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22章 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呐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李默到了杨家坞,还没报上身份,村正杨忠顺就盯着那十余百骑问道:“可是京城的宿卫?”

    一个百骑眯眼看着他,单手握着刀柄,问道:“你如何得知?”

    百骑就是帝王的贴身侍卫,最为倚重,所以自然眼高于顶。

    杨忠顺被这煞气一激,赶紧行礼,“某曾在县城里见过百骑,就和你等一般。”

    百骑颔首,“回头自己去县城里寻人说清楚,否则……”

    这是要杨忠顺自己去县城里自首,把问题交代清楚,若是没事就算,一旦发现问题……

    他竟然自信到认为杨忠顺不敢不去的地步,可见自然有手段掌控这一切。

    杨忠顺冷汗都出来了,赶紧答应,然后问了来意。

    “让扫把星来。”李默的随从看了村里一样,见少人,不禁就微微摇头,觉得果然是扫把星住的地方,看着邪性。

    杨忠顺皱眉:“先前不是有人传话,不许贾平安出家门吗?”

    李默说道:“某御史李默,就是某下的令,让他来。”

    杨忠顺吓了一跳,赶紧行礼,“见过李御史。”。可作为村正,他却有职责过问此事,“敢问李御史,贾平安之事……”

    前脚才说禁足,后面你亲自来说撤销,这事儿怎么像是玩笑呢?李默不说清楚,他也怕背锅啊!

    回头要是出了什么纰漏,他就是待宰羔羊,想想就心慌。

    李默脸色微青,“那贾平安……”

    朝令夕改是大忌,所有李默很尴尬,但他的性子就是刚直,所以哪怕是难堪,依旧照实说了,“有个刘架,你可知晓?”

    杨忠顺点头,“某知晓,那人还扑倒过贾平安。”

    哎!

    那就没错了啊!

    李默说道:“那刘架自从扑倒了贾平安之后,就发了财,自家的对头也倒了霉……”

    杨忠顺眼珠子都瞪圆了,“这……上次不是说巧合吗?”。上次刘架的事儿他也知道,彭大书点火烧了厨房的事儿也知道。

    李默微微昂首,很难受,随从说道:“叫你去就去,磨蹭什么?”

    另一个随从微笑道:“那刘架后来又走运了,那彭大书直接撞车进了医馆。”

    我去,这不是扫把星吧!

    杨忠顺看看那些百骑,想问问他们是否喝多了,可却不敢。

    李默叹息,“速去。”

    杨忠顺一溜烟跑去了贾家,喊道:“贾平安,平安,出来。”

    贾平安正在家里看书,看似很稳健,可若是书本不拿倒就好了。

    他在神游物外,而杨德利正跪在姑母的牌位前嘀咕。

    “姑母,平安怕是过不去了,回头某就多做豆腐,给他买个女人送去,好歹给贾家传宗接代……”

    他始终牢记着姑母临去前的交代,一定要让表弟生三个孩子。

    “贾平安,平安,出来!”

    杨忠顺的声音传来,贾平安依旧在想着前世关于李治和武妹妹的记载,没注意。

    杨德利猛地起身,拎起长刀说道,“平安,你从后面走!”

    这一刻的杨德利面容狰狞,瘦小的身材里仿佛蕴藏着巨大的能量。

    贾平安眨巴了一下眼睛,走出了出神的状态,不知道先前是想到了什么,竟然擦了一下嘴角。

    “啥?”

    “平安,出来!”杨忠顺的声音传来,贾平安第一反应就是,“不是坏事,看看去。”

    “为何?”杨德利依旧很是谨慎。

    “他叫了平安,少了个贾字。”

    少了贾字就带着些许亲切之意,只是少了个贾字……

    贾平安,假平安。

    贾平安觉得这个姓真心让人无语,还好现在只是挂了个平安,若是挂一个‘有钱’、‘发财’;还有‘宝玉’、‘正经’什么的,前面加上个贾字,真心没法听。

    杨德利开门,左手扶着门框,右手持刀在身后,盯着杨忠顺问道:“敢问村正,可是来拿人的吗?”

    “拿人?”杨忠顺踮脚看向里面,可贾平安在侧面,他看不到,就激动的道:“朝中的御史来了,要见平安,快去!”

    “不是拿人?”

    杨德利眨巴着眼睛,心中一松。等杨忠顺点头后,他转身就跑。、

    “姑母……”

    杨忠顺也知道他喜欢寻过世的姑母汇报工作,可贾平安人呢?他满头黑线的喊道,“平安呢?”

