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26章 老许,你是大唐最靓的崽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杨德利的嚎哭声在村里回荡着,那一声声姑母喊的贾平安头痛欲裂,村里的人却很受感触。

    李治的赏赐就像是一个信号,让村民们知道,原来扫把星不但能克人,还能让人走运,更是能立功。

    这样的人,让村里的少女们重新燃起了那个啥……对爱情的希望。

    “平安哥……”

    少女的娇呼最让人心颤,但贾平安现在有的只是肝颤,他看看几个少女的眼神,有些怯,就担心被她们扑倒。

    几个少女在前方含羞带怯的看着他,没低头揉捏衣角。这是个好习惯,说明大唐女子落落大方,只是不敢靠近是几个意思?

    有本事过来表白啊!

    贾平安呵呵一笑,回身就见到了那些村民。

    “平安,出来转圈呢!”

    杨忠顺很尴尬的拱拱手,然后看了那堆绸布一眼,“可要帮忙?”

    贾平安摇头,“表兄不许的。”

    果然,杨德利嚎哭完毕,就开始搬运绸布。有人大概觉得老贾家以后有前途,杨德利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就上前说帮忙。

    “不用。”杨德利看向绸布的眼神就像是看着老情人般的深情,哪里会给别人碰一下。

    村里人看老贾家两兄弟的目光不同了,虽然还有忌惮,但也多了羡慕。

    杨德利把绸布搬运完毕,在大门外畅快的来了个仰天长啸。

    “啊……咳咳咳……”

    百匹绸布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对于此刻刚起步的老贾家来说,就是一个意外之财。

    “表兄,中午吃羊肉吧。”这年头的猪没阉割过,所以味道重,最好的还是羊肉。

    杨德利想了想,“这些绢布值不少钱,不过平安,过日子……它就是要省呐!”

    看着杨德利一脸的唏嘘,贾平安说道:“哪日某弄了几千上万贯钱财来,看你还抠不抠。”

    这年头有家产上万贯,那就是有钱人了,吃香喝辣自不在话下,女人都能养一群。

    杨德利毫不犹豫的道:“钱多钱少不要紧。”

    “那要紧的是什么?”贾平安觉得让这位表兄执掌家里真的有些让人痛苦。

    “要紧的是要节省。”杨德利很认真的道:“平安,你以后还得有孩子呢!”

    呃!

    贾平安想吐血,“那若是五万贯呢?”

    他从未觉得挣钱是个问题,问题在于他的身份太敏感。若非是有老许在前面做挡箭牌,他连白玉豆腐都不敢扩大规模。

    现在情况又好了些,他自然要想想怎么改善生活状态。

    杨德利又很认真的想了想,竟然扳着手指头在算,让贾平安心情大好。

    这表兄虽然抠门,但那只是打小穷怕了的缘故,不是毛病。

    杨德利算清楚了,“某答应姑母,一定要看着你有三个孩子,三个孩子一人有三个孩子,那就是有……九个孩子,九个孩子一人三个孩子……平安,某答应姑母要看好你,就定然不能让你乱花钱,要多存着。”

    这就是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可某总不能把重孙的钱都攒下来吧?罢了,某出去转转。”贾平安觉得自己迟早会被憋死。

    杨德利说道:“某晚些去买只鸡来,弄一锅鸡汤,中午就用鸡汤泡饭,热乎乎的,好吃。”

    贾平安觉得心都凉了半截,刚想问中午有没有鸡腿,就见外面来了一人,却是老许的随从。

    “使君来了。”

    老许是便衣来到了杨家坞,作为村正,杨忠顺照例要来巡查一番,等见到是老许时,刚想行礼,老许就不耐烦的摆摆手,“就当老夫没来过。”

    他径直去了贾家,杨德利见了赶紧行礼,客套的问道:“使君可是来吃饭的吗?”

    许敬宗满头黑线,想他堂堂前大佬,竟然被看成是来混饭吃的……

    不能忍啊!

    贾平安恰好出现,许敬宗改口道:“也好,就叨扰一顿。”

    杨德利恨自己多嘴,心如刀绞的去买鸡,贾平安弄了两张墩子去了外面。

    院子里有树,上午的阳光清朗的照射下来,地面全是光影斑斓,透过打开的大门,能看到坞堡一角。

    两人坐下,许敬宗说道:“长安的嘉奖来了,殿下说老夫行事有古君子之风,能与百姓同甘共苦,殊为难得……”

    这是口头嘉奖,可贾平安知道,老许一心就想回长安城。

    许敬宗突然叹息道;“老夫若是去了长安城,你在华州就是待宰的羔羊。老夫说一句掏心窝子的话,你可知晓避祸的第二个法子吗?”

