的好感。

    高阳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个麻烦制造者,在家里和房遗爱互相比赛给对方戴绿帽,为了夺取大伯子的爵位,就污蔑房遗直调戏自己……

    她甚至觉得皇帝没给自己做主,就生气说要造反。

    这样的女人……若是把她拉回来,李治会如何

    啧!

    铁定在皇室那边刷一个火箭。

    高阳问道:“为何”

    贾平安瞬间冷漠,“没有为何!”

    你爱听不听!

    他拱手道:“告辞了。”

    回身之后他才懊恼,觉得该是说慢走。

    等他走了之后,高阳上了马车,一路缓行。

    随行的护卫低声问道:“公主,前面就是褚家。”

    该去赴宴了。

    高阳在车里发愣。

    随行的女官说道:“公主,褚遂良德高望重,对你大有裨益。”

    这话很含蓄,但高阳能听懂。

    ——大佬,和褚遂良家交好,对你的名声有好处,而且是大好处。

    高阳沉默着。

    距离褚遂良家越来越近了。

    他家的门子见到了这辆马车,不认识,但没事,他认识随行的女官,于是就笑着走出来,准备迎接。

    两边越来越近了,门子拱手开口,“公主驾临,某马上去禀告。”

    车里突然传来高阳的声音,“走!”

    门子一愣,觉得自己怕是听岔了。

    车夫也是如此,以至于要回身问问。

    “公主……”

    “走!”

    这一次高阳的声音更坚定了些。

    门子懵逼。

    这是褚家的宴请啊!

    你高阳虽然是公主,可声名狼藉。而褚家却是宰相家,你竟然拒绝。

    关键高阳是在褚家的门口拒绝,这就是当众打脸褚家。

    门子面色煞白,觉得自己听错了。

    这时来的几个客人也有些懵。

    这高阳是怎么了

    车里的高阳浑身虚弱的瘫坐着,她不知道自己做的对错,但有些空虚。

    她是公主,可名声不好。与方外人厮混,脾气暴躁,动辄鞭挞人……

    若是得罪了褚家,那些宰相们估摸着不会给她好脸色。

    “我错了吗”

    高阳深吸一口气。

    晚些,高阳在褚家门口掉头回家的消息就传遍了京城圈子。

    长孙无忌拿这个消息来取笑褚遂良,褚遂良只是苦笑罢了,但眸色冰冷。

    京城的不少人家都为此告诫家人,要远离高阳。

    一个皇帝不爱、宰相不喜欢的公主,注定是个悲剧。

    “高阳!你疯了!”

    房遗爱急匆匆的来了。

    “出去!”高阳坐在榻上,就像是个得道女尼。

    房遗爱不敢和她较劲,灰溜溜的走了。

    高阳坐在那里,神色茫然。

    日出日落……

    又是一个凌晨。

    李治精准的出现在餐桌边上。

    “陛下,昨日褚家邀请高阳公主赴宴,公主的马车都到了褚家门口,却突然回转。”

    邵鹏看了餐桌上的菜一眼,有他喜欢的菜。

    李治掩嘴打个哈欠,目光中多了复杂,“为何”

    “不知。”在上次被李治呵斥之后,百骑已经不再跟踪高阳。

    李治开吃。

    邵鹏在边上说着昨日的事。

    “……昨日百骑的唐旭进了青楼,寻了相熟的女妓,不过却只是泡脚,说是舒坦……”

    李治突然抬头,邵鹏被吓了一跳,以为这个消息李治不喜欢。

    “高阳那边……最近如何”李治放下筷子,缓缓问道。

    邵鹏说道:“公主这几日都在府里,很是安静。”

    李治想到了褚遂良这个人。

    此人是长孙无忌的助手,两人堪称是亲密无间。

    “亲密无间!”李治微微一笑,“王忠良。”

    “奴婢在。”

    李治没有迟疑,“高阳这几日很是乖巧,朕心甚慰,赏黄金三百两。”

    “……”

    众人一脸懵逼。

    而高阳此刻依旧没起床。

    在家里她最大,想怎么过就怎么过,可这样的日子却分外的无聊,也只有做梦能有些意思。

    “公主,吃早饭了。”

    高阳没动。

    一层薄被遮住了丰腴的身体,只有一头乌发露在外面。

    “公主没醒,罢了,让厨子收回去,晚些重新做。”

    外面两个侍女在低声说话。

    “宫中来人了。”

    外面来了人,一脸惊惶的模样。

    高阳猛地坐起来,神色慌张。

    从她和辩机私通之后开始,宫中就许久未曾有人来过了,仿佛她是个假公主。

    而她也会寻事闹腾,觉着这样能吸引宫中的注意,可每次都是热闹,事后毛用没有。

    所以听到宫中来人,她面色一变,旋即就冷漠了下来。

    “有本事就杀了我!”

    她就这么穿着薄纱坐在床榻上,怒不可遏。

    “公主,来的是王忠良。”

    高阳一怔,她的智商不高,但王忠良来此的象征意义还是知道的。

    王忠良来了,就代表着李治来了。

    她犹豫了一下,两个侍女大胆的帮她穿衣,然后扶着她出去。

    天可怜见,彪悍的高阳哪里需要人扶。

    王忠良站在前院,等高阳出来后,他笑眯眯的道:“见过公主。”

    这不对!

    高阳知道王忠良的尿性,这就是个小人,但凡被皇帝漠视的人,他都是给冷脸。只有皇帝,也就是她那个小老弟李治喜欢的人,他才会给笑脸。

    他,为啥笑了

    “公主看着很是精神,咱回去禀告给陛下,陛下定然欢喜。”

    王忠良的话让高阳的心在突突突的跳。

    我的小心肝啊!

    高阳面色微红。

    “陛下听闻公主最近很是娴静,不禁欢喜,就令咱带来了赏赐,来人,把东西抬进来。”

    外面出现了内侍,他们挑着盒子,一个个接着进来。

    一般赏赐臣子大东西,都是开门让马车进来,但这次却是抬进来。

    怎么有些公开送嫁妆的意思呢

    高阳的心跳越发的快了。

    脑海里,那个少年的影子越来越深刻。

    盒子放下,王忠良亲自打开一盒,“黄金三百两。”

    他抬头微笑,却看到了高阳眼中的泪水。

    公主这是被陛下感动了!

    一定是!

    他对此很满意,准备回去禀告给皇帝。

    高阳等他走了之后,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公主府的人都面色凄然。

    大家都知道公主在哭什么。

    从辩机被一刀两断之后,公主就成了霉星,没人愿意和她亲近,连皇室都对她敬而远之。

    可今日皇帝却派人送来了赏赐,采取的还是大摇大摆的送进来的方式,这就是在昭告天下:这个姐姐,朕觉得不错。

    公主府……又看到了希望!

    欢声雷动啊!

    可高阳却蹲在那里嚎哭着。

    她是为贾平安那个硬汉而哭。

    她后悔了。

    贾平安让她(劝她)别去,她却还问了个为什么。

    当时贾平安很冷漠的说:“没有为什么。”

    我不该怀疑他!

    这等硬汉,怀疑就是羞辱啊!

    高阳哭的伤心欲绝。

    ……

    硬汉贾师傅拱手求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