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45章 贾平安的道德底线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卫无双进宫,寻到了自己的上官王大娘,把事情说了。

    王大娘沉吟片刻,“此事让你去,你可能觉着委屈……”

    “没有。”卫无双去之前觉得委屈,所以脾气才那么火爆。可现在那些委屈都没了,她觉得很轻松,甚至还有一些怀念。

    “有就是有。”王大娘摸摸她的脸蛋,“年轻真好,这脸蛋真嫩,真滑。太史令为何说你的命硬呢所以今日才让你去见扫把星,以后估摸着还是你去见他。所以,委屈就说出来,我不怪你。”

    “真没有。”卫无双认真的道:“那个少年很好,很谦逊,很聪慧,笑的让人放心。”

    王大娘叹道:“你啊你,就是嘴硬。罢了,我去禀告给陛下,你便歇息吧,记住不许饮酒。”

    “是。”

    等王大娘走后,卫无双熟练的从柜子里弄到了酒,然后跪坐下去,仰头……

    吨吨吨……

    良久,她抹去嘴角的酒渍,喃喃的道:“我没说谎,那少年真的很有趣!”

    她看看自己的手,突然想起了贾师傅握住这双手时的神色。

    很真诚,很认真。

    ……

    今日百骑无事,不,是贾师傅无事。

    他在值房里想事。

    进了百骑之后,他的人生目标就变了。

    原先他的目标是混吃等死,最后谁都忘记了自己是那个所谓的扫把星。

    可李治突然出手,把他弄到了百骑,这就打乱了他的人生规划。

    有人遇到这等境遇会慌得一批,可贾师傅却觉得还行。

    到哪匹山唱哪首歌,这是他的人生信条。

    扫把星这个身份终究是个巨大的隐患,一旦被人利用,说不得他这辈子就再也没有见到天日的机会了。

    所以他要积极自救。

    而怎么自救,他也总结了一下。

    大唐的势力目前分为几股,第一厉害的是关陇小圈子。

    皇室李家也是这个小圈子的人,只是后来被大家推举为造反的首领,不成功就代表大家扑街,成功就独自成了皇帝。

    可成为皇帝之后,老李家发现关陇小圈子的力量太大的,在朝中,在下面,在军中……他们的势力无处不在。

    这样的小圈子……他们能掀翻隋朝,天知道啥时候想把老李家给弄死。

    所以皇室看似和小圈子关系密切,实则非常忌惮这个势力。而先帝驾崩前让长孙无忌和褚遂良辅佐李治,也是想让小圈子辅佐儿子的意思。可他万万不会想到,这个儿子满脑子都是把这个小圈子给拆散了的念头。

    所以这是两股势力,皇室、关陇小圈子。

    第三股势力就是山东士族。

    这是个历史悠久的势力,人才辈出,影响很大。

    这三股势力在大唐的历史上此起彼伏,你方唱罢我登场。

    贾平安要想真平安,要想寿终正寝,就得让这其中的两股势力把他当做是自己人。

    皇室,山东士族……

    关陇小圈子就算了吧,这个小圈子太狠,而且是武妹妹的头号大敌。

    罢了罢了。

    贾平安伸个懒腰,决定以后的目标就是刷好感。

    ——皇室,包括武妹妹。第二就是山东士族。

    让这两股势力认为他是自己人,如此可保安宁。

    至于小圈子,他敬而远之。

    想通了这个,贾平安心情大好。

    “贾文书,有人找。”

    贾平安应了一声。

    出去后,却是个脸熟的男子,好像是高阳那边的人。

    “咱是公主的人,公主让咱来问问贾文书,如今可能出去吗”

    高阳最近几天很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贾平安诧异的道:“公主出门……问某作甚”

    男子纠结的道:“公主说……请贾文书指点。”

    贾平安淡淡的道:“出门就出门,无碍。”

    男子点头,然后说道:“公主还说,贾文书何时有空,可去府里坐坐。”

    这是想吃掉哥

    贾平安心肝打颤,正色道:“某是何等人,公主错爱了。”

    羔羊,让咱们江湖再会吧。

    男子笑道:“公主说,你若是不去,她自来。”

    呵呵!

    你在吹牛笔!

    贾平安笑着拱手,“百骑里事多,某不敢擅离职守,就先回去了。”

    他闲着无事,就在里面瞎转悠。

    刑房去看了一眼,太臭,没意思。

    “哎!此事麻烦了,找不到证据。”

    “你等看看。”

    “是很麻烦,一只鸟飞走了,怎么找”

    这是邵鹏丢过来的事儿,算是对唐旭的报复。

    孟亮和几个文书在整理各处送来的线索,然后汇总,把有价值的送上去。

    可目前他们一点头绪都没有。

    “若是逾期办不好,咱们都得受罚。”孟亮很忧郁。这事儿唐旭交给了他,但他顺手把几个文书拖来分析,若是没结果……他觉得自己的屁股会被打肿。

    “大家都要努力,否则……”他很认真的道:“咱们几个文书谁都跑不了。”

    门外出现一个人,一脸同情的看着他,“和某没关系。”

    “贾平安!”

    恨意一下就升腾了起来,孟亮额头上青筋直冒,怒道:“你可是来看我等的笑话”

    大家都是文书,凭什么贾平安就能逍遥

    这事儿还真的没贾平安什么事,但他却笑眯眯的道:“此事某倒是有个主意……”

    孟亮斩钉截铁的道:“你若是能找到那只鸟,某答应你一件事。”

    呵呵!

