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29章 哭穷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新帝登基,能去观礼的才是真大佬。而不能去的,只能算是小虾米。这个就是当下的共识。

    许敬宗作为李治的头号忠犬,在前阵子就上书长安,表达了自己想参加登基大典的殷切希望,甚至还露骨的说,能亲眼看到殿下登上御座的那一刻,臣死也瞑目了。

    这就是忠心耿耿呐!

    李治不发昏的话,定然会把他弄回长安去观礼,可这次他却失败了。

    “有御史说老夫在华州和你厮混,就怕沾染了扫把星的习性,到时候克了帝王,所以最好别来。殿下呵斥,说若是扫把星真能克了帝王,在华州和在长安都是一个样,可群臣却不肯答应……”

    许敬宗很是伤感,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贾平安又坐回了树下,盘膝打坐,一脸得道高僧的模样。等老许说完后,他叹道:“使君,这是好事!”

    “好事?”许敬宗怒了,“殿下被臣子逼迫,竟然不能做主,这是好事?”

    这等事儿……在门阀世家牛笔的此刻很是正常,只是打了老李的脸罢了。

    “先帝留下的托孤重臣里,长孙无忌和褚遂良是一伙儿的,先帝指望他们尽心辅佐,可人……”贾平安看了许敬宗一眼,那眼神……咋说呢,特别出尘,真心有些出家人的味道。

    “可人是善变的。”贾平安想到了某种不可描述的生物,“殿下根基不稳,长孙无忌他们势力已成,在这等时候,谁能舍弃手中的权势?你?还是他?”

    许敬宗不禁摇头,“老夫若是权倾一时,怕是也舍不得丢弃权势。”

    “这就是人。”贾平安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心灵导师,在给许敬宗指明道路,“在这等时候,殿下想要的是什么?忠心耿耿的臣子。使君,你被重用的日子不远了。”

    在后世的记载中,许敬宗被重用,就是在登基之后。

    许敬宗两眼放光,“是啊!老夫对殿下忠心耿耿,别无二心。只是要想回长安城,想来要做些功绩才是,平安,你来说说……”

    贾平安微微一笑,“某已经有了些腹案,使君可敢一试?”

    这是考验,老许若是犹豫,贾平安就会远离他,另外寻个办法来避祸。比如说……感业寺里的武妹妹……

    想到武妹妹,他不禁一脸憧憬。

    那是女皇啊!

    千年来就这么一个猛女,若是能抱住武妹妹的大腿,那简直就是无敌了啊!

    许敬宗是想犹豫一下,可一见贾平安那憧憬的模样,不知怎地,一下就脱口而出,“你只管说来,老夫定然做了。”

    孺子可教也!

    不,是老汉可教也!

    贾平安说道:“使君可知华州?”

    许敬宗点头,“华州老夫还是知道些的,人口,教化,耕地……”

    “可使君知道的这些并无帮助。”贾平安从容的道:“某此次在华州各处游走,看到了百姓的艰难,也看到了华州的底蕴,使君,华州……大有作为呀!”

    许敬宗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住了,“你速速说来!”

    “使君可知晓华州竹子之多?”

    “知晓。”许敬宗颔首道:“华州山多,地形便于竹子生长。”

    “竹子多,可却长在哪里无人去管,真是暴殄天物!”贾平安痛心疾首的道:“某看到那一片片的竹海时,真是心痛!”

    呃!

    许敬宗不知贾平安发什么疯,就说道:“竹子多了去,你心痛什么?”

    “华州没多少耕地,教化也没钱,想要功绩就只能不走寻常路,这是某说的。”贾平安觉得老许真的没眼光,“可竹子呢?”

    许敬宗纳闷,“竹子能用来作甚?烧竹炭?”

    “哎!”这个棒槌,贾平安说道:“某此次在农家中,见到不少人在用竹片编制竹器,使君,这就是功绩呀!”

    “这……”许敬宗不解,“竹编老夫知晓,各处都有呢!”

    “别处可有华州那么多竹子?”贾平安觉得要把一个奸臣调教成贤臣真是太难了,“华州的竹子做竹编比别处的都好,而且最要紧的是,华州会竹编的百姓多,这便是天时地利人和,若是有此优势在还穷,这刺史就是猪!”

    他说的酣畅淋漓,说完后,发现许敬宗在边上一脸便秘的模样,就干笑道:“某说的是前任刺史。”

    当着老许的面说刺史是猪,这和当着猪的面说它黑没啥区别。

    许敬宗嘟囔道:“什么猪,那是豕。”

    他学问高深,自然习惯性的要纠正贾平安话里的错误,可纠正完就发现自己给自己弄了个豕的头衔。

    “老夫不是豕。”

    “是,使君不是。”

    “老夫真不是。”

    “是,使君不是。”

    “你……”

    许敬宗气得想打人,贾平安不安的往里面靠了些,就怕老许发飙。

    可老许却叹息一声,“老夫要知耻而后勇,只是竹编并无大用,你此行只是弄了这个?那老夫……罢了,老夫再想想别的法子吧。”

    老许这人真的不错,特别是对自己人。

    贾平安微笑道:“使君,一人做竹编自然无用,可若是百人、千人呢?”