    贾平安从侧面出来,拱手道:“见过村正。”

    杨忠顺死死地盯着他,“你……平安,你可是有让人走运的本事?”

    啥意思?

    贾平安有些懵,“走运?”

    “是。”杨忠顺的眼神灼热,“你可知晓,刘架已经发财了?眼瞅着就要去长安城了?他的对头更是数次倒霉,如今还在医馆里。”

    杨忠顺的身体一抖一抖的,就像是想扑过来的模样。

    自从那天被刘架扑倒之后,贾平安的脊背处就有些疼痛,至今未好,所以印象深刻。

    “他走运了?”

    卧槽!

    贾平安有些不淡定了。

    扑倒了哥之后,刘架竟然发财了?而且他的对头还倒霉了。

    这个……难道我就是善财童子?

    贾平安把五指并拢,仔细看着手指头之间的缝隙……

    传闻指缝大的人就留不住财,他的指缝……大的让人绝望。

    贾平安出来了,村里人已经得了消息,此刻都默默走出家门,盯着他看。

    “村正,他们的眼神怎么和狼似的?”贾平安有些怕。

    杨忠顺看着他,“他们都想扑倒你,某也想扑倒你试试。”

    贾平安一个哆嗦,赶紧往前一些。

    他觉得自己已经成了唐僧肉,就怕哪天被人给分了。

    李默见到他,不禁眯眼仔细打量着。

    眉清目秀一少年。

    “见过李御史。”眉清目秀的贾平安好奇的看着那些百骑,作为业余历史研究者,他对百骑也琢磨过许久。

    这些看似冷漠的骑士,就来自于老李家的起家军队,最是忠心不过。

    而且看看他们的站位,左右两人,李默的身后两人,这是随时准备扑上来的意思。

    有趣!

    李默也在观察着贾平安,见他目露欣赏之色,却是对着百骑,就有些好奇。

    “你……读书不成,归家。种地不成,无所事事。那么,你能有何为?”

    这话的意思就是问:你干啥啥不行,祸害第一名,混吃等死有意思不?

    贾平安一听就乐了,“李御史说的对,学生就想混吃等死。”

    李默满头黑线,觉得这少年果然是惫懒,“你……那刘架之事,你可有些……嗯?”

    “学生不解。”贾平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就是在装傻。

    他至今也没弄明白刘架怎么就发财了,至于彭大书倒霉,这更是让人无语。

    李默叹息一声,觉得这个少年还是很单纯的,“听闻你和许敬宗走的近,为何?”

    这是他此行的首要任务,弄清楚许敬宗和贾平安之间的关系,看看是否有什么猫腻。

    “学生和许使君只是惺惺相惜罢了。”贾平安的眉间多了黯然之色,努力装出唏嘘的模样。

    他不和老许走近,谁给他当挡箭牌?没有挡箭牌,说不定啥时候他就得去庙里蹲着,和那个啥……和白素贞一般的被镇压。

    “许敬宗被天下人骂为奸佞,而你却是扫把星。”李默觉得自己懂了这二人的关系,“许敬宗在华州堪称是能吏,而你……某并未看到你克人,只看到了有人因你而走运,所以……你们觉着自己委屈?”

    是啊!

    贾平安别过脸去,看似很难过,可他忍笑却忍的很辛苦,肚子里转筋的感觉。

    李默觉得这事儿真的很操蛋,他习惯性的拍拍贾平安的肩膀。

    “李御史!”身后的百骑急促提醒,示意他别去触碰扫把星。

    李默笑道:“怕什么?某拍这么一下,弄不好回头就会走运,哈哈哈哈!”

    他是开玩笑,所以笑声爽朗。

    “贾平安在哪……”

    前方传来一声喊,百骑们纷纷回身,就见数十男女正狂奔而来。

    “扑倒他!”

    卧槽!

    贾平安面无人色的喊道:“表兄!表兄!”

    “平安别慌!”杨德利提着刀来了,双眼几欲喷火,“谁敢扑某的表弟?谁?”

    那些人都是得了刘架走运的消息后赶来的,看那模样,分明就是想扑倒贾平安。

    “荒谬!”李默骂道:“告诉许使君,此事得管管,否则某弹劾他!”

    一个百骑低声道:“某也想扑倒他试试。”

    李默大怒,回身看着百骑们,却见到的都是意动。

    扑倒贾平安,试试能否走运。

    连百骑们都想试试运气,贾平安危矣……

    李默看着贾平安,摇头道:“你好自为之。”

    他上马离去,没多远回头,就看到一个妇人从身后扑倒了贾平安……

    “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呐!”李默痛心疾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