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27章 狂拽吊炸天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吃完鸡汤泡饭,许敬宗和贾平安在村里散步。

    许敬宗看着村里那些懒洋洋的鸡狗,不禁感慨道:“若是能归家养老,也是一件幸事。”

    贾平安觉得这是人性的偶尔闪光,老许若是愿意丢弃荣华富贵回家养老,他就愿意去吐蕃劝说禄东赞成为和平使者。果然,接着许敬宗就冷冷的道:“阻拦老夫回长安,这是长孙无忌的主意,老夫想到殿下在长安被这奸贼欺凌,就恨不能插翅飞回去,和他决一生死!”

    长孙无忌目前操控朝政,好不快活。他要弄许敬宗,不外乎就是想把老许这根搅屎棍给弄出去。

    至于老许说要和长孙无忌决一生死,在目前的局势下,贾平安觉得老许一定会被狂殴,压根就不是对手。

    贾平安这几日向许敬宗了解了不少目前的朝局,结合后世的研究,他基本上判断出了局势。

    “朝中辅政的是长孙无忌和褚遂良,有他们二人在,于志宁等人只能干看着。”贾平安觉得李世民给儿子留下的这个辅政阵容有些奇葩。

    长孙无忌是他的舅子,褚遂良和长孙是一伙儿的,有这两个大佬站在朝堂上,李世民凭什么觉得李治能出头?

    难道他是想磨砺儿子?

    贾平安觉得不可能。

    这年头世家门阀可是会吃人的,老李家就是世家门阀造反成功的典范,所以李世民为啥这么放心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呢?

    贾平安不解,觉得是蜜汁自信。

    李治后来把武妹妹弄回宫中,并非只是旧情复燃那么简单,还有寻个帮手的意思。

    老李啊老李,你把自己的儿子逼得要寻个女人来帮衬,有意思吗?

    满朝大佬,最终能给李治提供决定性帮助的竟然是个女人,堪称是奇葩中的奇葩。

    不过武妹妹确实是厉害,从进宫后就开始了开挂之路,直至成为女皇。

    “是啊!于志宁他们压根就无用。”许敬宗颇为踌躇满志的道:“殿下在长安翘首以盼,某当尽早谋划回去,平安,你这少年有灵气,连出个主意都是这般的与众不同。老夫与你携手为殿下效力,此后定然一同名垂青史……哈哈哈哈!”

    许敬宗想到高兴处,不禁大笑了起来。

    但,他太乐观了。

    历史上他是李治和武妹妹的头号忠犬,但掌控舆论的却是那些世家门阀,于是他的名声臭不可闻。

    名垂青史,你做梦呢!

    不过想到自己和老许已经被外界绑在了一起,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贾平安不禁有些忧郁。

    他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难道以后顶着个奸佞的名头出现在史册里能好受?

    退?没法退,一退不但名声全完蛋,连老许这个挡箭牌都不见了,那是作死。

    那么就只能一步步的顶上去,把那个啥……把舆论控制在手中,在史册里成为大唐著名的正面人物……

    后世一看盛唐历史,许敬宗这个老奸臣幸亏遇到了贾平安这个扫把星,否则早就名声扫地了。

    想到这里,贾平安不禁多看了许敬宗一眼,倍感不值得,“使君,咱们要努力呀!”

    许敬宗不知道他在琢磨这些,就欣慰的道:“好,老夫定然要一路逆袭回到长安城!”

    远处有村民见老许器宇轩昂,不禁赞道:“使君果然是一表……一表什么?”

    边上的村民说道:“一表才人。”

    “才人不是宫中的名号吗?是皇帝的女人呢!”

    “咦!也是哈!皇帝的女人说是好漂亮哦。”

    “是哦,还说一天没事就等着皇帝去睡她们……”

    两个村民的话题迅速跑偏,许敬宗却问了贾平安,“小贾,何以教老夫?”

    这是诚恳的请教,贾平安思忖了一下,说道:“华州山多地少,若是想要让百姓的日子好起来,就不能走寻常路。”

    “那该走什么路?”许敬宗在大方向上不错,但在这等时候还是个传统的官员,只是想着教化。

    为何?

    因为教化是自古以来官员政绩的一个重要指标,不但是朝中,民间也是这般认为的。只要你在任上多关注教育这一块,回头卸任时,保证能得一个贤臣的名号。

    可在贾平安的眼中,华州目前最紧要的却是让百姓富裕起来。

    许敬宗见贾平安在思索,就觉得年轻人还是不够稳妥,说道:“如此你与老夫到州衙去慢慢琢磨,老夫多年为政,你少年机灵,你我合谋,定然能想出办法来。”

    “某想去各处看看。”贾平安来自于后世,深知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道理。

    于是许敬宗就给了他一辆马车,一个车夫,顺带让人教他和杨德利骑马。

    老贾家一个月做豆腐挣到的钱,基本上能买一匹马还多些,所以未来买马也是必然的事儿。

    过了一日,贾平安就出发了。

    他时而骑马,时而上马车,在华州境内四处游荡,每到一处必然看看地方特产,访民疾苦。

    许敬宗得了消息后,不禁很是欣慰,“那少年在老夫的磨砺之下,也算是有些长进了。”

    廖全听到这话,不禁觉得有些违和,但习惯性的在心中为老许辩护:是了,使君定然在私下教导了贾平安。只是使君谦逊,不肯说出来。

    外面来了个小吏,“使君,长安派人来了,说是新任司马。”

    许敬宗一怔,旋即不满的道:“华州已经有了长史,还要司马作甚?”