    许敬宗一怔,“是啊!若是那么多人做,每家都能挣钱……”

    “此事还需发动百姓。”贾平安拱手道:“就落在使君的身上了。”

    他既然要调教老许这个奸臣,自然不能事事代办,得让老许有主观能动性才是。

    老许想到那个美景,不禁赞道:“好一个贾平安,果然是老夫的智囊!”

    智囊?

    呵呵!

    贾平安觉得老许真的自视太高了。

    不过这样也好,老许幻想着把他当做是智囊,他把老许当做是挡箭牌,等以后各自的造化不同,但依旧能成为盟友。

    你要说还有门阀世家的人,也能去结交一番,那就错了。门阀世家的人不是说不好,而是太好了。但在他们的眼中,贾平安这个扫把星自然是恶心人的存在,还是个农夫,所以两边大概没啥机会成朋友了。

    贾平安腹诽了门阀世家的那些人,然后心情大快。

    而许敬宗就径直去了州衙,吩咐道:“令各处百姓学了竹编,都要做起来!”

    官员们一脸懵逼……觉着老许又抽抽了。

    刺史是一州长官这没错,刺史施政也没错,可这等突兀的政令却让人很懵逼。

    一个官员说道:“使君,此等事该是让百姓自己去弄的吧?”

    这时候所谓的无为而治,就是少骚扰百姓,这等一家伙把一个州的百姓都卷进去的政令,当真是骇然听闻。

    “是啊!使君,若是做出来卖不掉怎么办?”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许敬宗踌躇满志的道:“长安城多少人口?还担心卖不掉?只管去!”

    廖全说道:“使君高瞻远瞩,定然能造福华州。”

    许敬宗目光扫过下属,见有几个官员面色微冷,就冷笑一声,等看到新任司马余文依旧是谦逊的微笑时,就觉得此人倒也知趣。

    于是政令下达了。

    但没几天,反馈的消息气得老许想吐血。

    “使君,各处的百姓说了,除非州里能担保出钱收,否则他们不敢做。”

    许敬宗怒了,但转念一想,却觉得这等想法无可厚非。

    百姓穷,你让他们做竹编要耗费时日,还得采买竹编的工具,以及学习竹编的耗费,若是见不到好处,谁敢做?

    许敬宗急匆匆去寻了贾平安。

    “不愿意?”贾平安很是欣慰,觉得至少百姓不蠢。

    “百姓不愿意,老夫也无可奈何!”许敬宗觉得这条路大概是要断掉了。

    “使君可敢破釜沉舟吗?”贾平安再度诱惑道。

    “什么意思?”许敬宗双目炯炯。

    “去寻钱来。”贾平安坚定的道:“想做大事,就不能惜身!”

    老许低声道:“可有把握?”

    他的眼中多了血丝,可见压力很大。

    “有!”贾平安做事怎么可能浪?“华州的市场里有许多木制的用具,价钱不便宜,而且沉重。若是用竹器代替,价钱便宜不说,还轻便。另外……许多东西都能用竹片编出来,从达官贵人到平头百姓都爱用,使君,这是多大的生意?而大唐目前却没有人去关注这个,时不我待呀!”

    许敬宗的眼睛红了,鼻息咻咻,显然是被贾平安给忽悠的激动了。

    激动了好啊!

    贾平安出了个主意,“殿下那边可以去求求,另外,使君可知晓怎么才能出名吗?”

    许敬宗摇头,他是出名了,却是恶名,天下人都说他是奸臣。

    “使君若是想出个好名,那此事就是个机会……”

    “你且说来。”许敬宗觉得自己好像一步步走向辉煌,又像是一步步走向大坑。

    “使君若是能变卖家产……那名气。”

    ……

    许敬宗回京了,就在登基大典过了没几天,他求见李治。

    “许卿辛苦了。”李治觉得委屈了他,所以柔声抚慰。

    “陛下。”许敬宗行礼,抬头,欣慰的道:“陛下比臣上次所见多了精神,更多了……说不出的气韵,臣觉着,这便是龙气。臣只是靠近了些,就觉着精神抖擞,连疲惫都消散了。”

    哎!还是忠犬的马屁舒坦啊!

    李治觉得很是惬意,“你在华州好生做,有难处只管对朕说。”

    这是皇帝对臣子的套话,没谁会当真。

    “陛下……”

    可许敬宗却跪了,声泪俱下的道:“臣穷啊!”

    ……

    老许声泪俱下的喊道:“读者老爷们,我老许……穷啊!看看那推荐票,惨的没法看。那些书友都不知道哪去了,悲伤……辣么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