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33章 千年等一肥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贾平安在脑海里幻想过无数次长安的模样,但当他看到长安时,依旧被镇住了。

    高大的城墙,宽敞的不像话的街道,街道两旁全是坊墙……没有店铺!

    这是格外怪异的一幕。

    但华州也是这个模样。

    长安的街道宽敞,周围全是坊墙割开的一个个‘大型小区’,这种小区叫做‘坊’。

    槐树在街道两侧比比皆是,黄白色的槐花一串串的坠在树枝上,微风吹过,那股子特殊的香味让人不禁心旷神怡。

    一行人去安顿了下来,贾平安寻了文房四宝,把一些口号写了出来。

    “大减价,大减价,大姐不嫁二姐嫁!”

    这些才是他自信的源泉,有了这些东西,他才敢打包票华州竹器不愁销路。

    ……

    宫中。

    “陛下,长孙相公说了,李勣才将出外为官,骤然调回来,有朝令夕改之嫌。陛下刚登基,海内欢呼,可这等时候要越发的谨慎才好,且等等……”

    王忠良刚去传话,长孙无忌那边反馈的消息很糟糕。

    皇帝刚登基没多久就想把李勣弄回来,明眼人都知道,他这是想给自己寻个帮手。

    可长孙无忌却悍然拒绝……

    怎么办

    王忠良忧心忡忡,觉得皇帝的威信受损了。

    李治幽幽的道:“舅舅这是为了朕考虑,朕很是欢喜。”

    他笑了起来,看着就是发自内心的欣慰。

    陛下真可怜。

    王忠良抹了一下并没有眼泪的眼睛,然后……

    “呯!”

    奏疏落地,李治伏在案上,右手弹动了几下,然后沉寂。

    “陛下病倒了!”

    新帝病倒,长孙无忌等人急忙来探视。

    御医诊治了一番,说道:“陛下是焦虑过甚了些,并无大碍。”

    那就是没有生命危险。

    长孙无忌心中一松,和宰相们出去。

    褚遂良低声道:“辅机,咱们前面挡住了陛下调李勣回京的意图,接着陛下病倒,你觉着……”

    “这是个麻烦。”长孙无忌捂额,目光平静。

    “是个麻烦。”褚遂良叹道:“陛下还年轻,这是在耍孩子脾气呢!可咱们是臣子,难道还能直接揭穿了不成可若是不揭穿,陛下一直躺着……辅机,新帝登基就病倒,天下会震动,百姓们会觉着惶然不安,吐蕃人和突厥人会蠢蠢欲动,这个天下就会……乱了。”

    宰相们都在看着长孙无忌。

    这便是一言九鼎的大佬,当然,在某些人的眼中,这便是权臣。

    长孙无忌淡淡的道:“老夫听闻扫把星来了长安城。”

    褚遂良心中一喜,“妙啊!陛下病倒,定然是那扫把星克的,如此……”

    宰相们都面露轻松之色。

    对于他们而言,新帝和长孙无忌之间的暗流涌动是个麻烦,但他们避不开。

    现在找到解决方案,大伙儿都算是解脱了。

    至于扫把星……不弄死他就行。

    “让百骑扣住贾平安。”

    长孙无忌做出了决定,随后飘然而去。

    众人呆立原地。

    褚遂良第一个反应过来,笑道:“百骑是陛下的,如此把扫把星交给陛下处置,这便是长孙相公的良苦用心,妙啊!”

    说这病是扫把星克的,这便是给了皇帝台阶下,而且把事情交给皇帝来处置……

    你想啥时候醒,就让人把扫把星弄一下。

    这样的手段,堪称是面面俱到,关键是带着一股子正气,让皇帝无法拒绝。

    ……

    贾平安等人此刻已经在东市里租赁到了店铺,正在带着人铺设货物。

    廖全走出来,见贾平安站在外面,手托下巴,就问道:“如何”

    “廖长史放心,让华州的父老乡亲们等着喜讯吧。”

    后世各种销售手段,他但凡弄几种出来,还担心什么销售问题……

    那还不如买块豆腐一头撞死。

    廖全点点头,就让人回华州传话,只说一切顺利,就等着收钱吧。

    “廖长史觉着使君是个什么样的人”贾平安觉得老许的这条舔狗很有趣。

    廖全肃然道:“使君忍辱负重,只为大唐。”

    啧!

    这个评价能让老许在深夜里痛哭流涕,然后欣喜若狂。

    果然是忠犬一号,有前途!

    贾师傅心情愉悦,决定给老许的逆袭事业添砖加瓦:“朝中的臣子抱团,使君若是和他们一般和光同尘,陛下去哪寻帮手所以,使君的言行都是故意的,用心良苦啊!”

    廖全脑补了一下许敬宗故意把自己弄的人嫌狗憎的场景,眼睛都红了。

    贾平安心中暗乐。

    “谁是贾平安”

    后面有人问话。

    “某!”贾平安很是淡定的回身,然后……

    十余百骑站在后面,都披甲带刀,杀气腾腾。

    我……

    贾平安的第一反应难道是李治驾崩了

    那没啥说的,他赶紧一头撞死,希望再次穿越时,能到一个更好的地方。

    为首的百骑说道:“我等奉命而来,跟我等走吧。”

    完蛋了!

    完蛋了!