    他抚须微笑,一脸矜持。

    上次他说的那个出名的避祸方法只是浅显的,这个才是他心窝子里的手段,一般人都不告诉。

    他觉得贾平安此次该要低头了。

    “假死。”贾平安见许敬宗的得意笑容凝固,就很无奈的道:“假死之后再请使君帮忙弄个新的户籍,从此某兄弟二人自然能逍遥快活。”

    这等手段他还有许多啊!只是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不好施展罢了。

    许敬宗准备的得意又被憋住了,郁闷的厉害,干咳一声后,起身准备回去。

    “使君慢走啊!”贾平安觉得老许短时间不可能回长安,那么挡箭牌依旧在,他怕个毛线。

    许敬宗叹息一声,“老夫见过许多少年,就没有你这等心思透亮的。”

    贾平安淡淡的道:“某从小就被视为倒霉蛋,被人欺负都不敢说话,后来更是被视为扫把星,若是心思不透亮,此刻坟头草都三尺高了。”

    许敬宗回身,“这倒也是,不过……”

    他又坐了下来,突然骂道:“那些贱狗奴,竟然说老夫乃是当年秦王府的十八学士之一,非同一般,如此到了华州任职,自然要做出一番非同一般的政绩来,当为天下表率……”

    我去!这是谁在阴老许?

    贾平安为老许默哀一瞬,“这是要把你陷在华州呀!”

    老许,你是大唐最靓的崽,没有超人一等的政绩,你好意思回长安吗?就在华州蹲着吧。

    许敬宗阴测测的道:“老夫却是不怕,都想好了,所谓政绩,不就是耕种和户口,外加教化吗?老夫准备让下面的官吏们都去下面盯着种地……”

    贾平安觉得他太乐观了,“今年都快收成了,来不及了,如此就只能再等一年。”

    许敬宗看着他,很是恼怒,“老夫还有一个法子,回头就在华州兴办学堂。”

    教化也是政绩,许敬宗觉得自己算无遗策。可他也不想想,自己一直在中枢厮混,偶尔下去为官也是混日子的,就这样的能力,玩政绩能把自己玩死。

    “没那么多人愿意读书,再有,使君,建造学堂的钱从何处来?”贾平安依旧是平静。

    许敬宗捂额,“找那些有钱人募集。”

    他狞笑道:“不给?老夫有的是法子让他们哭!”

    贾平安忧郁的看着许敬宗,心想这么傻萌的老许,竟然有些猪队友的模样,和他厮混是不是错了。

    贾平安觉得自己有义务把这个老贼调教出来,“他们会去信长安,随后那些人就会弹劾你,说你在地方胡乱收什么……苛捐杂税,回头太子就把你给……”

    他横掌在脖颈前拉了一下,许敬宗怒道:“总是你有理,那你且说说该如何做?”

    呵呵!

    老许这等激将法贾平安却不会上当,他优哉游哉的坐在那里,看着寂静的坞堡,觉得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

    许敬宗心痒难耐,可贾平安却不肯张口,两人安静了一会儿后,许敬宗终究是开口了,“说吧,要如何你才肯帮忙?”

    老许上钩了。

    贾平安说道:“某想要的是……长安的户籍!”

    许敬宗叹息,“你不是想在华州一辈子吗?”

    贾平安平静的道:“使君你说的对,他们都认为某是扫把星。某一厢情愿的在华州待着,可等哪日有人提及扫把星,或是哪年扫把星过境,某就会被那些人想起来,随后不是进寺庙里被关着,就是被送到某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待着。既然如此,那某何不如去长安看看。”

    扫把星过境的记录在史书里络绎不绝,一旦来了,若是贾平安还在杨家坞的话,多半没好结果。那时候许敬宗不在,谁能帮他挡住那些?

    “果断!”许敬宗很是赞赏贾平安的判断力,“去长安看什么?”

    “看大唐!”贾平安的眼睛很亮,仿佛有火光,“某总是要去看看的。”

    许敬宗颔首道:“老夫一诺千金,说了护着你,自然不会反悔。”

    “那就拭目以待吧。”贾平安做出了决定,心中一松,然后就生出了许多豪情来。

    “长安?”杨德利回来后,得知这个决定,第一反应就让贾平安后悔现在告诉他这个消息。

    “那边的东西很贵,咱们还得存钱呢!”

    中午许敬宗在贾家就吃了一顿鸡汤泡饭,他看着清汤寡水的汤饭,很是无语。贾平安吃的时候,发现下面有撕成细丝的鸡肉。他吃了一口,然后看看许敬宗那边的汤饭,心情美滋滋啊!

    杨德利笑了笑,很是得意。

    想在他杨德利这里占便宜,门都没有。他刨了一口饭,眯眼,缓缓咀嚼咽下……

    “真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