    长史和司马都属于那个啥……没有具体职务的官员,辅佐刺史,合称为‘上佐’。许敬宗有个崇拜者长史就够了,来个司马啥意思?

    晚些新任司马来了,三十余岁,看着很是谦逊的模样,“余文见过使君,见过廖长史。”

    许敬宗颔首道:“华州的事不多,你无事就别来了。”

    这话是说:你没事就自己玩自己去吧,别来碍老夫的眼。

    为啥老许说话这般不客气?

    因为华州靠近长安,那些在帝王的心目中有些地位的官员被贬官多半来这里,或是在边上的同州,这样想调回去也方便。长孙无忌为啥把老许弄到华州来,而不是不弄远些?就是因为这个潜规则。弄太远的话,就是直接抽李治的耳光。

    现在来了个司马,不消说,多半是哪家的关系。

    余文微微抬头,谦逊的道:“使君客气了,下官新到华州,定然是要每日来向使君学习……”

    咦!

    这人怎么那么谦逊呢?

    许敬宗不禁暗爽,但看了廖全一眼后,竟然生出了些那等移情别恋的愧疚来,就板着脸道:“去吧。”

    他美滋滋的觉得靠着自己的人格魅力,定然能俘获许多崇拜者。

    为官要帮手,这个道理老许是懂的,只是他选择了忠犬这条路,自然就被主流官场给排斥了。

    以前他一直就这么形单影只,就东宫的李义府不时来和他切磋一番忠犬之道。在廖全成为他的崇拜者之后,他就彻底的觉醒了。

    主流官场拒绝老夫不打紧啊!老夫能发展自己的人手,到时候抱团过日子,谁怕谁呀!

    “扫把星……贾郎君来了。”

    外面有人叫了一嗓子,不等老许点头,贾平安就进来了。

    廖全注意到他的双腿是撇开的,这多半是学骑马的代价。

    “水!”贾平安脸都黑了不少,嘴唇有些干裂,一进来就径直寻到了水壶,提起来就喝……

    许敬宗见他形容憔悴,不禁感动的道:“辛苦了,平安。”

    贾平安喝光了壶里的水,呼出一口气,说道:“热啊!”

    他目光转动,看到了站在边上的余文,就目视老许。

    许敬宗干咳一声,“新任司马余文,这是……贾平安。”

    余文的脸上多了谦逊的笑意,“贾郎君看着颇有气度……”

    咦!

    这人竟然知道我是扫把星依旧面不改色,这胆气不错啊!

    贾平安心中一动,就走过去。

    他速度越来越快,那余文开始还能维持着那等谦逊的笑意,等他逼近后,也扛不住扫把星的压力,一边退一边说道:“你且住!止步!”

    可贾平安却茫然道:“为何,某一见余司马就觉着亲切,不禁想亲近一番,余司马为何拒人于千里之外?”

    让我们一起嗨起来吧!

    余文脸上的谦逊笑意消散了大半,怒道:“还不退下!”

    他觉得一个农户定然不敢和自己哔哔,可却忘记了老许。

    老许自诩一诺千金,说了要护着贾平安,那就不含糊。见贾平安被余文呵斥,就骂道:“贱狗奴,滚!”

    呃!

    贾平安止步,余文愕然看着许敬宗,“使君,这扫把星咄咄逼人,下官只是情急罢了。”

    他说着又开始了那种谦逊的微笑。

    可许敬宗何许人也?

    著名奸臣。

    “滚!”

    什么叫做直接?

    这就是了?

    什么叫做蠢萌?

    这就是了。

    换了旁人,绝对会出言抚慰余文,好歹不能让这个下属和自己离心。可老许却是直接开骂,什么下属离心,老夫只要心情爽,别说是离心,就算是离婚都行。

    贾平安有些懵,然后有些小感动。

    余文面色微变,“下官告退,明日再来。”

    等他走后,许敬宗不屑的道:“老夫在此为刺史,他要么低头,要么就滚!没有第三条路可选?”

    啧啧!

    这等跋扈嚣张的表态,廖全不该是要劝谏,甚至是驳斥的吗?

    贾平安看了一眼,却见到廖全一脸崇拜的看着老许……

    这是……

    狂粉丝?

    看到偶像老许这般狂拽吊炸天,廖全嗨了。

    ……

    贾师傅刷鸡蛋,书友们也该刷刷他,用推荐票来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