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31章 薅老许的羊毛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杨家坞里,村民们渐渐的适应了和扫把星做邻居的境遇。有人不敢靠近贾平安,有人却跃跃欲试的想扑倒贾平安,试试自己能否会走运。只是慑于许敬宗的流氓手段,所以不敢下手。

    许敬宗的手段很是简单粗暴:但凡扑倒贾平安的,你本来是干啥的,直接废掉,让你丢掉自己谋生的手段,看看是否还能走运。

    陆陆续续的被抓了七个人,时至今日,一个都没走运,所以贾平安才敢出门溜达。

    那些妇人见到他,大多两眼放光,都在琢磨着自家的闺女是不是有戏。

    但她们都有些忌惮贾平安的扫把星命数,竟然把祖父和外祖父两边都克光了,自家父母也不例外,就剩下了个表兄杨德利。

    若是把闺女嫁给他,会不会反手就把自家给灭了

    想到这个可能,那些心动的人家都打了退堂鼓。

    “平安。”杨忠顺来寻贾平安,面色凝重的道:“使君上次说了让咱们做竹器,你觉着可能行”

    “还行吧。”贾平安心中已经有了腹案,只是为了调教老许,这才让他来回折腾。

    “此事某却是信你,不信使君。”杨忠顺的话让边上的几个村民都纷纷点头,一脸的理所当然。

    老许来杨家坞太过频繁了些,让村民们觉得贾平安已经掺和了进去。

    而就信任而言,村民们自然信任贾平安,所以忐忑之下,就来相问。

    目前整个华州的情况不容乐观,提及做竹器,百姓都说老许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觉得州里强令百姓做竹器,多半是要坑人。

    所以这事儿就被百姓强烈顶了回去,老许刚起来的名声也下去了些,对此痛心疾首。

    贾平安知晓这事儿的好处,原先他没想过和村里私下交代些什么,可那天听到了杨德利说的事儿,知晓贾母对他的期望,心中难免感动。

    贾母希望自己能有封号,目前这个愿望没法实现,但可以让贾家在村里的名声变好些。

    想到这个,贾平安说道:“若是信得过某,如今就可以先做起来。”

    杨忠顺去寻了几个村老商议,最后来寻贾平安。

    “做什么”

    “村正可知道,长安城里喝茶的人有多少”贾平安从容的道:“喝茶是件雅致之事,可茶杯滚烫,若是有个竹制的茶杯垫,那上面还有青色,竹子的清香混合着茶香……谁不肯买”

    杨忠顺心动不已,“可他们有手段褪青,如此茶杯垫能多用些时日,也不会生虫子。”

    贾平安叹息一声,“竹制的茶杯垫不贵,那些人不差这个钱。某问一句,你也喝茶,可愿意买茶杯垫”

    杨忠顺摇头,“某吃饱撑的才买,舍不得钱!”

    “这就是了。”贾平安为了给老贾家刷名声,耐心很足,“舍得买茶杯垫的人,他压根就不在意一年买两三个。如此咱们的茶杯垫源源不断的就有人买……”

    杨忠顺一脸憧憬,边上一个比贾平安大几岁的年轻男子突然说道:“明明能用几年的东西,如今只能用半年,这不是哄人吗”

    “大人说话有你多嘴的余地”杨忠顺上去就是拳脚交加,年轻人被打的叫唤。他的父亲闻声而来,听到是这事后就骂道:“狠狠地打!”

    “平安这是为了全村寻好处,却被你给说成了奸商,该不该打”

    “该!”

    “下次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

    眼瞅着一个好青年被镇压了,贾平安觉得有必要挽回一下那纯洁的心灵,就说道:“在商言商,若是要处理竹子的话,成本就上了一截,对于售卖颇为不利。而且茶杯垫这等小东西,你弄的再精致,被茶水浸泡些时日,那茶杯垫就没法看了。所以,弄的那么麻烦,实则一点用处也无。平白耗费!”

    那年轻人一脸崇敬的拱手,“原来如此,平安一说某就明白了,就是村正不说道理,上来就动手……”

    杨忠顺气得还想动手。

    咳咳!

    贾平安觉得崇拜者就是麻烦,说道:“此事要做就要抓紧。”

    杨家坞随即就忙碌了起来,当他们做出了第一个茶杯垫时,悲壮的许敬宗的回来了。

    “老夫把家产都变卖一空,得了两万贯,告诉华州的百姓,能做的都做起来,就算是亏了,亏的也是老夫的钱,亏完了两万贯,该干嘛干嘛去,在此之前,谁不听招呼,打!”

    沸腾了。

    州衙沸腾了。

    余文瞠目结舌的看着他,觉得老许是疯了。

    绝壁疯了!

    廖全却依旧是崇拜者,“使君竟然破家为民,谁若是还不尽心,那就是狼心狗肺!”

