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21章 没脸了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御史本是监察的职责,当拿到了临机专断权利的御史出现时,那几乎就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存在。

    李默出了州衙,叫来了长史廖全,面色凝重的道:“某知晓此行并不简单,有人想把许敬宗弄垮了,于是就希望某下狠手。可某却从不是他人手中的刀,某的心中只有大唐。”

    他看着廖全,森然道:“你是长史,本就有监察刺史之责,某问你,许敬宗可有不妥之处?你需小心答话,否则某第一个就拿下你!”

    长史是二把手,一旦刺史不在,就是天然的接替者。而许敬宗到华州的时日很短,在李默看来,不足以影响廖全,所以他觉得廖全的话可信。

    廖全认真的想了想,“许使君刚到华州时,下官就认为他是个奸臣……”

    李默微微颔首,在他的眼中,老许就是个奸臣。

    “让下官觉着疑惑的是前任刺史梁波一案,使君刚到华州几日,就突然动作,一举查明了梁波贪腐公廨钱之事,堪称是雷厉风行,手段高超。”

    呃!

    李默微微皱眉,这事儿他也知道,但觉得怕是有些巧合。

    这个真心不是偏见,按照老许在长安为官多年的尿性来看,他就没这个本事。所以不但是李默,许多人都觉得老许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

    廖全叹道:“就在前几日,下面有两个村子为了田地械斗,数人重伤。地方官吏束手无策,来寻使君……”

    李默抬眸,眼中有些凝重之色,“地方百姓械斗,某在御史台也时有听闻。大唐民风彪悍,此等事死伤只是寻常……”

    这种村子之间的械斗,不打死人才是稀奇事。

    “可使君却两度亲赴事发地,第一次劝阻,第二次径直带着人去开荒。”廖全诚恳的道:“李御史,那片荒地可是华州豪绅的囊中物,就等着殿下登基时全数收了,谁敢去触碰?可使君去了。他扛着锄头当先去了……他亲自下地开荒,双手血泡尽数磨破,血糊糊的呀!”

    李默心头巨震,见廖全眼中含泪,就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廖全举手,肃然道:“李御史可去走访那两个村的村民,若是有假,某马上辞官!”

    这话说的斩钉截铁,李默已经信了九成。

    那个奸臣竟然这般……这堪称是贤臣呐!

    著名奸臣许敬宗竟然是个贤臣?

    廖全想到以往外界对许敬宗的看法,不禁就怒了,“李御史,使君来了华州半月不到,某见到的却是一个兢兢业业的好官,可就这么一个好官,却被人诬陷为奸佞。使君忍辱负重至今,难……难呐!”

    廖全落泪了,难过的哽咽了起来。

    这……

    李默查过廖全,是个好人,就是性子有些刻板。可刻板好啊!刻板不会被收买,说话直……这样的人说出的话,可信度很高啊!

    那么也就是说,著名奸臣许敬宗,在华州彰显出来的,却是一个贤臣的模样。

    “老夫有些晕。”李默觉得脑子里有些乱,就再问道:“那扫把星如何?”

    “扫把星?”廖全说道:“那少年颇有灵气,见识不凡,李御史,此人在华州安分守己。”

    “安分守己啊!”李默皱眉,“那扫把星动不得,动了就怕牵累殿下。”

    廖全欲言又止,李默见了就说道:“某在此,你有话只管说。”

    廖全苦笑道:“那贾平安某也和他说过话,可并未倒霉。”

    李默无语,良久开口:“某来之前去过寺庙里,寻了高僧说话。高僧说……这等扫把星乃是异数,说不准何时就会害人,说不准啊!”

    远方有些嘈杂,一个官员飞也似的跑来,廖全说道:“是市令。”

    市场有官吏管理,为首的就是市令。

    市令喘息着跑来,对廖全和李默行礼:“见过长史,见过上官。”

    “何事?”廖全正在想着怎么解救许敬宗,所以问话也有些漫不经心。

    市令说道:“先前市场里有个刘架,长史可还记得?”