    贾师傅笑的很和气,“男儿大丈夫……”

    他伸手。

    孟亮伸手:“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啪!

    击掌后,贾平安分析道:“那是一只会说话的鹦鹉,他们说那鸟是个话唠,如此,它被弄出宫,多半是有人觉着这鸟能值钱,但偷鸟的人却是个蠢货……”

    孟亮皱眉:“说重点!”

    “某那日听到过你等议事,说那鸟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阿莫,你在哪。”贾平安笑眯眯的道:“悬赏十贯钱,就用这句话,找不到鸟……某赔二十贯!”

    擦!

    这话自信的让人无语。

    孟亮不是没想过利用这句话来查找那只鸟,可他没想过的是悬赏。他起身道:“好,某这便去传话。”

    贾平安回去继续琢磨自己的人生目标。

    第二天早上,唐旭来上班时,遇到了邵鹏。

    “邵中官,某准备这两日就请客,可要一起去”唐旭依旧在刺激着邵鹏。

    “贱人!”邵鹏怒了,“下次你犯了错,咱拼命也得让你进宫去伺候陛下。”

    呵呵!

    唐旭一笑了之。

    进了百骑后,两人坐下,邵鹏皱眉道:“那只鸟还没找到”

    唐旭不解的道:“那不是你和某玩笑的吗”

    两人互相怼有几年了,虽然不时怄气,可没谁当真啊!

    邵鹏干咳一声,有些难为情。

    唐旭怒道:“你不是坑了某吧!”

    “那鸟……是太子妃的爱宠,喜欢的不得了。”邵鹏有些难为情,“昨日太子妃又催促了。”

    尼玛!

    唐旭起身道:“某以为你是玩笑,就把事情丢给了一个文书,那人蠢笨,怎么能找到那只鸟”

    “叫孟亮来。”唐旭很是头痛。

    等孟亮来后,唐旭问了情况。

    那只鸟竟然是太子妃的

    孟亮心说糟糕了,然后想到了贾师傅的主意,心想死道友不死贫道,就说道:“此事贾平安出了主意,下官照着做了。”

    邵鹏阴着脸道:“让你做就做,为何交给贾平安。”

    贾平安若是做错了,他难道敢令人打他的板子

    孟亮低头,“贾平安和下官打赌,说若是照此做找到了鸟,就让下官答应他一件事……下官答应了。”

    邵鹏黑着脸,“唐旭,看看你的手下,把公事拿来打赌,不像话!”

    唐旭干咳道:“回头某收拾他们。”

    话音未落,外面有人进来,“校尉,外面有人来要钱。”

    唐旭骂道:“谁去青楼白嫖了”

    来人忍笑,“说是昨日咱们百骑悬赏一只鸟,他知道。”

    唐旭愕然。

    “让他来。”

    晚些一个男子被带了进来,有些拘束的道:“昨日听闻百骑悬赏一句话,某恰好知道。”

    唐旭点头,“你说。”

    “某的邻居家这几日总是有人在自言自语,声音古怪,说什么……阿莫,你在哪。”

    唐旭的眼睛一亮,“速去!”

    百骑的人跟着去了一趟,再回来时,手中多了鸟笼,也多了一个人犯。

    随后宫中有两个内侍被抓。

    “说是那只鸟经常骂人,他们忍无可忍,就把鸟弄了出去。”

    唐旭觉得这事儿真是奇葩。

    “那个扫把星!”邵鹏叹息道:“是个有才华的。”

    “某也觉着是。”唐旭抚须得意的道:“这是在某的教导之下取得的成功,邵中官,和某相比,你培养出了几个人才”

    “你也配!”邵鹏不屑的道:“那贾平安少年就知道在乡学里藏拙,你少年时……只会被妇人勾引。”

    唐旭的脸红了,骂道:“邵鹏,骂人不揭短!”

    “某就揭短了怎地贱人!”

    “……”

    ……

    值房里,孟亮来了。

    “此事你是对的,某答应你一件事。”孟亮很痛苦。

    付出了答应贾平安一件事的代价后,本来这件事儿算是他的功劳,可他想甩锅,竟然说了实话,现在这份功劳全算是贾平安的了。

    我的命好苦!

    贾平安矜持的道:“好说好说。”

    孟亮警惕的道:“不过那件事不可触及道德底线。”

    “保证不会。”

    外面有人来了,“贾文书,有人找,还是个戴着羃?的女人。”

    这年头你不是有身份的女人,还真没必要戴着羃?出门。

    卧槽!

    高阳那个疯女人竟然亲自来了。

    贾师傅有些肝颤,正好孟亮在,他就笑眯眯的道:“孟文书,某从未想过为难你,真的,此次就是想借机和你结交一番罢了。可男儿一诺千金,你既然答应了某要做一件事,那……不做也不好,这样,就劳烦你去见见这个女人,告诉他某不在,可好”

    只是去传个话

    耿直!

    仗义!

    孟亮默然拱手出去。

    啥也不用说了,贾平安这般仗义,某也不差。

    他走到门口,坚定的道:“某请你去青楼喝酒。”

    贾平安确定他在见了高阳后不会再有这个心情,“改日吧。”

    ……

    感谢书友:“流云不改”的盟主打赏。大佬很帅。

    求推荐票。

    羃?(mi.li,一种可笼罩大半个身体的纱巾),原先吐谷浑人用于遮挡风沙,传到中原后迅速变成贵女们出门用于遮挡容颜和身体的工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