    许敬宗想起了上次开时的情景,就说道:“召集了百姓来。”

    稍后州衙前围满了百姓,许敬宗让余文喊话。

    余文站在前面,心中不知怎地,就有些那个啥……膈应。

    他是关陇贵族圈的人,此次是带着任务来的华州,目标就是老许和扫把星。至今为止,他觉得自己隐藏的挺成功,眼瞅着就要打入‘敌人内部’,成为老许的心腹。

    这是一次考验呐!

    余文深吸一口气,喊道:“许使君为了华州百姓,把家产都典当了,所得两万贯……”

    许敬宗站在边上,突然说道:“声音太小。”

    这是他的光辉时刻,先前他想亲自和百姓们说出来,可廖全却拼死拦住了他,说是当事人亲自去说,有些膈应人,还是让他去说。

    你做了好事,还要亲口告诉大家,这事儿实际上没错,可老许是刺史啊!得矜持。

    许敬宗一想也是,但觉得余文最近频繁向自己靠拢,有成为第二个舔狗的希望,所以就扔个事儿给他做,也算是考验一番。

    可余文的嗓门有些小,老许真的不满意。

    余文就提高了嗓门,“许使君为了华州百姓……”

    许敬宗摇头,廖全提醒道:“再大声些。”

    百姓越来越多了,声音不够大,怎么能让所有人知道许敬宗的壮举

    “许使君为了……”

    “再大声些。”

    “许使君为了……为了……”

    破了!

    余文的破音格外刺耳,许敬宗叹息一声,“廖全,你去。”

    廖全上去,余文下来,难掩失望。

    “许使君为了华州百姓,把家产典当一空,换了两万贯,全数收购竹器……”

    那些百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从未有人这般为百姓着想过,为百姓破家更是不能。而老许顶着个奸臣的名头来到了华州,却接二连三的带给了大家好处。

    一个老人颤颤巍巍的过来,许敬宗赶紧迎过去。

    老人含泪道:“使君破家为民,可以往我等还以为使君是个奸臣……”

    许敬宗不自在的摸摸胡须。

    “可使君查清了梁波的贪腐,为咱们去和豪绅争夺地,这次更是舍家为了咱们……老夫……”

    老人老泪纵横的就想下跪,许敬宗赶紧拉住他,“无需如此!无需如此!”

    他想起了上次开时自己落泪后百姓的感动,就再次使出了幻想的绝招,泪水滑落下来。

    “使君落泪了。”

    百姓感动了,以至于不舍离去,最后许敬宗再度落泪,这才送走了他们。

    老夫又得分了呀!

    许敬宗颇为满意,回身对余文说道:“要练练嗓门,这样,从明日起,你每日早起来州衙,冲着外面高喊某对陛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喊十遍。”

    瞬间余文就想死。

    可许敬宗在看着他,所以他只能谦逊的道:“下官怕是……”

    “怎地陛下这般仁慈,你不愿意”许敬宗把脸一板,余文赶紧笑道:“哪里,下官明日就开始喊。”

    于是等第二天早上贾平安来州衙时,就看到了余文站在大门外叫喊。

    “某对陛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贾平安听出了羞耻的味道,也就是说,余文是不乐意喊这些话的。于是他就走近了些。

    被人盯着喊口号,余文的脸都红了,越发的羞耻,就瞪了贾平安一眼。可贾平安恍若未觉,嬉笑着盯住了他。

    “某对陛下忠心耿耿……”

    除去老许这个奇葩之外,没人愿意当众对李治表忠心,很羞耻的好不好。

    贾平安听了九遍,若非有事,他真心想继续听下去。

    进去寻到了许敬宗,老贼正惬意的在喝茶。

    “使君可知晓昨日那番话坏事了”贾平安一来就翻脸。

    “坏什么事”许敬宗依旧沉浸在成功之中。

    “本来百姓信心十足,可使君却落泪了,杨家坞有人说使君怕是没啥信心,落泪也是担心那两万贯会打水漂。这下都没精打采的。”

    许敬宗一惊,“这……昨日老夫只是想感动百姓,竟然如此吗”

    “这和厮杀是一个道理。”贾平安觉得调教老许的重任很艰难,“厮杀之前,要给他们信心,而不是让大家惶然。”

    “百姓都无精打采吗”许敬宗觉得自己太失败了。

    “不,大部分很精神。”贾平安神色古怪的道。

    “为何”许敬宗不解的问道。

    “大家都想从那两万贯里分一杯羹,多做多得,这不都疯了。”

    这是在薅羊毛,大部分百姓在争先恐后的薅老许的毛。

    “那该怎么办”成为肥羊的许敬宗很郁闷,觉得有些冷。

    “使君,你也做起来吧。”

    “做什么”

    “做竹器。”

    “可老夫不会。”

    “寻个工匠就是了。”

    ……

    华州就是今天华山周边那一大坨,历来都是关中要地。关于华州的竹器,这个并非是爵士杜撰,那地方后世,也就是今天,就是国内著名的竹器之乡,书里只是把这个时间点提前了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