    贾平安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接着和超级计算机般的沸腾了,各种分析和应对手段一一浮现。

    李治驾崩了

    不可能!

    若是如此,这些百骑不会这般客气,会直接动手,先把他捶个半死,然后再拖走,最后活埋。

    那么就是谁病了

    大哥!

    你生个病难道也要请人算个命

    这个皇帝当得累不累啊!

    贾平安笑道:“还请各位大哥稍待,某这里有些话要交代给他们。”

    那百骑说道:“莫要啰嗦,赶紧走。”

    这是不给面子了

    贾平安指着店铺说道:“这里寄托着华州父老乡亲的希望,若是卖不好,华州的百姓能冲进长安城来弄死你们!”

    尼玛的!

    和你们好好说话不听是吧

    那就撕破脸皮,有本事就来弄死我!

    身为扫把星,我怕你个毛线!

    百骑们面面相觑。

    那百骑面红耳赤的道:“快一些。”

    贾平安摸出那张纸递给了廖全,“廖长史,这东西交给刘架,就让他照着办。”

    廖全接过纸,刚看了一眼,就被镇住了。

    贾平安急促的道:“稳住,别浪。”

    “走了!”

    百骑在催促,贾平安伸出双手。

    呃!

    银镯子呢

    几个百骑看着他一脸慷慨激昂的模样,不禁哄然大笑。

    “就你这样的还用得着咱们上枷锁”

    贾平安赶紧收回双手,后怕不已。

    传说中的枷锁很重,一旦架在脖子上,堪称是生不如死。

    “贾郎君!”

    几个华州的百姓代表出来了,纷纷挥手,就像是和他告别。

    竟然都不冲上来为了我和他们厮打好歹也要落几滴泪吧!

    ……

    一路到了百骑的驻地,贾平安见到了百骑的统领,昭武校尉唐旭。

    唐旭身材魁梧,脸也很是‘魁梧’,全是横肉,看着就吓人。

    他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看着被押解进来的贾平安,沉声道:“你乃是扫把星,可莫要想着能在百骑克了谁。”

    他坐在案几后,案几下面是空的,贾平安看到他的脚在微微颤抖。

    你不怕,那脚抖是几个意思

    难道是气抖冷

    贾平安感受了一下炎热的气温,说道:“扫把星之说只是传言。”

    这话很苍白,但做人就得有节操,哪怕是李治当场被他克死了,也得说和自己没关系。

    唐旭摆摆手,“寻个房间关着他,屋前屋后都得有人看着,屋顶也安排兄弟轮班值守。”

    这般谨慎,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他被送进了一个阴暗潮湿的房间里,房门关上,只有门缝透了几丝光线,以及头顶泄露了些微光。

    他寻摸了一下,里面有一张床,不过床上一股子霉味。

    这一路从华州到长安很辛苦,他身心俱疲,接着就被弄来了这里,堪称是晴天霹雳。

    此刻他唯一的想法就是睡觉。

    一觉睡下去,再醒来时,浑身发痒。

    脱开衣裳后,看着小腹的十多个小疙瘩,贾平安骂道:“就算某真是扫把星,好歹也是个神吧,尊重呢就弄了一张有虱子和跳蚤的床给扫把星住你们特么的也不怕被克死了!”

    外面有人说道:“住口,再说话某就……”

    “你就什么弄死某”贾平安在甩衣裳,希望把虱子和跳蚤甩出去。

    外面的看守沉默了。

    这是扫把星,除非皇帝被他克死了,否则你动他试试。

    贾平安沉默了。

    他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然后,突然一脚踹翻了案几。

    呯!

    房门马上就被打开了,有人喊道:“扫把星自尽……”

    自尼玛!

    贾平安就坐在地上,抬头,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然后笑容凝滞……

    一个和尚站在门外,眉间全是平和,“贫僧玄奘。”

    “唐长老!”

    唐僧竟然来了

    贾平安仔细看去,看到的全是平和。

    那双眸子里波澜不惊,仿佛什么都无法让他心动。

    “何为唐长老贫僧不知。”玄奘说道:“檀越可安坐,法会马上开始。”

    啥意思

    贾平安抬头看了一眼……

    一群和尚站在外面,手中拿着各种法器。

    “这是要超度某吗”

    玄奘颔首,“祛恶扬善,祛邪扬正,檀越安坐……”

    “唐长老……大师!”

    唐长老不是白白嫩嫩的,也没有白龙马,更没有一个叫做孙悟空的弟子……

    贾平安招手,可玄奘恍若未见,转身出去。看守把腰间的连鞘长刀摆了摆,示意贾平安老实些。

    随后就是法会。

    和尚们不断念诵经文,各种手段都上了。

    唐旭蹲在边上,对手下说道:“玄奘大师厉害,那扫把星此次怕是要浑身冒黑烟吧。”

    众人点头。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高亢的歌声传来:

    “铁门啊铁窗啊铁的锁链,我坐在牢中想外面……”

    这是啥歌

    那些和尚的节奏一乱,经文就念诵的有些不顺畅。

    呃!

    玄奘皱眉:“静心。”

    众和尚赶紧默念静心咒,然后重新开始念诵经文。

    “千年等一肥,我无悔哎哎……”

    乱了!

    法会彻底的乱了!!!

    ……

    求推荐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