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28章 悲伤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贾平安把自己此行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至于想法,目前还在琢磨中。

    “你且回家歇息,殿下就要登基了,老夫上书请去长安观礼。”

    帝王登基,那仪式自然非同凡响,后世的电影电视也没法原汁原味的呈现出来。贾平安不禁有些羡慕,“使君有福。”

    “老夫当然有福。”许敬宗很是得意的道:“到时老夫定然是排在前列。”。

    作为李治的心腹,老李自然要在前面露个脸才行。

    贾平安真心羡慕啊!许敬宗见了,不禁取笑道:“这等事,一人一生大概就只能亲自见到一次,此次你不能去也别沮丧,回头老夫回来给你仔细说说……长安繁华,你想要什么,老夫一诺千金,保证给你带回来。”

    贾平安想了想,说道:“某想要几个美人来做饭,再要几个突厥人来喂马,若是有新罗婢也来几十个……”

    “……”

    许敬宗想一把掐死他。

    ……

    回到家中,杨德利已经等许久了。

    “平安,你回来就好,某羊肉才将下锅。”

    杨德利的脸上有些淤青,贾平安蓦地一下就怒了,问道:“谁打的?”

    杨德利摸摸脸上的淤青,“是村里的王老六,都好几日了,罢了。再说了,某也踢了他一脚。”

    “为何?”贾平安再问道。

    杨德利是谁?

    从穿越而来开始,就是杨德利在照顾他,什么活都不让他干,做饭做豆腐卖豆腐全包了,。这样的表兄,谁欺负了他,贾平安能坐得住?

    杨德利有些纠结的道:“那王老六偷看某做白玉豆腐,被某发现了,就厮打了起来……”

    mmp!

    贾平安怒了,随手提着一根棍子就出了家门。

    “平安!”杨德利追了出来,“罢了,罢了。”

    “罢个屁!”贾平安怒道:“被人欺负了就要还回去,否则别人会接着欺负你!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杨德利呆立远离,喃喃的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话好有道理。平安的学问看来又精进了。姑母……平安越发的有出息了。”

    贾平安冲到了王家到外面,喊道:“王老六,滚出来!”

    王家的院子很是破旧,随着一阵喧哗,王老六出来了,随后是他的父亲王三儿。

    王老六有些一瘸一拐的,出来后就低着头。

    贾平安举着棍子说道:“你想偷学白玉豆腐,被发现竟然还敢动手,今日某不弄你,真当贾家是窝囊废!?”

    在这等地方,你若是被欺负了一直忍气吞声,别人就会视你为窝囊废。

    王三儿的面色一变,喝问道:“你竟然去偷学白玉豆腐?”

    王老六嗯了一声,王三儿一脚就踹倒了他,随即喝道:“拿棍子来!”

    家里出来了王老五,拿了木棍子过来,然后缩缩脖颈。

    王三儿接过棍子就开始了毒打儿子。

    砰砰砰砰砰砰……

    王老六在地上翻滚惨叫着,贾平安无语,赶来的杨德利却一脸的理所当然,“某就是不想让他被家里毒打,所以才没说出来。否则……大唐男儿,没出息就种地,有出息就去从军,去厮杀,为自家挣个功勋回来。偷鸡摸狗的,自家人都看不起!”

    “王家的子孙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偷鸡摸狗!”王三儿毒打了儿子一顿,丢下木棍,斩钉截铁的道:“下次再有此等事,某打折你的手!”

    说完他冲着贾平安拱手,目光炯炯的道:“此事老夫无理,平安你若是还想打他一顿,只管上手。”

    贾平安看了一眼院子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王老六是幺儿,头上还有五个哥哥,一家子六个儿子,这家人活的真的艰难。

    贾平安摇摇头,然后转身回去。

    王老五这才出来,说道:“阿耶,先前贾平安看着想杀人似的,孩儿从未见他这般过,看来他以往是装傻呢!”

    王三儿一脚把王老六踹起来,然后叹息道:“他从小就被人说是倒霉蛋,没人搭理他。读书不成,种地也不成,这等少年,要么是无赖,要么就和狼一般的狠,对自己狠,对别人也狠……”

    王老五吸吸鼻子,说道:“阿耶,当年贾平安他娘临去前,喊的惨呐,就喊着让杨德利发誓,一定要照顾好贾平安,全村人都听到了。当夜某就做了噩梦,梦到贾平安他娘说某欺负了她的儿子,要掐死某……”

    “父母哪有不顾着自家孩子的?哪怕是要死了,想着的也不是自己,而是孩子。”王三儿回身,见王老六站在那里龇牙咧嘴的,就皱眉道:“可痛?”

    王老六缩缩脖颈,“痛……不痛。”

    王三儿骂道:“见别人家的日子好过,你就下狠心种地挣钱就是了,去偷,去抢,那是畜生呢!”

    王老六低头认错,最后说了一句,“阿耶,可……可咱们家真的穷呢!”

