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30章 脸为何红了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李治想过许敬宗见到自己时的反应,什么都想过,就是没想到他会嚎哭。

    “你……”许敬宗嚎哭也就罢了,可他还说了什么?

    “你说什么?穷?”李治觉得不可能吧。大唐虽然不算是太富裕,可对于刺史这个阶层的官员来说,穷是不可能的。何况许敬宗在朝中任职多年,家中也颇有些钱财,怎么就哭穷呢?

    “许卿,这是为何?”李治见他哭的伤心,就有些难受。

    许敬宗抬头,泪眼朦胧的道:“陛下,华州的百姓苦啊!华州山多地少……”

    随后就是许敬宗的表演,一番话把华州差点说成是人间地狱,不过也差不多了,因为李治已经幻想出了易子相食的人间惨剧每天都在华州发生。

    “咳咳!”幻想是一回事,实情是一回事,李治满头黑线的道:“朕每日召见各处刺史探问民情,说什么的都有,可就是没有华州这般惨的,你……难道你在华州倒行逆施,弄的民不聊生?若是如此,朕当重惩!”

    许敬宗心中一个咯噔,才想起这位可不是那等‘何不食肉糜’的昏君,就干笑道:“臣见到华州百姓贫困,心急如焚,这不,臣就想了个法子,让百姓做竹编……”

    嗯?

    李治沉吟了一下,看看周围,边上的王忠良摆摆手,除去他之外,那些内侍都出去了。

    是个忠心的。

    李治满意的道:“想做竹器卖?”

    许敬宗点头,李治叹道:“小打小闹罢了,到时候卖不出去,麻烦不小……”

    这年头的商业……说句难听的,连长安这等国际大都市都是限定在东西市交易,商业手段哪里能和后世的相提并论?

    所以李治觉得这个策划不怎么地。

    可许敬宗却不同,贾平安给他出了几次主意,一次比一次有效果,所以他渐渐的深信不疑。

    “陛下,臣……这是贾平安的主意。”许敬宗还是老老实实的把事儿说了。

    “扫把星?”李治沉吟了一下,“你以为如何?”

    这话问的是人,也可能是这件事,许敬宗却觉得是人,“此人臣以为不是祸害,而且恋家。”

    “为何?”李治的眸色平静,仿佛是在问晚膳吃些什么。

    “他那个表兄没什么本事,可贾平安却把挣到的钱都交给他掌管,这等胸襟……臣就是看到了这等胸襟,才放过了他。”

    李治笑了笑,“一个人能不爱财,若非是胸有大志,就是胸襟宽阔,视钱财如粪土,你以为他是哪一类?”

    帝王看问题的角度和普通人自然不同,许敬宗低下头来,“臣以为是胸襟宽阔。那少年从小被人欺负,可却没有一丝戾气。”。

    他抬起头来,神色认真的道:“陛下,臣当年经历颇多,哪怕多年过后,心中依旧有戾气。可那少年却没有。若非如此,臣定然会果断镇压了他。”

    当年许敬宗和父亲被造反的宇文化及拿下,准备干掉,父亲许善心苦苦哀求,最后许敬宗逃过一劫,但许善心却惨死在他的眼前。那一段经历是他一生的梦魇。许敬宗的性格这般蠢萌,这般直接,也和那一段经历有关系。

    这便是环境塑造人。

    “整个华州都弄竹编,朕不看好。”李治转换话题的速度快的惊人,“若是亏了该如何?”

    许敬宗说道:“臣……兜底!”

    “咳咳!”李治觉得这不是那条贪财的忠犬,“你想要什么?”

    “臣想要一万贯。”许敬宗说道:“这钱臣会用于收购那些百姓的竹编,贩卖了之后,臣自然会还回来。”

    竟然学会了借贷。

    李治觉得老许长进了许多,可……

    “朕也穷呐!”李治唏嘘着,“宫中的钱财并不多,一万贯,你想让朕明日吸风饮露吗?后宫那么些人吃什么?喝什么?”

    “那就八千贯?”许敬宗一脸纠结。

    别人来借钱,一文钱都没有,可这是忠犬,必须要给些支持。

    李治叹息一声,“多了没有,就一千贯。”

    “臣……”许敬宗悲痛欲绝的道:“两千贯吧,陛下!臣真是太难了!”

    李治从未遇到有人和自己这般讨价还价,不禁觉得有些荒谬,“一千五,再多……什么都没了。”

    “多谢陛下。”许敬宗笑的很是得意,李治就随口问道:“你开始是想要多少?”

    “八百贯。”许敬宗脱口而出,然后跪下请罪,“臣罪该万死。”

    哎!

    李治很头痛的道:“你可知晓朕最头疼你什么?”

    许敬宗低下头,“臣欺骗了陛下。”

    “错了。”李治淡淡的道:“你这个有话就说的毛病能不能改改?哪日你若是当朝说想弄死谁,你说说,回头你想怎么死?”

    他最担心的就是把许敬宗弄回来后,这厮当朝指着长孙无忌等人叫骂,说出些让他都没法收场的话来。

    许敬宗默然。

    他不蠢,以前也是说话有分寸,行事有分寸,只是经历了生死大劫,目睹父亲死在自己的眼前后,他的性子就有些扭曲了。开始他还想改,后来发现有话就说竟然深得帝王的喜欢,就懒得改了。

    至今这个毛病已然根深蒂固,他也没法扭转,索性就随性而为。

    “去吧。”

    李治觉得让许敬宗折腾一下也好,等他走后,就笑道:“一千五百贯,随便他折腾,到时候还不了,就让他变卖家产……许敬宗的家产足够抵偿吧?”

