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32章 长安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使君,竹片要从这里穿。”

    一个工匠在教授许敬宗竹编,很是认真,因为贾平安说了,若是教不会,回头就扣工钱。

    每日一百文的工钱呐!

    这工钱传出去,许使君大方的名气也有了,只是有人背地里说老许怕不是傻了。

    许敬宗的手指头被削薄的竹片给割破了不少地方,看着到处是伤口的手指头,他拿起编织了一半的箩筐就想砸。

    “咳咳!”

    改造‘奸臣’总指挥贾平安出现了,“使君,名声!名声!”

    许敬宗把箩筐放下,深吸一口气,“老夫要名声,老夫要名声!”

    为了名声,老许愿意吃苦,这让贾平安很敬佩。他本想陪着老许一起做,但目前的事儿很多,都是老许丢下的漏洞。

    “华州各处自行其是,箩筐实在是太多了,不妥,某以为当引导。”

    “什么意思”许敬宗用那书写奏疏和旨意的白皙双手,渐渐熟练的在编织箩筐。

    “华州是一盘棋,不能各行其是,否则商人怎么收购全是箩筐,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

    “什么技术含量”许敬宗抬头,“那你说该如何做”

    “统一筹划,几个村做一种,随时根据外面的需求改变,如此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许敬宗哦了一声,“让廖全陪你去做。”

    老许神色平静,贾平安有些诧异,心想这等后世的统筹规划你也不惊讶一下看来老许真的是脱胎换骨了。这都是某的功劳啊!

    想到自己呕心沥血的调教老许,贾平安成就感爆棚,决定晚上一定要让表兄弄羊排来烤。

    做些美味的酱料,烤的外焦里嫩的羊排……不行了,口水。

    等他走后,许敬宗才叹道:“这少年,聪慧的让老夫头疼,许多时候只能装傻,否则丢人。”

    “不许说出去!”许敬宗看了边上的工匠一眼。

    工匠赶紧答应了,许敬宗这才满意。

    “咳咳!”

    门外有人咳嗽,许敬宗抬头,就见到了一脸无辜的贾平安:“某回来只是想问问……商人可联系好了吗”

    “先前的话你听到了”许敬宗不禁老脸一红,心想自己明明被贾平安给震住了,却装作平静的模样,等他走后才惊讶,真的很丢人啊!

    “没。”贾平安一开口就知道错了。

    若是没听见,他的反应该是反问一句:什么话。

    他转身就跑,“商人的事,使君抓紧了!”

    卧槽!

    许敬宗也反应过来了,骂道:“滚!”

    羞煞老夫了呀!

    动起来了,整个华州,上千人在做竹器,一时间山上挖竹子的,处理竹子的,做竹编的……整个华州都在躁动。

    就在这个躁动中,几个小吏飞快的冲进了州衙。

    “使君!”

    许敬宗正在编制着一个箩筐,他觉得自己的心彻底的安静了下来,眼中只有竹片,脑子里只有那些纵横的构造……

    “何事”许敬宗觉得自己的心从未这般宁静过,太安逸了。

    “使君,那些商人说了,华州的竹编不买!”

    “某那边也是一样。”

    “……”

    死一般的寂静。

    许敬宗摆摆手,众人见他神色平静,不禁暗赞使君大气。

    等人都出去了,许敬宗猛地一砸,手中的茶杯就落地粉碎。

    “两万贯呐!两万贯呐!”

    老许慌得一批,骂道:“那些贱狗奴,这是有预谋的!长孙无忌,你这条老狗,老夫要弄死你!”

    正在各处协调竹编产业的贾平安回来了。

    “有人出手,不许商人收购华州的竹编,平安,完了!咱们完了!”许敬宗拍打着桌子,“定然是关陇的那群畜生,此事要抓紧,要不……让各处的竹编都停下来不妥!”

    “为官者最忌朝令夕改,若是如此,老夫的威信荡然无存,名声也没了。名声啊!”

    许敬宗就像是一头困兽般的在室内游走,一说到名声,他那脸上的挣扎表情让人不禁想笑。

    “两万贯呐!难道全给花光那老夫一家子住哪去难道就在坊中寻个破茅屋住下”

    “老夫为何这般耿直呢”许敬宗很痛苦,等看到贾平安在边上很是悠闲的喝茶时,就怒道:“你竟然在幸灾乐祸”

    “使君,某不是这等人。”贾平安正色道:“某行事正直,感同身受。”

    许敬宗狐疑的看着他,“老夫怎么觉着你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狡猾的劲头呢”

    老许多年为官,不说多的,这等看人的眼光不会差。

    所以贾平安心中一个咯噔,觉得是不是哪里暴露了自己‘正直’的人设,就打个哈哈道:“这是聪慧。使君,聪慧和狡猾可没关系。”

    许敬宗没精神纠结这个,他眼睛都红了,“两万贯呐!若是没了,老夫有何面目回家见人”

    这厮一边说,一边瞥着贾平安,可贾平安喝茶依旧。

    调教一个奸臣是很难的,贾平安觉得自己心力交瘁,没有两个美人来捶肩就起不来的那种。

    “小贾……”许敬宗见自己卖惨半晌,贾平安依旧无动于衷,不禁恨得牙痒痒,心中已经把贾平安骂成了猪头。但事情要解决啊!