    廖全点头,市令说道:“那刘架前几日在杨家坞扑倒了贾平安,众人都说他要倒霉。”

    李默心中一紧,急忙盯住了市令,喝道:“老夫御史李默,那刘架可是倒霉了?”

    在他看来,和扫把星亲密接触,那就是找死。

    竟然是御史?市令一个哆嗦,说道,“并未倒霉。那刘架是开酒肆的,扑倒了贾平安之后,没多久,酒肆的生意就好得不得了。”

    这是走运了?

    一定是巧合!

    李默有些头痛。

    “接着他的对头彭大书在家把厨房给点燃了,差点把自己烧死。”

    李默捂着胸口,觉得很闷。

    “这是第一次。”人人爱八卦,这个观点在市令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他欢喜的道:“就在今日,长安豪商韩进到了市场里,说是愿意出七成本钱,只要五成股子,和刘观一起在长安开酒楼,并答应解决了刘架一家子迁居长安之事……”

    李默的呼吸越发的急促了,“这……那韩进,某却知晓,这……这难道是福气来了?”

    市令仰头叹息,就是那种惊叹,然后说道:“这还没完,就在先前,那个彭大书一头撞到了马车,如今还在医馆里医治。”

    “这是福星!”廖全毫不犹豫的为贾平安打call。

    李默本想说怕是有假,可那个韩进他却知道,在长安餐饮界也算是有些名气。他才到华州,许敬宗就算是要作假也来不及把韩进从长安弄来。

    “这是扫把星?”李默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被颠覆了。

    廖全点头,“这便是福星。李御史,使君无罪!”

    他目光炯炯,“那些诽谤还不够吗?如今还要对他下毒手,这不公!某在此,若是有人动使君一根汗毛,某就和他拼了!”

    这一刻的廖全浑身都是那个啥……无所畏惧。

    廖全叹息一声,然后摆摆手。

    “某为御史多年,自诩刚正不阿,可今日……今日真是……”

    今日真是曰了狗了啊!

    “使君!”

    廖全转身就跑了进去,李默神色黯然,随从劝解道:“此事咱们只是奉命行事,那许敬宗既然是贤臣,想来也该知道冤有头债有主的道理,要怪也只能去怪始作俑者……”

    这事儿就是长孙无忌等人的手笔,李默只是一把刀而已。

    “贱狗奴!”里面传来了许敬宗中气十足的叫骂声,“老夫对殿下忠心耿耿,别无二心,你等贱狗奴就眼红,就想弄倒老夫,如此你等就可主宰朝政。可老夫在此,要想欺凌殿下,就先踏着老夫的尸体过去!”

    李默想捂脸。

    这事儿如今真相大白,他就像是一个奸臣,来华州陷害许敬宗这位贤臣,特么的!这脸……没地方搁了呀!

    这一刻他无比痛恨长孙无忌等人,觉得这些人一天没事做,闲得蛋疼,非要整治许敬宗,这下好了,把他也带累了进来。

    “李御史。”一个便衣百骑来了,低声道:“某等去查探过了,那刘架之事……确实。那扫把星,好像也能让人沾染福气。”

    李默觉得此行就是来受辱的,他说道:“回长安。”

    那百骑低声道:“那刘架在家里弄了个牌位……”

    李默抬头,“谁的牌位?”

    百骑很是纠结的道:“扫把神……贾平安。”

    “长安城里都说扫把星克人,可华州却有人供奉了扫把星的牌位,竟然得了福气。这是扫把星?这分明就是福星!”李默想骂人,“走,马上回长安。”

    华州这个地方他一刻都不想待了!

    出城五里外时,有百骑指着左边说道:“李御史,那边就是杨家坞。”

    李默想了想,“去看看。”

    于是一行人拨转马头往左边去了。

    ……

    感谢书友:“du书消得泼茶香”成为新书盟主。

    新书不易,书友们的一条评论,一张推荐票,一个赞许……都是新书茁壮成长的养分。求支持。
小说推荐