    华州穷的不只是王老六一家子,是很多人家。

    贾平安回到家中,杨德利坐在院子里发呆。

    “表兄,晚饭吃啥?”贾平安这段时日吃的最多的就是干粮,嘴里淡出鸟来了,恨不能来一大锅羊肉。

    “羊肉炖着呢!”杨德利抬头,然后又低头盯着自己的麻鞋看,“平安,你……你以前怕事,姑母让某练刀,某知晓……是要某护着你。”

    贾平安缓缓坐了下来。

    他不知道原身的具体情况,也不好问,此刻杨德利愿意说就再好不过了。

    “姑母在世时,经常看着你读书,那时候姑母最是得意,说以后你定然能有出息,弄不好还能让她得个夫人的名号呢!”

    所谓夫人的名号,指的是贾平安若是能为官有出息,到时候能给他的母亲加封号。

    贾平安努力想着一个慈祥的农妇,但终究没法把感情代入进去。

    他点头,认真的道:“某会的。”

    想要追封,只有他做了高官,或是立下大功才有可能。

    杨德利吸吸鼻子,“以前某护着你,可如今却是你护着某。平安,若是不行,某就分家出去过吧。”

    他有些不安。

    这种不安来自于自家表弟的崭露头角,他觉得自己是拖累,没出息,不该享受这一切。

    贾平安皱眉道:“可这几年一直是你在照顾某。你想让某做个忘恩负义之人吗?”

    杨德利不知所措,贾平安叹道:“这个世间可信之人这般少,你若是不在,某的钱财怕是要被人哄骗走了。”

    果然,一听到这个,杨德利马上就来劲了,双目炯炯的道:“谁敢?”

    呵呵!

    贾平安觉得自己一番话就让杨德利振作了精神,果然是帅极了。

    “羊肉可好了吗?”他有些饿了。

    “糟了。”杨德利起身就往厨房跑,稍后羊肉来了,贾平安数了数,不过十余片。

    杨德利一边喝汤,一边说着安排,“先前某买了菜,明早用羊汤煮菜,加些豆腐进去,美滋滋啊!”

    贾平安:“……”

    杨德利美滋滋的吃了一片羊肉,仔细咀嚼着,然后咽下去,一脸满足的道:“回头那骨头多熬几次,你不是说长身体要吃好的吗?晚上临睡前来一碗羊汤,躺床上,肚子里的羊汤来回动,咕咚咕咚的,听着听着的就睡着了……”

    ……

    因为老许要去长安参加李治的登基大典,所以贾平安准备在家里多休息几日,等他回来后再商议怎么让华州百姓脱贫致富的事儿。

    按照时间来算,今天老许就该出发了,所以贾平安很是悠闲的在村里的大树下坐着看书。

    大树下,晨风轻拂,贾平安倍感惬意,不禁觉得诗兴大发,就搜肠刮肚的想些应景的诗词。

    想了半晌,他想到了一首诗,“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这首李白的诗念诵出来很有排面,贾平安只觉得如春风拂面,心中颇为自得……就差个人来给自己捧个场了。

    想到自己在此念诵着这等千古名篇,却无人问津,贾平安不禁有些小小的惆怅。

    好像气氛不对啊!

    贾平安突然觉得气氛有些那个啥……郁郁,不禁很是奇怪。

    他是乐天派的性子,前世最喜欢和朋友开玩笑,恶作剧什么的,乐的不行,怎么会郁郁呢?

    想了半晌没结果,贾平安纳闷的道:“难道某每月也有那么几天?”

    传闻男人每个月也有几天情绪会不对劲,过了就好了。

    想通了这个,他不禁赞了自己的博学多才,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张木然的脸。

    “使君?”贾平安被吓了一跳,蹦起来就想一书卷拍去,幸好及时收住了。

    老许站在那里,木然道:“说说吧,你此次在华州转悠了一圈,有何收获啊?”

    不对!

    老许的情绪不对!

    贾平安此刻才知道,原来先前自己察觉到的郁郁情绪来源于许敬宗。

    “使君你此刻不该是出发去长安了吗?”贾平安有些感动,“临行前竟然还来探望某一番,使君……高义!”

    老许真是够义气啊!回头让杨德利多给几片羊肉。

    许敬宗木然依旧,“说说你的主意。”

    呃!

    不妙啊!

    这等去参加登基大典的事儿谁敢耽误时辰?何况老许号称李治的头号忠犬,更是不可能。

    那他在这里干啥?

    这是被拒绝了吧?

    贾平安不厚道的想笑,然后一脸担忧的道:“使君,再不走,就怕到长安晚了呀!”

    许敬宗摇头,贾平安叹道:“此事不急于这几日,使君只管去,回来再说。”

    许敬宗的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你是不是察觉了什么?”

    “没啊!”贾平安一脸无辜的道:“使君难道是……病了?”

    许敬宗突然骂道:“那些贱狗奴,竟然说动了殿下,不许某去长安呐!”

    泪水从老许的眼眶滑落,可见他是真的伤心了。

    不,是悲伤逆流成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