    “平安!”老许的眼中已经多了杀气。

    好了,摆谱到此为止。

    贾平安放下茶杯,看了老许一眼,觉得他的耐心已经比原先好多了,不禁暗自欣慰,但旋即就觉得不对劲。

    耐心好多了,难道我是想把老许改造成乌龟

    罪过罪过!

    “商人逐利,他们竟然不来,定然是有人施压,不消说,那些都是使君的对头。”

    这个是必须要厘淸的概念,许敬宗点点头,承认是自己的锅。

    这个承认的速度很快呀!

    贾平安又多了些欣慰,“他们以为阻拦了商人,就能让华州的竹器无处可卖,可他们想错了!”

    许敬宗目光炯炯,就差喊一声小祖宗了,“快说!”

    “首先得造势。”贾平安想到了余文那人,他觉得此人有些不对劲,向老许靠拢的太快了,“那些人既然为难使君,为难华州,那咱们就得让人知晓使君的忠心耿耿。如何做明着来不行,那咱们就喊……”

    “喊”许敬宗一脸怀疑。

    “对,就是喊,每日早上,使君让余文带着他们喊话,剩下的事,交给某了。”贾平安的眼中闪烁着恶趣味……不,是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好!”

    许敬宗见贾平安愿意大包大揽,就答应了。至于余文,那厮最近有些舔狗的迹象,老许正好考验一番。

    于是第二天早上,州衙的外面站在一群官吏,为首的就是余文。

    “我等对陛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

    羞耻啊!

    余文想死的心都有了。

    百姓路过都要停留一会儿看热闹,有人嘀咕道:“怕不是有病吧。”

    “就是有病。”

    “……”

    这些话让余文心中难受,可更难受的是,老许让他主动承认,喊话是他自己的主意,这个就很膈应了。

    新任司马竟然是陛下的舔狗,这个……

    余文咬牙答应了,心中全是忍辱负重的人物,比如说胯下之辱的韩信……

    他带着人在喊,不经意间就看到了人群中一张熟悉的面孔。

    这不是专门和自己联系的信使吗

    信使此刻一脸的懵逼,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余文竟然带着人向陛下表忠心

    余文想借势,可这里众目睽睽。他悲愤莫名,想咆哮,可最后喊出来的却是:“我等对陛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就在此时,贾平安带着刘架寻到了廖全。

    “去长安”廖全不禁愕然。

    这年头你若是想远行,必须要由村里的村正向县里提出申请,多少人,带有什么东西,可有大牲口等等,都会记录下来。县里审核无误后,送交州里批准。

    那些什么兴致一起,就骑着马出门撒欢的事儿是不可能的,至少在这个时代不可能。

    若是不申请就出门,各处的关卡会直接拿下你,随后拷打讯问来历,最后就是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你说哥有武功,能横行。

    不好意思,这里是大唐,各地都有折冲府,折冲府的府兵一旦出动,你是龙得盘着,是虎得趴着。

    “对。”贾平安说道:“没商人来采买竹器,那咱们就自己卖。”

    呃!

    这个想法就像是一道闪电从许敬宗的身体里路过,让他浑身颤栗了一下。

    “啥自己卖”许敬宗只觉得脑子瓦特了,“老夫怎地就没想到呢蠢啊!”

    廖全站在下面,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的老大,觉得他憔悴了。

    老夫怎么又说实话了呢

    许敬宗很是尴尬,然后板着脸道:“只是那么多竹器,怎么卖得了聊胜于无罢了。还有,他让谁去”

    “刘架。”

    “两人!”许敬宗颔首,“他是扫把星,若是去长安,必然会引发关注,告诉他,不得在长安城中游荡,只可在东西市和住所……可懂”

    廖全点头,“下官陪着他们一起去。”

    许敬宗见他知机,不禁赞道:“果然还是你最贴心,此行……若是能卖出五成就是大功,剩下的五成,老夫兜底。”

    他痛苦的握紧双拳,面色却依旧从容,让廖全不禁暗赞不已。

    州衙亲自出手弄通关文牒,也就是过所,那速度快的吓人。

    第二日,贾平安、廖全、刘架,外加几个乡村代表就出发了。

    几天后,贾平安就看到了长安城。

    宏大!

    他只是看了一眼那宽敞的不像话的笔直街道后,就傻眼了。

    这……一百多米的街道宽度,这是街道是广场吧

    “这就是长安”贾平安只觉得心跳加速,一种见证历史的热血澎湃让他面红耳赤。

    “是。”廖全自豪的道:“这便是长安!”

    ……

    大丈夫写的操切了些,新书爵士就决定沉下心来讲故事,不急不躁,请诸位书友慢慢品尝。

    贾师傅离开了华州,进了长安城,故事就那么……开始了。撒花,投票,支持……吆喝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