    王忠良说道:“许使君多年为官,家产差不多有两三万贯。”

    李治含笑道:“如此就随便他折腾。”

    他在看奏疏,不知过了多久,竟然就怒火上涌。

    “看看,竟然说先帝驾崩,大唐应当与吐蕃再和睦些,还献策送些好东西去吐蕃,让吐蕃赞普放松戒备,如此可得太平。”

    李治一拍案几,冷笑道:“此人说吐蕃赞普对大唐多有觊觎,当年先帝让公主下嫁给他,送了许多东西,这才换来了太平。

    此等人愚不可及!他不知晓大唐不可求和的道理。一旦求和就是自露破绽,让人以为大唐软弱。若是吐蕃要来,那便来,大唐诸多百战勇士,早已非昔日窘境,朕就盼着吐蕃来!”

    他的眉间多了英气,王忠良不禁赞道:“陛下英气勃发,那赞普哪是陛下的对手。”

    “莫要小看了他。”李治眯眼抬头,“此人算是个枭雄,大唐当年若是不能快速击败了突厥,吐蕃就会倾国来攻,和突厥一起灭了大唐。所以什么是和亲换来了太平,这是蠢话!你看看史书,真正的太平,从来都只能是用刀枪杀出来的,用敌人的尸骸堆积出来的,舍此都是梦呓!”

    “陛下,长孙相公来了。”

    有内侍在门口禀告,李治颔首,然后脸上露出了那等和煦的微笑,近乎于赧然。

    长孙无忌进来,行礼后说道:“陛下看着疲惫了些,要多歇息才是。”

    “让舅舅担心了。”李治赧然道:“朕刚登基,每日召唤了刺史来问话,自家还得多看看奏疏,如此才能知晓大唐之事。”

    新帝勤政,这是个好苗头。

    “陛下勤政,老臣不胜欢喜,只是还要多注意身子才好!”

    两人寒暄了一番后,长孙无忌说道:“老臣听闻那许敬宗在华州多有荒诞之事,近日他竟然让华州百姓都去做竹编,此等事闻所未闻。老臣在想,若是做出了竹器卖不了会如何?那些百姓怕是会怒不可遏。华州离长安太近了,百姓鼓噪,天下就会震动呀!”

    华州就是长安的门户,若是百姓造反,长安城也得一夕三惊。

    不过长孙无忌的消息也太灵通了些,李治还不知道的事儿,他这里就已经了如指掌了。

    李治笑道:“那许敬宗虽然不算是聪明,不过做事却很踏实,深得低头做事的道理,舅舅可安心。”

    长孙无忌笑了笑,“如此老臣倒是放心了些。”

    两人随后就说了些近期的朝政,气氛渐渐温和。

    “陛下。”

    外面来了人,王忠良过去问了,然后带了那人进来。

    “何事?”李治笑的很是放松。

    来人说道:“陛下,那……那许使君竟然把自家给典当了。”

    李治的笑容还挂在脸上,渐渐僵硬,“你说什么?什么把自家给典当了?”

    长孙无忌退后一步,微微眯眼,看着很是和气。

    “陛下,许使君刚从宫中出去,就找了质库的人去了家中,说是当……当了两万贯,除去家里的人口之外,都是质库的了,据闻连家中娘子最喜欢的一条狗都给典当了。若是到期无法赎回,一家子都没了居所……”

    李治的脸上渐渐浮起了红晕,那是怒火。

    长孙无忌说道:“许敬宗也算是老臣子,多年的恩宠,这怎地把家产都典当了。这人怕不是失心疯了吧?”

    所谓卖啥都别卖自己的窝,一旦卖了,别人也就觉着你家败了。

    李治猛地想起了许敬宗找自己借钱的事儿,不禁愕然。

    那个老许,不会是想拿这笔钱去收购竹器吧?

    “去问问。”李治生怕出错,就叫人去打探消息。

    “陛下,此人怕是无法在华州为官了,老臣以为,不如让他去鄂州吧。”长孙无忌盯着李治,神色慈祥。

    鄂州离长安超远,许敬宗一旦去了,再想回来就难了。少了这条忠犬,长孙无忌觉得外甥定然能一心向学,一心走正道,慢慢的在自己的辅佐之下成材。

    李治温声说道:“舅舅,许敬宗此举怕是有些用意。”

    长孙无忌目光微动,“哦,他若是有别的用意,老臣倒是要对他刮目相看了。不过此人言行荒诞,多有放肆,老臣就担心他丢了朝中的体面。”

    老许的黑材料太多了,奇葩的事儿也不少,若非是忠犬属性,早就别拿下了。

    没多久,去打探消息的人就回来了。

    “陛下,那许使君典当了家产,说是要把这钱弄到华州去,去收购百姓的竹器。好些人都说他疯了。”

    长孙无忌的脸猛地一热,觉得自己竟然看错了许敬宗,有些难堪。

    外甥好像并未察觉到自己的异常,还好还好……舅舅的威严还能维系下去。

    “舅舅的脸……为何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